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第1828章 陈述

第1828章 陈述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可恶,我总有一天也会拥有这样的力量,甚至还要超过你,你现在在我面前威风,几十年后,就是我在你面前威风了,给我等着吧。”

    白冲低下头,藏住了眼中露出的一丝怨毒,等到他再抬起头的时候,他脸色如常,对重山道:“遵命。”

    随后白冲就开始讲诉他们一行人在燕山里面的所作所为,其实这些事情他已经讲过一次了,不过现在多来了两个人,似乎要重新讲一遍。

    他们在刚刚进入燕山的时候还是十分顺利的,他们把人族的探子几乎全部杀光了,让人族无法掌控他们的动向,只要跨过燕山,就可以在殷商的背后插下一颗钉子。

    但是后来遇到了刘迁他们。

    “一开始我和仲武妖尊没有把两人放在心上,但是这两个人虽然是圣人,却十分诡异,他们手段层出不穷,我们也在他们身上吃了好几次亏,第一次的时候,那个叫做袁守城的人在水里面放毒,这个毒无色无味,就连仲武妖尊都没有看出什么不妥,并且毒性十分猛烈,至尊吃下去几乎没有生还的余地,就算是圣人吃了下去,也要丢掉半条命。”

    他说的是“连仲武妖尊都没有发现”十分巧妙地把这件事情按到了仲武的头上,但是仲武作为主讲,而且修为比白冲高,他都没有发现,众人确实没有办法职责袁守城。

    “我听说,这个人是太乙仙门的弟子是吗?”

    重山沉吟片刻,问了一句。

    白冲点点头道:“不错,此人真是太乙仙门的弟子,似乎还是真传弟子,他虽然战力不如刘迁,但是手上的手段太多,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

    青影阴测测笑道:“太乙仙门作为天下少有的大派,虽然号称玄门正宗,但是他们的藏经阁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的鬼蜮伎俩,这个袁守城学到一些,也是不奇怪的,这么厉害的毒,我倒是想要见识一下。”

    “要我说,你们两个人都是废物,哼,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

    破军骂了一句。

    白冲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点点头直接承认道:“破军妖尊您教训的是,我们确实有点冒失了。”

    反正这句话也把仲武骂进去了,他就当再陪一次好了。

    “好了,继续说下去吧。”重山打断了破军。

    白冲点点头继续道:“之前我曾经和他们交过手,两个人中,袁守城的实力虽然不如刘迁,但是也远远超过一般的圣人,至于刘迁,他曾经和郎牙妖尊交过手,我想各位都是知道的。”

    青影妖尊冷笑一声道:“郎牙这个废物,居然败在圣人手中,我已经重重罚过他了,不过这个叫做刘迁的人,确实是有几分本事的,郎牙终究是顾忌太多,没有用出自己的领域之力,不然他没有那么好赢。”

    白冲心里冷笑,心想郎牙这个废物就算是用出了领域之力,应该也不是刘迁的对手,不过嘴上依然是给狼族留了面子。

    “不错,这个刘迁确实十分厉害,说起来,我从未看到过这么厉害的圣人,不过,如果郎牙妖尊用出领域,应该是能够镇压他的,我和他一开始交手,也没有占到便宜,但是用出领域之后,也就压住了他。”

    青影点点头,脸色好看了一点,这一幕被重山看在眼里,心道:“这个小子,果然聪明,我还担心他年纪轻轻就破入天阶,我心高气傲,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样就好。”

    白冲作为虎族近年来最杰出的人才,自然是得到很多虎族前辈的照顾的,他重山虽然没有和白冲有太多的交流,但是也一直听到过这个人的名声,今日一见,发现确实讨喜,他自然不会吝啬自己的帮助。

    这个小子天赋很高,而且审时度势,难得聪明,是一个人才。

    白冲话锋一转,又道:“但是就在我要杀死两人的时候,又出现了变化,袁守城手中居然有上古十绝阵之一的风吼阵。”

    这个消息顿时让三大巨头动容,十绝阵在上古时期可是威名赫赫啊,不知道杀死了多少大能了。

    “此话当真?”

    破军抢先问道,他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相信,如果真的是风吼阵,现在白冲应该早就没命了才对。

    白冲点点头道:”确实是风吼阵,不过是残阵,并没有全部的威能,不然我现在应该也不可能站在这里了。”

    白冲苦笑。

    几人点点头,这才对,如果是完整的风吼阵,他们这一战都不用打了,只要袁守城铺开风吼阵,圣人以下就会直接毙命。

    这种大阵其实最里面的不是针对强者,而是针对那些个体战力不是特别强的士兵,这些士兵几乎是没有什么还手之力的,而且他们死后,这种大阵往往还能够吸走他们身上的力量来强化己身。

    “你是被风吼阵给击退了?”重山问道。

    白冲摇摇头。

    “风吼阵残阵的威力对我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影响了,只是袁守城不知道用出了什么手段,竟然可以将风吼阵的力量灌注到刘迁的身体里面,刘迁得到这么一股助力,实力大增,居然可以突破我领域的封锁,我一时之间,他敌他不过,被他打伤,而那袁守城虽然不如刘迁威猛,但是对付一般圣人也是轻轻松松,我带过去的十个手下,也被他杀光,我见事不可为,只能先行离开了。”

    他目光悲痛,似乎是真的在为那些死掉的同伴悲伤,其实还是他自己先溜了,那十个圣人没办法走,最后被刘迁和袁守城杀死了。

    其实那十个圣人的实力都是在水准之上的,一起出手,袁守城都没有办法,因为他要一面主持风吼阵,一面对抗他们。

    当时他真正想法就是保全自己,虽然还有一战之力,但是他不准备在这个地面冒险,开玩笑,他才刚刚出关,正打算大展宏图,怎么可以伤在这个地方呢,所以是毫不犹豫地离开了,丢下这些圣人。

    “不愧是太乙仙门的真传弟子,有这样的本事也不足为奇,这段时间我们也在收集殷商这方面的情报,尤其是那些强者,袁守城资料也得到了很多,他这个人很不简单,不仅仅是太乙仙门的真传弟子这么简单。”

    白冲一愣,听重山的话,似乎袁守城还有另外一层十分重要的身份。

    重山手中出现一张白纸,他把白纸丢给白冲,白冲接过一看,顿时变色,这上面是关于袁守城的一些情报,袁守城他不但是太乙仙门的真传弟子,而且也是大夏五大门阀之一袁家的直系后代。

    白冲吞咽了一口口水,他突然想到,如果自己真的在战场上面杀死了袁守城,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自己毕竟是一个天阶者,光是太乙仙门的报复就是无穷无尽的,更不要说加上一个袁家了

    大夏的五大门阀是什么级别呢,他们手中的权利完全不下于别的国家的国主,他们的手中的力量是完全可以媲美一个国家的,大夏这些年已经没有和别的国家再交过手了,他们的实力无从得知,但是这一点是可以保证的,五大门阀的家主,在别的国家相当于是皇帝,而且权利还要比皇帝大上很多。

    白冲苦笑一声道:“这样的大少爷上来战场,还有那个不开眼的敢杀死他呢。”

    袁守城这样的人身上,必然是有着秘宝的,如果他被人杀死了,他的师门和家人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然后做出应对,虽然有一些手段可以阻挡这个消息出去,但是白冲自问是做不到这样的事情的,想要做到这样的事情,恐怕需要天行者的实力了。

    重山轻轻一叹道:“是啊,这个人确实很麻烦,杀杀不得,但是留着他,后患无穷。”

    某种程度上来说,袁守城是比刘迁还要麻烦的存在,刘迁虽然战力出众,但是在他们这些天行者眼中,也不算什么,但是袁守城他精通阵法,还有这么多鬼蜮伎俩,其实战场上面最烦的就是这种敌人,根本就防范不了,偏偏他们也没有办法对他下手。

    现在有一百万个人知道袁守城就在雁门关的战场,如果他死在了这个地方,自然是不用多说,即便消息没有传出去,太乙仙门和袁家也会找上门来。

    “不过,这个袁守城在袁家的地位似乎不怎么高,他虽然是直系的血脉,但是他的父母早早就死去了,他这一脉在袁家已经没落了,不然他也不会一直待在太乙仙门的。”

    重山也是根据情报里面梳理出来了这么一条可能,袁守城的父母很早就死了,他在五岁的时候,就被送进了太乙仙门,而且并没有得到家族太多的助力,他是从一个外门弟子,一步一个脚印,自己慢慢往上爬的,每一次身份的变更,都是因为他自己的努力,袁家在后面没有出什么力,两者的关系十分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