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566.第566章 相信我,我的爱人

566.第566章 相信我,我的爱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死神的王座双手抓着一把锋锐无双的能够折叠的双手阔剑,他狞笑一声,冲着此时的刘迁就扑来。

    那强壮的身躯,每一步落在地面上,都能让人感受到他的强大,地面都好似微微的震颤了起来。

    他疯狂长啸一声,手中的双手阔剑就要向着此时同样重来的刘迁横扫过去。

    双手阔剑,两道锋刃,莫说是人,连粗壮的大树都能被横切倒地,巨石也将被一击破碎,死神的王座速度极快,虽然不求一击建功,但他也渴望着可以将刘迁扫飞出去。

    看到刘迁瞪大了血色的双眸扑过来,死神的王座狞笑一声,找死!

    刘迁飞跃而来,在双手阔剑横扫出去的那一刻,他猛地一跃,整个人直接跳到了双手阔剑之上,没有丝毫的躲避,一只手化作一道蒲扇,狠狠的扇在了死神的王座脸上。

    噗哧一声,指甲入肉,火辣辣的疼痛袭来,死神的王座一双眼睛都瞪得滚圆起来。

    啊——

    猛地调转双手阔剑的角度,想要将刘迁甩飞出去,可是让死神的王座愕然的是,刘迁的身体,就像是黏在了双手阔剑上,甩也甩不掉。

    “我杀了你!”

    见甩不掉刘迁,死神的王座忽然探出一只手来,朝着刘迁的脑袋就抓过去。

    他那手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蒲扇一样,这要是抓过去,石头都能被抓碎,何况是人那脆弱的头骨。

    只是,让死神的王座愕然的是,刘迁根本就没躲开!

    他的力量,难道可以和死神的王座,这本就超越了常人的壮汉硬撼吗?

    死神的王座不相信,刘迁速度强大,但力量,也只有天怒能和他相提并论,刘迁绝对做不到!

    下一秒,一只蒲扇,一只手掌瞬间撞在了一起。

    双脚黏在了被死神的王座依旧持平的双手阔剑上,刘迁诡异一笑,那锋锐的指甲,瞬间就穿透了死神王座的手掌,在死神的王座那惊愕的目光中,了猛地向下一拽。

    啊——

    惨叫声袭来,丢下了双手阔剑的死神的王座,惶恐的看着自己那被刘迁的指甲划出了武道深深印痕的大手,在看那深可见骨的伤口,面色也苍白起来,豆大的汗珠滴滴落下。

    惨痛过后,死神的王座忽然愤怒的看了一眼此时已经站在他面前的刘迁,一股狠劲上来的死神的王座,又是一拳朝着刘迁的脑袋上砸过去。

    看到这砂锅大的拳头袭来,刘迁诡异的笑了。

    似是预知到了危险,可是此时的死神的王座想要收回拳头都不可能,因为刘迁的攻势,已经来袭!

    啪嚓!

    一声脆响,死神的王座再度惨叫起来。

    他的手腕被刘迁抓住,生生的掰断掉了!

    “喂,不想你的女人死,放了他!”

    就在这时,刘迁的身后忽然传来了死神的声音,听到这话的刘迁一怔,急忙回过头去。

    原本已经离开的死神,此时正站在韩子欣的身边,他的一只手捏着韩子欣的脖子,将她高高举起,神色邪异。

    “放了她!”

    刘迁转过头来,一只手虚按在了死神王座的心口上。

    “一起放。”

    “卑劣的东西,你认为我会相信你?”

    “难道,你想她就这样香消玉殒么,本来破相已经很惨了,若是在这样死去,那岂不是更惨!”

    “呵呵——”

    “你笑什么?”

    “我在笑你蠢,她值得你用他的命来换吗?”

    “嗯?”

    皱起了眉头来的死神,见刘迁的模样不似作伪,尤其是此时的韩子欣更是已经毁容,这样的女人,想必也吸引不了刘迁的注意。

    抱着这个想法的死神,缓缓的将韩子欣丢在了地上,这才一步步的朝着刘迁走过来,狞笑道:“放人!”

    “好!”

    刘迁猛地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了死神王座的肚皮上,这一拳可不轻,体重三百来斤重的大汉死神的王座,被刘迁一拳轰飞了出去。

    混蛋!

    死神大骂一声,但还是飞速的跑到了死神王座的身边,而后,恶狠狠的看着此时已经走到了韩子欣的身边,将她背在了身后,邪魅看过来的刘迁。

    “我们的战斗没完,现在,才只是开始而已!”

    说完这话的死神,拽着此时被刘迁一度重创的死神的王座,转身就走,不多时,已经是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直到死神等人离开后许久,刘迁这才急忙转过了头来,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望着一张绝美的容颜,在此时已经变得血肉模糊,却同样泪流满面的韩子欣,紧紧的将她相拥在怀中。

    “怪我,怪我,这事怪我,全部都怪我,怪我——”

    “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紧紧的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泪流满面的呢喃着,不停的将责任拉到自己的身上,在月色的映射下,跪坐在地上相拥的两道身影,好似和这丛林的景象融为了一体。

    好一会,刘迁这才抱着似是已经太累,而熟睡过去的韩子欣来到了路边,上了玛莎拉蒂,回到了别墅。

    其实,一路上刘迁都知道,韩子欣并没有入睡,她睡不着,不过她依旧避开了刘迁的视线,侧过头望着那窗外的景象,泪如泉涌。

    他又何尝不知道,不过,他什么都没说,现在说在多都没用,唯有将她的脸治好才是王道。

    将韩子欣从车子里抱出来的时候,她的妙眸是紧紧闭着的,那一张血肉模糊的脸蛋,触目惊心。

    待到两个人回到了别墅里,刘迁将韩子欣放在了沙发上,他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她的一侧。

    空旷的别墅里,隐隐有些沉默。

    “老公,我,很丑么?”

    韩子欣有些哽咽的问询着一侧的刘迁,整个人的身心都好似憔悴掉了,泪水再度涌出来,止也止不住。

    刘迁只是认真的侧过头来,看着此时血肉模糊的韩子欣,柔柔一笑,将她揽在了自己的怀中。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在我的心里,你的形象早已固定在了我们初见的那一天。”

    刘迁深深的吸了口气,韩子欣的娇躯一颤,她苦笑着道:“可是,我现在感觉我自己,真的配不上你了。”

    嘶!——

    这一刻,刘迁只感觉自己的心跳都猛地一停,但随后他又笑了。

    “要不我们打个赌!”

    刘迁低着头,看着此时根本就不敢将她的脸颊给他看的韩子欣,柔柔一笑,说不出的爱在一举一动间蔓延开来。

    “打赌?”

    韩子欣呢喃着,道:“打什么赌?”

    “一周的时间,我要用一周的时间,让你重新焕发出曾经的活力!”

    刘迁很是郑重认真的说着。

    韩子欣的心头一颤,但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也清楚,这坏蛋只是想用一周的时间,来挽回她活下去的信心。

    毕竟,多数女孩子,尤其是曾经艳名远播的极品美女,在毁容后,多数都会承受不住那压力,会选择走向极端。

    她知道他是为了她好,心头莫名感动干掉韩子欣,也不想让刘迁失望,只是点了下头。

    但,她的心里到底是怎样的想法,谁也不知道。

    “我就知道你不信!”

    刘迁缓缓的站了起来,韩子欣诧异的看了过去,却听到噗哧一声,刘迁将身上的衣衫尽数撕碎了开来。

    入目所见,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疤痕呈现在了眼下,韩子欣的目光瞬间变得柔情万丈来,她猛地站起来,扑到了他的怀里。

    “老婆,别误会啊,我是在证明,不是,你听我说,好了,乖乖,不哭好么,求你了,听我说完,好吗?”

    “你说,我听着。”

    “好吧,你看我身上的伤很多吧,你难道就没想过,为什么我身上的伤这么多,但我的脸,依旧和普通人一样,没受过任何的伤害吗?”

    “嗯?什么意思!”

    “难道,我的脸真的没受过重创吗?”

    “你是说——”

    “我说过,一周之后,我要让你焕发曾经的荣光,我说到做到!”

    “老公——”

    “老婆。”

    “抱我上去,我累了。”

    “嗯。”

    将韩子欣抱上楼的刘迁,将她抱到了床上,望着韩子欣那触目惊心的面容,刘迁的心也是一阵阵的心疼。

    陈娇娇,我要你死!

    刘迁在内心里嘶吼着,但表面上,对待韩子欣的时候,却是温柔似水,情浓爱更浓。

    她紧紧的抱着他,不舍得撒开手,刘迁同样紧紧的抱着她,就这样在床头间聊着曾经很多没有涉及过的话题,甚至有婚姻,越聊越畅快,可渐渐的,韩子欣也是渐渐的沉入到了梦乡之中。

    看着韩子欣那张让人骇然的面容,刘迁的心就在滴血。

    清纯如她,为何要受如此罪过,本该是被众星拱月的她,和自己的一次又一次接触后,各种灾厄突如其来,刘迁的心也是越来越沉。

    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刘迁哪里不清楚,此时的韩子欣根本就没有相信他说的话。

    一张脸从上到下,连续划了六七刀,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连清理都不能做,因为那样只会换来无尽的苦楚。

    往昔里娇滴滴的大小姐,哪里承受的起如此苦痛,刘迁也不舍得让她去承受那让人胆寒的痛楚。

    爱不是说一说,刘迁决定用实际行动,让她重新焕发出生的希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