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第1753章 反攻

第1753章 反攻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这一切发生的速度很快,在很多人眼中都还没有看清楚几个天阶强者的动作,这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殷仁丰一脸阴沉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已经知道了,自己是不可能直接出手杀死仲山了,不必他依然先声夺人,道:“狮族太子居然也敢潜入我罗璇城,实在是胆大,不杀了他,狮族定然以为我殷商全是无胆之人。”

    到了这个时候,他依然还在为自己找一个理由,好像她直接出手,只是为了照顾到殷商的颜面而已。

    大长老面无表情,淡淡道:“杀自然是要杀的,但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些事情还是要问清楚的,一个妖族,就这样大张旗鼓地出现在罗璇城里面,还是在殷离天的王府里面被抓到,这件事,自然是要好好问一问的。”

    他到时没有点破,只是所有人都能够看出来,其实是殷仁丰有点害怕了,所以才会这样出手,但是没有人会说出来,不管怎么也,他现在都是殷商的宿老,地位很高,没有回出来做这个出头鸟。

    就算是大长老,为了稳定,也不会直接就这样说出来。

    林叔呵呵一笑,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口中揶揄道:“我知道宿老大人一心都是为了殷商考虑,但是很多事情,还是要问清楚比较好。”

    他说完之后,在仲山的肩膀上面轻轻拍了一下。

    而殷仁丰则是黑着一张脸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面,坐下之后看着仲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

    仲山虽然闭着眼睛,但是他对于外面的一切都还是可以感知到的,他知道自己刚刚差一点就要死了,如果不是因为抓住自己的这个人确实有点本事,恐怕现在已经死在了殷仁丰的掌下了。

    他心里都是没有什么意外的,如果把殷仁丰换成他,他也一样会出手,一旦被咬出来,就很麻烦了。

    林叔把他身上的禁制解除之后,仲山睁开了眼睛,看着殷商所有人的高层人物,脸上也没有露出一丝惧色,反而苦笑了一声,道:“本王以前无数次做梦,来到了罗璇城的大殿之中,只是没有想到,第一次进来,居然是这个样子啊。”

    “哼,这是你第一次进来,也会是最后一次进来了。”大长老脸上杀气不加掩饰,整个殷商的人都知道,大长老对妖族是最为深恶痛绝的,这和他早年的经历有关,他就是靠着杀妖族一步步走上来的,一路走来,死在他手里面的妖族不计其数,但是他也有很多的战友死在妖族的手里。

    只要看到妖族,大长老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杀掉。

    仲山哈哈一笑,即便是面对这个殷商的顶层任务,他依然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他知道对方现在是不可能杀死自己的。

    “杀死我?你们不想知道,我是为什么来这里,有是为了什么事情过来的吗,杀死我,这些事情就都变成秘密了,你们舍得吗?”

    仲山拍拍自己的裤子,从地上站了起来,还十分随意地伸了一个懒腰。

    大长老看不过仲山这幅样子,身子一动来到了仲山的面前,右手伸出,直接抓向仲山的脖颈,仲山目光一闪,右手抬了一下,似乎是想要抵挡,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出手。

    对方的时候比抓住自己的那个天阶高手还要强上一点,自己就算出手,也不可能挡住对方,还不如做的潇洒一点。

    仲山的脖颈被大长老扣住,大长老眼神冰冷,手指发力,直接在仲山的脖子上面掐出了两道血痕。

    仲山的肉体强度在狮族之中也算是身份强横了,在圣人这个境界,除了刘迁和几个怪物之外,无人能及,但是在大长老的手里脆弱的和豆腐没有什么区别。

    仲山两眼圆凳,睁得很大,渐渐出现一层血色,他的喉咙被紧紧钳制住,说话的声音也不清楚了

    “呵呵呵,大长老,真的就要这样杀死我吗,那么一切你们都不会知道了,想要用搜魂之术吗,对我来说那也是不可能成功的事情,我一旦死了,身死道消,什么东西都不会留下,大长老,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

    这段话说的断断续续,但是总算是说完了,大长老脸色依然阴沉,却慢慢放下了手,问道:“说,你是怎么来的。”

    大长老出手也只是一时间压不下心中的怒火,他也知道是不可能就这样杀死仲山,仲山说的没错,对他这样的人是不可能用处搜魂之术的,一旦用了这样的办法,他会直接形神俱灭,只能让仲山自己把事情的真相给说出来。

    仲山没有第一时间回话,而是看了看端坐在上方的皇帝,稍微矮了一下身子,鞠了一躬,道:“仲山参见殷商国主。”

    皇帝点点头,不咸不淡地道:“你妖族和我人族一直都是死敌,这一次你来到我罗璇城,没被我抓到也就算了,既然现在落在了我的手里,当然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你老老实实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可以少吃一点苦头,仲山。”

    仲山哈哈一笑,道:“我现在唯一依仗的,不就是我知道的这些事情吗,陛下,我可不傻,我一旦说出来,性命也就没有了,确实,我来这里就是有一个人大人物带我进来的,要是没有这个大人物,我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进入罗璇城不是吗,不过,我可不会说出来。”

    他如果不说出这个人,整个殷商的高层都会陷入一种猜忌之中,但是他一旦说出来,性命也就没有了,因为他没有了利用价值,仲山只是相貌粗犷,人可是一点都不傻的。

    “陛下,想要我说出来,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要你答应我,放我离开罗璇城,这样我就把事情的真相全部说出来,希望陛下也不要原谅我,我的性命,来换一个你们殷商的内鬼,是绝对值得的。”

    仲山娓娓道来,即便身处敌营,他也十分淡定,侃侃而谈,似乎全然不把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

    皇帝面无表情地看着仲山,突然一笑,道:“这样吗,但是我怎么知道,其实你就是自己进来罗璇城的,然后被人抓到了,现在你说这些话,只是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其实我殷商根本没有什么内奸。”

    仲山脸色一变,干笑了两声,突然又坐到了地上,耸耸肩道:“既然陛下是这么想的,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陛下尽管取走我的性命就是了。”

    这时殷仁丰突然开口道:“不错,陛下所言极是,仲山已经圣人巅峰境界,想要悄无声息潜入罗璇城,如果有妖族的秘宝帮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此人来罗璇城显然还有别的计较,只是被人抓住,临时想了这么一番话出来,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还能够让我们互相猜忌,一石二鸟,还真是好算计。”

    殷仁丰一脸的信誓旦旦,底下的众人脸色都十分古怪,他们可都是殷商最聪明的一群人们当然不是白痴,看刚刚殷仁丰一开始的反应,都看得出来,殷仁丰和这个仲山之间,显然是有着某种联系的。

    仲山眯起了眼睛,看着殷仁丰,突然道:“你还真是心急啊,就这么想要我死妈,皇帝明显就是在试探,你都看不出来了吗,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殷仁丰。”

    这一番话几乎就是挑明了两个人有关系了,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殷仁丰当然是不会承认的,哼了一声,直接道:“你居心叵测,还想要往我的身上泼脏水,这里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你的,老夫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仲山心中气急,他本来想要依靠自己知道的这些真相来让自己抱住性命,没想到皇帝完全不安套路出牌,他似乎并不想要知道自己背后的事情,直接表露出了自己的杀意,这实在让仲山有些措手不及。

    他觉得这也是皇帝挑拨离间的手段,而殷仁丰这个看上去很弱智的人居然就真的这样跳出来了,让仲山感觉到了有一个猪队友是什么样的体验。

    他心里终于开始慌了,心想如果自己保不住命,自然也不会让你好过,他看着殷仁丰,道:“诸位,联系我过来殷商的就是你们的宿老殷仁丰,他让我来这里,商量的事情就是为了和我们妖族取得联系,让我们用大军拖住在前线的皇帝禁军,然后他会在罗璇城里面发动叛乱,自己坐上皇帝的位子,除掉长老会!”

    此言一出,满场哗然,而殷仁丰的脸色已经黑的像是锅底了,他拍案而起,愤怒道:“胡说八道。”

    皇帝听完这个震惊的消息之后,脸色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道:“确实我胡说八道,你这样说,难道我就要相信,你随便指认一个人,就说他想要对我出手,那你要是说,我满朝文武都是妖族,难道我也要相信你不成,把整个朝廷给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