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第1750章 舌战

第1750章 舌战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殷离天也是哭笑不得,他在早上来大朝会之前,就已经和殷风眠商量了一番,两个人都认为殷仁丰一定会在大朝会上面对两个人发难,一定会针对殷风眠认输的这件事情。

    当时殷风眠只是拍拍胸口表示这个事情他一定会搞定的,看殷风眠说的这样信誓旦旦,殷离天也就没有去多想了,没想到,他说的解决方法居然是这样的。

    就算是同伴,殷离天也感觉到脸上有些烧。

    而殷离天的话还回响在大厅之中。

    “我自知不敌,就没有打下去了,这不是很正常,到了你们的眼中,就变成有阴谋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心里面阴暗的人,看什么东西都是阴暗,或许是你们自己心里有问题。”

    可以明显地看到殷仁丰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错愕,这样不要脸的做法,让这位长期浸淫在政治斗争中的政客也有些措手不及。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一番确实很有效果,自己似乎找不到什么太大的破绽,打不过还要打,那不是傻吗。

    “好你个殷风眠,还真是伶牙俐齿。”

    殷仁丰拿这件事说事,其实也就是打算拖延一点时间,其实他还有另外的图谋,只是这个时候,人还没有回来而已。

    他也不打算就这样揭过这件事,冷哼一声,戟指殷风眠,大喝道:“枉你是殷商弟子,还是大皇子,不战而退,如果我殷商的皇子个个都像你一样,我殷商还不得亡国。”

    话音未落,就听到一个人道:“打不过就不打呗,这也没有什么毛病。”

    众人循声望去,在殷仁丰说话的时候插嘴,不知道那个人有这么大的胆子,一看之下,原来是殷池。

    殷池手里面拿着酒葫芦,看到众人的视线汇聚到了自己的身上,他干笑一声,打了一个酒嗝,道:“嗯,喝醉了,胡言乱语,你们就当我没说好了。”

    殷仁丰脸色古怪,他和殷池的交往也不算多,对于这个人的了解也不怎么深刻,以前只是知道是一个狂士。

    但是今天他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似乎都在帮助殷离天,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殷风眠也没有想到这个大祭酒居然会帮自己说话,不过他说完之后立刻就说自己这是醉话,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殷仁丰又把目光放到了殷风眠的身上,一股无形的压力出现在大殿之中,毕竟是一个天阶强者的威压,殷风眠顿时感觉身子一沉,好像背上了一座大山,他的身子稍微矮了一下,大长老眉头一皱,道:“问话就问话,这是做什么?”

    说完之后,轻轻一拂袖,这种压力也就消失不见。

    殷风眠松了口气,看着殷仁丰,殷仁丰看到殷风眠脸上的那种笑意,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只听得殷风眠道:“我记得,宿老当年也数次领军作战,立下很多的战功吧,但是你在率领玄武军的时候,面对狮族的进攻,没有迎面而下,反而是退了下去,导致将白虎军暴露在狮族的面前,后来白虎军损失惨重,按照宿老你的说法,你也没有怯战了,要说殷商开始亡,也应该是从你这里开始亡的。”

    大长老和皇帝眼中都露出一丝欣赏,很好很好,既然对方在这一点上面说事情,在这一点上面进行击破是最好的。

    殷仁丰面色一滞,感觉这个小鬼比自己想想的要难对付很多,虽然年纪轻轻,但是手段十分老道,对于自己,居然也是那么的了解。

    他想要骂人,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是自己在说起作战这种事情的,到了最后,只好道:“你好大的胆子,目无尊长。”

    殷风眠针锋相对,冷笑一声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样的老头了,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说的东西,就只能拿自己的年纪来说事,谁能说我殷风眠不尊重长辈,我尊重的长辈,是那些经过多年磨砺,品格被雕琢的高尚的长辈,我敬重的是他们的品格,而不是年纪,哼哼,你说我不尊敬长辈,难道你就爱护幼小了吗,我们半斤八两,就别拿出来说了。”

    大殿里面安静的不行,明明就是庄严的宣政殿,但是这个时候就像是菜市场,变成了两个人叫骂的地方。

    殷仁丰脸色铁青。

    殷风眠还不罢休,又道:“你说我不敢战,你自己又怎么样的,我刚刚说的那次,你把整个白虎军给卖掉了,还有一次,你率领青龙军驻守长提城,与玄武军互成犄角之势,狮族狼族大军来犯,你居然直接弃城走了?”

    殷仁丰的这两件时间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有所耳闻的,可以说是殷仁丰一声领军生涯里面为数不多的败笔,而且是十分失败的那种,要不是他在后面都做出了弥补,他今天是绝对不可能坐到这个位子上面。

    “黄口小儿,你懂什么东西,那一次我让开,也是为了白虎军为我吸引注意力,之后我迂回来到他们后面,还不是击退了他们吗?”

    殷仁丰说完之后一怔,他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殷风眠的节奏,居然开始被他带着走了,当他开始解释自己做的事情的时候,也就失去了主动权。

    殷仁丰紧紧皱起了眉头,这种情况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了。

    殷风眠听了之后依然冷笑,大多数人也面无表情,其实当时的情况是很明显的,狮族一开始就是去找殷仁丰的,至于绕后迂回这个事情,白虎军明显也可以去做,而且他们在后方,可以把这件事做到更好,殷仁丰不上,当然就是因为他怕自己有损失,但是战功却落在别人头上。

    当时这件事情也引起了轩然大波,但是被殷仁丰上头的人给强行压了下来,所以没有闹大而已。

    “原来如此啊,那后面那一次长提城主动的败退又算什么呢,那一次好像没有做迂回吧。”

    殷仁丰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似乎是不打算和殷风眠再做什么争辩,重新做回了椅子上面,道:“我做的事情,自有自己的主张,没有必要告诉你。”

    上位者的权威在这个时候尽显无疑。

    “哈哈哈,那就好,那么,我也可以说了,我做的事情,自然也是有着我的主张的,没有必要告诉你,我这一次认输,你怎么就不知道我再图谋更多的东西呢,这个总不能直接说出来给你听吧。”

    殷仁丰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似乎是不打算在这件事情上面做什么纠缠了,殷风眠见状也重新退回了队伍里面,和殷离天用神念交流起来。

    “厉害啊,大哥,我不知道,原来你吵架也这么厉害,你刚刚看到没,殷仁丰气的脸都绿了,哈哈哈,大快人心啊,这一次我是服了。”

    殷离天一双眼睛满是崇敬之色,这一次殷风眠可是在气势上面完全把殷仁丰给压倒了,弄得他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只要用自己的地位来逃避这一场舌战。

    殷风眠哼了一声道:“老家伙想要靠嘴炮,我怎么会怕他,这一次我在来大朝会之前就已经把老家伙的底细全部弄清楚了,就等着他和我吵一架呢。”

    殷离天哭笑不得,他还记得小时候,自己的这个大哥也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啊,怎么现在就变成了雄辩家了。

    这一场闹剧算是告一段落了,最后还是礼部尚书站了出来,他脸色十分古怪,道:“那么,宿老您刚刚提出来的问题,应该也不算问题了吧,另外两位怎么看?”

    一般来说,想要坐到太子之位,是需要四个人同意的,宿老,大长老,大祭酒,还有皇帝。

    殷池第一个说话,他又打了一个酒嗝,道:“这个小子还不错,我没有意见,快点定下来吧,我想回去睡觉了。”

    大长老就正经很多了,看了看殷离天,道:“殷离天聪慧机敏,又不乏刚强,在百姓中素有威望,修炼天赋也是我皇族之中少有,得东宫之位,我没有意见。”

    这些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了殷仁丰身上,等着他这一次会说出什么话,而殷仁丰则是看着大殿外面,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东西。

    殷风眠脸色一变,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殷离天也是一样的脸色大变,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不好,他是想要对梦璃他们下手,我们府中的防卫力量根本不够,他很容易就能够得手。”

    殷离天突然想到这一点,按照道理来说,他们几个人隐藏梦璃的消息殷仁丰应该还不知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殷离天就是想到了这一点,而且他十分笃信,直接就说了出来。

    殷风眠一愣,脸上露出狐疑神色,就在这个时候,听到天空中传来“嘣”地一声,一朵烟花在天空中绽放,殷仁丰从椅子上站起来,道:“我当然还是要反对的,因为,殷离天,他勾结妖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