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第1711章 剑与盾

第1711章 剑与盾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孙乾一直皱着眉头躲避山川的进攻,遇到哪些实在躲不过去的,只能够出剑抵挡,出剑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是每一次出剑都是石破天惊,一旦出剑,必然就是会毁掉一座山川,但是这样的速度根本不算什么。

    本来这一个幻境里面就有很多很多的山川,数不胜数,而且孙乾一直都在搬运新的山川过来,也是让道省头疼不已。

    他走遍了这一块所有的地方,他知道孙乾应该不在这个里面,找到阵眼破掉这个阵法是他脱困的唯一希望,这个地方虽然是环境,但是这些山脉倒是实打实的,也不知道孙乾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道省正想着,又是一座大山出现在了他的头顶,压了下来,道省已然退无可退,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身边已经全部都是山川了。

    这些山川在移动的时候并不是毫无章法的,遵循着一种规矩,他更像是一只猎物,落入了这些山川精心布置的陷阱里面。

    道省头上的这一座山看上去也格外的巨大,山壁上面光秃秃的,看不到一点绿色,全部都是黄色,山壁上面还有一层土黄色的光芒在莹莹流转。

    这一座山似乎还受到了孙乾特殊的加持,他的分量更胜刚刚的那些山川。

    道省脚踏实地,这座山就这样压到了道省的身上。

    发出了一声巨响之后,看不到道省的身子了,只剩下一座巍峨的胸山,屹立在道省原本所在的位子。

    看台上的人倒是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擂台上面发生的事情。

    有人感叹道:“好厉害的秘法,居然能够移动大山,这个道省虽然剑术了得,但是一柄铁剑怎么能够对付的了这样的大山呢。”

    “可不是吗,我听说了,这个叫做孙乾的人啊,他是离山宗最杰出的一个弟子啊,这么厉害的人物,这个道省名不见经传,自然不可能是对手的。”

    虽然看台上面的人都认为孙乾最后可以取胜,但是孙乾的脸色却是十分凝重,没有一点轻松的感觉。

    虽然道省看上去是被那一座大山给镇压了,但是他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阵法里面道省的气息并没有消散。

    反而有一种越来越强大的感觉,就像是一柄锋利的宝剑慢慢出鞘,开始展现自己的锋芒,等到宝剑完全拔出来的时候,也就是见血的时候。

    刘迁突然笑了一声,殷离天转过头,他倒是没有太多担心的情绪,他对于道省还是有着绝对的信心的,看到刘迁笑了,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刘迁摇摇头,看着阵法里面数不清的山峦,道:“这个孙乾最擅长的是防御,看上去就是一个沉稳的人,道省虽然给人的样子十分内敛,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武痴,而且所学的御剑术全部都是以进攻为主,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放开自己,完全进攻,这一次碰上孙乾,也算是刚刚好了,想来,他这一次可以放开了,这柄锋利的剑撞上坚固的盾,谁胜谁负,我还真是有点好奇的。”

    道省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其实也没有经历过几场战斗,和七长老的一场也算不上是拼尽全力,当时道省含怒出手,不过在最后关头,还是被大长老给拦住了。

    他以往战斗的经历基本上都是和同门的师兄弟切磋,也不是生死搏杀,自然不可能放开自己,全力去战一场。

    刘迁倒是看出了道省骨子里面的一种疯狂,那是一种对战斗的狂热痴迷,或许能够在这一场里面,完完全全地被激发出来。

    正当众人以为道省已经被打伤压死的时候。

    那种大山突然“轰隆”一声,从中裂开了一条缝隙。

    孙乾脸色一变,他双掌合在一起,默念了一句法决,山壁上面黄色光芒更加浓郁,扑倒了这一条裂缝上面,似乎是想要修补这条裂缝。

    这些土黄色的能量变成了液态的物质,在那一条裂缝上面慢慢蠕动,似乎是想要修补完成。

    一开始确实有些效果,本来已经有了崩塌征兆的山体慢慢稳定下去,也不在摇晃了。

    不过这样好的状态只是持续了一会会的时间,一道更加巨大的裂缝出现在山体之上,这一次孙乾没有能够阻止山体的崩溃。

    这座山直接塌掉,碎石头落了一地。

    等到烟尘散尽,道省握着剑,抬头看着天空,他现在已经感觉到了,孙乾应该就是在天空之中,只是他现在没有办法上去而已。

    他刚刚在破掉这座山的时候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这些山川似乎都有一些同样的气息,这应该就是阵法阵眼与他们之间存在的联系了。

    如果能够凭着这种联系,找到最关键的阵眼就好。

    道省主动出击,这一次他没有规避这些山峦,他主动冲了上去,他的剑碰上山壁,就像是刺到了豆腐上面一样,轻而易举地进入了山体的内部。

    道省也没有那个心思把整座山给完全破坏掉,他只想要找到阵法的核心,他意识到阵眼肯定在某一座山里面。

    他只能够用一种最笨的方法,就是进入自己能够看到的每一座山的山体,然后从中找出阵眼所在。

    这样的做法虽然也十分浪费时间,但是比之把所有的山峦毁掉,要花费的力气还是少很多的,而且这样一来,他观察每一座山峦的花费的时间大大减少,孙乾搬山的速度已经远远落在了后面。

    转眼之间,道省已经进去了几百座山峰了,但是他没有发现阵眼所在。

    这些山峦在不知道不觉之间又把道省给包围住了。

    道省长剑剑气射出,直冲云霄,又要闯进一座山里面,但是就在要进去的那一刻,道省突然在原地消失。

    再次出现的时候,道省已经出现在完全相反的一个方向上面,他眼中紧紧盯着另外一座山峦。

    孙乾脸色一变。

    他在道省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就明白了道省想要做什么事情,所以他有意无意地把那座真正藏有阵眼的山峦放在了后面,不然道省和它触碰。

    但是他没想到道省一边在破山,一边也在不停地观察这些山峦的走向,他发现有一种山再十分刻意地躲避自己。

    所以杀了孙乾一个措手不及。

    孙乾双手连动,一座座山幢了过去,但是道省的身法十分敏捷,这些山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反而是山峦与山峦之间撞在了一起,道省一路走来,都是漫天的砂石,还有一块块巨大的石头横飞。

    最后孙乾还是没有能够阻止的了道省。

    道省破开山壁之后直接闯了进去,这座山直接就是中空的,道省一眼就看到中间位置一颗散发着土黄色光芒的石头。

    道省毫不犹豫地刺出一件,山之心破裂。

    这个阵法也就这样消失了,道省回到了擂台上面,他睁开眼睛,看着孙乾,问道:“我倒是有些奇怪,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些山峦,明明都是真实的东西啊,可是这个擂台,绝没有那么宽大。”

    孙乾的脸色有些泛白,阵法被破,对他还是有一点影响的。

    孙乾居然也没有隐瞒,直接道:“这是宗门里面的一件法宝,你身处依然是擂台,其实你接触到的,只有身边的那些山川而已,更远的那些,只是一个虚影,你破掉身边的那些山峦之后,才会显出真身。”

    “原来如此,倒是颇为巧妙。”道省也完全明白了,那座有着阵眼的山自然不可能隐匿掉。

    “好了,你困了我一会,不可能一直困住我,终究还是要正面对上我的剑的。”道省原本气质内敛,但是在这个时候,完全不像是他平时的样子了,飞扬跳脱的不行。

    他飞身而起,一剑挥出,但是有八道剑光同时出现。

    八道剑光飞行的轨迹也隐隐遵循着一种规矩,孙乾发现自己居然无处闪躲。

    不管他躲到什么地方,必然会有一道剑光落到自己的身上,然后再自己应付这一道剑光的同时,其他七道也会赶到。

    孙乾深吸一口气,他的脸色也变得蜡黄蜡黄的,皮肤上面好像是涂上了一层油一样,先是一道剑光打在了孙乾的身上,在孙乾的手臂上面留下了一个小口子。

    声音就像是打在了一块铁块上面,而留下的口子也是白色的,没有一丝鲜血流出来。

    另外七道剑光紧随其后,一柄剑衔着另外一柄剑,前后七剑,但是慢慢化为了一柄剑,飞剑通体雪白,并无任何花哨的样子,直刺孙乾的心口。

    孙乾身上的肌肤看上去和石头给人的感觉一样,他整个人也像是变成了一座雕塑,他身后千重山虚影越来越凝实,慢慢出现一块黄色的小石头,这正是道省在阵法里面击破的那个阵法阵眼,不知道为何又再次出现了。

    小石头挡住孙乾的心口前面,飞剑的必经之路上,两者撞在一起,孙乾的身子就像是被一个巨锤打到了一样,往后面飞了出去,但是他面不改色,似乎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