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 第2247章,傅瑾城篇426

第2247章,傅瑾城篇426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回到家,高柏煊把傅老爷子那份交给了傅老爷子,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傅老爷子收到礼物之后,看起来却很高兴。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高柏煊回到了公司里还没到上班时间,傅瑾城今天有会议,来得比较早,两人在电梯口打了个照面。

    高柏煊叫了他一声:“爸爸。”

    “这里是公司。”

    “现在还没上班。”没再看他的脸色,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他,“京城的土特产,给你和林阿姨的。”

    傅瑾城没伸手去接:“我们去京城的次数,比你多得多,什么土特产对我们来说,都不算土特产。”

    高柏煊下颌收紧,拿着袋子的手收了回来。

    两人就这么无言的上了楼,回去了办公室。

    晚上下班的时候,林以熏想到傅氏来跟傅瑾城一起吃晚饭。

    由于傅瑾城的慷慨,公司的难关轻易就渡过了,这就算了,她的人还帮她物色到了适合的对象,对于对方信息的犯困,她很满意这一次找到的人。

    如无意外,她要孩子的日程,很快就能提上来了。

    双喜临门,林以熏最近见到谁都笑容满面,好心情压根掩盖不住。

    甚至,在见到高柏煊的时候,眼眸也多了丝丝的蔑视。

    就算高柏煊是傅瑾城的儿子又怎么样?

    现在傅瑾城给了她一大笔钱,虽说是借的,但是她如果不还,她相信傅瑾城也不会说什么的。

    再说了,以后傅瑾城的财产,她也能分到一半的,如果到时候她再做点手脚,她能让他半分财产都拿不到!

    心里思绪汹涌,面上却和煦得很,“安安回来啦?”

    “嗯。”

    “准备下班了?”

    “对,”然后走到她的身边,有些忐忑,“京城的特产,林阿姨,你……要吗?”

    林以熏愣了下,随即笑道:“当然要了,怎么可能不要?”

    “可爸爸说你们经常去京城的,这些土特产,爸爸说算不上土特产。”

    林以熏不着痕迹的挑眉,“这么说,瑾城没要?”

    “……嗯。”

    林以熏佯怒:“不管怎么说都是你的一番心意,瑾城也真是的,竟然这么说!安安你等着,阿姨回头一定好好说说你爸爸!”

    林以熏这话,就是傻子都能听出在和傅瑾城的关系里,她显然是更加亲密的。

    高柏煊就算是他儿子又怎么样?

    在傅瑾城的心里,他的地位跟她没法比!

    高柏煊不知听懂了没有,摇头说道:“不用了阿姨,是我不够了解爸爸,我应该事先问清楚的。”

    “没事,阿姨帮你收着,如果他不要,阿姨要他好看!”

    “谢谢阿姨,那我不打扰你了,先走了。”

    ***

    高韵锦跟金如兰一起办好手续之后,就动身前往法国了,行程有点赶,她甚至没有机会飞去G市见一见高柏煊。

    不过,有傅老爷子在,高韵锦也不担心了。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

    到了一月中旬,高柏煊就要开学了。

    在开学前几天,高柏煊就离开了G市,回去法国陪高韵锦几天后,回去继续上学了。

    高柏煊这一走,国内的春节也快到了。

    临近过年,G市的企业都异常的忙碌。

    作为掌权人,傅瑾城,林以熏他们就更忙了。

    傅瑾城忙完后,还去林氏集团去接林以熏下班,两人回到家已经晚上十点了。

    林以熏洗完澡后,打开手机看了些信息,看到之前高中的一个班群时,她愣了下,“瑾城,高中有同学聚会,去不去?”

    “什么时候?”

    “就是后天。”

    后天,也就是年二十九。

    “后天有个会议,还要见一个国外来的客户。”

    他的行程排得很紧,怕是没时间去。

    “聚会安排在晚上,大家这么多年都没见了,肯定会持续到凌晨的,去吧,去跟大家叙叙旧也好啊。”

    傅瑾城还是没什么兴趣:“高中有哪些人我都忘记了。”

    “就是因为忘记了,菜肴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重新认识回来,以后就能记住了嘛。”

    傅瑾城无奈,只好妥协:“我尽量,工作处理完了就去。”

    “好。”

    很快,就到了年二十九。

    林以熏按时到达。

    不过,很多人都比她早。

    她到的时候,里面已经聚了十多二十人了。

    现在距离高中,已经有三十年左右了,足够让大部分人变得面目全非了。

    林以熏还没进去,就听到了里面的人都在谈论家长里短,不是说自己的孩子的工作,学习,就是说自己的工作,甚至,有的还谈起了自己的孙子。

    林以熏一个作为没有孩子,却无比渴望能拥有一个孩子的女人,听到这里脸色不太好。

    但在G市,谁没听过她?

    看到她,大家都热情的涌上来,各种讨好。

    林以熏听到大家拍马屁,不敢再谈其他人事之后,心里总算满意一些。

    酒喝过一轮后,有人忍不住问:“以熏,瑾城怎么不来?”

    “他公司今天忙,刚才还在跟人谈生意,忙完了就过来,不过可能得比较晚了。”“没事没事,能来就好,能来就好。”说完了,就继续拍马屁了:“哎呀,以熏,你不知道我们有多羡慕你啊。读书那会你和瑾城就在一起了,这一走,两人就携手走了三十

    年,关键瑾城现在工作还这么顺利,生意越做越大,你真有福气。”

    大家说来说起,还不是都说这些?

    她和他们也没什么共同语言,玩游戏唱歌什么的,她根本不在行,还嫌吵,她的同学见她皱眉,都不敢唱了,大家只好坐在一边聊天。

    大家虽然有心恭维她,但其大部分人是有共同话题的,谈论起自己的孩子那叫一个没完没了。

    很快,林以熏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这时,一个略微发福,头发有点白的男人走了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林小姐,好久没见。”对方其貌不扬,甚至有点丑,她想了半天,没想起他到底叫什么名字,“你好。”顿了下,说:“我们三十年没见了吧?不好意思,我一时间想不起你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