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 第2096章,傅瑾城篇275

第2096章,傅瑾城篇275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如她所愿,这两天里,傅瑾城确实没有再骚扰她。

    她原本还以为是自己住在薛家的原因呢,如今看来,是她自作多情了,傅瑾城估计就是耍她玩玩,人家正忙着呢,忙着他和林以熏的婚姻大事,哪里会有时间来骚扰她?

    她是今天晚上的飞机,她还以为自己接下来的这点时间里,会很平静的渡过,却没想到,临走前,和薛家人一起吃个饭,都能知道如此劲爆的消息。

    老天……

    还真没打算放过她啊。

    薛永楼淡淡的说:“没想到会这么快。”

    高韵锦也没有什么情绪的说:“很正常啊,他们之间本来就彼此熟悉,根本用不着再做更多的了解,想要订婚或者是结婚,都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薛永楼没说话,看了她一眼,高韵笑:“我没事,你放心。”

    薛永楼摸了摸她的头,“都会过去的。”

    他会说出来,就是希望她能正面面对这些事,毕竟,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如果她想忘记过去,想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就必须得面对真相,如果面对真相的她,接受不了的话,那她所谓的重新开始,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嗯。”这个她是相信的。

    就算时间冲不淡一切,但至少能让她学会怎么面对,怎么应付,学会更加坚强。

    ***

    饭店里。

    林家人坐下了没一会,傅老爷子就到了,林家人很热情,聊了几句之后,林母忙问:“瑾城呢?怎么还没来?是工作很忙吗?”

    “应该是吧,今天公司的事情多特多。”

    林母笑了笑,“瑾城是做大事的人,事情多一点,倒也正常。”

    话虽这么说,林母其实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就算傅氏事情多,不能吃了饭之后再回去忙吗?

    “要不我们先点了菜,一边等瑾城,一边聊?”傅老爷子笑着说道。

    林家人均点头,林以熏在一旁,偶尔会插两句话,但更多的时候,她视线会看向门边,垂下的眼眸里,藏着某种深思,捏着杯子喝水的手,也有些用力。

    幸而。

    傅瑾城只是比老爷子晚了十多分钟来而已。

    他到的时候,饭菜也还只上了两三个,刚进门,就笑道:“抱歉,让个位久等了。”

    林以熏立刻摇头,声音轻轻柔柔的,“没事,你工作忙吧,现在天气冷了,忙了这么久,饿了吧?”

    “还好。”傅瑾城笑。

    “既然人齐了,那我们就开饭吧。”傅老爷子说着,开始用餐,然后又说:“对了瑾城,刚才我和你伯父伯母把订婚的日子给定下来了,订在了下个月月中,你有意见吗?”

    傅瑾城摇头,“没有。挺好的。”

    傅瑾城这么配合,看上去心情还很好,也很客气,林父林母对于他的姗姗来迟的不满,也就消散了,林以熏脸上也是堆满了笑容,一直不断的给傅瑾城夹菜。

    这一次的谈话,还有气氛,相对的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饭后,长辈们和林以津都离开了,把空间留个了傅瑾城和林以熏。

    “其实我可以跟爸妈他们一块回去的,就不用你特意送我一次了,多麻烦啊……”

    傅瑾城笑:“没事,也就十来分钟的事。”

    “话虽这么说,但你忙碌了一个早上,最好好事休息一下,不然你下午上班应该会很累的。”她语气无不充满了关怀。

    “没事,我不习惯午睡。”

    林以熏点头,也就不执着于这个话题了,只是忽然说:“对了,刚才我们刚到的时候,碰到了薛阿姨,她也到这里来吃饭呢,说实话,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好像都爱到这边来吃饭呢。”

    傅瑾城若有所思的笑了,“哦?是吗?这么巧?这么说,也碰到薛永楼了?”

    “这倒没有,阿姨说她到这边来是约了朋友的。”

    “是啊?”傅瑾城不可置否。

    林以熏说这些话的时候,像是不经意的看了他好几眼,他看着,没有什么反应,林以熏总算放心了一点。

    ***

    高韵锦在这边的事情,已经办完了。

    薛永楼下午还有事情要忙,没空陪她和林母,她下午正好也没事,特意空出了半天时间来,就是为了陪薛母逛街。

    因为薛母对她很好,她也不能为她做点什么,她一个人在家无聊,她只好陪陪她。

    薛母自然是很高兴的,一边跟她假意的抱怨着丈夫和孩子不陪她一边又说薛永楼恋爱了都不跟她说,还不让问什么的。

    高韵锦很多时候都只是听着,在薛母需要回应的时候,应两句,听到这里,她还真有些惊讶,“永楼有女朋友了?是谁?”

    “不知道啊。”说起这个,薛母连逛街的心思都没这么重了,跟她八卦,“我还想问你呢,你跟他关系这么好,他没告诉你?”

    高韵锦一脸惘然,“没有。”

    “真没有?”薛母一脸可怜的看着她,“你可别跟他一起瞒着阿姨啊?”

    高韵锦苦笑,“真的没告诉我。”

    “好吧。”她的话,薛母还是相信的。

    两人逛了一两个小时,就回去了薛家,高韵锦也要收拾东西,准备去坐飞机了。

    林母坚持去送她,送她到了机场后,林母叹气道:“这人啊,都要往前看的,有些事,过去了,就让他过去了,要勇敢的踏出去,不要想着回头路了,知道吗?”

    高韵锦明白她的意思,点了点头,“嗯,我会的。”

    她既然和傅瑾城分手了,她就压根没有再想过和他重新在一起。

    说实话,离开了他的日子,她反而过得更加充实,更踏实,每一分每一刻,她都能清晰的记得自己是怎么样过的。

    不像之前,糊里糊涂的,就像是站在悬崖深处伸出了一只手,想握住什么东西,却发现前面是无边无际的深渊,她什么都没能握住,那种恐惧和彷徨,却深深的留在了心底。

    这种感觉,很糟糕。

    更重要的是,根本没有人能填满她心底的忧虑和痛苦。

    而现在。

    这一切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