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 第1998章,傅瑾城篇177

第1998章,傅瑾城篇177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说到底。

    覃竟叙还是觉得,在傅瑾城的心里,一直都是有高韵锦的,只是多少的问题而已。

    而这种感觉,反而随着时间的累积,越来越多,越来越浓……

    高韵锦哭笑不得的看了他一眼。

    想起来,她和傅瑾城认识了七八年,想起来或许是一个让人心惊和值得陷入回忆的一件事。

    但说起来,她和傅瑾城真真正正的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三年。

    至于跟别的情侣一样,整天腻歪在一起的,更是少之又少。

    如此算起来,他们之间的七年之痒,还没到呢。

    “说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

    高韵锦和覃竟叙聊着的时候,傅瑾城走了过来。

    “当然是聊你了,不然我们还能聊什么?怎么?是吃醋了,特意过来看两眼?”

    傅瑾城没理他,拉着高韵锦的手到垫子上坐下,然后说:“不是说要画画吗?”

    “可现在不是准备烧烤吗?”

    “现在还早,不急,都还不饿,估计想玩一会牌。”

    说话的时候,高韵锦就看到有人掏了扑克牌出来,招呼人玩了。

    傅瑾城把下巴抵在高韵锦的肩膀,“一起玩?”

    “我很久没玩过了。”

    简单一点的扑克牌她还是会的,小时后跟邻居的小孩玩过。

    “没事,就随便玩玩。”

    说话的时候,已经招呼人洗牌了,自己则在高韵锦的身后,抱着她的腰,下巴搁在高韵锦的肩膀上,跟其他人聊天。

    有单身的看不下去了,“我说你够了没有,打个牌也要秀恩爱?”

    高韵锦还没说话,傅瑾城就淡淡的说:“我不允许你秀了?”

    那人:“……”

    这是明目张胆的欺负人家骨鲠寡人啊。

    但也毫不忌讳的承认自己是在和高韵锦秀恩爱了。

    高韵锦虽然有些不自在,却没推开高韵锦,开始摸牌。

    傅瑾城虽然让她玩,但是打的时候,却是她捏着牌,他下牌。不过,他似乎也只是教她一下,觉得她太久没打了,会忘记,打了两盘之后,他就在旁边抱着她,在出错牌,或者是出得不好的时候笑一下,都想不会插嘴,也不会插手

    。

    他一笑,她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你怎么也不提醒我意思?”

    “没事,我们又不是输不起。”

    他休闲自在的说。

    一句“我们”,一股浓密的甜蜜,涌满了高韵锦的胸口。

    她笑了下,忽然没心思大牌了,推了推他,“我去画画。”

    傅瑾城拉着她,“这就走了?”

    “嗯,你打吧。”

    傅瑾城叹气,“嗯,别走太远了。”

    “我知道。”

    说完之后,就从傅瑾城的怀里离开了,回去了车子那边,拿出了自己的画具,找了个位置,面对着他们坐了下来。

    “她是学艺术的?”

    有和高韵锦不熟的人问。

    “不算,她是学服装的,但她在画画上挺有天赋。”

    “原来如此。”

    那人又说:“你女朋友性子倒是不错,但是对我来说性子太闷了,我喜欢性格外放一点的。”

    “哦。”傅瑾城淡淡的应着,并不回话。

    那人笑了笑,“不过,我看你们相处得这么好,她的性子应该是你喜欢的吧?”

    “嗯。”

    他声音虽然淡,但却回答得毫不犹豫。

    “也是,就你这样的性子,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受得了的。”

    傅瑾城也没反驳,说着说着,傅瑾城的目光又朝着想高韵锦那边看了眼,高韵锦正在画画,也朝着他这边看,四目在空中就这么交汇了下。

    高韵锦笑了下,就低了头,傅瑾城看着手中的牌,觉得没什么意思,放了下来,随便拉了个人顶替了自己的位置,就朝着高韵锦那边走去。

    刚才跟傅瑾城谈论起高韵锦的那人,见状都愣了下,“刚恋上的?这么热乎?”

    覃竟叙接了一句:“七八年了。”“卧槽,可以啊。”那人又看了眼傅瑾城和高韵锦那边,只见傅瑾城在高韵锦身边百无聊赖的坐下,看着高韵锦画画,似乎觉得挺有意思,但也没聊什么,不过就傅瑾城的

    姿态和脸上的表情都看得出来,他很放松,也并不觉得无聊。

    见状,那人摸着下巴,“这或许就是真爱了吧。”

    想他这种一把年纪了都没真正爱过一个人的人,还真的不太懂。

    覃竟叙也看了眼,说:“不然呢?怎么样才算是?”

    议论中心的两人对他人的议论毫无知觉。

    高韵锦看到他过来了,停了笔。

    他人就在她跟前,她怎么画?

    没办法,她只好先画别的,比如他的衣衫。

    傅瑾城百无聊赖,偶尔看看手机,时不时会回头看她一眼。

    看到她画的衣服,就知道她是在画他了,他有些好奇,“怎么不画脸?你们学画画的,都是线画衣服的?”

    “不是,你坐过来了,靠太近我不方便画。”

    傅瑾城顿了下,轻捏着她的下巴,眯眸道:“画我还需要看着我的脸才能画?”

    “……”

    倒也不是。

    只是,神态什么的,会清晰很多。

    傅瑾城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说:“给你一次机会,不看我,把我画出来。”

    高韵锦:“……好吧。”

    虽然她也不确定,但还是可以试一下的。

    高韵锦就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开始画了起来,傅瑾城偶尔看上两眼。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有人饿了,嚷嚷着要吃烧烤,傅瑾城冷淡的说了一句:“要吃就自己想烤,她要画画。”

    覃竟叙挑眉,回了一句:“这么说你们不用吃?”

    高韵锦正想起身,傅瑾城比她快一步,将她压了下去坐着,自己过去烧烤架那边忙了起来。

    高韵锦还真没见他动手烤过东西,有点担心,覃竟叙却说:“他愿意主动改变,是好事,不是吗?”

    高韵锦:“……”

    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

    他的改变,似乎还是为了她。

    覃竟叙笑道:“恭喜了,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高韵锦觉得自己和傅瑾城的关系,似乎远远还没到这个地步。她虽然不知道覃竟叙为什么这么说,但她心里还是甜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