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 第1794章,暮檐凉薄大结局6

第1794章,暮檐凉薄大结局6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小语,你在干什么?”

    晚上,宁母蹑手蹑脚的进去了宁语的房间。

    宁语放下手机,语气冷淡的问:“有事?”

    “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宁母瞅着她的俩色,不敢直奔主题。

    宁语眼眸一瞥,毫无耐心的说;“有事直说。”

    “我,就是我最近出了挺多事,你有什么看法?”

    “你想说什么?”宁语语气一冷。

    “妈和你爸没什么意思,就是,我们怎么说都是一家人,我们以后的路要怎么走,我想我们可以互相商量一下……”

    “商量?”宁语嗤笑:“现在我还能跟你们商量什么?”

    “小语……”

    “我说了,有话你就直说,不说请出去。”

    宁母受不了她这个说话的语气。觉得她脾气是一天比一天差了。

    但她这个做母亲的,还不敢说她……

    沉默半响,她才迟疑的开口:“家里最近过的不太如意,怎么看都好像有人在故意整我们,所以我跟你爸爸想知道,你……是是不是最近又做了什么得罪沈家人的事情了?”

    宁语眼神冰冷,“没有!”

    “真的没有?”说实话,宁母确实不太相信。

    如果沈家当真要赶尽杀绝,也不至于等他们到了H市之后才动手。

    最好的解释,是宁语又干了什么。

    “没有!”宁语说谎眼睛都不眨,“你以为我还敢得罪他?我现在还有能力能得罪他吗?”?“没有就好。”宁母是怕了,她怕再生波折语重心长道:“小语,过去是爸妈不对,爸妈都跟你道歉,趁现在还来得及,沈慕檐那边,我们还是放下吧。更不要再有什么其他想法了,放下了对我们来说才有

    生路,才能重新开始。”

    “我知道了。”宁语语气极度不耐烦。

    宁母要说的都差不多了,起身:“那你忙吧,我先回放休息了。”

    她离开后,宁语把桌面上的东西用力狂扫再了地上!目光带着疯狂的怨恨。

    放下?

    然后过着乞丐一样的艰难生活?

    她做不到。

    她更做不到她失魂落魄,沈慕檐和薄凉却逍遥自在,衣锦食肉一辈子。

    她怎么甘心?

    她可不可能会让自己过的这么憋屈!

    再说,事到如今,沈慕檐和薄凉是不可能会放过她的了,她又何必收手?她就是死,也要拉上一个人她才甘心!

    第二天一早,宁语就背着一个背包,走出房间门,宁父一愣,“这是要出远门?”

    “嗯。”

    “去哪?”

    “出国。”

    “出国干什么?”现在他们生活都捉襟见肘,她哪来的钱出国?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冷笑,“你放心,是别人的钱,没花家里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宁父说的是实话;“你出国干什么?”

    “有事要办。”

    “什么事?”他就怕她是去找沈慕檐麻烦。

    “我美国那边的朋友说要给我找工作,待遇不错,想试一下。”

    “真的?”

    宁父心里一喜,可不过三秒,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笑容淡了,“去多久?”

    “看情况吧。”

    宁父没再说话。

    “我先走了。”宁语看也不看他一眼,拉着行李箱走了。

    宁父追了出去,在她上车前小声的说了一句:“路上小心点。以后……有机会多回来看看。”

    宁父难道温情的一面,宁语却觉得讽刺,她心里也没有一丝的感触,冷淡的说:“知道了。”

    宁语离开不久的将来宁母就去买菜回来了,见宁语房间开着门,进去看了眼却没见到人,愣了下,“小语出去了?”

    “嗯,”宁父一顿,“她去美国了。”

    “美国?”宁母脸色一变“她去美国干什么?”

    “说是有人给她介绍工作。”

    宁母狐疑,“那为什么忽然间就走?”都没跟她说一声。

    宁父吸着烟,坐在破旧的沙发上,头发好像全白了,神色倒是平静,“我觉得,她可能是不会再回来了。”

    “什么!”宁母脸色一白,“她说的?”

    “不是,我猜的。”

    宁母没说话。但她也和他有同样的看法。

    ——————

    美国,深夜时分。

    “没找到?”

    沈慕檐在薄凉睡着了之后才找时间出来和人联系。

    怎知,接通电话后才知道,自己的人,竟然没找到费远明!

    美国虽说挺大,但这么一个大活人,他这么多人,竟然都没能找到,这就有点不寻常了。

    “查到他有其他帮手吗?”

    “暂时没。”

    “唐英那边有查过吗?”

    “我们还在查。”

    如果唐英和费远明他们想做联系,肯定会用特别的方式联系彼此,肯定不会这么容易让他们查打他们头上来的。

    “继续查,费远明肯定还在我附近。”

    他相信费远明出现在这里,肯定不巧合 。

    他既然要做点什么,就肯定不会走远,或许他就在某一处盯着他们呢。

    “好的,明白了。”

    沈慕檐挂了电话回去烦你关键的识货,薄凉翻了个身,醒了过来,“有公事要忙?”

    “嗯。”

    “要不我们提前回去?”

    “不用。”

    倒不是他想冒险,而是这是他们的蜜月期,她很喜欢这次旅行,她难得这么高兴,他不想扫她的兴。

    “真的?”薄凉眼睛还很困,窝在他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嗯。”

    “玩的话,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啊,如果有钥匙,我们就回去吧。”

    “不用。”沈慕檐关了灯,温声道:“很晚了,快点睡把,不是说明天还要早起,到海上用早餐吗?”

    “嗯。”

    薄凉现在越发爱睡,眼皮重得睁不开,打了个呵欠,很快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又有电话给他打了进来,“宁语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就是她人已经不在H市了,我们的人最后只发现她坐船南下,在混乱的时候,她甩掉了我们,现在不知所踪。”

    “有没有查过各个出入口?”

    车站和机场都查过了,没有发现。

    “这么说,她可能还在H市。”“我觉得不可能,她弄这么大动静来,肯定是走了。否则,她此举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以后她想甩掉我们,可就更加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