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 第919章,番外19

第919章,番外19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蒋老师挡在了沈暨檐的前面,沉着的说:“沈同学你不要害怕,有老师在。”

    简芷颜:“……”

    沈慎之:“……”

    沈暨檐:“……”

    简芷颜本来想说话的,沈暨檐就绕开了他老师,过来抱住了简芷颜的腿,撒娇的蹭着,“妈妈……”

    简芷颜瞪着自己的儿子,将他一把抱了起来,小手用力的拍了下他的小屁股:“你没爹疼,没娘爱?你要离家出走?”

    瑞瑞耷拉着小脑袋抱着她的脖颈撒娇,“我那是开玩笑的,没想到老师会当真。”

    了解他家里情况的人都知道他是开玩笑的。

    简芷颜扯着他的小脸蛋,“开玩笑?你都要骂你爸爸色欲熏心,都要离家出走了,老师怎么会不当真?”

    檐檐被自家亲妈捏着小脸蛋,有点疼,当然了,这点疼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他凑过去亲了简芷颜一口,简芷颜睨了他一眼,但是态度也软了很多,却依旧强硬的说:“别以为你亲我,讨好我我就会心软,沈暨檐我告诉你,就算你撒娇你也得在今天晚上睡觉前给我把你哥哥给你买的练习册给我写完。”

    檐檐把小脑袋转向了沈慎之,“爸爸……”

    沈慎之摸了一把他的小脸蛋,将了自家儿子一军,“叫爸爸也没用,爸爸只是一个色欲熏心的昏君,都听你妈妈的。”

    檐檐:“……”

    “还有,今天是你妈妈的生日,晚上你外曾祖父,外婆还有你舅舅,表哥表姐们都会来。”

    檐檐惊喜不已,随即委屈的双目噙着泪,跟简芷颜撒娇,“妈妈,檐檐明天再受罚可不可以?”

    家里这么多多客人在,这么热闹,他却要在房间里写练习题?

    简芷颜摸了摸他的小脸蛋,非常傲娇,“这个就得看情况了。”

    “妈妈……”

    “好了,撒娇也没用。下午妈妈来接你,你们现在要上课了,不能打扰老师同学上课。”

    说完,又多老师说:“不好意思,蒋老师,让你费心了。”

    蒋老师这么一看就知道自己太冲动了,她应该事先问过孩子的想法再做决定才对的。

    其实,回想她教简芷颜和沈慎之的小孩以来,沈暨檐虽然调皮,经常惹祸,可他的父母从来都没有仗势欺人的包庇过他,从来都是实事求的和学校还有第三方沟通。

    而且沈暨檐身上哪里有被父母虐待的痕迹你?平日里的表现可谓是被从的无法无天了,可尽管如此,人也并不坏。

    “沈先生沈太太,也是我没搞清楚事情始末,给你们添麻烦了,抱歉。”

    “ 没事,你也是为学生好。”

    简芷颜倒是很讲道理,说完,放下了瑞瑞,“你下课后,妈妈来接你。”

    “哦……”

    简芷颜没再说什么,拉着沈慎之离开,只是还没走出可是门口呢,回头就看到自家儿子像被抛弃的小狗那样可怜巴巴的盯着他们离开。

    “这臭小子!”

    简芷颜自然知道他卖乖的目的是什么,直接被气笑了,“好,明天再罚你,给我认真上课,不许再惹祸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背着我让你哥哥答应了你什么啊!”

    檐檐眼睛一亮 ,立刻点头,扑过去抱住了简芷颜,爬上来想亲简芷颜,笑容无比得意,看得简芷颜又拍了下他的小屁股没正要抱起他,沈慎之就先她一步,将檐檐抱了起来。

    檐檐高兴,笑眯眯的在简芷颜和沈慎之脸上都亲了一口后才爬下来,回去座位上坐着了。

    简芷颜哭笑不得。

    沈慎之看了檐檐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牵着简芷颜的小手离开了。

    两人各自开了车出来,简芷颜问:“对了,既然晚上家里有人来给我过生日,那逛街什么的,就留着以后吧。”

    “大人要上班,孩子也要上学,他们没这么快到,最快估计也得到六点多才到,我们六点半到家也还行。”

    “ 好。”说完,她握着他的手一晃一晃的,“对了,默晚,越铠他们会过来吗?”

    “会,段子臻也会过来。”

    “他?他不是在国外吗?”

    “他听说这么人齐,想过来玩一玩。”

    “这么说……咳,男朋友也会过来?”

    “ 估计。”

    “好吧。”

    简芷颜觉得既然黎越铠会到,那冷琛自然就少不了了。

    简芷颜自从当初她结婚的时候见过冷琛后,这几年就很少见到了,他工作总是很忙,也不是经常有机会见到。

    而段子臻她本以为他是一个很放得开的人,结果在这方面上压根不会将人带出来给他们看,总是藏着掖着。

    下午四点多,简芷颜就和沈慎之到幼儿园接小儿子,接完小儿子就到另一所中学去接大儿子。

    刚上车,檐檐一边吃零食一边兴奋的问:“妈妈,舅舅他们到我们家了吗?”

    “还没。”

    “那他们什么时候到?”

    “估计六点多。”

    “这么久?那我们回到家不是还要等一段时间。”

    “谁说我们现在回家的?”

    檐檐大眼乌溜一转,忽然零食也没胃口吃了,“那……我们去哪里?”

    “当然是去折磨你们啊。”

    檐檐用力的咽下嘴里的饼干,看了眼像开车的沈慎之,沈慎之只是瞥了他一眼。

    父子连心,仅仅一眼,就够了。

    这会儿他不横了,开展柔情攻势,爬上简芷颜的腿上坐着,很乖的连零食也不吃了:“妈妈,今天家里有这么多客人在,外公外婆他们肯定很早就到了,我们就这么出去逛街,冷落了客人……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反正都是一家人,还会介意这个吗?”

    “可是……”

    “ 嗯?”

    简芷颜挑眉,“你想说什么?”

    “ 我想说……妈妈,要不我现在回去领罚吧,不用等明天了。”

    可是你之前不是说等明天的吗?妈妈答应了你怎么可以改呢?大人要信守承诺啊,不然会教坏你的。

    “妈妈……”

    简芷颜笑眯眯的亲了下他的小嘴,做了个No的姿势,意识是撒娇也没有用。

    檐檐巴巴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爸爸……”

    “檐檐,我是昏君。”

    一句话把檐檐堵得无力还击,欲哭无泪。

    可简芷颜心里却爽得不得了。

    一般都是司机来接瑞瑞的,简芷颜他们去一所重点高中接瑞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