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 第360章 他爱您这件事,毋容置疑

第360章 他爱您这件事,毋容置疑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简芷颜一得自由,就背上自己的包包,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严胥忙跟上。

    沈慎之眼眸盯着简芷颜的背影,在后面吩咐严胥,“看着她,保护好她。”

    “是,先生。”

    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沈慎之五指渐渐收紧,紧握成拳,冷厉的眼眸里,慢慢的泛上了几抹猩红。

    片刻后,他才对司机说:“开车。”

    严胥看着车子走远了之后,给正式的跟上简芷颜的步伐,“夫人,要不,您先去吃点饭?”

    “严胥,我一直把你当朋友。”简芷颜看着他,忽然说。

    严胥一顿,“谢谢,抱歉。”

    “我什么都不会做的,你让他放心好了,我现在就去吃饭,你回去吧。”

    严胥看着她一会,眼底多了几抹凝重,他忽然意识到,刚才,在车子里她提离婚,并不只是气话,似乎……

    她是真的想离婚。

    想到这,他心一紧,“夫人……”

    简芷颜打断他的话,“严胥,我想静一静。”

    “夫人,先生和苏小姐没什么的,他真的没骗您,您别想太多。”

    简芷颜眼眸一缩,眼神冷了几分,她没想到,连严胥,竟然都骗她!

    “夫人,我跟在先生身边这么久了,先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是很清楚的,所以,我也清楚的知道,在先生的心里,由始至终,都只有您一个人而已。”

    “哦,是吗?”简芷颜回答得很随意,她现在,连严胥的话,也不相信了。

    是啊,她怎么忘记,严胥是沈慎之的人,自然的,也会为他说话了?

    严胥看得出来是简芷颜是不相信他了,他苦笑了下,“夫人,我其实也是将你当成我的朋友的,所以我才会跟您说这些。”

    “如果你真的将我当朋友,你就不会叫我夫人了。”

    严胥低头,没有说话。

    算了,简芷颜也不想再跟他讨论其他了,淡淡的说:“吃饭了吗?一起吃个饭?”

    “好。”

    之后,两人就找了一家餐馆去用餐。

    途中,严胥的手机响起了信息提示,是沈慎之的信息:夫人现在怎么了?

    严胥看了眼,回复道:夫人现在心情好多了。

    那边,沈慎之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忙事情,没有回复,而过了会儿,他才回复:在她回家前,看好她。

    严胥回复:是。

    “和他短信联系?”

    简芷颜淡淡的瞥了眼,虽然什么都没有看到,可她,却大胆的猜测到了。

    “先生很担心您。”

    “担心我?担心我不会找证据,不相信他吧?”

    “夫人,先生他是真的担心您,他对您是怎么样的,您难道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他对她怎么样?

    简芷颜想到这,嗤笑了下。

    是啊,她一直也觉得他对她不错,可,如果这不错,建立在欺骗下,那这个不错,也回想起来,也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严胥还想说什么,简芷颜打断他的话,“好了严胥,不说他了,我们吃饭吧。”

    简芷颜心情不好,点了很多菜,还点了酒。

    她饭没吃多少,倒是不断的喝酒,喝了半瓶白酒,严胥看她差点要醉了,赶紧阻止她,担心她真的会喝醉。

    其实,简芷颜觉得他想太多了,她酒量好,很难能有喝醉的时候。

    而且,她没真的想喝醉。

    因为,比起喝醉,她更想好好的想一想,到底怎么样才能提前让沈慎之和她离婚……

    想到真,她低着头扒饭。

    只是,可能是被恶心到了,她是真的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就不想再吃了。

    她放了碗筷,“我吃好了,你慢慢吃。”

    严胥一顿,“不等等我?”

    “你回去公司吧,我回去休息。”

    “我送你。”

    简芷颜见严胥还没吃多少,有些心软,又坐了回去,“算了,你先吃饱了再说吧。”

    严胥顿了下,但笑不语,却坐了下来,继续用餐。

    他吃饱了之后,严胥就亲自送简芷颜到了沈慎之这边的别墅。

    路上,两人基本上都是沉默的。

    在简芷颜准备下车时,严胥忽然叫住她:“夫人。”

    简芷颜扭头回来,“嗯?”

    “先生,他是真的很爱您,很多事,你都可以有所怀疑,可是先生爱您这件事,是毋容置疑的。”

    简芷颜咬唇,严胥看出她的不信任,心里也有些难受,他看得出来,简芷颜是不相信他了,也不再如开始的时候那样喜欢他了。

    他苦笑了下,“夫人,我从来没有骗过您,我也,没有理由骗您。”

    简芷颜低头,不语。

    “那我先走了,夫人您有事可以给我和先生打电话。”

    之后,严胥的车子缓缓的开走了。

    严胥离开之后,简芷颜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皱了下眉头,拿起手机看了眼。

    看到来电显示显示茜白两个字的时候,她一顿,笑了。

    看来,是她想小看苏茜白了。

    对于苏茜白要说什么,简芷颜完全不在乎,她没有接。

    不过,她倒是挺想给殷长渊打个电话的,问问他,苏茜白到底跟他说了什么,也不知,对于沈慎之和苏茜白之间的事,他会怎么处理。

    也想找出一些沈慎之和苏茜白两人解释到底有什么区别,看看他们是否,能找出一些蛛丝马迹,让沈慎之肯和她离婚。

    不过,她也知道现在或许并不是一个好的时机,所以,她还是没有问。

    她在口袋里掏了下,将殷长渊的头发存放好,再找到了沈慎之的头发,放在同一个地方,之后,她开始收拾行李了。

    既然在这件事上和他离不了婚,看来,她只能,再另想办法了。

    而当务之急,是关于沈慎之的身世。

    她东西不多,收拾得差不多之后,订了机票,拖着行李下楼。

    下楼时管家放下电话,见到她板着心里,忙走了过来,“夫人,您这是,要去哪里?”

    “我订了回去京城的机票,得去赶飞机了,谢谢您的这两天的照顾。”

    钟管家客气的说:“可是,刚才先生刚打电话过来,说让您在家里等他。”

    简芷颜攥紧咬唇,“我要赶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