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一百四十五章 震碎

第三千一百四十五章 震碎

作者:坟土荒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

    库斯罗伊说着没有声了,如果是之前,库斯罗伊肯定会大声的宣告,相信你们自己,你们是我培养出来的最为优秀的士卒,而且也将会是这个国家最强的士卒。

    然而见过了朱罗王朝的惨剧之后,库斯罗伊已经失去了这样的觉悟,已经没有了,那种千难万险无法撼动本心的觉悟。

    “出发吧,去会会敌人。”库斯罗伊平淡的下令道,当年那种激情已经没有了,虽说还是良将,但拉胡尔如果能看到现在的库斯罗伊,就会突然发现当初自己看好的那个年轻人,登临大军团指挥的可能性在急速下降,已经降到了近乎只有一线可能的程度了。

    毕竟那个高度,天赋很重要,但是在有天赋的情况,还需要有自己的觉悟,还要有自己的奋斗,而库斯罗伊已经失去了大半的奋斗理由,现在回来,只是为了回报拉胡尔的知遇之恩。

    主动的去做某些事情,和被动的去承受根本是两个概念,更何况库斯罗伊的天资虽好,但也没有达到韩信那种,我就算是不努力,我也能抵达的程度。

    自然在库斯罗伊失去奋斗理由,主动性大减之后,未来成就大军团指挥的可能性也就大幅度降低,有些东西真的会因为个人意志的转变而出现极大的偏向性。

    一夜城的城墙下,汉军距离这里已经不足五百步,这个距离对于任何骑兵来说都是最为合适的冲锋距离,而到了这个距离之后,法正也不打算继续进行掩盖了。

    “这波就靠你了,老哥。”法正驾马停在张飞的身边说道。

    “我说你就别进去了吧,就你这小胳膊小腿,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张飞小声的说道,身边不少的士卒都听到了这句话,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不满,军师不上前线本身就是战争规则之一。

    “毕竟是我的谋划,如果我都不相信的话,谁敢相信。”法正笑着说道,“如果我的谋划错了,就让我与我的谋划一起化作天命归西,身为随军谋臣至少要有和自己的谋划一起上路的觉悟。”

    “你这家伙!”张飞朗笑着说道,“别的不说,这一点你真的很对我的口味,那我上了,你自己小心。”

    “放心,我可是成为过两汉最年轻的军功侯。”法正带着些许骄狂说道,“此战我军必胜!”

    “解散雾气,接下来不需要这些东西了。”张飞拍了怕法正的肩膀,无比豪迈的说道。

    “走起!”法正点了点头,当场开始解除雾气,而后狂风骤起。

    伴随着狂风乍起,雾气迅速的消散,原本连三十步都看不清楚暗哨和巡逻,清楚的看到了月光之下突然出现的汉军。

    “敌袭!”尖厉的吼声,以及慌乱的鼓点声,很快就唤醒了一夜城之中大多数的青壮,很多青壮直接只穿了一个大裤衩就从营帐里面冲了出来,不过冲出来之后,看到月光之下的一夜城,瞬间又冷静了下来,没有什么比城墙更能安抚人心的。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所有的青壮大概会铭记到自己死的那一刻,因为下一瞬间,伴随着一声如同虎啸龙吟一般的吼声,南侧那座高达十丈的雄伟城墙被轰开了一道近乎和城墙一样宽的豁口。

    如果说一夜城是神迹,那么毁灭一夜城的这个骑着乌骓,扛着蛇矛勒马在城墙废墟上的男人,那就是毁灭神迹的魔神。

    尤其是张飞勒马站在废墟之上,撼天动地的气势直接绽放了出来,靠近着张飞的贵霜士卒当场有不少直接吓死,而剩下的皆是战战兢兢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直接跪地者不知凡几。

    “南越杀汉使者,屠为九郡。宛王杀汉使者,头县北阙。朝鲜杀汉使者,即时诛灭,今匈奴移灭,大月氏使臣咆哮汉室朝堂,对抗天军不服王化,汉摄政长公主有诏,除大月氏王号,凡阻者,皆为叛逆!”张飞镇住场子之后当场宣读法正之前就让他背过的诏书,“凡大月氏民众逃者不杀,持兵正对汉室者,杀无赦!”

    张飞的声音覆盖了整个贵霜的营地,这一刻不言普通士卒,伽却里手脚冰凉,他知道全完了。

    “杀!”张飞一声怒吼,八千幽云骑如同钢铁洪流一般碾向了贵霜营地,那一瞬间正面面对汉军的贵霜士卒连武器都直接丢掉,拼命的往一边跑去,没有其他好说的,直接崩盘。

    四十万青壮近乎是一触即溃,整个营地在一片哭天抢地的哀嚎声中直接崩盘,一夜城闪了几下之后,被张飞的气势直接碾碎。

    “挡住他!”一个内气离体的将校眼见张飞纵向冲了进去,大声的呵斥道,准备率领横向阻击,然而麾下的士卒根本无法排列成行,至于南贵炼气成罡的优势在这一刻根本展现不出来丝毫。

    张飞的那近乎恐惧光环一样的气势,在被彻底催发出来,朝着周围四散碾压之后,普通的炼气成罡除非心志坚定,又能结阵防守,否则的话,瞬间心灵就会被黑暗所覆盖,甚至直接被吓到猝死。

    “挡我?”张飞闻言一个虎回头,军团天赋近乎化作实质压向对面,仅仅一个对视,那名内气离体的将校调头就走,这根本不是他能对付的对手,张飞见此哈哈哈大笑。

    然而明明是欢乐的事情,却硬生生笑出了杠铃的效果,震得周围的贵霜士卒屁滚尿流,疯狂的逃窜。

    “所有人随我冲!”中营的伽却里这个时候近乎双眼冒火,几十万青壮尚未交手直接崩盘,对方的气势那怕是在他这里都能感受到,但是不能如此,绝对不能如此,一旦被汉军将这一营地攻克,那么钵罗耶伽城以东的拉胡尔真就独立难支。

    眼见南贵的青壮当场崩盘,伽却里只能率领着来自北贵的精锐顶上去,哪怕是抱着死的觉悟都必须要挡住汉军,一旦四十万青壮彻底崩溃,又有汉军在后追杀,那真就彻底完蛋了。

    这一刻伽却里无比的悔恨,恨自己投机取巧用一夜城的方式镇住士卒,结果被汉军一击碎城,造成全军崩溃,更恨自己当初没有听从拉胡尔的建议想办法从北贵召集骨干精锐进行结构重组,以至于陷入了这种被动之中。

    “这一次我们可能会死,不过在死前必须要拦住那个汉将,我伽却里,北贵王室成员,我将率领你们冲锋,记住只要你们拦住那个汉将,就算是死了,我也会保你们荣华富贵!”伽却里站在北贵的精骑面前大声的宣告道。

    伽却里很清楚,这次的事情,就算是他活着也难辞其咎,与其让韦苏提婆一世难做,还不如拼死一搏,就算是死了,只要拼死拉住了汉军,那他还能博一个烈士,要是拉不住,那就钉耻辱柱吧。

    伽却里眼见着麾下士卒闻言冷静下来之后,安心了不少,“此战只要拉住那名汉将,所有人赏赐百金,死者,赏其族人两百金!”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伽却里许诺的赏赐非常之重,以至于一众士卒呼吸都有些沉重,见此伽却里深吸一口气,“所有人随我杀敌!”

    伴随着伽却里的下令,在几十万混乱的溃逃之中,六千人的伽却里精骑逆着溃逃的方向朝着张飞杀了过去,一路收拢了数名内气离体,聚集起来不少的精锐,在遥遥看到张飞的时候,伽却里终于有了一点点的信心,还是内气离体,能挡住!

    几十万青壮崩溃了就崩溃了,只要没死,接下来只要打退了汉军,还能重新收拢起来,这并不是什么问题。

    然而事情真的像伽却里想的那么简单吗?

    “这怎么可能?”伽却里临死之前抓着穿胸而过的蛇矛难以置信的看着张飞,作为一个具备心象的内气离体,他对于自己的实力和能力非常有自信,但是就在之前的一刻钟他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张飞随便一抖蛇矛,将挂在蛇矛上的伽却里抖飞了出去,他根本没留心自己斩杀了对方的主将,只当是一员普通的军团长,因而连搭理对方的意思都没有。

    “何等的……”伽却里倒在地上,鲜血从胸口那小斗大的洞里面流了出来,那一矛,伽却里的五脏六腑连着肋骨一起被打爆了,现在能开口,只能说是残存的执念。

    “好像这几十万人里面真的没有什么高手啊,而且全都是杂兵,居然连精锐士卒都没有。”张飞的周围横七竖八的铺着好几个内气离体,而仅剩的那个内气离体看着张飞在几个呼吸之间,干掉了他所有的战友,扭头看向自己的,直接胆裂吐血坠马而亡。

    “好菜。”张飞看着吐血坠马的内气离体,他原本还想活做对方,结果对方就这么突然暴毙了,大概是什么内气离体都没有办法恢复的恶性疾病吧,完全没想过对方其实是被自己吓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