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赵云 > 第四十四章 京城震动

第四十四章 京城震动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赵云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见童渊怎么作势,人如大鸟在空中飞过,瞬间飘出二三十丈远近。

    我闭目四处感应着,刚才那射箭之人的气息仿佛从没出现过一般。

    “老夫昔年北军校尉童渊!”他舌炸春雷:“我徒儿赵云赵子龙刚至雒阳,竟然受到文武两方的攻击,是否不把北军放在眼中?”

    北军?好遥远而又陌生的名词,那是大汉的骄傲,更是大汉的耻辱。

    想当年,太尉陈蕃和大将军窦武,联合远在鲜卑山的胡人,意图剪除北方的威胁。

    当是时,大汉专门组建了一支军队,名为北军,和胡人们一南一北,进攻匈奴。

    军队中,有不少武者脱颖而出,冀州童渊、幽州赵无极、并州李彦、荆州王朝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在对匈奴人的战争中往往斩将夺旗。

    后来,朝廷里面出现了争斗,窦武与陈蕃和宦官的斗争已经进入白热化,曾经火热的北军无人问津,成了谁都不管的孤魂野鬼。

    要不然,匈奴人固然失败,也不可能失败得那么彻底。有点儿像后世的北宋一样,联合金国消灭了辽国,自己却成了砧板上的肉。

    当然,鲜卑人本身就不多,有点儿像蒙古族,四处征战,每到一地,有降军就成为附庸携裹着继续前进。【愛↑去△小↓說△網w  qu 】

    再则,每一个仍然健在的鲜卑贵族们对汉人的武者武力值记忆犹新,那可不是普通军队所能剿灭的,完全可以万军中取对方首脑首级的存在。

    不少官兵各自投奔了新的主子,特别是在两人失败被杀汉灵帝继位以后,唯恐沾染上任何与窦武陈蕃相关的东西,北军更是成为一个禁忌。

    谁知道今天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自己昔年的身份。

    一流巅峰武者何等厉害,几乎整个城里的人,哪怕已经睡着,都被从梦中惊醒。

    “我的天,是这个杀神,他如何到了雒阳?”

    “怎么啦?难道这个叫童渊的很厉害吗?二半夜鬼叫,还让不让人睡觉?”

    “何止厉害,当年都是以一当百的武者。这么多年过去,武艺早就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你认为我很厉害,在他手底下根本就走不过一招。”

    “嘶,难道是传说中的先天?那岂不轻易就能摧毁雒阳城?”

    “先天倒不至于,不过也相差不远矣。刚才那一声断喝,我曾运功相抗,差点儿都受了内伤。记住,今后与高级武者见面千万别和对方抗争,否则小命不保。”

    “童校尉,某牛大柱,当年承蒙你从匈奴人手中救出我这条贱命。”一个须发皆白的武者跳了出来:“今天唯你马首是瞻!”

    “校尉好!”又一个粗豪的声音哈哈大笑:“穿衣服费了些时间,被柱子抢了先。卑职甲曲丙屯什长周三前来报道。”

    今夜的雒阳,平时难得一见的武者纷纷从自家中走出,有的是叙旧,有的则是来帮童渊的,昔日的战友徒弟受了委屈,必须要还一个公道。

    “兄弟们!”他的嗓子有些哽咽:“老童在此多谢各位。”

    执行宵禁任务的士卒们傻了眼,因为不少就是他们自家的老人,犹如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不可能拿人吧?

    没办法,一个个装着没看见,在赵云附近的,紧紧围着那一辆马车,生怕再有宵小之徒又来袭杀,否则自己家族不惩罚就是上官也必然会责罚自己。

    “程五,你是斥候出身,马上去查清刚才究竟是谁,竟然敢用攻城弩来对付老夫。”童渊有条不紊地布置任务。

    “谁的家族在各个城门附近?给老子布置部曲前去堵截,刺客还在城中没有出城。”

    “其余人等,随老夫一起把这藏头露尾的东西给找出来。”

    他再一次爆喝:“暗中的贼人你听着,老童发誓,上穷碧落下黄泉,就是把雒阳城掘地三尺,也要把你给找出来。”

    赵云惊呆了,想不到师父的名气在老一辈武者当中这么大,就一声吆喝,瞬间跳出来不下五十条人影,貌似一个个在京城还混得可以。

    要不然,士卒们不可能无动于衷,早就有人围上去喝问或者直接抓走。

    从睡梦中惊醒的赵温心里一惊一喜。

    吃惊的是竟然有人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攻击自己的族侄,所幸好像人没有受到伤害。

    喜的是这孩子竟然不声不响到了雒阳,也不给自己打一声招呼。

    赵忠本来就没有休息,赵云的亲笔诗到了他这里,马上就给交好的人说了这件事来显摆。

    尽管到了他这个层面,寻常人根本就没有资格来拜访,光是宦官内部前来的人都络绎不绝,现在都还和他叙话喝酒。

    当然,赵忠打心眼里看不起这批人,认为他们都看不懂本家侄儿的诗。

    童渊的第一声喝叫,让他身边的武者一个个寒毛直竖,马上就围着上来保护。

    听说赵云受到攻击,赵忠勃然大怒:“城门校尉是干什么吃的?”

    “大兄,我管的是中东门!”赵延期期艾艾地说道。

    “禁军呢?”赵忠狠狠瞪了他一眼:“都是饭桶。皇上走了以后,他们的职责是什么?宫里那些女人们,谁敢去碰她们一个指头?”

    得,这位爷发话了,连刚刚从北疆回来的蹇硕都不敢怠慢,赶紧去吩咐一队禁军马上开出宫里,到城中参与搜捕。

    看到效果不错,赵忠的心头舒了一口气,他指着赵云的诗作犹自不解恨:“毫不夸张地说,那些太学的老学究都不敢跳出来指责,那就说明我侄儿的诗还有可取之处。”

    “就在要走马上任鸿都门学博士的前夕,他居然受到不法之徒的袭杀。”

    “请侯爷放心!”蹇硕陪着笑:“子龙贤弟本身就是上天赐给皇上的,要不然连鲜卑那么高强的武者都没能奈何得了他?”

    “就是,侯爷放宽心思!”一众宦官连连安慰:“北军不复存在,当年那批老人貌似今夜一个个都冒出头来,贼子定然逃不出去。”

    今夜的雒阳城,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