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皇途 > 第七十一章:没落流派

第七十一章:没落流派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都市皇途最新章节!

    华夏大学,古武社。

    第一场比斗的平局也让众人身上的担子轻了一些,不过对那四大社团的压力也是很突出。毕竟今天的踢馆就是一直比到最后一位,一旦一方的精英全部落败,那么这场比斗也就结束了,如果这种事发生在他们身上,那无疑就是一个笑柄!

    接下来的比斗是房德冲和跆拳道社的一位战将,也是一名韩国人。这不得不让怀疑这个跆拳道社聚集了全校的韩国人,虽然里面还有几名前来学习的华夏学生。

    这一战房德冲几乎使出了自己全部实力,但即便如此,对方的实力也同样不可小觑,虽然比不上那位韩国社长,但也应该差不多了。对方的猛攻让房德冲差点喘不过气来,身上多处受伤,虽然自己也给予了对方伤害,但这样相互比较起来,自己则更加严重!

    “去死吧!”

    这位韩国人似乎是想下重手,抬起自己的右脚朝着房德冲的脸就直接一个猛踢。房德冲大惊,赶忙用双臂来抵挡。

    嘭!

    房德冲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双臂上留有淤青,看来对方的力道不小。

    “德冲!”

    古武社众人尖叫出声,当即就要冲上前去,不过紫龙拦住了他们,皱着眉头说道:“先冷静,继续看下去,德冲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古武社众人听后不甘地坐了下去,纷纷朝那位该死的韩国人投去愤怒的眼神。而跆拳道社的社长则露出阴阴的邪笑,看来这种结果让他很是受用。

    此时站在擂台上的韩国精英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然后不屑一笑:“哼,你们华夏人也不过如此,真是脆弱!”说完,他便摇着头晃悠悠地要从台上走下,在他心中,房德冲已经无力再战。

    不过就在众人认为胜负已定的时候,倒在地上的房德冲忽然发出一声咆哮,如野兽一般,在瞬间以极快的速度站起,然*紧右拳朝那位嚣张的韩国精英冲去。

    “该死的韩国棒子,我们华夏人可是不会就这么轻易落败的!”

    右臂鼓胀,凶猛的拳头在霎那间轰击在这位韩国精英那惊恐不已的脸上,然后房德冲用尽全身力气将他给打飞出擂台。

    “啊!”

    一声惨叫,这位韩国精英悲惨地倒地,脸上的拳头印清晰可见,嘴巴大张,牙齿掉了好几个,整个人当场就昏了过去!

    哗!

    全场为之哗然,尤其是跆拳道社的那个韩国社长更是当场站了起来,咬牙切齿道:“卑鄙的家伙,竟然搞偷袭,你们华夏人都是这般无耻吗?”

    “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想到自己的社员只不过下手重了点,你们所谓的精英就趴下了,早知道这么不经打,我就叫德冲下手轻一点了。”紫龙淡淡地说道,语气中的嘲讽表露无遗。

    “你这混蛋!”

    这位韩国社长差点没有气疯,在他看来,如此屈辱地败给古武社就是个沉重的打击,但就目前来看,这一切都已成定局。

    那位被房德冲重创的韩国精英被人抬了下去,而房德冲也被古武社的众人给紧急送往了医院。这一战,实在不是学生之间的胡闹!

    陈御风默默地看着被人焦急地送往医院,心中有些不平静。本来他还以为房德冲只是一位欺软怕硬的小人,但今日一看却绽放出平常难以看见的光辉,这倒是让陈御风有些吃惊。

    “看来这人内心所隐藏的东西也足够让人深思。”陈御风心中想到。

    随着两人被送去紧急救治,现场也开始安静下来,不过每个人心中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这样的比斗已经不是单纯的切磋,更不是什么踢馆。

    而是真真正正的战斗!

    “真是令人意外。”紫龙喃喃说道。

    不过即便如此,这比斗也要继续进行下去,接下来就该是祁元正嘴里所说的那位实力不输自己的廖启文上场了。

    廖启文面色平淡,手持汉剑,一步一步地走上台去,这次他要面对的对手是剑道社的一位日本人,名为奥山祈玉,武器为一把精钢太刀,是剑道社最为杰出的社员。

    “看来这也是场恶战。”陈御风心中想到。

    废话不多讲,比斗开始了。

    廖启文手持汉剑便朝奥山祈玉冲去,奥山祈玉右手将太刀拔出刀鞘,然后反手挡住廖启文的汉剑,比起拳头来,冷兵器间的对碰更为惊心动魄。

    兵器的碰撞声不绝于耳,双方基本上都拼了命,对于这种实力基本相近的拼斗,要分出胜负可能要持续不短的时间。

    廖启文具有不错的用剑功底,虽然无法发出剑气,但作为普通人来说已经很了不起。在又一次碰撞中,廖启文加大力道将奥山祈玉给弹飞,然后一剑刺向他的胸口。既然今天的比斗已经朝着流血的方向走,那么自己也就不会再遵循什么点到为止了。

    不过令廖启文吃惊的是,奥山祈玉一个反手握剑,竟以极大的力道挡下了廖启文这一剑,然后身体旋转着用太刀对准汉剑来一个连续的切割。

    哧!

    廖启文被震退好几步,有些惊讶地看着奥山祈玉。奥山祈玉心中也很佩服廖启文的本事,赞叹道:“你实力很强,丝毫不亚于我,你们古武社果然是华夏大学的第一武术社团!”

    廖启文耸了耸肩,说道:“你实力也不差,看来我们很难分出胜负。”

    “呵呵,那可未必。”

    没想到奥山祈玉竟然迸出这样一句话,让廖启文紧皱眉头。

    “看来你已经有了打败我的对策。”廖启文说道。

    奥山祈玉轻叹一声,说道:“说句实话,我是日本奥山流派的弟子,在遭遇不幸之事后来到了华夏。虽然背负血海深仇,但此生已无报仇的希望,接下来我会用我奥山流派的绝招解决掉你!”

    “奥山流派?”

    台下的人包括廖启文都在疑惑这个神秘的流派到底是什么,也只有陈御风和紫龙知道这个奥山流派。

    “我记得奥山流派是属于日本剑道念流系的一种流派,好像被山口组和二天一流给灭的差不多了,这奥山祈玉的仇人恐怕就是山口组和二天一流的人。”陈御风想到,对于奥山祈玉的身份同样感到吃惊。

    奥山祈玉没有去管廖启文那疑惑的表情,将手中的太刀横向摆放,摆出一个准备拔刀的姿势,双眼在霎那间变得凌厉,就好像是只蓄势待发的老鹰一般。

    “不好!”

    廖启文暗叫糟糕,赶紧要用汉剑来防御。只可惜晚了,奥山祈玉的招式已经准备完毕。

    “虽然我资质平庸,领悟不了我奥山流派的剑道精髓,但要击败你还是绰绰有余的,接招!”

    奥山祈玉低喝着,手中的太刀在瞬间斩出了一道半月牙形的刀气,光是这股气势,就足以令普通人颤栗。

    “喝......啊!”

    廖启文避无可避,将全身的力气灌入汉剑中,然后猛地对着这道半月牙形的刀气一劈而下。

    “嘭!”

    还未等人反应过来,擂台上就发生了不大不小的爆炸。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一场比斗竟然会比到这种程度!

    “咳咳!”

    烟雾散去,廖启文半跪在地,嘴角和地上都留有鲜血,手中的汉剑也遭到了损坏,剑身都出现了裂痕,不过很幸运,他挡下了!

    “这......这怎么可能?你竟然挡下了!”面色苍白的奥山祈玉一脸的惊骇,他实在是无法想像廖启文竟然能够挡下自己的绝招,这对他的打击是十分巨大的。

    “难道我这辈子都复仇无望了吗?”奥山祈玉不禁长叹。

    “虽然奥山祈玉有底牌,但廖启文也有着不俗的实力,能挡下也在情理之中,不过就这情况,两人很有可能以平手作为结局。”台下的陈御风感叹道。

    “呼!呼!”

    廖启文喘着气,奥山祈玉虽然这招强力,但自己好歹也用全身力气挡了下来,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落败,最起码也要把奥山祈玉给拉下去!

    “该死!”

    奥山祈玉低吼着朝廖启文冲去,这绝招自己使用一次已很勉强,所以还是趁廖启文重伤的时候先拿下他。

    “当!”

    廖启文先用汉剑挡一下奥山祈玉的太刀,然后身体向后倾,右腿伸出,猛踢奥山祈玉的下巴。

    剧烈碰撞差点没让奥山祈玉昏过去,在他还未反应过来,廖启文已经欺身而来,手中的汉剑准确无误地刺入他的胸口,然后再一个回旋踢正中他的伤口处。

    “啊!”

    奥山祈玉惨叫一声,整个人飞了出去,撞在了地上,嘴角留着鲜血,看上去有些凄惨。

    “你太大意了!”廖启文淡淡地说道。

    奥山祈玉咬紧牙关,勉强站了起来,他承认自己的大意,也同样震惊于廖启文的反应能力,看样子这场比斗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拿下的。

    “我们平手如何?再继续下去的话恐怕会出现重大的伤亡。”廖启文叹息道。

    奥山祈玉愣了一下,说实在的,就自己目前这剧痛的胸口和往外冒的鲜血,如果再继续拼命下去,可能后果堪忧,如此一来,平手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唉!”

    在经过心理斗争后,奥山祈玉哀叹道:“就如你所言,这场比斗我们以平局收场吧。”

    这个决定一出,台下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或许这场比斗就应当以这种结果收场,就连剑道社的社长几次欲言又止,但最终也放弃了劝奥山祈玉继续打下去的念头。

    陈御风伸了一个懒腰,如此一来,接下去的比斗已经没有太大的悬念了,这四大社团是输定了!

    Ps:有段时间没更新了,最近很忙,所以抱歉了!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