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五百八十四章 一炉八丹

第两千五百八十四章 一炉八丹

作者:六界三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伴着一声出丹,炼丹炉一声嗡颤。

    登然,一道光弘自丹炉冲出,直插天宵,的确是一颗一纹丹,但却比普通的一纹丹,更加璀璨,绽放着光芒。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后面的桥段。

    丹入云霄,竟顿有轰声,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丹...丹雷?”

    不止华山真人,连华山仙子,也豁的起身了,怔怔望着天宵,神色惊愕,一纹丹见过不少,出丹雷的,真真头回见。

    “老子未看错吧!一纹丹雷?”下棋的老家伙们,也都起了身,山间修炼的弟子,也齐齐仰了眸,望着乾坤峰上空,一颗赤色的丹药,甚是响亮,颇有灵性,正在丹雷中渡丹劫。

    “师叔的炼丹造诣,又有精进了,竟能一纹出丹雷。”

    “如何做到的。”华山中不乏炼丹师,也已仰眸,喃语不断,自认是华山仙子炼的丹,可这丹雷,又是何等道理。

    然,这还未完,一纹丹落下之后,又有一丹冲宵。

    此番,乃是一颗二纹丹。

    前后不过一秒,轰声再起,有雷有电。

    “二纹丹雷?”

    惊异声又起,满山皆是。

    然,这依旧是未完,二纹丹之后,便是三纹灵丹、四纹灵丹、五纹灵丹、六纹灵丹.....,相同的是,皆有丹之雷。

    乾坤峰上空,着实热闹了,雷电不断。

    那浩大的画面,就好似是排队唱大戏,小角色先登场,大角色压轴,所谓大角色,乃是一颗金光灿灿的八纹丹。

    没错,叶辰炼的也是八纹续命金丹,金色光弘,璀璨无比,笔直冲入天宵,一道光芒,已然贯穿了天与地,霸道的丹雷,布满穹天,恍若人之天劫,自带一种可怕的威压。

    除此之外,便是异象,似隐若现,每一副都颇具灵性。

    “这.....。”

    老家伙们的神色,齐齐精彩了,连手握的棋子,都在不经意间脱落,一脸懵逼的看着天宵,一纹到八纹,挨着个的上场,每一丹都有丹雷,一丹更比一丹玄奥,太不凡了。

    “乾坤峰上,究竟有几人在炼丹。”弟子们下意识挠了头,看的嘴唇干涩,虽非炼丹师,却对炼丹也有几分了解。

    “师妹丹术通神了吗?”华山的一众炼丹师,惊愕不已,已有不少人踏天而来,想瞧瞧山中境况,太特么逆天了。

    这边,叶辰一手拎着酒壶,一手接丹药,一颗颗皆圆润通透,为何炼丹有压力,只因他,一炉炼了八颗丹药。

    要不咋说是丹圣,就是尿性的说,能在一尊炼丹炉中,同时孕育八颗丹药,且丹丹有丹雷,已是逆天之举了。

    这便是他想要的完胜,只因赌注太珍贵。

    去看华山真人与华山仙子,神色才是最精彩。

    在那几个瞬间,震惊、骇然、不解、疑惑,各种各样的神情,都演绎在了他二人的脸上,真如变戏法那般。

    华山真人还好,身为炼丹师的华山仙子,真真骇然。

    至此,她方才知晓,叶辰一炉炼的并非一种丹,而是一块炼了八颗丹药,一纹到八纹皆有,且丹丹皆有丹雷,这等炼丹术,这等炼丹造诣,她非但比不了,这简直就是被碾压啊!与叶辰相比,她所谓的炼丹术,就跟闹着玩儿似的。

    “如何做到的。”华山仙子轻喃,活了两千多岁,在炼丹领域,第一次被惊到了,第一次觉得自己孤陋寡闻了。

    “是何方神圣,才能教出这般妖孽的弟子。”华山真人深吸一口气,虚空已无丹,可他,还仰望着苍穹,怔怔出神。

    “前辈,我是不是赢了。”叶辰手捧着八颗丹药,笑呵呵的,若这还不赢,他会让这尊大仙,见识一下皇者尿性。

    “你,赢了。”

    华山仙子笑的自嘲,何止赢了,赢得满堂彩啊!她仅炼了一颗丹药,而叶辰,却一炉炼了八颗,丹丹皆有丹雷,不说其他,单论叶辰八纹丹的品阶,便已远远胜过她的八纹丹。

    “仙灵之花,归你了。”

    华山真人摇头一笑,先前那等不祥的预感,此番终是应验了,这个小石头精,用他家的炼丹材料,赢走了他的无上至宝,这场斗丹,并非华山仙子不行,是他太小看叶辰了。

    一炉出八丹,丹丹有丹雷,说出去谁敢信。

    偏偏,一个新晋圣人的小石头精做到了,缔造了神话。

    “谢前辈。”

    叶辰溜烟儿又没影儿了,已去了那片氤氲之地。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华山仙子笑道。

    “这株仙灵之花,输的不冤。”华山真人也笑了。

    人才,这个小石头,真是个全能人才。

    这才几日,先为道经认主、后为帝蕴分离,而今一日,不止战败了他华山第一真传,还斗败了他华山最惊艳的炼丹师,这一桩桩一件件,开的皆是华山一派之先例。

    这未来的华山之主,不传给他,天理难容。

    华山真人笑的更开怀,再不会有丝毫恻隐,玉皇大帝来了,都拦不住他传位的心思,谁说都没用的。

    说话间,一众老家伙炼丹师,接连落下,二话不说,便把华山仙子给围了,一个个的都眸光璀璨,“师妹,你通神了啊!”

    “通神的非我,是他。”华山仙子遥指了一方。

    众人随手望去,入目,便见一个小石头精,正在不远处溜达,盯着那仙灵之花,看样子,颇有摘走的架势。

    靠!

    而后,一声霸气侧漏的粗口,便响满了整个华山,不知多少人,被惊得一阵趔趄,不知多少人,被吓得一阵尿颤。

    夜幕,在悄然间降临了。

    今夜,掌教的乾坤峰,颇是热闹,不知去了多少老家伙,把叶辰里三圈儿外三圈儿,围了个顶透,眼神儿皆奇怪。

    被围在最中间的叶辰,未曾言语,只俩眼珠子左右摆动。

    这些个老家伙,可都富的流油,谁谁有仙铁,他都门儿清的,谁谁穿了啥色的裤衩,他也都看得清楚明白。

    抽空,得给他们忽悠过来,咱是文明人,不明抢。

    时至深夜,众人才散去,准确说,是被华山真人请出去的,皆是一个个唏嘘咋舌,走出老远,还不忘回头去看。

    华山仙子也走了,得找个地儿,好好静一静,完事儿在找叶辰,不会再与之斗丹,而是虚心求教,哪怕是拜师。

    偌大的乾坤峰,仅剩华山真人与叶辰。

    叶辰还守在氤氲之地,守着他的仙灵之花,还未真正成熟,但他得守着,谁能保证华山真人不耍赖,看着较安心。

    “既是给你了,自不会改。”华山真人哭笑不得。

    叶辰一声干笑,终是收了眸,就坐在了那,如似一个守门神,要等到仙灵之花成熟,牧流清复活,就指着它了。

    得亏邪魔未在此,不然,定会感动的踹他一脚。

    “炼丹术,谁教的。”华山真人也坐下了,笑看叶辰。

    “鸿钧。”叶辰又扯了道祖的名讳。

    “吾曾翻过古卷,从未听过这号人。”华山真人自不信叶辰鬼话,教了你炼丹术,前日还在华山之底,给人一顿臭骂,明显不合逻辑,或者说,这小石头的逻辑就是忽悠人。

    “是个隐世高人。”叶辰意味深长道。

    “你身负的净世神力,哪来的。”华山真人又问。

    “净世神力?”叶辰不由侧眸。

    华山真人笑着,自叶辰身上,摄出了一丝白光,便悬在手心,力量极其的纯粹,悠悠笑道,“净世神力,世间最洁净之力量,能洗尽一切污浊,你非净世仙体,竟有净世神力。”

    “这就是净世神力?”叶辰轻轻触摸,喃喃自语声不断,自听过净世传说,却不知他所身负的,就是净世的力量。

    不知为何,触及这等力量,心就猛的一阵阵的疼,总觉冥冥中有一种呼唤,却又寻不到源处,亦不知是谁在呼唤。

    身侧,华山真人之神情,变的奇怪了,看叶辰之脸色,显然不知身负的神力,便是净世力量,这就很有意思了。

    此刻,再想想其他,任何一种,都是一抹神秘色彩,笼暮着叶辰,实在让他想不出,这个小石头,究竟啥个来历。

    他想时,叶辰已抬了眸,静静仰望星空。

    又是夜深人静,思乡情绪最是浓厚,一颗颗星辰,闪着一缕缕星辉,映的他心神恍惚,那个大楚,才是他的故乡。

    许是看的太入迷,以至华山真人离去,他都不知的。

    真人是走了,却留下了一储物袋,其内放的,可都是宝贝,如仙铁和神铁,就有好几块,真真的慷慨,俨然已将他,当做下一任华山之主来培养,任何珍贵资源,都不会吝啬。

    天色临近黎明,叶辰起身离开,看了一眼仙灵之花,终是未摘走,未曾成熟,妄自摘走,药力自会大打折扣。

    放在乾坤峰,该是最安全的。

    “谢前辈馈赠。”

    叶辰的背影,载着一句话,一块块仙铁,一块块神铁,已被他捏成粉碎,其内精华,皆融入了定海神针,嗡嗡的颤鸣声,甚是雄浑,它会是一把神兵,会随他纵横九霄。

    华山真人是目送他走的,捋着胡须,眸有深意,总觉叶辰缺点儿什么,缺啥嘞!缺个媳妇,抽空给他张罗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