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五百零七章 因果无泪

第两千五百零七章 因果无泪

作者:六界三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星空浩瀚,深邃无边。

    空间扭曲,云雾随之缭绕,朦胧中,能见一座仙城徐徐显化,如画如梦幻,透着古老沧桑气,掩映雨雾深处,浩大而曼妙,如半遮脸颊的,不露绝世仙颜,藏着诸多故事。

    “天哪!无泪之城。”

    路过的修士见之,不由惊呼,三五成群的聚来。

    无泪之城再现人间。

    这则消息,如生了翅膀,无限飘满诸天。

    旋即,便闻轰隆声,此起彼伏。

    那是传送域门,不乏帝道级,但凡闻消息者,皆扎堆儿而来,无泪之城不常见,难得显化,哪有不凑热闹的道理。

    更多的人赶来,老辈小辈皆有,有见过的,亦有未见过的,后辈们眸光熠熠,看的神色恍惚,无泪之城太梦幻了。

    一时间,那片浩瀚星空,又聚满了生灵,一颗颗古星,皆立满了人影,星空更是人潮如海,黑压压乌泱泱一片。

    “无泪之城,缥缈的仙城,果是不凡。”

    “回回来都见血,不知此次,又有多少人葬身奈何桥。”

    “无泪,便是无情啊!”

    议论声、唏嘘声不断,皆听过无泪的传说,自古以来,也见多了奈何桥上的血泪,如圣体叶辰、如第五神将,跨的过,便有情人终成眷属;跨不过,留下的则是永生遗憾。

    叶辰也来了,身侧还有楚萱她们,远远望着。

    “娘亲,无泪之城是怎样的。”杨岚侧眸,看向楚萱。

    “那是一片仙境,皆女子,无泪亦无情。”

    楚萱轻语一笑,神色有缅怀亦有恍惚,曾经的无泪神女,最有话语权,最知无泪无情是何意,当年,若非叶辰跨过奈何桥,她多半还在无泪城,多半还做着那无泪又无情的人。

    “里面的人,都一个神情,如似傀儡。”

    叶灵也在场,说着还不忘踹了一脚唐三少,昔日若非这货,她也不会被捉进去,住了足百年,差点儿憋出病来。

    “再作乱,还会给你送进去。”楚灵瞪了一眼。

    “老爹,娘亲凶我。”叶灵挽住了叶辰胳膊,满脸委屈。

    “孩子嘛!调皮些很正常。”叶辰意味深长道。

    “让你正常。”楚灵赏了叶辰一脚,美眸还有火花绽放,那是调皮吗?那是没节操啊!你见过谁家的女儿,三天两头的打劫,隔三差五的绑票,你这女儿,皆是传承了你的衣钵。

    叶辰干咳,瞅了一眼叶凡,颇想叶凡和叶灵换换。

    “凡儿,来,离他远点儿。”南冥玉漱伸手,把叶凡带到了身边,怪只怪,叶辰眼神儿忒不正常,看样子,还想把他的衣钵,给儿子传一份儿,这么一整,天下会大乱的。

    众人逗乐时,更多域门显化,玄荒的人才,来了一片又一片,就属小猿皇和夔牛最扎眼,龙劫也在其中,鼻青脸肿。

    这等大场面,自不会少了诸天帝子级,回回来都扎堆儿。

    老辈们亦来了不少,闭关的老祖,都来凑热闹了。

    嗡!

    万众瞩目下,一道光弘,自城中铺出,染着绚丽仙霞,正是那奈何桥,还是那般异彩喷薄,缠绕有蔓藤,有嫣红的话绽放,真就是一座仙桥,可它之可怕,世人却都知。

    “俺们诸天有大成圣体,两尊,麻溜的放人。”

    未等有人走上奈何桥,便闻大骂声,也不知是谁骂的,只知骂声响亮,而且满人群的窜,以此来迷惑对方。

    实则,稍有眼界的人都知,大骂者乃小猿皇。

    “惹毛了俺们家的大成圣体,有你们好看。”

    大楚的人才们,纷纷响应,骂声一片,他之大骂,喜见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就见不得分离,偏偏你们无泪又无情。

    对此,无泪之城并无回应,沉默只代表一句话:欲从无泪城中带走人,便需踏过那奈何桥,谁来说情都无用。

    可世人不这般想,骂的愈发的欢实,就等两尊大成圣体现身,管他无泪还是无情,先掀了再说。

    完事儿,没娶媳妇的,就可以过去领媳妇了。

    奈何,无泪城很任性,恐吓对他们无用。

    谩骂声中,终见有人立在了桥头,是个老者,亦是白发苍苍,时日无多,已寿元将终,浑浊的老眸,只看桥尽头的无泪城,似能那隔着缥缈云雾,望见一道倩丽的背影。

    他,是第一个踏上奈何桥的,要在死之前,最后再拼一次,想带自己的爱人回家,为此,已做好了葬身的准备。

    他修为不弱,所说大圣巅峰。

    然,奈何桥不看修为,走了不过九步,便见他倒下了。

    这一倒,便再未起来,满含泪光,在哽咽中,化成了一片飞灰,致死,都再未见爱人,空留一世伤悲,烟消云散。

    哎!

    世人叹息,无奈的摇头,而骂声却更响亮,明明有情,偏偏无情,人间的仙城,太过冷血,已惹得人神共愤。

    哎!

    叶辰亦叹息,取了酒壶,洒下了一片酒水,祭奠那老者。

    “说话算话。”

    喝声又起,第二人上了奈何桥,乃一个巍峨大汉,大眸炯炯,赤.裸着臂膀,肉身极为强悍,能见雷电于体表撕裂。

    砰!砰!砰!

    他之步伐,甚是沉重,脚掌每次落地,都踩的奈何桥轰隆,眸中的神色,坚硬如铁,抱着必死决心,直奔桥那头。

    可惜啊!他也未能逆天,肉身被压成了血雾,给曼妙的花朵,又添了一抹血色,本命的元神,也成了一片飞灰。

    逢有此刻,便有叹息,大骂声又聚成海潮,淹了无泪城。

    缥缈的仙城,依旧无回应,真就无情。

    巍峨大汉之后,接连有人上桥,老人、中年、青年皆有,修为亦参差不齐,最强有巅峰大帝,最弱有小辈准皇,都扛着毁灭的威压,负重前行,眸含着血泪,哽咽声不曾断绝。

    噗!噗!噗!

    那是一座绚丽的仙桥,却也是一片墓地,行走间,一个又一个人倒下,被碾成了血雾,嫣红的血花,绽满奈何桥。

    哎!

    叹息声成海潮,而大骂声,却湮灭了下去。

    叶辰沉默,握酒壶的手,不免多了些力道,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一个接着一个的殒身,心中难掩的是怨怼。

    这一瞬,他颇有一种希冀,期望有大成战力,无需世人说,他也会踏上奈何桥,会一步一步,将那座该死的仙桥,踏成一片飞灰,而后,再进无泪城,会问问无泪,为何无情。

    许是觉察到了他之怨恨,楚萱伸了手,握了他的手。

    叶辰默然,却是无奈,也曾踏过那座桥,也知桥上人心境,怎一个肝肠寸断了得,撕心裂肺的嘶吼,满载着伤悲。

    叶灵亦默然,下意识瞥了一眼唐三少。

    昔年,这个小黑胖子,也曾上过那奈何桥,又憨又黑的他,亦是无所畏惧,那年的他,也该是抱了必死之心。

    唐三少笑呵呵的,真就是个傻小子,没心没肺的那种。

    不知何时,星空又成宁静。

    再去看奈何桥,哪还有人影,花被染成最嫣红,桥被铺满了哀凉,一个个鲜活的人影,皆已在仙桥上,烟消云散。

    伴着血雾,太多人都拎了酒壶,洒下了酒水。

    第五神将也在,他身侧,立着一个白衣女子,曾也是无泪城的仙子,昔年被应劫中的第五神将,带回了人间。

    多年过去,她依是神色淡漠,无泪无情。

    但,第五神将坚信,会有更多岁月,替她抹去仙颜上的无情,终会有一日,她眸中会聚出水雾,在月下凝成霜。

    “全军覆没,该是没有人再上了。”

    伏崖捋了捋胡须,也是大老远跑来,看了一世伤悲。

    话音方落,便又见人走出,立在了奈何桥头。

    见那道人影,在场的诸天人,皆是一愣。

    那是一个青年,也是一个帝子级,眸若星辰,黑发如瀑,坚韧之背影,如若一座丰碑,巍然而立,可不正是淞羽吗?

    东周的武王,比往昔有些颓废,嘴边满是胡茬,还有那么一两缕长发垂落,掩着一两寸的脸庞,不知多久未打理了。

    “这.....。”日月神子扯了嘴角,都不知此事的。

    “啥时与无泪城扯上因果了。”众帝子多挠头,不明所以,若非淞羽踏上奈何桥,都不知还有这等事,真真新鲜。

    “帝子级啊!这若葬灭,何等损失。”

    “意外。”叶辰亦怔了一瞬,从未听淞羽提及,更不知此事,那条路可不好走,哪怕一个恻隐,便是身毁神灭。

    砰!砰!砰!

    世人瞩目下,砰砰声又起,缓慢而有节奏,乃淞羽走路之声,也不知是他身体太沉重,还是威压太强大,凡脚掌落地,必有轰隆,整个奈何桥,都是嗡动的,太多花朵凋零。

    这是一尊狠人,自上了奈何桥,便无半步驻足,一步更比一步沉重,眸光坚韧,嘴边的胡茬,映出了他的故事。

    不知第多少步,他才驻足,嘴角鲜血流溢,双腿也忍不住颤动,是威压太强了,看似什么都没有,却如山沉重。

    不知多少人屏了呼吸,生怕东周武王倒下。

    想象中血腥的画面,并未呈现。

    东周的武王,非但未倒下,反而逆天开了血继限界,没错,正是那不死不灭的状态,血发的他,更显魔性,魔煞滔天,嘴角流溢的鲜血,也化作了黑色,双眸如似两个黑洞。

    “得,这血继限界,真成踏奈何桥的标配了。”

    “昔年圣体叶辰如此、第五神将如此,东周武王竟也如此,圣体与神将皆已成功,这位,多半也会让无泪城尴尬。”

    “这若踏不过,那就别混了。”

    议论声中,多了一抹亢奋,死了那么多人,那得打一次脸,让你无泪无情,此番,必须得从你家拐走一个仙子。

    的确,东周武王不负众望,强势踏过了奈何桥。

    砰!

    至最后一步落下,整片星空都是晃荡的,而桥尽头的淞羽,更是如一颗星辰,耀眼无比,也不知是逼格,还是光芒。

    好!

    呼喝声震动九霄,亢奋的人那叫一个畅快。

    嗡!

    叫好声中,无泪城门开了,一道倩影缓缓走出,笼暮这仙华,如梦似幻,可那张绝世的容颜上,却刻满了无情。

    “这.....。”叶辰见之,不由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