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四百零六章 三圣聚首

第两千四百零六章 三圣聚首

作者:六界三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喝!

    热闹声中,夜幕悄然降临了。

    映着星辉,酒宴并未散场,反越喝越起劲,而大楚的女修士们,都很善解人意,祭了一颗颗明珠,将月下的大楚诸天门,照的跟白日一般,好好的酒宴,愣是成了一场夜宴。

    不过,这场夜宴,颇具历史意义,乃人界和冥界第一次交融,如此浩大的景象,在诸天历史上,从未有过。

    所以,夜下的大楚,非但不平静,反倒更热闹。

    叶辰未驻足,提着酒坛,还是走一路倒一路。

    他望见了秦梦瑶,自来了大楚,便拉着姬凝霜的手,似有问不完的话,每一语,都离不开赵云,太想那个人了。

    姬凝霜轻笑,知无不言,也惹来了太多听客,感慨东神瑶池经历,也震惊那赵云的强大,竟能与叶辰,战的不分上下。

    楚灵和楚萱她们也在,身为曾经的奈何桥神,楚灵好似成了道友,叶辰一路走一路倒酒,她是一路走一路介绍,凡来大楚的冥界人,上至阎罗府君,下至阴曹小鬼,她都认得。

    众女不免唏嘘,被楚灵说的,也想跑冥界转一圈儿了。

    而冥界人更唏嘘,谁曾想到,当年的奈何桥神,竟是大楚的人,还是叶辰妻子,这层关系,太多人都不知道的。

    唏嘘的同时,也不免啧舌,暗道帝君当年太狠,一个情劫,在冥界闹得沸沸扬扬,那时的叶辰,该是顶了多大的压力,圣体一脉的磨炼,不出则已,一出便是直攻最最弱的情感。

    若非如此,叶辰也难跨情劫,更莫说闯六道轮回了。

    此番看来,帝君当年的举动,还很很明智的。

    酒宴热闹,后辈们最活跃。

    叶灵俨然成了大姐大,一手抱着小叶凡,一手抱着小杨岚,领着一帮小弟,窜来窜去,一帮小家伙,总好奇的打量着冥界人,尤属判官、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和孟婆,总会给人围一圈儿,就如看猴儿似的,一个个看的大眼扑闪闪。

    判官尴尬,黑白无常也尴尬。

    没办法,谁让他们名声太盛,总会被凡界人,拿来吓唬小孩,如今得见真人,谁能不好奇,也真如传言所说,个顶个的凶神恶煞,小孩儿见了,都不敢说话的,生怕被拐走。

    “别乱跑,都跟上。”

    叶灵一副大姐派头,却一点儿没大姐大的威严,就属她古灵精怪,论俏皮,她绝对首屈一指,论闹事,也深得老爹真传。

    论起来,她也算半个冥界人,只因楚灵死时,便已怀上了她,这等事儿,至今说来,还让人不禁唏嘘。

    “他们家的人,个顶个的妖孽啊!”望着叶灵、叶凡和杨岚,冥界的大神们,已不知感慨了多少次。

    何止冥界人,诸天的修士去玉女峰,也都一样,有荒古圣体、瑶池仙体、太上仙体、道灵之体、玄灵之体、圣灵之体、天煞孤星、天谴之体......,太多太多可怕的血脉,齐聚一家,这若都成长起来,比帝道传承还吓人,谁人敢惹。

    不知为何,酒宴的气氛变了,多了一抹悲凉意。

    叶辰所走过的酒桌,太多冥界的强者,喝的伶仃大醉,不用法力化解酒意,一杯接一杯、一坛接一坛,眼角还有泪水淌流。

    这样的人,太多太多。

    多是老辈的冥将,多是重回故乡者,心灵的慰藉,难得狂放一次,在酒桌上,尽情宣泄着压抑已久的情感,只想做个醉人,以麻痹心神,不去忆那沧桑的前尘往事,凡忆起,都是泪水。

    叶辰默然,只做安静的倒酒者,有那么几次,还被老冥将拉去,如一个迟暮的老爷爷,拉着自己的孙儿,将着古老的往事,话语哽咽,满在缅怀,道不尽的是蹉跎。

    对此,叶辰都会静心聆听,或许,有那么一日,他也会如这些老冥将这般,成为一个孤寂的人,独自的缅怀。

    夜,逐渐深了,热闹的酒宴,沉寂了不少,一个个伶仃大醉的人,趴在酒桌上呼呼大睡,也有不少,拎着酒坛远远离去,要去自己的故乡看看,无尽岁月,着实想家了。

    哎!

    叶辰又是一声叹,默默转身,奔向大楚一方,要去找帝荒。

    不过,走到半道,这货又转变了方向,去了恒岳。

    大半夜的,他进了女圣体的房间。

    而后,睡的正香的红颜,便被他拎了出来,难得要去见帝荒了,都是圣体,这时代仅有的三尊圣体,那得聚聚。

    “你有病吧!”女圣体被拎着,小脸奇黑无比,大眼冒火,正做着美梦呢?就被从被窝拎出来了,鞋子都没穿。

    “去见圣体先辈,哪能少了你。”叶辰嘿嘿笑道,女圣体喜看他脸黑,他同样喜看女圣体抓狂,咋看咋可爱。

    女圣体干脆不说话了,怕再说下去,会被气死,你去见帝荒,关老娘何事,你特么就是故意的,不拎我就手痒痒。

    叶大少不以为然,大步迈着,腰板挺得笔直,当年被女圣体拎着,满域面的跑,他可都记着呢?那得扬眉吐气一回。

    要说女圣体心也够大,就那般被拎着,还能睡着了,小胳膊小腿儿,都耷拉着,大老远一看,倒更像一只兔子。

    不久后,凡人界的一片桃花林,叶辰再次现身。

    帝荒在其中,正坐在老树下,安静的刻着木雕,而他刻的,自是东华女帝,紫萱便坐在一旁,如一座冰雕,静静看着帝荒,虽是残魂,可她美眸中流露的,却是女子柔情,也不知是女帝的,还是她的,月殇爱着帝荒,她又何尝不是。

    叶辰的到来,惹得紫萱侧眸,见叶大少拎着女圣体,嘴角不由一扯,那是女圣体,无限接近大成的女圣体,若修为还在,这个时代除了帝荒和大帝,独战谁都不是对手。

    如今,却被叶辰拎着,那副画面,着实无法无天。

    比其他,帝荒就淡定多了,早在冥界,便见识过叶辰的尿性了,这般拎着还是好的,没拎着她撒尿就不错了。

    “见过先辈。”叶辰放下了女圣体,拱手行了一礼。

    倒是女圣体,打了个哈欠,瞥了一眼帝荒,便找个舒服的地儿坐下了,抱着双膝,继续打瞌睡,看样子还没睡醒。

    “稍等片刻。”帝荒笑着回道,继续刻着木雕。

    “不急。”叶辰一笑,拎出了酒壶,一边喝着,一边无所事事的扫看着桃花林,时而,也会跑去女圣体那边,无非就是寻开心,大半夜的睡啥叫,那般能吃,也这般能睡。

    每逢此刻,女圣体都会急的跺脚,很可爱的说。

    而这桃花林中的一幕,也颇具历史意义,自古圣体不同代,而这个时代,竟有三尊圣体,便在这凡人界的小桃林聚首,一尊准帝圆满、一尊准帝巅峰、一尊还未渡帝劫的准帝级,两男一女,这等盛况,自古亦无先例,堪称神话一幕。

    紫萱看的心神恍惚,乃是这历史一幕的见证者,若给红颜和叶辰足够的时间,他年,必也是一尊大成圣体。

    试想,三尊大成境圣体,同处一世,这个时代该有多辉煌,必会强过仙宇大帝时代,虽无大帝,可有三尊比帝更吓人的存在,纵有再大的变故,他三人,也能力挽狂澜。

    可惜,她至今都看不透女圣体,当年灵域之事,她亦有耳闻,并不知女圣体,因何助天魔,又为何与诸天为敌。

    她更好奇的是,叶辰与红颜的关系,仇人?故友?还是情人,她更愿是第三种情况,也更愿叶辰与红颜,能共结连理,保不齐,圣体与圣体结合,还能造出一种更可怕的血脉。

    半柱香后,才见帝荒收了刻刀,女帝的仙容,被他刻的栩栩如生。

    叶辰不再都女圣体,忙慌走来,祭出了仙火。

    帝荒收了木雕,随之起身,施了秘法,自仙火中,摄出了一丝魂,也仅仅是一丝,比头发还细,近乎不可见。

    那便是念薇的魂,几乎不见魂力,随风摇曳。

    看见这一世魂,叶辰心又猛地一阵疼,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落得只剩一丝魂,浓浓的愧疚,袭满了心田。

    帝荒已拂手,掌心多了一盏宝莲灯,通体碧翠,刻有古老仙纹,染着绚丽仙霞,乃莲花所化,乃是半法器状态。

    而后,念薇的一丝魂,便被引入了宝莲灯中,变成一朵小火苗,微弱不堪,亦是随风摇曳,闪着暗淡的紫色光晕。

    叶辰目不斜视,双眸也微眯,能得见,念薇的一丝魂在聚集魂力,而宝莲灯,更有仙光闪烁,滋养着她的魂。

    “收好,莫让它见阳光。”帝荒说着,将宝莲灯悬在了半空,“他年,自会重聚三魂七魄,再回人间。”

    “谢先辈。”叶辰上前,小心翼翼的收下,此宝莲灯乃养魂的神灯,先天便融有魂力,一次养魂,念薇复活仅时间问题。

    “汝,究竟是谁。”这边,帝荒已看向女圣体,亦如叶辰先前,目不斜视,本该璨璨的一双金眸,古井无波。

    闻此话,叶辰和紫萱也转了身,也想知道这个答案。

    “霸渊都不敢与吾这般说话,汝,比他有出息。”女圣体未抬头,俩下手抱着一颗灵果,埋首吃的正香。

    帝荒不语,眸中闪烁深意之光,正如他所料,女圣体所存在的年代,还早过第一代圣体霸渊,其辈分之高,远超想象,至少,比冥帝辈分还高,不然,冥帝不可能没见过她。

    所以,他才想不通,才更好奇女圣体的来历。

    不由得,他双目微眯了一分,极尽窥看这尊女圣体,与男圣体并无不同,而且,是先天圣体,非半道出家的那种。

    “我说小红啊!大家都是圣体,别藏着掖着嘛!忒伤感情。”叶辰收了酒壶,又取了一枚灵果,准备给人送过去。

    未曾想,女圣体发飙了,还未吃完的灵果,挥手砸了过来,逢是听到小红这俩字,特别是从叶辰口中说出,就莫名的火大。

    “先辈,莫不如试试搜魂?”叶辰传音道。

    “无用。”帝荒轻摇头,他是大成圣体,若搜魂,何需动手,先前的一个眼神儿,比搜魂更玄奥,却未看出丝毫端倪,或者说,女圣体元神上有禁制,大帝来了都未必能搜出。

    “如此,只能用强了。”叶辰深吸一口气,自怀中摸出了一个小葫芦,其内装的,乃他特质的神药:大楚特产。

    帝荒摇头一笑,一个拂手,使得女圣体陷入了沉睡。

    紫萱也懂事,祭了一层云团,护住了红莲,此刻乃凡人之身,可不能着凉,最主要的是,她母性大发了,女圣体的确很可爱。

    叶辰干咳,麻溜收了特产,很显然,帝荒不让用此法。

    而对与女圣体,也很无奈的说,的确逼格很高,连帝荒都不放在眼里,问啥啥不说,这若他年大成了,哪还了得。

    不过,也正因如此,才更证明她的神秘,而她所在的年代,必有超越大帝的存在,见识过何为至强,这才看不上帝荒。

    “她之禁咒,先辈能否解开。”叶辰看向帝荒。

    “妄解禁咒,伤她根基。”帝荒淡道,也并未想着为女圣体解禁咒,至少,得先弄清她的来历,得先确定她的立场。

    “我以为,这样就挺好。”叶辰语重心长道,可不能现在便解了,以女圣体的脾气,一旦修为恢复,必第一个收拾他,再说了,万一结了禁咒,一不留神儿让他跑了咋办。

    他嘀咕时,帝荒自他神海,摄出了白玉龙椅。

    月下的龙椅,流光溢彩,笼暮仙光下,有莫名的道蕴流转,更有一抹淡淡的女子香,无论道蕴还是女子香,皆沧桑古老。

    帝荒静静伫立,静静望着龙椅,有关古天庭的秘辛,他一样好奇,而这座龙椅,多半能解开万古秘辛的一角。

    蓦然间,他施了推演秘法,以龙椅上残存的道蕴,极尽演化,一步步追寻下去,道蕴的源头,自是古天庭统帅。

    叶辰静默不语,紫萱也一样,静静等候。

    桃花林在此一瞬,变的死一般的宁寂。

    帝荒的推演秘术,似乎涉及了法则,以至于飘飞的桃花瓣,都定在了半空中,连吹拂的清风,也随之定格了。

    这一幕,看的叶辰眉宇微皱,像极了他的一念永恒。

    但,帝荒所触及的法则,无关时间法则,乃是某种推演的力量,扰乱的既定的乾坤,将这片土地,回归了最本源。

    嗡!嗡!

    因帝荒推演,龙椅嗡隆颤动,直欲炸裂,承受不住帝荒推演的力量,它毕竟不是主人,无那通天彻地的神力。

    去看帝荒,眉宇紧皱,脸色竟也苍白一分,似是遭了冥冥中的反噬,并非龙椅强,而是龙椅的主人强,越靠近道蕴的根源,反噬力便越强,连他这大成的圣体,都不够看。

    紫萱惊了,叶辰也惊了,龙椅的主人,是有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