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一百一十五章 悠着点

第两千一百一十五章 悠着点

作者:六界三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临近黎明,三人才在一座城前,勒了马缰。

    “好地势。”叶辰扫了一眼这座城池,忍不住惊叹。

    此城,他还是听说过的,名唤北狼城,只因城的左右两侧,各有一座大山,形状酷似狼头,狼面又虎视北方,故因此而得名。

    北狼城不是一般的宏伟,森严壁垒,大气磅礴,乃燕地北方重镇,位于两山之间,可据天险而守,乃天造城墙,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欲要攻下此城池,没个三十万大军,想都不要想,燕王正是在此,不止一次击退各诸侯的联合。

    三人还未进城,便瞧见告示,贴在城墙下,乃一张通缉令,至于被通缉的,自是杨玄,此刻的赏金,已升至十五万两。

    “老子的人头,越发值钱了。”杨玄冷笑。

    “若把你捉去领赏,下半辈子,就不愁吃穿了。”上官玖意味深长道。

    “你丫的印堂,有点发黑啊!”杨玄大骂。

    “别闹,你打不过我。”

    “走了。”叶辰瞥了一眼,翻身而下,牵着马,踏入城中。

    杨玄二人各自瞅了一眼对方,纷纷跟上,此地距离北方边疆,尚有一段路程,需在此处歇脚,并非他们累了,是马累了。

    北狼城之繁华,远非诛仙镇可比,而且鱼龙混杂,三教九流,多不胜数,大街上,随处可见巡逻的士兵,城内城外更有十万大军驻扎,兵家必争之地,可不能含糊。

    “城中的武林人,着实不少啊!”杨玄低声道,扫着两侧的酒肆茶楼,藏了不少内功高手,皆三五人一队,多半也如他们仨,风尘仆仆而来,在此歇脚,好更换马匹,前往鬼山。

    “你悠着点,莫随意暴露内力。”叶辰悠悠道,此话是对杨玄说,这厮可是个香饽饽,若被不轨者认出,免不了麻烦,他是为鬼狱城而来,可不想因此而耗费手脚,毕竟,十万大军,不是闹着玩儿的。

    “咱办事,你放心。”杨玄一笑。

    “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上官玖瞥道。

    “还说我,走,跟老子买马去。”

    “没带钱。”

    “你会没钱?鬼才信。”杨玄骂骂咧咧的,说着,拖起上官玖就走,这一路,他早盘算好了,也已牟足了劲儿,必须让这老抠儿,掏点钱出来,来前的马匹,都他买的,这次得换人。

    上官玖本不想去,还是被硬拽走了。

    而叶辰,则进了一座酒楼,直上第三层,立在窗前,遥望远方,好似能隔着缥缈,望见一片山脉,那是鬼山,传说中的鬼狱之城,便藏在其中,这么多人来此,为的就是鬼狱城。

    蓦然间,他微微闭了眸,能隐约捕捉到灵力,自缥缈的上空飘过,那一丝丝灵力,皆出自老坟中的源晶,被吸向北方。

    “果是你在作祟。”叶辰开眸,双目闪烁惊芒,已基本确定,是鬼山方向的神秘之物,在偷吸老坟源晶的灵力,这让他,对传说中的鬼狱之城,更加好奇,一颗凡人古星,竟有这等奇异存在,竟能隔着千里,捕捉到源晶,从而偷吸灵力。

    自那方收了目光,叶辰转身坐下,点了餐食,补充体力消耗。

    不多时,杨玄和上官玖归来。

    可以得见,上官玖的脸色,奇黑无比,看样子,买马的钱,是他出的,一毛不拔的他,这次真破费了,比挨一刀还难受。

    叶辰看的着实想笑,堂堂乱世刀狂,武林排名第二的高手,本该豪迈爽利才对,这才配的上刀狂的名号,却偏偏有个吝啬的臭毛病,这一点,上官玖与刀皇,就差了那么点意思了。

    比起上官玖,杨玄就乐呵了。

    多少年了,终是狠狠宰了刀狂一次,这感觉,那叫一个倍儿爽,看他的表情,好似能让上官玖出钱,砍他一刀都愿意。

    “听没听说,玄冥二老被灭了。”三人吃的正欢,便闻酒客议论,也是武林人士,聚在一起,总有那么个话唠,喷的是唾沫星子漫天飞,也总有那么些个听客,听的是津津有味。

    “听说,是乱世刀**的。”

    “那必须是刀狂,一记大力金刚掌,那叫一个霸道,这下,刀狂和玄冥的梁子,算是结下了,玄冥教乃睚眦必报的主。”

    “老朽更意外的是...邀月宫主,竟嫁人了。”

    “江湖的事,谁能说得清呢?”太多人唏嘘,“就说杨玄,这都多久了,还未捉到,燕王都没脾气了,满天下找不着人。”

    “你说,此番鬼山出宝,杨玄会不会来。”

    “别说,真有这可能。”一老者捋了胡须,一副前辈高人的姿态,悠悠道,“还有乱世刀狂和独孤剑圣,也多半会来。”

    议论声此起彼伏,叶辰三人置若未闻。

    不晓得,三人若表明身份,酒楼里的人,会是啥样的表情,但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若杨玄现身,那驻扎在城外的十万大军,会瞬间围了古城,正愁找不着人呢?自己送上门了。

    一刻钟后,三人酒足饭饱,门都不带走的,都是跃窗下去的,不过,饭钱还是要给的,一锭银子,锃光瓦亮,很扎眼。

    出了北狼城,战马奔腾,又是一路飞驰。

    三人,终是在夜幕降临前,赶到了鬼山附近。

    远远,能隐约纵观鬼山全貌,高低不一,错落相间,纵横足几百里,黑漆漆一片,阴雾缭绕,还有阵阵阴风,自内吹出。

    “那便是鬼山吗?”上官玖遥望。

    “仅仅看着,就很邪乎。”杨玄沉吟,看样子,也是第一次来。

    叶辰不语,坐在马背上,静静望着。

    还真如阴月皇妃所说,鬼山寸草不生,或者说,这里的树林草木,皆被某种神秘存在,吸走了精华。

    再说鬼山地势,着实霸道至极,按阴阳五行来说,乃属至阴之地,阴气极重,不滋生邪祟才怪,莫说普通人,纵武林高手进去,一不留神儿,也会迷了心智。

    自鬼山收了眸光,叶辰又仰首,望向缥缈上空,能清晰可见一丝丝灵力,自老坟方向被吸来,而后没入鬼山,消失不见。

    他看时,又有十几人策马而来,皆蒙着黑袍,戴着斗篷,速度极快,在路过时,还瞥了一眼三人,而后便直奔鬼山而去。

    这样的人,不在少数,或是三人一组,或是五人一群,每一对人马,都或多或少有异士的身影,好似也知此地的诡异。

    叶辰扬了马鞭,第一个动身,两人皆相跟随。

    一刻钟后,三人皆弃了战马,徒步进了一片幽暗山林,说是山林,其实,就是一颗颗枯木,无枝无叶,更无丝毫水分,连脚下的土地,也已龟裂,无半点生气,除此之外,便是缭绕的阴雾,看不清前路。

    叶辰走在前面,一边环望四周,一边给杨玄二人,分别递了三道黄符,悠悠道,“揣在怀里,莫轻易拿出。”

    “你还真信鬼神哪!”两人摇头一笑,但还是接下了。

    “鬼神无处不在。”叶辰淡道,又递出一物,乃是一壶黑狗血,“抹在兵器上。”

    “得,越整越邪乎了。”杨玄二人又笑。

    叶辰没再说话,却是闭上了双目,都不用眼去看,穿行在林间,看的杨玄二人,一阵挑眉,不知叶辰,为何闭着眼行走,有那么几次,还怕叶辰撞树上了,可叶辰,都轻松避过。

    “有意思。”两人摸了下巴,也学了叶辰,闭目而行。

    可尴尬的是,没走几步,便撞树上了。

    叶辰置若未闻,他能闭着眼能行走,而又不撞树,是因修出了心眼,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异术,但凡异士,都略懂一二,却鲜有人,如他这般,能真正闭目而行,用心眼窥世,才更加清晰。

    杨玄和上官玖捂着脑门儿,看的唏嘘,越发看不透叶辰了,咋懂这么多旁门左道的手段。

    待穿越树林,三人才真正进入山间。

    让杨玄二人意外的是,那山脚下,竟有一座古庙,不知建于哪个年月,直至很古老,整个蒙着灰尘,多处也已结了蜘蛛网。

    古庙前,还有一口井,孤零零的。

    “莫看那口井,跟紧我。”叶辰淡淡道,闭目走过。

    他不说还好,他这一语道出,杨玄和上官玖偏偏就好奇了,纷纷望向古井。

    这一看,着实把他二人,吓得浑身一哆嗦,只因那口井中,竟爬出了一个人,只露了上半截身子,披头散发,瘦骨嶙峋,在对着他们笑,他那种笑,阴森而可怖,让人毛骨悚然。

    “厉鬼吗?”两人猛吞了口水,堂堂武林高手,也有些罩不住了。

    他们愣神时,闭目的叶辰,轻轻拂手,一道黄符,自他袖中飞出,划过半空,印在了厉鬼的额头。

    啊....!

    只闻一声凄厉的惨叫,那从古井爬出的人,又跌回了井中,而后,还有呜嚎声,自井底传出,给夜幕,增添了一抹森然。

    “还真有鬼啊!”杨玄和上官玖打了个激灵。

    叶辰懒得解释,继续往里走。

    杨玄他们不知,可他,却心知肚明,那并非厉鬼,是邪祟,此地,本就至阴,而古井,又是通向地底,乃是阴冥的聚合,自古这等地方,最有邪祟滋生,一旦被迷惑心神,必会被拖入井中,永世不得超生,莫小看人间界,玄之又玄的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