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零八十六章 洪荒大神VS盖世神王

第两千零八十六章 洪荒大神VS盖世神王

作者:六界三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我是疯了。”邪魔话语冰冷,对人王的呵斥,她是置若未闻,掌心多了一抹仙光,五彩缤纷,自林星天灵盖,灌入体内。

    “罢手。”人王上前,可刚踏出一步,便栽倒了。

    见状,叶辰催动了准帝兵,要制止邪魔,他笃定,邪魔知道林星的身份,这才试图唤醒造化神王,好与她联手镇压牧流清。

    这么做,乍一看没啥毛病。

    但,若静心去想,那牵扯的事儿,可就多了,林星此刻的状态,太过邪乎,容不得外力侵入,若能唤醒造化神王,一切都好说,但若唤不醒,会把造化神王连带林星,一道送上黄泉。

    那是造化神王,干系太大,可不能出差错。

    “罢手。”叶辰大骂,御器压来。

    “闪开。”邪魔一语冰冷,拂手震翻了叶辰。

    她的眸,已满是疯狂之色。

    正如先前叶辰所说,为了牧流清,这娘们儿,可啥事都做得出来,为此,不惜妄动林星,哪怕将其推向灭亡,也在所不惜。

    唔!

    林星闷哼,痛苦的低吼,额头青筋曝露,因外力侵入,使他神海嗡隆,头颅欲炸裂,本有的神智,正被一股神秘力量吞没。

    停下!

    人王再次嘶喊,本欲阻止,奈何有心无力,几番大战,他伤的太重了,凝聚不出肉身,连元神也不稳定,颇有崩灭的前兆。

    停下!

    被震翻的叶辰,再次扑来,融了十几尊准帝器。

    邪魔看都未看,又掀飞了叶辰,牧流清无视准帝兵,她也一样,如她这等境界,有无准帝器,没啥区别,叶辰远远不够看。

    掀翻了叶辰,她神色更疯狂,继续将仙光注入林星体内。

    唔!

    林星的低吼,痛苦不堪,身躯已裂开,鲜血淌流,本该睿智的眸,再无半点清明,最后一次神智,也被神秘力量彻底淹没。

    天地,在此一瞬变色,电闪雷鸣。

    而后,一股名为造化的力量,荡满乾坤,林星沉睡了,可造化神王,却睁开了双目,他的眸,也如牧流清那般,空洞无光,他之神情,还如牧流清那般,木讷无情,如一冰冷的傀儡。

    醒了,造化神王醒了,但却是浑噩状态。

    只是,他的威压,让天地战栗了,世间所有,都好似成了虚妄。

    “得,还是浑浑噩噩。”叶辰狼狈起身。

    “老夫想静静。”人王说着,真就一屁股坐那了,也不知是伤的,还是累的,造化神王苏醒,是福还是祸,他已算不出了。

    两人各有言语,仅只邪魔,静立沉默。

    她的确唤醒了造化神王,但,造化神王是敌是友,她也难确定,毕竟,这是一尊浑噩的神王,能不能帮忙,还是个未知数。

    虚天,牧流清已完全融合力量。

    此刻的他,如世间主宰,璀璨的神芒,照满天地,被诛仙剑加持了力量,他比先前更加可怕,纵剑神在此,也未必是对手。

    “诛仙剑,无所不能吗?”人王仰看,喃喃自语。

    一侧的叶辰,也是同样的心境。

    此刻的牧流清,又一次印证,诛仙剑是有多可怕,竟能将已死的肉身,铸造的这么强,连邪魔都败了,连人王都近乎葬灭。

    两人看时,造化神王动了。

    浑噩的神王,僵硬的扭动了脖子,看了看叶辰和人王,又看了看邪魔,最后,他才微微仰了首,望向苍天,盯住了牧流清。

    恰逢,牧流清也低眸俯瞰。

    两人,一尊洪荒大神,一尊盖世神王;一个无神智,一个浑浑噩噩;一个如傀儡,一个如行尸走肉,在此一瞬,四目对视。

    这一对看,时间都好似定格。

    下一秒,牧流清动了,凌天而下,造化神王也动了,逆天而上,一人捏掌,逆乱乾坤,一人握拳,造化阴阳,皆攻向对方。

    轰!

    拳掌碰撞,轰隆顿起,苍天瞬间崩塌而下。

    再瞧两人,皆各自退了半步,一击硬憾,洪荒大神与盖世神王,斗的旗鼓相当,但,这并未完,两人又动,战上缥缈虚无。

    砰!轰!

    又是震天的轰鸣,无尽的雷电,倾泻九霄。

    叶辰与人王皆仰首,静静望着。

    此番大战,乃一场跨时代的争雄,无论洪荒大神,亦或盖世神王,都曾是一个时代的象征,都曾是无限接近于大帝的狠人,却是以这等状态,在这个时代相遇,要分出一个胜败强弱。

    遗憾的是,两人都无神智,不然,必会惺惺相惜。

    邪魔也在看,神情担忧,生怕那造化神王,将牧流清打成灰烬。

    “你不去帮忙?”叶辰侧首看向邪魔。

    邪魔不语,却在暗自凝聚战力。

    先前斗战,她也遭了重创,之所以未参战,是在极尽恢复伤势,机会只有一次,她需尽快恢复巅峰战力,好与造化神王联手,镇压牧流清,这个过程,不容有失,需一段时间的容忍。

    哎!

    叶辰没再言语,只心中一声叹息。

    哎!

    人王也在叹,不知该感慨那天道残酷,还是该唏嘘这人道有情,偏偏让相爱人生死相离,连魑魅邪神,也难逃情缘的定数。

    轰!砰!

    两人叹时,虚无斗战的波动,更浩大。

    洪荒大神与盖世神王,如两条神龙,盘旋在天穹,纵横在九霄,还真不分上下,斗了九百多回合,谁也奈何不得谁,仅见鲜血,如雨倾洒,染红了世间,在混乱与寂灭中,荡灭成灰。

    近千个回合时,邪魔动了,一步登天。

    本该五五开的战局,因她的加入,瞬间逆转,牧流清落了下风,纵有诛仙剑加持战力,也难挡两人围攻,于苍空频频喋血。

    诛仙剑不傻,不止一次操控牧流清遁走。

    然,邪魔并不给机会,牧流清每每欲遁走,皆被她强势堵回来,造化神王亦霸绝无双,与邪魔配合,还算默契,极尽压制。

    “这次,该不会有变故了。”叶辰说道。

    “加,继续加啊!”人王望天,忍不住的大骂,骂的是诛仙剑,自己不敢冒头,却操控牧流清作乱,为此,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加持牧流清战力,可它,并未料到,造化神王苏醒了,还与魑魅邪神联手,这等阵容,再怎么加,也都徒劳无功。

    别说,诛仙剑还真就给牧流清加持战力了。

    然,尴尬的是,任它如何加,都难敌两尊狠人的围攻。

    不知何时,轰隆声才湮灭。

    仰看虚无,有两道人影坠落,一为牧流清,已被邪魔抹去了咒法,切断了与诛仙剑的联系;一为造化神王,又化作了林星。

    “结束了。”叶辰悬着的心,终是落地了。

    “小子,再不能带你修行了。”人王声音沙哑道,气息甚是微弱,他的元神体,正在溃散,一寸寸化作飞灰,止也止不住。

    见状,叶辰骤然色变。

    “并非葬灭,是要应劫了。”人王笑道,甚是疲惫。

    或许,并无人知晓,七十年前的应劫狂潮,他也是其中的一个。

    但,他动了通天秘法,把应劫延后了几百年。

    奈何,前后几次被牧流清重创,元神险些毁灭了,他延后的时限,也出了变故,从几百年,减到了七十年,应劫厄难将至。

    “祝你,早日应劫过关。”叶辰笑道。

    他的笑,满含着担忧,既是厄难,便生死未卜,人皇残魂也不例外,加之人王堪破了太多天机,他的劫数,会更加的猛烈。

    这或许,会是他最后一次见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