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零四十一章 沧澜界

第两千零四十一章 沧澜界

作者:六界三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我没跑。”叶辰呵呵直笑,边笑边后退,别看邪魔笑吟吟的,可那种笑,落在他眼中,咋看咋瘆人,没办法,魑魅邪神的威名太那啥,揍你一顿那都是轻的。

    “我有这般吓人?”邪魔的笑,更具魔力。

    “还……还行。”叶辰干笑,已退到巨石下,退无可退时才驻足,浑身都冒着冷汗,面前这个娘们儿,可是魑魅族的大神,她是盖世女王,巅峰时期,堪与红莲女帝齐肩,自然,是未成帝的红莲女帝。

    “没空与你说笑,吾来问你,伏羲人在何处。”邪魔坐下了,还翘起了那二郎腿。

    “神游太虚了。”叶辰回道,动都不敢动。

    “既是不说实话,那本神,送你去地狱修行。”邪魔取了一面小镜子,一边说着,对着镜子打理秀发,语气云淡风轻的。

    一句话,让叶辰一阵尿急,暗道这魑魅邪神,不怎么好忽悠,还总吓唬他,他有理由相信,这娘们儿,真会一掌劈了他。

    “人王身在何处。”邪魔又一次笑看叶辰。

    “梦游去了。”叶辰呵呵笑着,还递上了一枚紫色玉简,其内,封存着一些画面,是有关人王的,这不是忽悠,是事实。

    邪魔拈手,捏碎了玉简,扫看了其内的画面,对此并不怀疑,只坐在那俏眉微颦。

    见之,叶辰蹑手蹑脚,想趁此机会逃出去。

    不料,他这刚走出两步,便被邪魔一手拎了回来,以免他再开溜,邪魔还给其加持了一道封印,货真价实的准帝级封印。

    这下,叶辰彻底老实了,如一只温顺的绵羊,在魑魅邪神面前,他无丝毫的机会。

    “褚清呢?”邪魔轻唇微启,话语很美妙。

    “褚清?”叶辰愕然,疑惑道,“谁是褚清。”

    “九幽仙炎的主人。”邪魔一语缥缈悠远。

    听了这话,叶辰挑了眉,自是猜出邪魔口中的褚清,是何人了,九幽仙炎的前主人,可不正是被阎罗斩灭的紫袍老者吗?

    “莫装傻,回答我的问题。”邪魔悠悠道。

    “死了。”叶辰干咳,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丹圣灭了丹皇,小子,你还真是有出息。”

    “丹皇?”叶辰惊异,他又不傻,自能听出,那个名为褚清的紫袍老者,便是丹皇,其威名,其炼丹术,已与丹尊并肩。

    “难怪,难怪他敢炼制九纹丹。”叶辰不禁唏嘘,也有点措手不及,一不留神儿,竟把丹皇给灭了,这若到了九泉之下,丹皇褚清与丹尊七夜,该是很有的聊,一个葬灭应劫中,一个被人群殴致死。

    “我需你炼出九转还魂丹。”叶辰嘀咕时,邪魔又开口了,一语满是魅惑的魔力。

    “前辈太抬举我了。”叶辰尴尬的笑了笑,“那可是九转还魂丹,晚辈可炼不出,前辈还是去找别人吧!炼丹师多的是。”

    “丹尊陨落,丹皇身死,一场应劫的厄难,致使诸天万域的巅峰炼丹师,近乎全灭,老娘不找你找谁。”邪魔没好气道。

    “那我也炼不出。”叶辰摇头,一口全是大实话,以他的道行炼九纹丹,差远了。

    “此刻炼不出,不代表他年炼不出,你是丹圣嘛!”邪魔笑吟吟的,一根葱葱玉指,在叶辰的脸上滑来滑去,甚是邪魅。

    叶辰汗毛直立,小心肝,也是怦怦的直跳。

    邪魔虽是在笑,可却让他,浑身上下都冰冷,好似半截身子,已入鬼门关,在一尊邪神的面前,他时刻都有被灭的可能,这不是开玩笑,邪神并非闹着玩儿的。

    邪魔起身了,一手拎起叶辰,跨入了星空。

    远远望去,堂堂大楚皇者,就如一只小鸡儿,被魑魅邪神提着,怎么看怎么滑稽。

    叶辰双手双脚都耷拉着,已是生无可恋的表情,曾经屠过帝的狠人,也有这般尴尬的时候,没办法,人家可是一尊准帝。

    邪魔踏空而行,直接无视他,只莲步位移。

    要不咋说是魑魅邪神,一生从未做过正常事,连走路都与他人不一样,人都直线走,身体是直的,这娘们儿倒好,身体倾斜,而且不走直线,一步一个大漂移。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她之身法,的确鬼幻莫测,亦是逆乱了空间法则,一步步,都似踏在时间长河上,整个如梦似幻。

    这等玄奥步法,与人王不分上下,他俩若飚速度,人王还差点,能与未成帝的红莲女帝相肩,魑魅邪神的名号并非白叫。

    “大神,你要带我去哪。”叶辰蔫不拉几的。

    邪魔不语,神色淡漠,或者说是喜怒无常,方才还有说有笑,现在,成了冰美人。

    叶辰尴尬,没再去问,保持沉默才最靠谱。

    不知何时,邪魔才拎着他进了一凡人古星。

    此古星,不及朱雀星十分之一,名不见经传,星辉微弱,灵气稀薄,却孕育生灵。

    被提着的叶辰,时不时的抬头,左瞅右看,不知邪魔,为何带他来一颗凡人古星。

    说话间,邪魔已踏入一片深山,遁入了地底,一道光门莫名显化,邪魔一步踏入。

    叶辰只觉眼前一晃,待晃过神,浮现眼帘的,乃是一片仙境,神华萦绕,仙光流溢,长川纵横,灵山林立,草木皆笼暮着仙气,一棵棵仙树,都挂着晶莹剔透的灵果,散发着芳香,融着磅礴的精元。

    叶辰看的发愣,未曾想到,在一颗凡人古星中,竟内有乾坤,藏着这么一片仙境。

    叶辰眼界不低,知道此仙境不凡,有神秘力量遮掩,准帝巅峰来了,都未必能堪破,能开辟出这么一片仙境,必是大神通者,而那个大神通者,便是魑魅邪神。

    “这该不会就是沧澜界吧!”叶辰心中暗语,对邪魔传说,早有耳闻,沧澜无界魑魅邪神,开辟仙境的本事,无人能及。

    很快,邪魔进了一片竹林,在竹子掩映的深处,有一座古老的石床,布满了灰尘。

    至此,邪魔才定身,也才将叶辰给放下了,不言也不语,只是静静望着那座石床。

    叶辰稳稳伫立,也如邪魔,静看着那石床。

    石床山,躺着一个人,乃是一个白发青年,眉心刻有一道古老的神纹,一阵阵沧桑之气迎面扑来,他在沉睡,嗯,更准确来说,他已死了,不知死了多少岁月。

    叶辰亦不语,却眼眸微眯,死盯白发青年。

    白发青年虽已葬灭,可他之躯体,却还残留着可怕的威压,如一座大山,压的人喘不过气,还有血脉,也是极其的霸道。

    “牧流清,你的命,是我的。”邪魔开口了,这一语,无那魅惑魔力,更多的是沙哑,她的语气,难掩的是悲凉和思念。

    听闻此话,叶辰自白发青年身上,收了目光,微不可查的瞟了一眼邪魔,虽只能望见她半边脸颊,却能清晰捕捉她眸中的柔情,有水雾萦绕,缓缓凝结成了霜。

    “魑魅邪神,她,也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叶辰心中喃喃,已猜出七八分,这尊魑魅族的大神,与这个叫牧流清的白发青年,他二人,必有一段古老的情缘,自洪荒时代,延续到了今日,已苍老了岁月。

    既是猜出了那段情缘,叶辰自也猜出了邪魔找人王的用意,是想让人王救牧流清。

    奈何,人王沉眠,不见踪影,邪魔只得退而求其次,让他炼制九转还魂丹,复活牧流清,因为这世间,再无丹尊和丹皇,也再难寻巅峰的炼丹师,真正有可能炼出九转还魂丹的人,也只有他叶辰了。

    “炼丹所需材料,尽可说来,本神替你寻。”邪魔淡道,这句话,是在对叶辰说。

    “这个,可不怎么好寻。”叶辰递出古卷,其上写的,乃炼制九转还魂丹的材料。

    邪魔扫了一眼,便皱了眉头,那些材料她似是都认得,的确,每一种都无比珍贵,有那么几种,这世间或许早已绝迹了。

    这若在洪荒时代,这些材料自是不难寻到,可惜,无尽岁月后,太多奇珍异草都灭绝了,饶是她这尊大神,也倍感无力。

    “纵寻其了材料,晚辈也难炼出九转还魂丹,比起这个,晚辈以为,前辈还不如去寻人王。”叶辰说道,“逆天改命这活,他最拿手的,保不齐,他真有办法。”

    “他死的太久了,莫说人王,纵人皇在世,也多半束手无策。”邪魔无奈的摇头,“比起人王,本神更倾向九转还魂丹。”

    “那前辈可要等很多年。”叶辰摸了摸鼻尖,“炼制八纹丹我在行,炼制九转还魂丹,晚辈的道行,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几百万年都等了,本神也不差这几千年。”

    “你不差我差啊!”叶辰这句话差点骂出来,我这赶着回家呢?被你捉到了这来,看你这架势,还准备把我关上几千年?

    “我去撒尿。”说着,叶辰转身出了竹林,并非是要跑,而是要找地干点别的事。

    这所谓别的事,自是帝道通冥,他打不过邪魔,不代表阎罗打不过,一尊不行来两尊,这事,没有啥是群殴解决不了的。

    一路狂奔,他才在一片果园停下,拂手祭鲜血,继而便是通冥印诀,无比的娴熟。

    随着鲜血融入地底,他印诀也定格,便见大地嗡的一颤,三口石棺缓缓升了出来。

    然,三口石棺刚冒出头,便又集体缩了回去,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似从未出现过。

    “啥情况。”叶辰惊愕,这有点不正常了。

    “莫费心机了,你之帝道通冥,在沧澜界无用。”虚无上,邪魔的话语缥缈无比。

    PS:后面还有一章,要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