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零二十五章 独战十殿

第两千零二十五章 独战十殿

作者:六界三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还真如红尘六道。”望着造化神王,叶辰皱了眉,自是看的出,林星的神海,混沌一片,寻不到他之元神,也找不到他之真身,这与红尘六道,如出一辙,诸多原因,造就了浑噩。

    秦广王不语,只眸闪璀璨神芒。

    人王的脸色最难看,林星之所以如此,他也最清楚,必是他先前,妄借造化之力的缘故,从而触及了那封印,才导致如此。

    再看林星,只僵硬的扭动脖子。

    至高无上的造化神王,如今正如行尸走肉,那张刻满沧桑的面庞,毫无人之情感,空洞的眸,在扫看三人是,还有一丝迷茫闪射,特别是对人王,死死盯着,目不转睛,久久都未动。

    不知何时,他才收了眸,一步登天。

    拦住他!

    人王当即嘶喝,许是语气太过急促,又当场喷血,知道造化神王要去哪,他要去找酒剑仙与瑶池仙母,收回他的造化之力。

    人王深知,那造化之力收不得,会害了二人。

    秦广王动了,挡在林星身前。

    造化神王无神情变化,一步踏下,身体变虚幻,穿过了秦广王,那是一种类似帝道缥缈的仙法,可将身体虚化,穿越实物。

    秦广王皱眉,豁然转身。

    他登上了九霄,一掌按下,掌心有秘法显化,乃一种强大封禁。

    造化神王被阻,又僵硬的扭动脖子。

    下一瞬,他体内造化力溢出,勾勒神秘力量,破了这强大封禁,饶是秦广王,也被震得闷哼后退,造化神王虽在浑噩状态,却强的离谱,无视封禁,瞬间破之,这等力量,让人骇然。

    无奈,秦广王跨越苍穹,二度拦下造化神王。

    林星步伐不减,踩的虚天震颤。

    大战顿起,一个欲走一个要拦,一尊乃冥界阎罗,一尊乃诸天神王,于苍天斗战,本就雷霆肆虐的穹空,瞬间崩塌了下来。

    可以得见,秦广王落下风,被一路压着打。

    堂堂冥府一殿阎罗,在短短几回合间,已浑身血壑,每一道伤痕,都萦着造化之力,神秘可怕,化解他精气,吞噬他本源。

    造化神王,果是夺天造化。

    秦广王不免感慨,不敢大意,一边以秘术恢复伤痕,一边又演化道法,聚出了一座森罗大殿,是由道则凝聚,如山岳巍峨,压向造化神王,还未真正落下,便碾塌了虚天,霸道无匹。

    林星不语,只一掌拍去,造化乾坤。

    当场,那座森罗大殿,便被其一掌,拍的崩灭,好似秦广王之秘法,在他面前,就是摆设,或者说,世间一切,皆是虚妄。

    秦广王喷血,蹬蹬后退。

    此一退,足退了十几丈,每退一步,都会踩塌一片虚天,那森罗殿,乃他异象道法,瞬间崩灭,遭了可怕反噬,波及道根。

    “这么强?”叶辰心惊道。

    “快,通冥援军。”人王一语赫然,踉踉跄跄起身,本欲给秦广王助战,奈何先前逆改造化厄难,致使此刻,在极度虚弱状态,曾是造化神王故友,他知那无上存在,究竟有多可怕。

    “明白。”叶辰忙慌挥手。

    旋即,便见九缕鲜血浮现,融入大地,大地又嗡动,九座石棺拔地而起,将其他九殿阎罗,都通冥了出来,各自赋予神智。

    “又是你。”九殿阎罗苏醒,纷纷大骂。

    “实属无奈。”叶辰干笑。

    “有大战。”宋帝王首先发觉不对,望向苍天,那么大的动静,不想发现都难,其他八殿阎罗,也都一同看向了缥缈虚无。

    这一看,九人都皱了眉。

    同是冥界阎罗,自知秦广王的可怕,在冥府,除却帝君和冥帝,单挑谁是一殿阎罗的对手,可如今,一对一,竟被压着打。

    “帮忙。”秦广王骂道。

    “合力镇压他。”九殿阎罗不做作,一同登天,位列苍穹四方,将造化神王围在中央,或是秘术、或是神通,皆未曾留手。

    轰!砰!

    轰隆又起,更甚先前,本就满目疮痍的天地,变的是混乱不堪,乌云翻滚,雷电肆虐,虚无空间寸寸炸裂,自那道道裂缝,还能得见黑洞,昏暗的天地,十一人就如十一颗璀璨星辰。

    九殿助战,秦广王压力骤减。

    可纵如此,十人也难压制造化神王,频频喋血,各个血骨淋漓。

    比起他们,林星就好太多了。

    无上的造化神王,纵在浑噩状态,却依旧霸道,一人单挑十殿阎罗,非但不落下风,反强压一筹,每一宗造化秘术,皆不世仙法,立身造化仙域异象中,真就是一尊睥睨天下的神王,造化与厄难共存,星辰寂毁、骄阳崩涅的异象,交织勾勒。

    “这人谁啊!”泰山王不由嘶骂。

    “造化神王。”

    “造化神体?”众阎罗闻之,皆是震惊。

    “如尔等所说。”

    “难怪。”

    九殿阎罗皆唏嘘,人强不是没道理,一尊造化神体,天生自带神级挂,巅峰时期能硬钢大帝,这一点,他们永远都比不上。

    唏嘘归唏嘘,仗还是要打的。

    十殿阎罗重整旗鼓,各自开禁法,加持战力,秘术神通、剑芒掌印、阵法阵图,满天皆是,混乱的天地,被打的残破不堪。

    可尴尬的是,依旧不敌。

    仰望苍天,血如雨下,受创的皆是阎罗,无人能伤到造化神王。

    “当真霸道。”叶辰话语喃喃。

    这等画面,任谁看了,都会震惊,仅是浑噩状态,便打的十殿阎罗抬不起头,这若清醒,将造化运用的极致,必会更可怕。

    至少,冥府十殿阎罗,绝拿不下他。

    他之强大,已与红尘六道齐肩。

    不知为何,作为观战者,叶辰之圣血,莫名的沸腾了,若有帝兵在身,他也想上去与造化神王过两招,此事,可遇不可求。

    身侧的人王,并未看,只弯腰吐血。

    他不用去看,便知造化神王有多强大,身为故友,他最了解造化神王,与红尘六道乃一个级别,莫说十殿阎罗战力受诸天压制,纵他十人都在巅峰的状态,也绝斗不过那尊盖世狠人。

    他们在看,冥帝与帝荒也在看。

    帝荒还好,神色古井无波,倒是冥帝,甚是不淡定,还有些尴尬,那是他座下的十殿阎罗啊!在冥界,都是排的上名号的,深得他真传,可到了诸天,十个都打不过人一个,丢人哪!

    “终是现身了。”沉默不语的帝荒,蓦然开口。

    说着,他之目光,自十殿阎罗和造化神王那,挪到了灵一星空,那是一颗名不见经传的古星,其上有一片竹林,竹林中走出一人,青年模样,却白衣白发,如似一尊仙王,不惹尘埃。

    “清,羽化仙王。”冥帝也望去,好似认得。

    话落,他便收了眸,侧首去看帝荒,表情奇怪,眼神儿更奇怪。

    “为何这般看着吾。”帝荒淡道。

    “再见情敌,有何感想。”冥帝笑看帝荒。

    一句话,让帝荒之神色,有些恍惚,似忆起了一段古老的前尘往事,他深爱月殇,也同样有人爱着东华女帝,亦盖世人杰,被世人奉为羽化仙王,只可惜,那盖世的仙王,爱错了人。

    “问世间情为何物。”冥帝笑着摇头。

    身为冥界至尊,他是亲眼见证了那古老的情缘,一尊大成圣体、一尊羽化仙王、一尊绝代女帝,他名帝荒、他名清、她名月殇,是那个时代,最惊艳的三人,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