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生了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生了

作者:六界三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月光皎洁,星辉璀璨,给宁静的恒岳,染的如梦似幻,仙境还是那般祥和。

    床上,叶辰一动不动,苍白的脸色,已现红润,躁动的气血,也趋于平和。

    “娘亲不哭。”冥冥中,似有一道稚嫩的声音,在他神海响彻,充满魔力。

    那声音每逢响起,他的心就痛一次。

    可惜,他之心神,还在混沌的状态,寻不到声音源头,亦不知谁家的孩子在呼唤,只知那道声音,很是亲切。

    一夜无话,转眼黎明,新一日到来。

    玉女峰下,那帮人才们,还揣手蹲在那,各个顶着一个黑眼圈,大脸奇黑。

    干巴巴的等了一夜,愣是啥都没瞅着,还被叶辰一顿好揍,都不知图的啥。

    “呐,都没押中,按行规,赌金归庄家。”熊二起身,笑的那是乐呵呵的。

    “都未揭晓,什么没押中。”一帮人围了上来,想卷着钱跑路,没门儿。

    “还不信,问问便知。”熊二紧捂着裤。裆,生怕一帮畜生,冲上来硬抢。

    问问?一听这俩字眼,众人都怂了。

    他们笃定,这若上去问这事,能不能下来都不一定,叶辰那厮,下手贼重,还有他那帮媳妇,也个顶个的猛。

    “都不问,那归我了。”熊二说着,扭头跑了,长的是胖,可他跑的快啊!

    “你个熊小胖子,还敢跑。”一众人才大骂,都拎着家伙,玩儿命的追。

    不止他们,还有一帮老不正经的长老,也挽着衣袖追,老子的钱你也敢拿。

    于是乎,大清早的恒岳,变得无比热闹,看的杨鼎天等人,不由得揉了眉心,有这么一帮活宝,真他娘的高兴。

    山外,不少人来访,老辈小辈皆有,多是散修,先前盛会没赶上,这才跑来拜见天庭圣主,而且都没空着手。

    恒岳宗自是来着不拒,还有礼物收。

    只是,礼物收了,让人极为尴尬的是,玉女峰竟封山了,极道帝兵横空,镇压乾坤,谁都进不去,准帝也不行。

    散修中的老辈,多是干咳,看了看封禁的玉女峰,又看了看送出的礼物。

    对此,恒岳的人才们,都当没瞅见。

    送出的礼物,还想拿回去,想得美,先前俺们恒岳,请了整个大楚的修士吃饭,穷的叮当响,你这就当充公了。

    来访的人扯嘴角,都是这么自觉吗?

    虽是脸黑,可人也没敢说啥,恒岳的可不好惹,天庭三宗九殿八十一门,一半都出自恒岳,再说皇者,恒岳有两尊,其他那些个狠人,多不胜数。

    在大楚,惹谁都不能惹恒岳,人才忒多,而且脾气都不怎么好,大楚彪悍的民风,就是从这发扬的,绝对正宗。

    于是乎,来访者,没见着天庭圣主,还搭了礼物,出了恒岳就骂骂咧咧的。

    这一晃,便是三日,三日来,外来客依旧不少,不止是大楚,还有诸天。

    可惜的是,玉女峰封禁,有帝兵镇压,谁来都没辙,礼物照收,人不给见。

    就因为叶辰,被吃穷的恒岳,愣是又富了起来,全宗上下,装备那叫精良。

    玉女峰上,众女坐在树下,双手托着下巴,百无聊赖,时而也会望一眼阁楼,三日过去,叶辰依旧没有醒来。

    天谴来的太凶,以叶辰的强大底蕴,也险些没撑过去,可不就得多睡会。

    只知第四日清晨,他才揉着脑袋坐起,愣了好一会,才缓缓恢复了清醒。

    “诛仙剑。”他喃喃自语,眉头紧皱,为了推演它,竟是惹来了霸道的天谴,出乎他意料,这劫难措手不及。

    也正是因如此,他对诛仙剑的来历,才更加好奇,与天谴有关,太过神秘。

    自然,后怕的同时,他也难免疑惑。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有人在吸他的天谴,不然,他绝不会如此轻松的度过。

    “你醒了。”众女进来了,见叶辰无恙,都狠狠松了一口气,诸如夕颜和洛曦,眼角还挂着未曾风干的泪花。

    “让你们担心了。”叶辰温情一笑。

    “没事就好。”众女笑着,却都想哭。

    前世今生,叶辰从未对她们那般大喝过,面目还有点凶狞,并非真正要吼她们,而是怕她们,遭了天谴余波。

    “我以为,咱们还是商量商量睡觉的问题。”叶辰下了床,转变了话题,“譬如说,一天一个,还是一天两个。”

    他这话题转的不错,悲伤的气氛瞬间化解,众女破涕为笑,“那你想几个。”

    “一块最好,人多,热闹。”叶辰搓手嘿笑,笑的没脸没皮,极其猥琐。

    众女被逗笑了,脸颊还有一抹绯红,一块睡是热闹,那得有多羞,皆是修士不假,却也是女子,也有女子矜持。

    哇哇哇……!

    他们聊的正开心时,突兀有孩童啼哭声,传自一座山峰,响彻了恒岳宗。

    “生了,生了。”而后,便听闻狼嚎声,嗓门贼大,很是亢奋,很是乐呵。

    仔细聆听,乃是熊二那厮,听这意思,唐如萱生娃娃了,而他,要做爹了。

    好嘛!他这一嗓子不要紧,整个恒岳都火了,成片成片的人,都往那座山峰涌,年轻弟子不少,长老们也不少。

    这都多少年了,终于再见小娃娃了,这可是喜事,如今的恒岳,就缺喜事。

    “都别抢,我要做干爹。”司徒南和谢云那帮人才,腿脚贼溜,跑的最快。

    “做啥干爹,这种技术活,还得我来。”

    “滚一边去,要做也是我做,没你事。”

    “孩子的名我都想好,独一无二的。”

    几人推推搡搡,争着抢着要做干爹,咋咋呼呼的,整个看去,就像强盗。

    可尴尬的是,他们这才刚到,一口气都没喘,便被一只大手给扒拉一边了。

    叶辰来了,要说最快的,还是这货。

    楚萱儿她们也来了,直奔唐如萱的闺房,都提着补身子的灵药,绝不吝啬。

    “来,哥瞅瞅。”叶辰捋了捋衣袖,看向了熊二怀抱的娃娃,睡得正香。

    可这一看,叶辰扯嘴角了,愣了那么一秒,后到的谢云他们、一众弟子、一众长老,也都嘴角抽搐,表情精彩。

    只因襁褓中的娃娃,那叫一个胖啊!浑身肥肉,一坨挨一坨,小脑袋圆溜溜,白白胖胖,那双小眼,贼是感人,不是吹,你不扒着,根本就瞅不着。

    看了看小娃娃,众人又看了看熊二,这就是小号的熊二啊!绝对亲生的。

    与其说这是个娃娃,倒不如说是一坨小鲜肉,刚出炉的,得有十好几斤。

    “咋样,可不可爱。”熊二嘿嘿直笑,这当爹了,就是不一样,荣光满面。

    “可爱。”包括叶辰在内,都是一脸意味深长,这家子的人,咋都这熊样。

    “钱都准备好了,满月时,得随份子。”熊二咧笑,那小眼中,都是钱。

    “放心,肯定够分量。”谢云拍了拍熊二,“这些年攒的,都给你送过来。”

    “这座山,能给你摆满了。”司徒南四下瞅了瞅,好似在选地,等娃娃满月时,给份子钱摆到最显眼的地方。

    “我以为,大楚的特产,还是很吃香的。”叶辰扯了扯储物袋,往里瞅了一眼,嗯,还有不少,能吃好些年。

    几人扯淡时,越来越多的人跑上来,老辈们都来看娃娃,一个个都争着抢着抱,啥叫隔辈亲,这就叫隔辈亲。

    至于女弟子和女长老,都跑去看唐如萱了,修士生了娃娃,身子也虚的很。

    没多久,熊家的人和唐家的人都来了。

    熊二他老子最霸气,圆滚滚的身体,贼是厚实,或者说,熊家人的都厚实。

    相比他们,唐家的人,各个都正常,每次看熊二的脸色,都是额头窜黑线,俺家姑娘亭亭玉立,咋就被你拱了。

    “这小家伙,真不错。”叶辰看了看小娃娃,又摸着下巴,看向了楚萱她们的肚子,暗想着啥时候也能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