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准帝?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准帝?

作者:六界三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找死。”智阳道人冷喝,一步跨越,掠过苍天,手持准帝剑,当空斩下。

    “灭我?你也配?”叶辰喝声铿锵,正面冲杀,不躲不闪,以圣躯硬憾,金拳紧握,掌心演乾坤,霸道无双。

    噗!噗!

    鲜血溅起,智阳道人一剑斩中叶辰肩膀,差点卸了叶辰胳膊,圣血刺目。

    为此,他也付出应有代价,挨了叶辰一拳,半个身躯被打残,血骨横飞。

    “这也太...太....。”四方修士惊得双目发直,猛吞口水,以为是看错了。

    一击硬战,大圣巅峰级的智阳道人,竟被准圣级的叶辰一拳打的血骨淋漓。

    “这是怎么了,准圣级何时变得这么强了。”太多人挠头,只感头晕目眩。

    “大成圣体圣骨,还真是霸道无双。”西尊和中皇摇头一笑,亦是震惊。

    “他竟逼退了大圣。”凤仙也震惊了,脸色苍白,忙慌祭出了传送阵台。

    “这不可能。”最难接受的还是智阳道人,嘶喝声震天,满目皆是狰狞。

    他是大圣啊!大圣巅峰,只差一丝便是准帝,手握准帝兵,竟被一准圣级打的吐血,此乃耻辱,天大的耻辱。

    “你惹了不该惹的。”叶辰屹立虚天,声如滚滚雷霆,震断了万古苍穹。

    话落,但见一道金色神芒,自他天灵盖冲出,直插天宵,把天戳了大窟窿。

    他的气血,如江河海洋一般,汹涌滚滚,一双神眸,金芒四射,金辉缠绕,圣躯如黄金熔铸,让人不敢直视。

    继而,以他为中心,一道有形的金色波纹无限蔓延,那是威压,碾的空间炸裂,碾的虚天崩塌,天地也失色。

    “准...准帝。”智阳道人登然色变。

    “怎...怎会是准帝威压。”四方修士惊愣,张着的嘴,足可塞下恐龙蛋。

    “明明是准圣,哪来的准帝级威势。”

    “难怪能屠戮十万修,他竟还有如此王牌。”议论声沸腾,形成了海潮。

    “根源在圣骨,他融合了大成圣体的圣骨。”老辈修士们都忍不住惊呼了,似是看破了端倪,惊的老躯巨颤。

    “大成圣体的圣骨?”年轻修士愣然。

    “没错了,他去过天虚,融了辰战圣骨,先前天虚走出的人,便是叶辰。”

    有睿智的大神通者,猜出了其中秘辛。

    此话一出,这片天地顿起轩然大波。

    在场人这才明白叶辰为何会复活,必定是天虚救的,也搞明白叶辰为何这么强,必定是融合了天虚辰战圣骨。

    “凶名卓著的天虚,竟是救了叶辰。”

    “还让他融了辰战圣骨,叶辰与禁区是何等关系,叶辰本就是禁区的人?”

    “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禁忌吗?”

    震惊声此起彼伏,在疑惑中心灵战栗。

    叶辰威压太强,在场太多人都扛不住,成片成片的坠落,忍不住跪伏下去。

    “你与她的恩怨,老夫不再参与。”智阳道人当即收剑,转身便退走。

    震惊,他也震惊了,竟不知叶辰还有此等机缘,难怪敢硬憾他霸绝一剑。

    融了大成圣体的圣骨,便具备准帝威势,准帝级以下,多半不是他对手。

    他只是大圣,并非准帝,也难挡大成圣体圣骨威势,再打下去多半饮恨。

    “三番五次与我作对,这就想走?”叶辰冷叱,一步跨天,金掌盖下。

    准帝级威势强横,更遑论是大成圣体圣骨的威势,还未落下,天已崩塌。

    智阳道人大怒,双手握剑,迎天格挡。

    金掌落下,饶是他的战力,也被压得双腿弯曲,神躯裂开,有鲜血喷薄。

    “你当真要不死不休?”智阳道人嘶喝,气血升腾,硬生生的顶起了金掌。

    “怎么,怕了?”叶辰凌天又是一掌。

    “圣骨虽强,威势用一分,便会弱一分,当真要与老夫拼个你死我活?”智阳道人挥剑,却依旧吐血后退。

    “灭你,足够。”叶辰加持神通秘法,金掌上有古老篆文流转,威力更胜。

    鲜血倾洒,智阳道人方才愈合的躯体,又一次爆裂,骨头被碾成了碎渣。

    再次愈合身躯,智阳道人登时遁走,挥手祭出了传送阵域门,不敢再战。

    “还想走?”叶辰冷叱,动了移天换地秘法,与那传送域门交换了位置。

    智阳道人色变,瞬身后退,速度奇快。

    然,叶辰更快,一步追上,欺身到近前,一语未言,直接开打,金拳无敌。

    四方修士多有已扭过头去,不忍再看。

    圣体肉身无敌,被他近身,那便是噩梦,是大圣又如何,一样抬不起头。

    事实也正是如此,被近身的智阳道人,的确很悲催,被叶辰一路从东方虚天干到了西方苍穹,丝毫无翻身力。

    画面血腥了,血雨倾洒,染红苍天,断骨碎肉漫天飞,看的人心惊肉跳。

    啊.....!

    智阳嘶吼,每每欲反击,皆被叶辰打回来,空有一身秘法,却无机会施展。

    他的确很惨,血骨淋漓,不见了人形,森森白骨、块块皮肉,皆曝露在外。

    相比他而言,叶辰就凶猛了,而且越干越猛,气血滔天,似是用之不竭。

    大成圣体的圣骨,给他了足够的资本,当真是拳拳见血,一拳更甚一拳。

    他如战神,气盖八荒,打的天崩地塌,徒手一双拳,让乾坤也为之颠倒。

    “这...这也太猛了。”观看的修士,猛吞口水,“大圣级巅峰,竟也不敌。”

    “见过猛地,没见过如他这般猛地。”

    “大成圣体可匹敌大帝,岂是闹着玩儿的,纵威势不在,也依旧霸绝天下。”

    “他的人生,还真是充满神奇色彩。”中皇深吸一口气,满眸皆是忌惮。

    他话刚落,便闻轰隆,震得天地动荡。

    遥看而去,那是一座巨山,被智阳道人坠落的身躯压得崩塌,碎石满天飞。

    再看叶辰,伫立虚天,威压力盖九霄,他手中,还拎着一只血淋淋的手臂。

    那手臂自是智阳的,被他生撕了下来。

    而这条手臂的手,就握着焚寂准帝剑。

    叶辰碾灭了手臂,又一次夺回了准帝剑,配合圣骨威势,准帝剑威更强。

    再看智阳道人,自碎石中踉跄起身。

    的确没了人形,气血消沉,被一路干的近乎身死,身躯不知爆裂了多少次。

    但见他身躯颤抖,一缕乌光和一缕金光自他下腹飞出,乃叶辰的仙火天雷。

    如今叶辰威势强横,用意念勾动了它们,还有混沌鼎,三者一同回归了。

    “我已认错,还要打吗?”智阳嘶吼,怒视苍天,满目血红,咬牙切齿。

    “你认错,能让我枉死的亲人活过来吗?”叶辰提着沾血焚寂,一步步走来,话语依旧冰冷,带着无上的威压。

    “冤有头,债有主,他们并非我杀。”

    “若非你在西漠救下凤仙,我的亲人,又何至惨死。”叶辰喝声震动苍穹,金眸化作了血眸,满是冰冷寒芒。

    “你....。”

    “有一再二,我忍了,第三次竟又来,既是如此,那便为你的高高在上,付出血的代价。”叶辰豁然挥动焚寂。

    准帝兵一剑,斩出仙河,裂开了天地。

    智阳道人哪敢对抗,拖着血躯遁走,怒吼震天动地,“你知道吾是谁吗?”

    “南域万族我都惹了,你还能搬出谁吓唬我。”叶辰冷笑,提剑在后追杀。

    智阳道人不再言,燃烧了元神之力,玩儿命逃窜,再无大圣的半点威严。

    的确,此刻拿谁吓唬叶辰都不好使。

    南域万族,九尊准帝、九尊准帝兵,上百万的修士,叶辰还是杀出来了。

    那才是大江大河,相比万族通缉而言,此番就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阴沟儿。

    这天地不平静了,智阳道人在前跌跌撞撞的逃,叶辰在后不紧不慢的追。

    再往后面,便是观战者,铺天盖地的一大片,皆想看看智阳道人的下场。

    叶辰时不时挥剑,每一剑都会将智阳斩飞,每一剑,都让天地染满鲜血。

    智阳凄惨,只顾逃,燃烧了元神之力,又燃烧寿元,他的一路,皆是血。

    “这便是报应。”有人言辞不加掩饰,“先前灭叶辰,如今如丧家犬了吧!”

    “在让那智阳欺凌四方,真是活该。”太多人愤恨,有年轻人也有老家伙。

    “此一幕,真是畅快,灭了智阳才好。”

    “咦?凤仙呢?”有人瞅了一眼四方。

    只顾专注大战,竟忽略了那个狠女人,此刻去看,却是早已不见了踪影。

    “叶辰威势如此之强,多半是跑了。”

    “仔细想想,诸天山血劫、诸多神子被捉、诸多家族被灭、方才十万修士被屠戮,还有如今智阳道人被追杀,究其根源,皆是她惹得祸,她竟跑了。”

    “还真是个祸水,因她的私人恩怨,连累了太多人,那些个被叶辰灭的人,此刻多半都在下面等着与她清算。”

    “若我是叶辰,便会先将她给灭了,如今跑了,玄荒之大,再找可难了。”

    “你能想到,圣体叶辰会想不到?”

    “以老夫看来,叶辰八成已设下禁制,无论凤仙逃到哪都能捉住,不然也不会放任其逃走。”一老头儿揣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