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六道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六道

作者:六界三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大帝!

    听闻这二字,叶辰心中一颤,悠悠岁月,但凡封帝之人,皆是震古烁今之辈,他未曾想到,龙五竟对六道有如此之高的评价。

    龙五没有再言,拂手取出一枚玉简,递给了叶辰,其内烙印的乃是一片星空的坐标,更准确来说乃是他遇见六道的那片星空。

    叶辰接过了玉简,好似知道玉简中烙印的是什么,便当即捏碎了。

    摄取了玉简中的空间坐标,叶辰便起身了,一步踏入了缥缈虚天。

    身后,龙五微微仰首,看着叶辰离去的背影,眸中深意更是浓厚。

    叶辰飞出了阳尘星,直奔一方星空,眼中还闪着明暗不定的眸光。

    前是红尘、神玄烽,现在又是六道,他们的目标是若曦,不同的是,六道降临在诸天万域,而红尘和神玄烽降临在了大楚。

    直到如今,叶辰才真正才发觉有些事情并未如他想象中那般简单,未来的诸天万域,真的会有惊天变故,饶是大帝都会战死。

    也或许正是因那惊天变故,才让未来的他不得不逆天改道穿梭时空。

    深夜,叶辰驻足在了一片星空。

    不知为何,立身在这片星空,让他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那感觉甚是缥缈,似若在眼前,又如梦一般遥远,似隐似现,捉摸不得。

    微微皱了皱眉头,叶辰开始环看四方。

    这片星空,距离阳尘星足有几十万里,虽是浩瀚,却是幽静枯寂,只有寥寥几颗不大的星辰,而且皆是无生灵的死寂星辰。

    叶辰静心凝气,施展了周天演化,以这片星空为根基进行推演。

    周天演化之下,叶辰还原了这片星空不久前的画面,那是一道道虚幻的人影,三三两两的路过这片星空,有男修也有女修。

    叶辰意识神目如仙芒,扫过了一道道虚幻人影,挨个进行甄别。

    然,看了许久,他都未见六道的身影,却是看到了几张熟悉的脸庞,那是大楚的几个转世人,不久前路过了这片浩瀚星空。

    叶辰并未收了神通,而是在继续推演,已然决定推演之后去寻这片星空的转世人,他如今迫切想知道的还是六道,他想见六道。

    星空宁寂,周天演化在运转,所还原的画面也只有叶辰一人看得到。

    不知过了多久,推演出的画面迎来了夜幕,星空中的人影逐渐少了,直至一个人影也不见,变得空旷而宁寂,少了些许生气。

    叶辰依旧未收神通,还在仔细凝看。

    终究,浩渺的星空轻颤了一下,叶辰看到了龙五的身影,乃是还原出来的虚幻画面,龙五正从远方星空而来,手中握着一株仙草。

    那株仙草,便是叶辰先前吞的那一株。

    叶辰眼眸登时微眯了起来,既然龙五现身了,那六道必定不久就到。

    果然,龙五之后,又有一道虚幻人影现身了,那是六道,很是诡异,稀里糊涂就出现了,叶辰甚至看不出他是怎么的出现的。

    叶辰盯住了六道,六道是背对着他的,背影虽模糊,却是极其萧瑟孤寂,步伐有些僵硬,缓慢的迈动着脚步,漫无边际的走着。

    叶辰极尽汇聚目力,死死盯着六道背影。

    只是,他越想看清那道背影就越是看不清,六道的背影太过缥缈,遥远的就好似隔着无尽岁月,古老而陈旧,让人望不穿。

    叶辰圣躯巨颤了,嘴角溢出了鲜血。

    又是妄动周天演化推演了极其强大的存在,以至于遭受了恐怖反噬。

    微风拂来,六道驻足了,微微回首看向了身后,似是能隔着缥缈虚幻,隔着沧桑岁月看到叶辰,同是叶辰,却是不同时空。

    叶辰终是看清了六道的容貌,的确与他长得一模一样,脸上也刻着沧桑,一路的风尘皆是痕迹,岁月如刀,将其刻的满目疮痍。

    蓦然间,叶辰的意识变得飘忽不定,六道的背影在其眼中变得模糊不堪。

    只因红尘中多看了六道一眼,他的意识便被扯入了一个诡异的漩涡之中,饶是他的定力都无法自拔,更是无法脱身,寻不到归来的路。

    周天演化因其意识飘离而停止了运转,被推演出的画面也因周天演化停止运转而消散。

    星空,还是那片星空。

    叶辰依旧伫立在那里,便如如一座石刻的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才见有人踏足这片星空。

    那是一老者,更准确来说是个驼背老者,拄着青龙拐杖,年岁不小了,皮肤已然褶皱,一双老眸浑浊,却是闪着阴森的幽光。

    驼背老者一眼便看到了伫立在那里的叶辰,许是叶辰如石像一般一动不动,让他老眸不由得微眯了起来,因为这画面太诡异。

    驼背老者扫了一眼四方星空,便抬脚缓缓走来,见叶辰意识在飘离状态,他不由得阴森一笑,舔了舔猩红舌头,“好精纯的血脉。”

    叶辰还是未动,意识飘离,自不会知道有人靠近,而且满眼觊觎。

    再看驼背老者,已祭出了一尊漆黑的铜炉,将意识飘离的叶辰收入了其中炉中,“如此精纯的血脉,带回去做药引最是不错。”

    又是一缕清风拂来,驼背老者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叶辰身影。

    叶辰被封在了铜炉中,他的意识,还在飘离,能看到的就只是白蒙蒙的云雾,一切都是那般虚缈,一切在其眼中都是虚幻。

    天色临近黎明,驼背老者在一颗死寂星辰落下了,遁入了地底。

    地底内成一界,乃是一座庞大的地宫,布满了阵纹,还有强大的结界,遮掩这里的契机。

    地宫中,最显眼的还是一座古老的祭坛,其上燃着一团漆黑的火焰,虽是豁然,却给人一种异常冰冷的气息,恍似阴火一般。

    至此,驼背老者才取出了他那漆黑色的铜炉,悬浮在祭坛之上。

    接下来,驼背老者又取出了不少药草,皆不是凡品,一株株药草也蕴含磅礴精元,随便拎出去一株都或许会引来四方哄抢。

    这厮,一看便是一个炼丹师,而且还是一个邪恶炼丹师,不然也不会把叶辰捉来当药引,用活人做药引,可不就是邪恶的吗?就如昔年大楚的丹鬼,便是用婴孩精魂炼丹,会遭报应。

    再看叶辰,就被封印在那黑色的铜炉之中,周身缠绕着诡异的符文链条,那是铜炉中的禁制,通体法力皆被封印,依如石像。

    没过多久,便又有人影踏足这座地宫,乃是一个驼背的老妪,亦是驼背,亦是拄着一个青龙拐杖,形态与驼背老者如出一辙。

    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驼背老者和驼背老妪还真就是修士伴侣,一看就有夫妻相的说。

    驼背老妪也带来了一人过来,乃是一白衣女子,看样子也是被捉来炼丹的。

    要说这白衣女子,叶辰见之,必定会认识,乃是大楚的转世人。

    驼背老者瞥了一眼驼背老妪,目光便落在了那白衣女子的身上,见白衣女子生的容颜绝世,老眸中便还有赤.裸裸的淫邪之光闪现。

    见驼背老者满眼淫邪之光,驼背老妪老眸中有寒光闪现,我才是你的修士伴侣,这般盯着一个漂亮姑娘,你他娘的几个意思。

    被驼背老妪这么一看,驼背老者干咳了一声,收了目光继续整理药草。

    驼背老妪冷哼一声,推开了封印叶辰的那个漆黑丹炉,一眼便看到了里面的叶辰,眸光也随之亮了,似是看出叶辰血脉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