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消消气嘛!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消消气嘛!

作者:六界三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看你,别这么小气嘛!”见叶辰又在低头找板砖,穆婉清一脸委屈的看着叶辰,“看我长得这么水灵,你就忍心打我?”

    “忍心,太忍心了。”叶辰满脸的黑线,不知为何,看到穆婉清,他只感自己的脸庞生疼,前后两次,被人从赌坊扔出来,这笔账他可是一直记得,若非这是在幽都,他一个大嘴巴子就呼上去了。

    “喏,当是赔罪了。”穆婉清递出了一个储物袋。

    “我是缺钱的人吗?”叶辰嘴上说着,却是已经很自觉的把储物袋拎了过去,待到扯开一看,那一块块亮晶晶的源石堆积的如小山,略微一数,起码有三十万。

    “大手笔啊!”叶辰愣了一下,挨两巴掌就有三十万源石做赔礼,就在这么一瞬间,他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姐,再赏我两巴掌吧!

    “消消气嘛!”穆婉清又开始眨动那那双水汪汪的美眸。

    “无功不受禄,直接说吧,想干嘛!”叶辰收了储物袋,瞥向了穆婉清。

    “其实也没啥事儿,就是想请你帮个忙。”穆婉清俩眼直接弯成了月牙状。

    “我就说嘛!”叶辰摸着下巴,不断绕着穆婉清转圈儿,一边转还一边上下打量着她,“难怪这么大手笔,这是有事儿求我啊!”

    “那你帮不帮嘛!”

    “没空。”叶辰直接甩出了一句话,“揍我的时候,我可没见你穆家下手轻点儿。”

    “你这话就不对了。”穆婉清白了叶辰一眼,“你这三天两头的跑我家赌坊捞钱,这谁受得了,捞钱可以,可你别太狠哪!”

    “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叶辰不干了,“那我的赌局有怎么说,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能耍赖的,耍赖之后还带打人的,还有没有天理。”

    “我这不给你送来了嘛!还多给了你二十万。”

    “别别别,这是两码事儿。”

    “其实这事儿也不能怪我,天晓得你是不是枯岳派来的奸细,我可不得瞅清楚嘛!”穆婉清上前一步,一副小女人的姿态,拽住了叶辰的胳膊,不断的摇晃,就如小丫头央求大哥哥给他买糖吃的样子。

    “枯岳?”叶辰眉毛一挑,“这跟枯岳有毛关系。”

    “那关系大了去了。”穆婉清一脸愤恨,“我穆家可是那老杂毛的眼中钉,整天就想着怎么算计我穆家,难保不派奸细过来给我们捣乱。”

    “明白了。”叶辰摸了摸下巴,转身便走,也算知道穆家为何揍他了,一切皆是为了试探,如此说来,也的确是在情理之中。

    “你别走啊!”见叶辰要走,穆婉清直接拽住了叶辰,“你走了谁帮我。”

    “枯岳是何许人也,帮你就是与他作对,除非我脑子被驴踢了。”

    “那我不管,你得帮我。”穆婉清直接抱住了叶辰的大腿,这副姿态,饶是叶辰的定力都罩不住了,嘛呢?你可是穆家的圣女,你这么整若是让穆家知道,我会不会出门就被人给打死。

    “我不管,你得帮我。”对于叶辰奇怪的眼神儿,穆婉清直接无视,就如无赖一般那样抱着,堂堂一家圣女,这个套路着实让叶辰措手不及。

    “行行,帮你帮你,能不能起来说。”叶辰狠狠揉着眉心。

    “这还差不多。”穆婉清嘿嘿一笑,当即起身。

    “说吧!咋回事儿。”

    “有一个人,跟你一样也是一个异类,不到三日,从我穆家赌坊卷走了七八十万源石。”

    “你家不是有神机镜嘛!像对我一样,直接扔出去。”叶辰没好气的说道。

    “他与你不一样。”穆婉清揉了揉眉心,“他是岳真座下的客卿,前脚把他扔出去,后脚岳真便会带人来寻麻烦,弄不好就是直接开战。”

    “岳真?”叶辰挑了挑眉毛,不曾想到又牵扯到他。

    “他是枯岳的弟子,为了讨好枯岳,这次是牟足劲要把我穆家搞垮了。”穆婉清深吸了一口气,朦胧醉眼之中,还有寒光闪射。

    “那你叫我过去也没用啊!”叶辰耸了耸肩。

    “同是异类,我相信你有办法。”

    “帮你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叶辰瞟了一眼穆婉清。

    “尽可说来,钱不是问题。”穆婉清慷慨的拍了拍胸脯,也已经卯足劲要与岳真和枯岳干到底了,一切皆是在守护穆家,守护了穆家,便是守护了她的九皇子,疯狂的女子,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我不要钱,只希望穆家与我搭桥牵线,我要见紫灵公主。”

    “紫...紫灵公主?”穆婉清顿时一愣。

    “怎么,有问题?”

    “你为嘛要见紫灵。”穆婉清一脸错儿的看着叶辰,“你喜欢她?”

    “为何要见她,你不需知道。”叶辰说道,“我想知道的是,你穆家有没有能力让我见到她,若是有,我可以试着帮你对付那人。”

    “有有有,自然有。”穆婉清慌忙说道,一脸自信满满,“这事儿不需惊动穆家,有我便可,不过请容我一些时间,紫灵正在闭关。”

    “你可别忽悠我。”叶辰上下瞟了一眼穆婉清,“先前的事我当你事出有因,这一次你敢再耍无赖,我也会去岳真那里逛一个客卿做做,到时把你穆家搞垮了,你可别怨我心狠手辣。”

    “哪能啊!”

    “如此,且先去瞧瞧那个异类。”叶辰丝毫不拖沓,直接抬脚。

    “得嘞!”穆婉清慌忙跟上,而且心情看来还不错,她有一种强烈预感,那便是她身前的这个青年,必定能解决穆家目前的危机。

    不得不说,她的确是走投无路了,因为穆家高层已然对她很不满了。

    所以,她需要叶辰帮她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以便让穆家对她重拾信心,有了穆家的支持,她才有些许资本与那些继续斗下去。

    她做的这一切,皆是为了守护那个人,为此不惜放下穆家圣女的尊严。

    她的心思,叶辰自然不知,若叶辰知道她在如此艰难的守护转世谢云时,不晓得会是怎样一副表情,那还谈什么报酬,那绝对是无条件的协助。

    值得一提的是,叶辰帮穆婉清,也并非是穆婉清的哀求,而是此事牵扯到了岳真,若帮了穆家能打击到岳真,他还是很愿意伸出援手的。

    更何况,穆婉清能帮她见到紫灵公主,一举两得事,何乐而不为。

    两人一前一后,绕过了小道,在繁华大街穿行,自特殊通道进了穆家赌坊。

    小友,又见面了!

    刚刚走入,叶辰便看到了那个揍他的紫衣老者。

    老实说,看见你我就手痒痒!

    叶辰脸上有黑线乱窜,前后两次将他扔出了赌坊,他至今还记忆犹新,每逢想起那事儿,他就倍感脸疼,打的他是满眼冒金星儿。

    叶辰的话,让紫衣老者很是尴尬。

    也是,这事儿搁谁身上都会不爽,也难怪叶辰见到他不给他好脸。

    就是他!

    两人说话之际,穆婉清开口了,立在三楼栏杆处,遥指着下方一张赌桌,更准确的是指着赌桌前一个白衣青年,此刻正饶有兴趣的下注。

    叶辰定眼,盯住了那个白衣青年,他有些妖异,有些阴柔,像个娘们儿,通体都闪着一层似隐似现的神光,遮盖了他契机。

    “他好似能看穿骰子点数。”紫衣老者说道,“每次都能押的的无比精确。”

    “你家骰钟乃特殊神料铸造,天眼都看不穿,更何况是他。”叶辰淡淡开口。

    “那问题出在哪里。”穆婉清看向了叶辰。

    “他在用一种诡异的神通推演。”叶辰一语道破了玄机,“说白了,他并非看穿了骰子点数,而是算出了点数,这类的神通秘术玄之又玄。”

    “推演。”穆婉清俏眉一颦,两三秒后才看向了叶辰,“那日你与我对赌,用的也是推演之术?”

    “如你所想。”

    “真是小看你了。”穆婉清美眸中充满了深意,推演之术玄之又玄,与天机有关,这类的秘术,最是难学,也并非什么人都通晓,大修为者都不见得具备,一个天境修士竟然身负这等法门。

    “原来输给你,早已是冥冥中注定的事。”穆婉清笑着摇了摇头。

    “小友,可有方法对付他。”紫衣老者看向了叶辰。

    “有自然是有,但那要看我与他的在推演领域的道行谁更高了。”叶辰沉吟了一声,“接下来我会用推演干扰他的推演,至于能不能奏效,要比过才知道。”

    “需要我们做什么。”穆婉清慌忙问道。

    “看着便好。”叶辰淡淡一声,袖中手指已然开始点动,运转了周天演化的秘法。

    这是他第一次用周天演化应对敌人,这门神通,本就不是攻击秘术,更加不具备任何攻击性,但同样身负推演神通的人却是例外。

    既是推演,冥冥中都在窥看天机,这一点是相通的,只要寻到冥冥中的一丝契机,周天演化亦可用来伤人,推演遭受的反噬,可是恐怖的很。

    叶辰不语,穆婉清和紫衣老者亦是不语,生怕打扰到了叶辰。

    他们的目光,一直盯着的就是那个白衣青年,只愿叶辰真能破坏他的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