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人怨 > 第025章 雅霜姐带你走

第025章 雅霜姐带你走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美人怨 !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看最新章节请到:文学楼)

    我以为我已经想开了,我以为我已经看淡了,然而当那一纸文件摆在我面前,让我亲手写下自己名字的时候,心却在颤抖了。【文学楼】‘凌’字落地,最后一个‘雪’字,却是无论如何都下不了笔!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了,到这个时候,眼泪再一次不争气地掉下来,‘啪嗒’一声,落在了文件上,落在了签字的地方,更落在了心里……

    爸爸妈妈,自从你们离开以后,我的人生过成了什么样子?你们看得到吗,你们在看吗,哪怕你们心里有想过吗?我恨你们,真的恨你们,一辈子都不会原谅!

    是的,我不会原谅他们,就像滚烫的泪落在纸上变得冰凉,我的心,也跟着冰冷彻骨!

    警察姐姐给我递来了一包餐巾纸,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没有说话。

    “好,既然你们要送我进去,那么我就在里面待上半年,等我出来的时候,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看着玻璃窗外三张丑陋的脸,我恨得咬牙切齿,握紧了拳头。

    我说的很认真,一字一顿的,带着浓浓的恨意。

    如果说之前我只是想变得更加强硬一些,让那些人不能继续伤害我,那么现在,我已经下定决心,让自己变得残忍,就像他们那样!

    反正我的人生已是有了巨大的污点,我也要让他们,痛不欲生!

    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只看到他们脸上充满了不屑和戏谑,看着我的眼神似乎还带着一丝怜悯!

    一咬牙,我再也不犹豫了,拿起签字笔,写下‘雪’字!

    “小雪,不要!”就在‘雪’字写了一半的时候,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接着一道恍若天籁之音的话语响彻在耳际。我抬头,便看到雅霜姐满头汗水地出现在我面前,她额前的刘海,全都湿了。

    “雅霜姐,呜呜~”鼻子一酸,我再一次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和坚强,痛哭流涕,一把扑入她怀里。

    她抱着我,焦急地走到桌子前,拿起文件,看到我的名字还没有签完,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及时赶到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雅霜姐喘着气,拍着我的后背,手中微微用力,把我抱得更紧了。

    感受到她怀里的温暖,我哭得更惨了,“雅霜姐,你怎么才来啊!”

    “对不起!”她抱着我,摸着我的脑袋,满脸的歉意。

    我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只是觉得委屈,就哭了,泪水再也止不住。好像先前憋着,只是为了这一次痛痛快快地哭。我知道,自己已经开始依赖雅霜姐了,把她当做亲姐姐一样赖着,在她面前,我失去了所有的防御,有的,只是感动!

    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刻,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只有雅霜姐,不离不弃!除了哭,找不到任何话语,表明心里的激动。

    “傻丫头,别哭了,雅霜姐来,就是带你走的!”雅霜姐安慰我,语气却带着无比的坚定,“只要有姐姐在,就不会让你顿监狱,不会让他们害你,不会让他们给你强加上莫须有的罪名!”

    她的语气是那么坚定,好像这一切都理所当然,但我却知道,雅霜姐在安慰我。他们证据确凿,又拿着自己的身份向警方施压,我和雅霜姐都只是平常人,能有什么办法呢?我沉默,说不出话,只是感到更加悲凉而已!

    雅霜姐应该是猜出了我心中的想法,立即放开我,说:“雪儿,走,姐带你走!”

    “这位女士,你别冲动啊,你这样做是犯法的!”一直坐在旁边偷偷眼红的警察姐姐,听到雅霜姐的话,连忙拉住了她,让她不要冲动。

    我也很想劝雅霜姐,但更想离开这个鬼地方,所以,我沉默了……明明知道不可能,可心里,却有着那么一丝希冀!这种感觉很奇怪,是对雅霜姐的信任,也是内心深处的渴望。

    “不要拦着我,我要跟那群人当面对峙,我有证据证明我妹妹的清白,你赶紧去叫能管事的出来!”雅霜姐一脸的不容置疑,眼神都变得锐利起来,带着锋芒。

    女警察稍稍愣了一下,旋即满脸怀疑地走开了。

    五分钟后,所有人都到齐了,聚集在警察局大厅。

    带我到警察局的两位警察出现了,他们看了一眼周围差不多到齐的人,说:“高女士,既然你说有证据,那么便拿出来吧,我希望你最好不是信口开河!”

    他的眼神,是带着一丝冷意的。

    我不能理解他眼神中蕴藏的意思,只知道他不是个好人,因为他冤枉我,还对雅霜姐凶。

    雅霜姐淡淡地看着他,竟然是拿出一根烟,点了起来,吐出一口烟气,说:“你们既然说有证据证明我妹妹的罪名,那么请拿出证据来!”

    “警察局不允许吸烟,请你把烟灭了!”另外一人满脸严肃,好像脸上写着法律二字。

    “我知道休息室,审问室,等地方不允许吸烟,但大厅什么时候有这种规矩了?”

    “你要求直接来大厅就是哈为了吸烟?”

    “不,我是觉得待会带我妹妹走更加方便一些!”雅霜姐脸上,满是自信,好像她真的有证据一样。我开始期待起来,甚至盲目的相信她真的能够帮我洗脱冤屈。但转念一想,从头到尾,雅霜姐只是听我隐晦地说起过这件事而已,可以说她一点都不知情,哪来的证据?

    林茜茜满脸鄙夷地盯着雅霜姐,终于是忍不住开口,“你口口声声地说凌雪是你妹妹,有相关证明吗,你这样的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女人,大概是夜场里的小姐吧?”

    “也怪不得凌雪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大概是跟你学的吧,你这么护着她,莫非将来打算让她接你的班?”

    “真的是好算计啊,这小丫头确实有这方面的潜质!”

    凌思燕不满地嘟着嘴,满脸傲慢地说:“切,就她那样,免费送都没人要,哪来的当小姐潜质?”

    “你有,你全家都有,你妈有,你爸有,你爷爷……”我气得不行,怒斥着,话说到一半,住嘴了,她爷爷,好像就是我爷爷哦!

    “呵,我是凌雪姐姐这还需要证明,问问就知道了,只是我不明白,你口口声声说是我妹妹的监护人,是婶婶,请问,有证明吗?”

    “还有一点必须要承认,你说的没错,我是小姐,在夜场里,也陪过你丈夫好几次,只是他那方面不行,太快了,而且人又小气,每次小费都很少,后来嘛,就没有什么姐妹愿意陪他了!”

    “他真的好可怜,在那种场所别人都是来玩的,来疯的,只有他显得那么孤单,听他说过家里有一个八婆,管账管得很严,需求旺盛,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够辣的!”雅霜姐毫不客气地反击,她话里的意思我不是很明白,不过也大致清楚了。

    雅霜姐说,凌志业也是那种男人,经常去夜场。一开始,我有点不相信,后来想想,他那种道貌岸然的人,能好到哪里去?去那种地方,不是没有可能。

    “你说什么,凌志业他敢去夜场?”林茜茜脸色突然一冷,眼睛变得十分可怕,就像要杀人一样。

    雅霜姐摊了摊烟灰,我发现那动作真的很美,她动了动嘴唇,漫不经心地说:“去没去你回家问问不就知道了,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问了,平时多给他几张钱,这样你们都开心!”

    “你这贱人,真是不要脸,做小姐做到你这样的份上……”林茜茜满目的狰狞,气昏了头脑,她挥舞着爪子,就朝着雅霜姐冲了过来。

    “林女士,请不要在警察局大声喧哗,动手动脚!”旁边的警察脸都绿了,因为他们完全被忽视了,自然心里不爽。当即暴喝一声,吓得林茜茜不敢撒泼了。

    “我们进入正题吧,还是那句话,高女士,请出示相关证据,否则,我们只能当你是故意捣乱了!”

    “我也还是那句话,请把他们的证据交出来,让我看一看,否则,凭什么无赖我妹妹!”

    “重申一句,证明凌雪罪名的玉镯是我亲手从凌雪手中拿过来,这一点,我和方勇同志就是证人,足够证明凌雪的罪名了,如果你要反驳,请拿出证据!”那位警察的话,带着一丝不耐烦的味道。

    在他们眼里,人证物证确凿,这件案子已经是板上钉钉,没得改的。

    但,雅霜姐依然不肯放弃。我绝望的同时,也深深地被感动了。

    “人嘴两张皮,你说的话,我为什么要相信?既然你们不肯交出证据,那么我认为,所谓的玉镯,只是你们捏造出来的事实而已,连警方都跟他们勾结,真是让人心寒啊!”雅霜姐‘啪嗒’一声丢了手中的烟头,那双美丽的眼睛,是那么冷,充满着指责和质疑。

    楚风和林茜茜,看着雅霜姐,就像看一个小丑。

    “胡搅蛮缠!”那警察很生气,看了一眼林茜茜。

    “既然你要证据,那么便让你彻底死心了!”林茜茜脸色一沉,眼里尽是狠毒之色,她亲手把凌思燕的手上的玉镯摘下来,然后走过来,在雅霜姐面前晃了晃,“这一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呵呵,案子还没有结,执法严明的警察们,就火急火燎地把赃物交给林茜茜母女,我认为,这并不是从我妹妹手中拿到的玉镯,而是被偷梁换柱了的玉镯!”

    这一刻,雅霜姐看那些警察的眼神,变得更加冰冷和锐利。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