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人怨 > 第010章 与众不同的家访

第010章 与众不同的家访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美人怨 !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哼,这样的话你说了多少次了?可结果呢,还敢当着我的面的打我女儿!”

    “妈,别搭理她,这样的贱人就应该丢到山里喂狼去!”

    看着车窗外越来越偏僻的景色,我吓得脸色煞白,连忙求饶:“不会的,不会的,以后我一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求求你,婶婶,再给我一个机会!”

    我的声音,带着哭腔。

    虽然他们对我不好,但终究有一口饭吃。一旦离开叔叔家,恐怕我会活活饿死。

    在这样的年代,我可不指望哪个好心的人会收留我。

    我看过太多的悲剧,见到过无数凄惨的人。那些人有的没手,有的没脚,有的长成畸形,游荡在大街上,等待着别人的施舍。

    然而,世人的同情心早已经用尽,那些躺在地上凄惨的身影,他们视而不见。

    我也听说过哪家的孩子失踪,找到后要么失去了眼睛,要么被割掉肾脏……

    国家在发展,社会的法制在健全,然后永远都挡不住恶人使坏。

    若是我被丢在荒郊野岭,很有可能遇到人贩子,也可能遇到歹徒……我不敢想象。

    “真的?”林茜茜看了我一眼。

    “嗯!”我拼命点头。

    “啪啪!”还不待我反应过来,凌思燕就狠狠地抽了我两巴掌。

    我默不作声,强颜欢笑。

    外面的天色,已经有点黑了,马路上,竟然是看不到半盏路灯,我知道,车子已经开到很偏僻的地方。若是我不示弱,不好好地哀求,恐怕他们真的会将我丢在路边不管。【文学楼】

    “哟,还是真的,真的很听话了呢!”凌思燕笑得很开心,又扇了我几个耳光,还一拳打在我鼻子上。

    这一下,是真的痛了。我感觉自己的鼻子被打坍塌,甚至听到了轻微的骨裂声。

    然后,有着一股股暖流经过鼻腔。

    我捂着鼻子,脸都扭曲了,强忍住钻心的痛疼。眼角,还是不争气地流出了眼泪。

    摊开手,才发现一双粉-嫩的小手,已经布满了鲜血。我没有在乎,尽量忽略它,擦了擦鼻血,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哎哟,都流血了,妈,怎么办啊?”凌思燕显得有些惊慌。

    我知道,她只是装出来的而已,便说道:“没关系,一会就好了!”

    “这样都没关系,看来你抵抗能力很强嘛,我再试试!”凌思燕眼中闪过一抹冷色,居然还不肯放过我。

    她揪着我的头发,硬生生地拔-出一撮,疼得我龇牙咧嘴。

    即便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我真的受不了,想要爆发。然而,我依然是那么软弱无能,在最后时刻,还是被恐惧战胜了。

    我不敢动她,只能低声下气地求饶,声音都有些颤抖,我说:“凌小姐,你放过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做牛做马,你吩咐一声就行了,别再折磨我了,我真的受不了!”

    我不敢喊她‘妹妹’,因为她不愿意。只能卑躬屈膝地把自己当做一个下人,好生讨饶着。

    “哈哈,前几日-你那么拽,还敢打我,现在怎么就跟一条下-贱的母狗一样,半点骨气都没有,你的尊严呢?”

    “我还有尊严么?”我轻轻拨开眼前凌-乱披散的长发,看着她,笑着说道。

    是啊,我笑了,我看着凌思燕那张丑恶的嘴脸,笑了。

    此时此刻,我在想,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一个人,比我更悲催?

    “你还笑得出来,是在讽刺我吗?”凌思燕满脸阴沉,总觉得我的笑是那么刺眼,她很不爽,用手指搓-着我的额头。

    好在头骨硬,虽然她很用力,但不怎么痛,只是偶尔触碰到伤口,多流了一些血而已。

    “吱~”

    一声长鸣,是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

    林茜茜一脚踩住刹车,冷漠地看着我,嘴唇动了动,说:“打开车门!”

    我愣了,傻了,呆了。她让我打开车门是什么意思?

    “婶婶,为什么啊?”我小心翼翼地问,生怕她说出我最不愿意听到的话。

    “我让你开门!”她脸色突然变得好冷,美丽的眼眸中没有半点情谊。

    我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呜呜’地哭了起来,抱着她的腿,喊着:“婶婶,您不是答应了给我一个机会的吗,我都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啊,不会再犯了,求求您留下我吧!”

    “哼,真是下-贱,你爸你-妈没一个好东西,生出你这个一个不要脸的贱人!”林茜茜冷喝一声,话语充满嘲讽,她的表情,令我绝望。

    凌思燕凑过来打开了车门,林茜茜一脚将我狠狠地踹了下去。

    “贱人,去死吧!”凌思燕辱骂的声音,远远地传开。

    车子发动了,扬长而去。

    望着没了影的轿车,我依旧保持着被踢出来的姿势半躺着,小声抽泣着。望了望四周,除了黑压压的一片之外,什么都看不清,我有点怕了。

    嘶嘶!

    怪异而恐怖的声音,不断传入我耳中,还有黑夜里总是会有一道道奇怪的身影闪烁,犹如鬼影。

    “呜呜~”我吓得蜷缩在路边上,头埋进怀里,根本就不敢抬起头看四周。

    这一刻,我啜泣着,所有受的委屈,统统宣泄-出来,化作无穷无尽的泪水,流在漆黑的夜里。

    有一阵风吹来,很冷,冷到心里。

    哭了一夜,我心里也好受了许多,只不过一夜未眠,相当疲倦。等到天微微亮,我才敢走动,沿着他们离去的方向。

    天阴沉沉的,我不知道时间,不知道疲倦,沿着偏僻的马路,一直走。

    走了很久,我感觉有点头晕眼花了。

    一辆出租车从我身边经过,我不敢看它,生怕里面的司机是坏人。然而,它却缓缓地靠近我。

    我害怕了,加快了脚步往前走,却听到后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小雪!”楚风下车,看着我的背影,有点不确定,声音带着紧张和关切。

    “风哥哥!”我浑身一颤,猛地转身,跑向了那道伟岸的身影,直接扑入他怀中,泪如泉-涌。

    望着我浮肿的脸,浑身的伤,楚风一脸痛苦,紧紧地抱住我。

    后来,他直接送我到叔叔家里,说要给我讨一个公道。

    我们到公寓的时候,叔叔也正好回来。他拖着疲倦的身体,关上车门,看到我的那一刻,却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足足愣了五六秒,他的脸色才变得红-润起来,驱散了所有疲倦。他跑了过来,一把抱起我,激动道:“小雪,你总算回来了,总算回来了……”

    我被这一家人的阴狠和虚伪吓怕了,有些抗拒。

    “凌先生,有些话我必须要跟你说清楚!”楚风开口了,脸色很严肃,很认真。

    “楚老师,我们进去说!”他领着我们进了公寓。

    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只感觉一阵阵困意袭来,但我还是强忍住睡觉的冲动,去卫生间里用冷水冲了一把脸。

    看到镜子里面,满脸的血迹,还有狰狞的伤口,内心深处,开始产生了一股怨气。

    这么一张如花似玉的脸,都被她们母女毁了,毁了!

    等我回到客厅的时候,楚风已经将很多事情明说了,最后,他站了起来,问道:“凌先生,我不知道您是个什么态度,如果不希望小雪留在你家里,可以直说,大不了让她搬到我那里去住!”

    楚风有点激动,话语带着责备之意。

    叔叔也站了起来,脸色阴晴不定,看着我,满脸心痛地说:“小雪,告诉叔叔,这些伤口是不是他们母女两弄的?”

    站在选择的边缘,我再一次犹豫了。

    “告诉他,小雪,不要怕!”楚风一脸坚定地看着我。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