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人怨 > 第007章 好冷的梦

第007章 好冷的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美人怨 !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身子一颤,握紧了桌子一脚,拼命地往里面退缩。

    骗自己,只要一直躲在里面,他们就不能把我怎么样!

    “凌雪,你个可怜虫,难道一点骨气都没有了么?你的自尊呢?你连羞耻都不知道了么?竟然跟一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桌子底下,丢不丢人?”

    “我若是你,还不如一头撞死,妈跟野男人跑了,爸是抢劫犯,还杀人未遂,你或者还有什么意义?”

    凌思燕的话很刻薄,每一句都跟刀子一样插入我的心藏,让我很难受,很痛苦。

    我差点就没忍住冲了出去,但理智告诉我,出去就是死,我不能冲动。

    “你知道吗,你-妈已经被野男人甩了,现在在一家鸡店里风流快活呢,而且还能赚不少钱,不过,她早就把你忘了!”

    凌思燕的话就像恐怖的魔音缭绕在我耳际,一遍又一遍,林倩倩则是忙着将桌子拖到一边,准备将我拖出来。

    “被男人甩了,在妓院里当小姐,当小姐……”我嘴里不断重复着这样的话语,恍若痴-呆。

    “不,我妈不是那样的人,不许你污蔑她!”我怒了,眼睛赤红,一把推开桌子,冲了出来。

    “你-妈才是小姐,你-妈才是!”我怒吼着,丝毫不顾嗓子撕裂的痛。猛地冲到凌思燕身前,双手狠狠地朝着她脸上抓去。

    小时候,我妈对我可好了,她总是挡在我身前,挡住了爸爸的拳脚。她受不了家暴,走了我也不怪她,一点都不怪。

    甚至,我为她高兴,祝福她找到自己的幸福。

    在我心里,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她在我心里的地位,任何人都无法企及。妈妈是神圣的,绝对不容许任何人侮辱。

    龙有逆鳞,我也有,就算被他们打个半死,也不容许他们辱骂我妈。

    我满脸的怨恨,目光中似乎都燃烧起火焰,恨不得一把掐死凌思燕。

    “啊!”看到我疯狂的样子,凌思燕惊慌失措地往后退去,被凳子绊倒,又摔了一跤。

    我本来想扑倒她脸上,狠狠地抽她嘴巴。但是还没有等到我继续下一步动作,林茜茜就一把揪住我长发,然后用力往后一拉。

    头皮处传来一阵阵撕裂感,我甚至感觉到了头发被拔掉许多。

    林茜茜用力一甩,我撞在了桌子上,腰子传来断裂般的刺痛。就这么一下,我再也站不起来了,痛苦地蹲了下去。

    “小贱人,在我面前也敢如此放肆,长能耐了啊!”林茜茜看到自己的女子被我当面‘掀翻’在地,躺在地上呻-吟,似乎也受了不轻的伤,顿时大怒。

    她恶狠狠地瞪着我,抓起我的辫子强行将我提了起来,手很用力地抽在我脸上。

    仅仅两巴掌,我双颊完全失去了感觉,好似没有了。

    不自觉地流出口水,低落在胸前,我低头一看,竟然是鲜血。

    “让你横,让你横,小婊-子养的白眼狼,现在就敢咬主人了!”林茜茜不断抽着我的脸蛋,声音很响。

    一阵阵钻心的痛令我痛不欲生,但我是骄傲的,是坚强的,自始至终,都死死咬着牙,没有说一句求饶的话。【文学楼】

    凌思燕被凌浩然扶了起来,她早已经哭得梨花带雨,满面泪痕。好容易缓解了一些,就要报仇。

    “妈,让我来!”

    林茜茜将我丢下来,就像仍垃圾一样。

    我再一次无力地躺在地面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抵不住浑身痛苦。

    “让你打我,让你打我!”凌思燕抬起脚,狠狠地踢着我的腹部。

    “啊~”我再也无法忍住了,痛苦地惨叫起来。

    她每一脚都踢在我腹部,那种感觉,真的是生不如死。

    慢慢的,我感觉自己要死了,或者是要昏过去。我绝望地看着天花板,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凌思燕还在踢我,但我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好不容易干的泪,再一次从两处眼角,滑落而下。

    “你们干什么,住手!”在关键时刻,楚风赶了过来,阻止了母女两残酷的虐-待。

    凌思燕不敢说话,毕竟她觉得理亏,而楚风又是她老师,自然不敢放肆。

    林茜茜却丝毫不在乎,冷声道:“楚老师,我管教一下侄女而已,怎么了?”

    “有你这么管教的吗,我再来晚一点,人都要被你们打死!”楚风依然还是那个风哥哥,充满正义,当自己挨打的时候总是挡在我身前。

    “呵呵,我怎么会打死她呢?”林茜茜翻了翻白眼,若无其事地说,“我很有分寸的,而且,小雪她很乐意我这么管教她,你管得着吗?”

    “乐意?你怎么不这样管教你儿女?”

    “我儿女不愿意,她却很享受,不信你问问她!”林茜茜瞥了我一眼,满脸自信。

    楚风转过头,望着凄惨的我,说:“小雪,告诉老师,你不愿意,老师帮你报警,将他们抓起来!”

    我咬着牙,含-着泪,十分痛苦地哽咽道:“楚老师,你不要管了,我很乐意婶婶管教!”

    楚风看着我,久久不语,脸上尽是失望之色。

    这种失望,正如五年前,是那么明显,深深地刺痛我的心。

    “看到了吧,她很享受,楚老师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没有的话,我们母女先走了!”她不等楚风答话,带着凌思燕兄妹两走了。

    楚风看着三人的身影,讽刺道:“想不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你这样的婶婶,有你这样的母亲,我想,你的儿女,一定会以你为荣!”

    林茜茜身子轻-颤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我努力地睁开红肿的眼睛,看到了楚风满脸的心痛,伸手去抚摸-他的脸,安慰道:“风哥哥,我,我没事!”

    说完,手垂落,我昏死过去。

    后来的事情,我不知道了,反正醒来的时候,又是在医院里。

    躺在医院的床板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在一个寒冷的冬夜里,我独自一人浪迹在大街上,我成了孤儿。

    天上下着鹅毛雪,已经在地上积累了一指之厚。穿着破破棉鞋,踩在雪地里,雪进了鞋子里,化作水,然后结了冰,冻伤了脚。

    我走不动了,眼哭干了,不敢继续哭。因为,眼角的泪,同样冻结成冰柱。

    我只好蜷缩在某个角落,等待大雪停住。

    繁华都市里,霓虹灯不断闪烁,五颜六色的,很美很美……路上,却连一个行人都没有。

    望着天上,雪反而下得更大了。

    我点着了打火机,只为取那一点温暖。然而,单薄而破旧的衣裳,始终抵御不住严寒,最后,还是冻死了。

    然后,有一个诗人摸样的男子,走过我身边,他来了灵感,写下了《卖火柴的小女孩》。

    我哭了,尖叫着说道:“不,我不要死,我不想死,我不是卖火柴的小女孩……”

    从梦中惊醒,我猛地起身。惊讶地发现,周围的一切并不是梦中的场景,没有雪,没有寒冷,而床边,趴着一个人。

    我恍然,这才意识道先前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看这装扮,我肯定是在医院里,床边趴着的,自然是楚风。

    看来昨晚,他熬了一夜,不然也不会这么劳累,在床边睡着了。

    我不敢打扰他,只是静静地看着,风哥哥,他还想从前那样关心我。我不知道说些什么,也不知道究竟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上天让我遇到他。

    我身上贴了很多膏药皮,伤口差不多都被包扎了,经过一晚上的休息,也没有那么疼了。

    抬头,看着墙上的挂钟,已经到了八点了。

    在学校里,这个点正好是上课的时间。我很想去上课,转念一想,都伤成这样了,还去干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