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系统狩末世 > 0505 不回去了

0505 不回去了

作者:补丁1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武侠系统狩末世最新章节!

    再往里走,通道越来越宽大。大约十分钟后。一行人抵达到了一个巨大的大殿。

    它的宽大跟一个广场差不多。四周空空的,除了正中心有一个巨大的白色的石头柱子外。一切都像一个用白色的石头彻出来的巨大的空盒子。

    辛冬儿停下了脚步,不断的四处张望。她跟张辰心意相通,传张辰的感受却是一种极微妙的忧郁感。不知道这种地方对她到底意味着什么。

    孙静幽和苗纤纤抵达这里之后,情绪也都比较放松。毕竟的,不需要面对那么多疯狂的怪物。安全感要好的多了。所以精神上也放松了许多。

    那巨大的石厅前面还有一扇看起来很像门的东西。有两人高,但在这个大厅里显得十分渺小。如果是门的话,不知道那门的外面是什么。张辰这时走过去。辛冬儿也跟在他背后。

    张辰“这是扇门吧?外面是什么呢?”他这样问并没有指望有什么回答。结果辛冬儿居然说道“港口……”

    “港。?!!”

    连苗纤纤和孙静幽都十分吃惊。应该说下到这种地底来了。下面居然会是一个港。?

    辛冬儿出纤白的手推开了那两扇石门。手轻的像在推自己家的房门。

    门的外面给的第一感觉就是幽蓝。似乎一切都是蓝色的。

    张辰随着辛冬儿一起出去。落脚的地方,是一个极古老的大型石台。背后的那扇石门与石台的大小相比,显得极渺小。

    那巨型石台的对面,是一面巨大的镜子。跟广场一样巨大,看不到边。似乎石台有多大,它就有多大。用手摸上去的时候,却会感觉到一种硬质的冰凉感。

    那镜子里的世界与现实是连在一起的。入眼的一切,都是蓝黑色的,无边无际。

    如果不是刚刚从外面下来,四个人可能会怀疑自己真的到了外面。

    而那石台的左边有一个突出到镜子里,石头栈桥。

    四人走过去后,能看到那镜子里的栈桥已经严重破损,只剩下大约十几米的长度。但还是能看出来,其原本的造型,绝对是港口上的栈桥无疑。

    苗纤纤站在那栈桥的前面好奇的说道“这里真的是港口吗?”

    她伸长脖子往镜子里的栈桥下面看,蓝黑蓝黑的,并不是水。倒向是悬在无尽的高空中的。

    其实人在这种环境下会有种巨大的独孤感。就好像天和地之间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十分的渺小和无助。

    张辰“这里是作什么的呢?”

    他这样问。旁边的辛冬儿只愣看着远处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张辰只能感觉到一阵淡淡的惆怅。

    他极目远眺,那远处蓝黑色的深处,隐隐约约,有延绵极远的柱子耸立着,只那柱子中最少有一大半损毁断掉了。

    他极目远眺,那远处蓝黑色的深处,隐隐约约,有延绵极远的柱子耸立着,只那柱子中最少有一大半损毁断掉了。

    柱子呈列状往更黑蓝的远方延伸出去,似乎没有尽头。

    那看起来像是一座桥。

    “那些柱子是什么?”张辰问。

    辛冬儿到这时才回过神来了。她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船道……”

    苗纤纤此时两手搭在额上,然后往远处望着,一边说道“船是到哪儿的?从柱子上走吗?这镜子里的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们三个不是会飞吗?我们一起把镜子打破了好不好?”

    她说完试着往前跳了跳。后面的辛冬儿忽然一把抱住了她拉回来道“不能往前去……”

    苗纤纤觉得辛冬儿的语气有些过于严肃了,回头看着她说“你怎么了?”

    “往前就不能再回来了……”辛冬儿有些忧伤的感觉蹲下来说“光这样是飞不过去……太远了……就算我们不迷路,也需要数亿年……”

    她的话,让孙静幽和苗纤纤都目瞪口呆。

    不管这些事情有多少匪夷所思,到了这种地方。也只能选择相信吧。张辰坐到了地上,看着那无边的幽蓝的世界问道“在这儿等船来……那镜子里的船吗?”他把身体靠在那已经损坏的石头上。

    辛冬儿靠过来在他身边偎依着说“记不得了……但我知道……离开栈桥后,外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我很想出去…………”

    孙静幽一直坐在旁边安慰她说“如果没有船就不坐呗。”

    辛冬儿低声,嗯了一声。

    孙静幽可能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低落,她自幼多呆在庙里,与现代的电脑之类的电子产品用得极少。反而对于古诗词知道的很多,这时就念了一首苏东坡的《定风波》说“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

    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

    试问岭南应不好?

    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这首词是苏东坡当年写受自己案子连累被发配岭南的王巩和他的小妾柔奴的。岭南在古代是个流放的极贫穷艰苦的地方。但几年后,他们回来时,却似乎变得更年青了。并没有被贫穷影响到。所以苏东坡好奇的问了句“岭南应该是不好的吧?”

    那个叫柔奴的小妾却说“此心安处是吾乡。”

    这句话的意味很多,也很应景。

    辛冬儿的思想中有大部分是现代的那个明星女孩,对于这首诗虽然并不如孙静幽熟悉,但还是听得懂意思。

    她笑了笑靠在张辰身上,情绪好了许多。

    几个人坐在地上看镜子里的风景,也是一个很意思的事情。(进入这里之后,一切对于人的理解能力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那栈桥外的远处,几乎一切都一无所有。

    张辰这时看着那什么都没有的远处

    时间久了,四个人的情绪慢慢的好了起来,说笑起来。感觉着那种无边无际的飘渺空旷感。

    苗纤纤似乎对一切都极有兴趣。没坐到一会儿,就起来不断的跑前跑后的看来看去。

    一个小时后,苗纤纤终于忍不住又跑回来了“哪……他们说的不死船票在哪里呢?”

    辛冬儿回头看着背后的入口。

    苗纤纤“在外面吗?”

    辛冬儿点了点头,她回头看着张辰说道“我带你去拿吧。”

    四个人一起回到大厅里。那大厅里最中间的柱子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此时辛冬儿走到柱子的前面,伸手放到柱子上。

    “我第一次出去之前,就把它放在这里了……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

    那白色的石柱,在触到了辛冬儿的手后,发出了轻轻的咔咔声。石柱面像辛冬儿的一面,慢慢的升了起来。

    整个大厅里刮起了风。所有人的头发都在风中慢慢的往上飘动。

    那巨大的石柱,里是透明的。中间悬浮着一张黑色的大约三张证件照大小的纸。当石柱打开后,那种在外面不断看到的白色的灰尘开始,飘落在大厅里,似乎整个世界都开始下起雪的感觉。

    那中间的黑色给人以装人用的水晶棺的感觉。

    苗纤纤在一边眼神像看到了打开的潘多拉的盒子,新奇的问“你把它放在这里作什么?”

    辛冬儿“记不太清了……但是……应该是一个标记吧……如果船来了……可以看到它……”

    那飘缈的灰尘,不知道是什么,放在那里的时候。就不断的飘出来。张辰等人不能离开远处去看现在的位置,但想从远的地方也许能看到那些飞扬的白色如雪的东西吧。

    也许是有锋火台一样的作用吧。

    有白色的像雪一样的尘埃,慢慢的飘下来。

    整个大厅里似乎笼罩在雪中的感觉。

    她美丽的脸印在那镜子上,能看到雪中镜子里的自己的脸,有些像自言自语的说“我原本的也许是想……如果真的没有船来,我就自己回去……”

    “船票可以指到我想去的方向……就算船没有来……在没有边际的空间中,不会迷路。只要不死,就总会回去的……”

    “……但是路太远了……所以我需要太多的能量……我花了很多时间去吸收这个世界的力量……每个神话时代开始的时候,我就会醒过来……当能量太多的时候,我就制作一个装着能量的器皿,藏起来……我记忆中有好几个分身藏在这个世界的好多个地方……那个地下宫殿里,画着的只是其中一个被它们发现的……”

    她说的,张辰能理解到,之前在那个地下迷宫中找到的石头人。只是她用来装自己能量的器皿之一。

    “我第一次出去之前,把船票放进去的……打算要么船来了,要么我自己走的时候再拿出来……”辛冬儿这时伸手进去,那手掌在那透明的气体中,有种变形的感觉,似乎穿过了无数的时间和愿望,细长的手指夹住了那张黑色的纸。

    然后抽出来,回头递给张辰说“给你吧……”她小声说“我不回去了……”

    张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最后那句话代表着太多的意思。(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