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乐神 > 第九百九十一章 叹息

第九百九十一章 叹息

作者:就是芦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超级乐神最新章节!

    伊万?伊万诺维奇是俄罗斯圣彼得堡音乐学院走出来的钢琴天才,在俄罗斯享有很高的声誉,被誉为近几十年来唯一一个“接近基辛”的俄罗斯钢琴家。

    作为被众多俄罗斯乐迷报以厚望的钢琴家,伊万?伊万诺维奇一路走到四分之一决赛,可以说是已经使出了他的浑身解数。

    不参加大师杯,永远不知道大师杯意味着什么。在俄罗斯的钢琴界,伊万?伊万诺维奇就是顶尖的存在。可是来到了这里,随意走出来的一名选手,都有着不输于他的实力。特别是在第一天的比赛里,那个来自华夏的名叫陈浩的选手,实在是给包括他在内的众多参赛选手,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不比较,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和别人的差距在哪里。自以为已经站在了钢琴技巧顶尖地位的伊万?伊万诺维奇,现在再也不敢这么想了。

    当然,既然来到了这个舞台,就要全力以赴,哪怕是无望决赛,也要拼出自己的最好水平!

    伊万?伊万诺维奇走到舞台中央,在那架巨大的斯坦威钢琴前坐了下来。

    面对着这架钢琴,伊万?伊万诺维奇的心里有些激动。这样顶级的演奏钢琴,就算是在母校,也只不过有区区两台而已。在他平时的演奏中,接触到这样? 顶级钢琴的机会也是不多。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的名望还没有达到那个层次,顶尖钢琴家的收入也是非常可观的,拥有一架演奏级斯坦威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还有的钢琴家,不管去世界哪里演出,都要带着他自己习惯使用的钢琴。这种看似“任性”的做法,花费就更惊人了。

    在钢琴前坐定,得到了评委可以开始的示意,伊万?伊万诺维奇调整了一下呼吸,随即双臂扬起,以一个小角度向琴键落去!

    一阵华丽、轻灵的琴声。在指尖缓缓流出。这是李斯特的超级技巧练习曲的最末一首,名叫《追雪》。看似柔美的名字背后,却需要复杂而艰深的技巧来完成。

    李斯特的练习曲之所以叫超级技巧练习曲,就是因为其高深的演奏技巧。就如这首《追雪》,音乐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笼罩着一层轻纱一般,从头到尾都是那么轻柔,那么柔美。然而,想要营造出这样的效果,可并不容易!

    伊万?伊万诺维奇的双手在琴键上迅速而轻快地起落着。他的每一个抬指动作都很微小。但却非常灵活。如果在一个钢琴初学者的眼里看来,他的演奏或许和老师所讲的技巧要领完全相反。比如老师说过要高抬指,但他的每一个抬指动作都是那么小,甚至不认真看根本感觉不到存在!

    然而,从指尖流露出来的每一个音,却都是那么干净、均匀,显然,这是因为深厚的基本功的原因。在一开始的练习中。不管是高抬指,还是手腕的放松等等。都是为了规范入门者的演奏习惯罢了。像是到了这样层次的钢琴选手,一切的技术都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就像是华夏的书画里讲究的境界一样,已经过了追求“形似”的阶段,转而进入到了“神似”的层次。

    楚扬静静地坐在选手休息区,看着台上伊万?伊万诺维奇的演奏。这个来自俄罗斯的钢琴家。演奏风格非常细腻,同时带着一丝德国人般的严谨,像这样的风格,楚扬是很喜欢的。这个人的演奏风格很像基辛,都是在最基本上技术环节上。拥有着无可挑剔的基本功。他们在演奏中,往往可以把乐谱上每一个力度、速度符号都处理得非常好,节奏感就像是机器一样,从不出错。

    这样的演奏,或许有的乐迷不喜欢,觉得是很死板,失去了音乐本身那种灵动。但喜欢的乐迷也大有人在。当然,楚扬很理解这样的钢琴家的音乐理念——运用最完美的技巧,让音乐韵律之美得以完美展现。

    对于这样的钢琴家,楚扬是很欣赏的,同时这样的人才也是乐神门最为需要的。在楚扬看来,这样的钢琴家就像是一张质量优秀的白纸,本身已经拥有了非常好的基础,但对于音乐的理解和悟性,又在之前的演奏中被他们刻意地忽略掉了。这样的人,楚扬可以有无数办法,让他们在短时间内产生技术上的飞越。

    同理,如果是一个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音乐理念和审美趣味的演奏家,特别是他的审美还属于那种比较低级一类的,这样的钢琴家,就算是他的名气再大,楚扬也没有什么兴趣。因为在他看来,这样的钢琴家就像是一个早已定型的工艺品,很难再进行二次加工了。

    楚扬很认真地看完了伊万?伊万诺维奇的所有演奏,暗自将他的名字记了下来。这两天,他在没有比赛的时候,也会来现场看其他选手的比赛,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乐神门发现人才。他看人,不看名气,不看国籍,只看技术。这两天,楚扬的小本子上已经记录了十几个人的名字。这些人都不是在比赛中表现最出色的,但在楚扬看来,这些人却都是拥有着最好的成长潜力的。

    当然,陈浩不在此列。在楚扬看来,陈浩这个人的心性有问题,尽管他现在已经掌握了杀伐之音,不过对于他的实力,楚扬并没有看在眼里。这个陈浩不过是一个炼气初期的水平罢了,就算是杀伐之音的攻击力比较强,但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也让楚扬根本没有把他看在眼里。而且在楚扬看来,这个陈浩的心性,注定了他在乐道之上,不会有什么大作为。

    他很奇怪,角弦为什么会选了这样的一个人传授乐神决。按理说,她如果真的是为了乐神门好,不应该如此草率地选人才是。而且楚扬也相信,作为一个从乐道之中孕育出来的琴灵,不至于连起码的识人之能都没有。起码青木和宫儿、商儿他们看人的乐道悟性,都是很准的

    伊万?伊万诺维奇已经结束了他的演奏。紧跟着走上舞台的,是韩国的选手金智会。这是一个典型的韩国人,留着韩剧里男主角那种长发,一张精致而有些娘气的脸,皮肤很白。应该说,这样的一个男人。应该是比较符合当下那些小姑娘们的审美观的,按一个流行一点的词来说,这样的男人就是“小鲜肉”。不过既然是来自韩国,那张标致得有些过份的脸,是不是还是“原装货”,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楚扬的关注点并不在这个上面。在他看来,一个男人是阳刚一点,还是娘一点。都只是个人的习惯不同而已。甚至就算是变性人,楚扬也觉得没有什么,毕竟那是人家的选择而已,并不应该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他所关注的,只是这个韩国人的演奏而已。

    金智会优雅地在钢琴前坐了下来,适应了一下舞台的聚光灯之后,他轻轻地舒展双手,放在了琴键上。随即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智会君!”在韩国,无数的小女生守候在电视机和电脑前。等候着他的演奏开始。

    在韩国,金智会的名气相当大,拥有的乐迷数量也很多。就像此刻,在韩国等着看他比赛的女乐迷,没有百万也有个几十万!甚至还有一些狂热的乐迷,追到了乌德勒支。

    双手轻轻贴伏在琴键上。微微下落,顿时,斯坦威发出一阵柔和轻盈的琴声。

    李斯特的音乐会练习曲《叹息》。这是李斯特作品中为数不多的以轻柔舒缓为主题的练习曲,然而如果你以为这首曲子因为轻柔舒缓就很容易弹,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首曲子。在楚扬看来,是李斯特诸多作品中,难度相当大的一首。

    李斯特的这首《叹息》又叫《大海》,两个标题都是别人加上去的。这首曲子的旋律极富歌唱性,主旋律隐藏在如同海浪一般的琶音之中,层次感很强,对演奏者的力度控制,要求非常之高。

    楚扬满怀期待的准备欣赏这首《叹息》,然而这个韩国的金智会一出手,就让楚扬大摇其头!

    这个金什么的,他确定自己在弹李斯特吗?不是在弹肖邦?

    听着那忽快忽慢,极具“随意”性的节奏,楚扬也是有些无语了。这首《叹息》极具梦幻色彩是没错,但它的旋律,依然是非常严谨的,根本不是肖邦的某些作品中的“鲁巴托”风格,可以随性、自由地演奏。

    这个韩国的钢琴手,可能是想要在这首曲子中,展示自己的个性和对音乐的理解,然而在楚扬看来,这首曲子已经在他的手下,被改得面目全非了。

    这家伙连这首曲子的真正之美在何处都没有弄懂,就自以为是的改曲子,不禁让楚扬大倒胃口。本来,这是这几天比赛里,唯一有人演奏《叹息》,还让楚扬有些期待呢。毕竟,《叹息》是李斯特的名曲,本着避讳原则,很少有选手选择这样的曲子来弹。这个韩国钢琴家选择了这首《叹息》,刚刚楚扬还觉得他挺有勇气的,可能真的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手,谁知道这哥们儿根本就是无知者无畏啊。把《叹息》弹成这样,居然还敢在这种场合之下弹?

    当然,楚扬觉得这首《叹息》弹得不成样子,只是以他的标准而言。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个韩国人弹得还是不错的,那些细微的节奏上的区别,普通乐迷并不听得太出来。甚至就连那些评委们,就算是听出来了,也不见得像楚扬这样完全否定。毕竟,他们的欣赏层次,和楚扬是不在一个层面上的。

    “切,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把《叹息》弹成这样,居然还有胆参赛,可笑!”楚扬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不屑的声音。

    “陈浩?”楚扬敏锐地听出了声音的主人,立刻扭过头去,看到了他。

    “楚扬,我是来看你的比赛的。”陈浩将下巴冲着楚扬扬了扬,带着一丝嘲弄的口气说道。

    “哦,谢谢。”面对陈浩的那丝嘲弄,楚扬就像是没有看见一样。

    “楚扬,你赢不了我,冠军是我的。”陈浩眼看着楚扬完全不把他的挑衅当成一回事,眼底闪过一抹愠怒之色。

    “心里存了争胜之心,乐道就落了下风。像你这样的心态,一辈子也进入不了乐道的大门。”楚扬淡然说道。

    “你怎么知道乐道……”陈浩听到楚扬提起乐道这两个字,脱口而出问道。

    “这有什么?乐道,就是音乐之道,你学音乐这么长时间,难道还不懂这个?还有,为什么我就不能知道了?”楚扬有些好笑地反问道。

    “原来他只是胡乱说的。”陈浩的心里暗自松了口气,眼底那抹嘲弄之色又浮现出来。

    “哼,光会耍些嘴皮子是没用的,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够有什么样的表现。”陈浩冷笑着说道。

    乐道是他最大的秘密,刚刚听楚扬说起这两个字的时候,他还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听到了楚扬的解释,他立刻明白自己误会了,是虚惊一场。

    他今天来现场挑衅楚扬,也是得到了门主的示意。当然,对于这样的事情,他是很乐意去做的。就算是没有洛芊芊的指示,他也会来这里挑衅一下。毕竟,他现在已经有了足够打败楚扬的本钱,面对自己曾经遇到过的羞辱,自然要找个机会讨回来!

    楚扬笑了笑,不再和陈浩说话。在他眼里,陈浩不过就是一个角弦的马前卒罢了,自以为得了什么绝世秘笈,那点小小的乐道修为,在楚扬的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

    楚扬将目光转向了舞台之上,不知不觉,那个韩国人已经结束了自己的演奏,接下来上台的,是米国人马克西姆,这是一个像朗朗一样的偶像钢琴家,楚扬以前听过他的演奏,很有激情。

    “不知道他演奏李斯特的作品,又是什么样的。”楚扬望着那道高大的背影,饶有兴致地自言自语道。(未完待续……)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