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乐神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楚扬VS妥罗耶夫斯基(下)

第二百三十七章 楚扬VS妥罗耶夫斯基(下)

作者:就是芦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超级乐神最新章节!

    “《革命练习曲》的难点在左手,但真正体现曲子精神、内涵的部分,却是右手!那些和弦,并不是孤立的个体,而应该是互相呼应,形成完整的乐句,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那几个突兀的弱小节的存在!”楚扬合上琴谱,心里肯定地想道!

    两分多钟的时间,听着妥罗耶夫斯基的演奏,翻着琴谱,想着肖邦的平生和创作这首曲子的背景,楚扬终于明白刚刚自己听到的这段演奏究竟是哪里别扭了!

    妥罗耶夫斯基的演奏看似精彩,但他过份专注于左手的技巧,却忽略了右手部分的和弦,只是一味的大力砸出来,看上去视觉效果不错,但却把肖邦想要表现出来的那股悲愤的情绪完全破坏了,可以说只能让人听出“愤怒”的情绪,但却会让人觉得这“愤怒”来得莫名其妙!

    “真正的《革命》不是这样的。”楚扬突然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由于他说话的声音很低,以至于其他的三个人都没有听到。

    “年轻人,轮到你了,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妥罗耶夫斯基用有些生硬的中文说道。其实他在华夏呆了这几年,中文已经勉强可以和人沟通了,但是为了显示自己外教的优越感,他在教学的时候从来不说中文。此刻和楚扬虽然说起了中文,却绝不是为了照顾楚扬,而纯粹是为了威胁和嘲弄。

    特别是那句“我很期待你的表现。”配合他此刻的神情,分明就是“我很期待你出丑”。

    楚扬自然不会理会这个自大的外教,他此刻的心情很愉快,因为对于《革命练习曲》的理解又深了一层,这个收获可是不小。要知道,如果不是此刻比赛的气氛刺激影响着他,让他的大脑思考比平日更快更迅速,绝对不会在短时间内想通这些的。

    如果此刻有一位深研肖邦的钢琴大师在这里,并且了解到楚扬这短短两分钟的变化,一定会大声惊叹。《革命练习曲》的精华部分在右手。这个知识点虽然在职业钢琴家的眼里算不得什么秘密,但他们都是建立在正规科学的学习,名师的指点下的,像楚扬这种全凭自己的悟性,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能够理解透这一点,在他们看来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不会让你失望的。”楚扬回过神来,站起身冲着妥罗耶夫斯基露出了一个轻松的微笑,自信十足。

    看着楚扬这样的神情,唐虹一双美目也露出了浓浓的期待。她阅人无数。此刻楚扬的表现。分明就是信心爆棚的表现。她很好奇楚扬这种自信来源于哪里。要知道刚刚妥罗耶夫斯基的表现。可以说是无懈可击,作为一个钢琴教师,他对这首《革命练习曲》的演绎,可以说是规规矩矩。毫无问题。

    楚扬凭什么自信一定会赢?

    唐虹的目光一转不转地盯着这个年轻得有些过份的小伙子。

    楚扬轻松的坐在钢琴前,向前调整了一下琴凳。妥罗耶夫斯基是个大块头,他坐过的琴凳楚扬再坐上去,明显双臂够向钢琴有些费力。

    随手弹了几个音,感受了一下键感之后,楚扬的脸上浮起满意的神情。

    这是一架雅马哈的小三角,继承了雅马哈出色的音质和触感,虽然有些偏软,但无疑这样的键感更适合演奏。

    轻轻闭上双眼。楚扬将心神沉寂下来,他的脑海里,回忆着肖邦创作这首曲子时的心境。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生。”楚扬的心里,突然突兀地浮起这样的诗句。

    与此同时。他的思绪却回到了华音门被灭的那一刻,师父洛晴拼命地护住他的背影。

    曾经,华音门也是他的家,但在岳无极出手的那一刻,家,没了,师父,没有了……

    那几乎就是他的全部!

    那时那刻的心情,怎一个悲愤了得?

    楚扬倏然睁开双眼,右手高高扬起,带着一股壮烈之势,落向琴键!

    在五指接触琴键的那一刻,掌骨齐齐一震,整条手臂的重量,加上强健的手指关节的瞬间爆发力,齐齐灌注琴键!

    “铮!”一声宛如金铁交击的和弦,从楚扬的右手掌心爆发,带着一股震撼的力量,直灌入耳,振聋发聩!

    楚扬这记属九和弦,力度和妥罗耶夫斯基刚刚演奏的版本相差无几,但在听觉的震撼上,却远超过刚刚妥罗耶夫斯基的演奏!

    这记和弦,给人以坚固、凝实之感,每个音中间,都像是有一根“铁芯子”,坚硬通畅,几个音合在一起,又使整个和弦如同铜浇铁筑一般,牢固不可撼动!

    这样的一个和弦,听上去就像是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吹响的冲锋号般,带着一股惨烈决然的气息,一股雄浑凝固的精神,更像是来自心底的呐喊,悲号!

    听到这声和弦,唐虹整个人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刚刚楚扬坐在钢琴前,自然平静,状态放松,这使她产生了一种错觉,认为楚扬的演奏也必然是规矩平淡,按部就班的。

    但在楚扬右手接触琴键的那一刻,猛烈的爆发,如同平静的地面突然变成了狼烟遍地的战场,这种强烈的反差之感,让她整个人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妥罗耶夫斯基和那个女翻译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这首《革命练习曲》两个人已经弹了、听了无数遍了,可刚刚这个年轻人仅仅是一个和弦,就带给了他们从未有过的冲击和震撼!

    妥罗耶夫斯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如此富有冲击力的和弦,居然是出自这么年轻瘦弱的身体!

    事实上,楚扬长得一点也不瘦,相对于同龄人来说,楚扬甚至可以称得上健壮,毕竟是修炼之人,身体素质和肌肉协调性都要比普通人好得多。但俄罗斯人天生骨架粗大,在这一点上有天然优势,所以才造成妥罗耶夫斯基看楚扬觉得他瘦小的错觉。

    左手贴伏在琴键上,五指细密而迅速地起落着,抬指、击键、抬起,每一个动作都干净无比,在没有使用踏板的情况下,左手这一连串迅速下行的十六分音符,在allegro(快板)的速度下,如同一颗颗细密圆润的珍珠,落在人的耳朵里,带起一股独特绝伦的听觉享受!

    每一个音都绝对的均匀,力度、时值,甚至表情!无数个均匀的音组合成一大句下行音流,宛如长江大河,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气势,直泻而下!

    楚扬的脸上,扬起一股刚毅、悲愤的神情,此刻他的感情,已然完全被带入到了华音门灭,失去洛晴的悲痛之中,带着这种情绪奏出的这首《革命》,带给人的震撼与冲击可想而知!

    右手再次轻轻扬起,再度奏出的两个过度性质的和弦,却没有刚刚那般强烈,仿佛是情绪完全爆发之后的低谷,像是轻轻的叹息,又像是啜泣,虽然力度弱了下来,但就是这个弱音和弦,却带给人一种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似乎在这两个弱和弦中,整首曲子的意境一下子凸显了出来!

    “这个地方,居然可以这么处理!”妥罗耶夫斯基听到楚扬对这两个和弦的处理,一双碧蓝的眼睛里透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个年轻人刚刚演奏那两个和弦的“味道”,让他想起了自己在柴院的金色大厅听到的一个版本,同样是《革命练习曲》,只不过,演奏者是被誉为“俄罗斯国宝”的钢琴家,号称“百年才出一个”的天才,基辛!

    “怎么可能,我一定是听错了,这个家伙怎么可能和基辛相比,这里是蒙的,对,一定是蒙的。”妥罗耶夫斯基自言自语地说道。

    唐虹的一双美目,笼罩着钢琴前的那个少年,一动不动。她的目光中,充满了惊奇、惊叹、惊喜、欣赏等种种复杂的情绪。

    伴随着楚扬的每一次强力和弦的奏出,她的整个娇躯似乎都会跟着微微颤抖,那是因为曲子强烈的感染力和冲击力造成的!

    听着这样的《革命》,唐虹只觉得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整个人激动得像是要从椅子上跳起来!

    楚扬的琴声,似乎会说话,将她心底那段不堪回首的苦难奋斗史,完全勾勒了出来,就像是她发自心底的呐喊一般!

    唐虹甚至觉得,看着楚扬的现场演奏,比起自己在那间价值一百多万元的音响室里听到的还要富有冲击力!因为在那里,她只能听得到声音,可是在这里,她还能看到楚扬的动作,神情,这一切,都为这首曲子做了更好的诠释!

    右手的和弦,在强弱变化之间,仿佛形成了一句句抑扬顿挫的乐句,又像是那位钢琴诗人的声声控诉!每一句,都直指人心,带着一股沛然强大的感染力!

    在这一刻,唐虹有种错觉,似乎舞台上,钢琴前那个年轻的小伙子,就是肖邦本人。钢琴,就是他手中的武器,他在用自己的武器,和犯下了累累暴行的敌人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