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乐神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马晓燕的疯狂!

第一百八十九章 马晓燕的疯狂!

作者:就是芦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超级乐神最新章节!

    “帅哥,晚上我请你吃饭呗?”昌乐汽车站里,刚刚下车的马晓燕转身看着楚扬说道。

    “不用了吧,中午不是已经吃过了。”楚扬下了车说道。

    “那怎么一样,中午是你请的我,这次是我请你嘛,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怎么样,这个理由够充分吧。”马晓燕笑嘻嘻地说道。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这种事别人看到也会管的。”楚扬笑笑说道。

    “那也要请,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怎么,你不会是不敢去吧,怕我吃了你不成?”马晓燕咯咯笑着说道。

    “有什么不敢的,一顿饭而已。”楚扬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落入了马晓燕话语里的圈套。

    “就是呗,一顿饭而已,走啦,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你肯定没吃过的。”马晓燕说着,主动拉着楚扬的手,飞快地出了车站。

    “唉,你别这么拉着,我跟着就好。”楚扬有些尴尬地抽出了手,这丫头时常出人意表的疯劲,实在是让他感到很头疼。

    “真是的,你一个大男人,比我还害羞,刚刚你一个人打二十多个人的厉害劲儿哪儿去啦。”马晓燕回头笑着说道。

    楚扬知道自己嘴皮子上的功夫不如这丫头,索性闭口不说话。

    两个人一路七拐八拐,来到了城北的旧城区,前面带路的马晓燕熟练地穿过一条条狭窄的小巷子,不一会儿将楚扬带到了一家小小的面馆面前。

    “老马牛肉板面,又吃面?”眼看着马晓燕推开了面馆的门,楚扬的嘴里轻轻嘀咕道。

    “来啊,帅哥,这里的板面做得很地道的。”马晓燕推开门,回头冲楚扬说道。

    来到店里,楚扬四下打量了一下,这是一间很小的店铺,里面的光线也不太好。有些暗。厨房就在里间,进店就可以望得见,里面热气腾腾,一口大锅里正在煮着面,外面一个大号的电饭锅里则是开着口,里面煮得满满的囟味,有鸡脖子、肉丸、鸡蛋等,四、五张桌子摆在角落里,两桌客人正在“呼哧呼哧”吃得正香,从他们的打扮上可以看得出来。这些都是工地上干活的农民工。他们的面碗里放了很多红红的辣椒。桌上还摆着几瓶廉价啤酒,一股浓郁的面香混着酒气,扑面而来。

    “来吧,就坐这儿。”马晓燕说着。转身冲着身后的厨房喊道:“马叔,来两大碗板面,各加一个鸡脖子一个肉丸!”

    “哟,燕子回来啦,你可总没来马叔这儿了,这是你的小男朋友吧,真不错!”厨房里一个壮实的圆脸汉子探出头来,看到马晓燕笑呵呵地打了个招呼。

    “马叔,最近生意怎么样?”马晓燕一边说着。一边从桌上拿了两双一次性筷子,递给了楚扬一双。

    “还那样,凑活呗,燕子,听说你在学那个什么舞蹈。要上什么舞蹈学校,怎么样考上了没有?”店主老马笑呵呵地问道。

    “不知道呢,今天刚考的试。”马晓燕笑着回答道,显然和这家店的老板很熟。

    “燕子你那么漂亮,人又聪明,肯定能考上,来,面来啦,你们慢慢吃。”店主说着,麻利地端上两碗热气腾腾的板面,上面各放着一个红油油的鸡脖子和肉丸,还飘浮着几根红红的油辣椒,一股诱人的香气弥散开来,闻着这阵香气,楚扬不由得食欲大起。

    “别嫌这里地方小啊,我是穷人,也只能请得起你这里啦。”马晓燕笑嘻嘻地说道。

    “没关系,这里挺好的。”楚扬笑着说道。

    马晓燕起身,从旁边的冰柜里熟练地拿出两瓶燕京啤酒打开,递了一瓶给楚扬,随即拿起手里的瓶子碰了一下,冲楚扬举了举道:“来,帅哥,为了表示我的感谢,我先干为敬!”

    说罢,就在楚扬有些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优雅地仰起脖子,不紧不慢地将一瓶啤酒全都干了进去!

    “嗝~~~~爽!帅哥你怎么不喝,是不是不给面子呀?”马晓燕把空酒瓶往桌上一放,笑嘻嘻地说道。

    “马晓燕,你还喝酒?”楚扬有些惊讶地看着马晓燕说道。

    “怎么,不行啊,就许你们男人喝酒,我们女人就不能喝?哎,我可是干掉了,你怎么还没动静?大男人太不爽快了吧!”马晓燕拍了下桌子指着楚扬面前那瓶酒说道。

    “好,我也干了!”楚扬说着,拿起面前的啤酒干了下去。

    “这才够意思嘛,来,我们继续。”马晓燕说着,又转身从冰柜里拿出四瓶啤酒打开,放到了桌上。

    “来,我们再干一个,这是敬你的,感谢你今天的仗义出手,小女子无以为报,先干为敬!”马晓燕说着,再次仰头将一整瓶啤酒喝了进去。

    “马晓燕,你这也喝得太猛了吧!”楚扬刚待阻止,马晓燕已然眨眼之间将第二瓶啤酒干了进去!无奈之下,他也只得拿起瓶子,又干了一个。

    两瓶啤酒下肚,楚扬的头也有些晕乎乎的。别看之前他和谢东升喝酒的时候,几瓶高度白酒下肚,一点事都没有,那是他用真气将酒力逼住的结果。谢东升想算计他和吕媛,他自然不会和对方客气。但眼下马晓燕请他喝酒,情况却不一样,他自然也不会去做那种用真气逼住酒力的事情,一个大男人和女人喝酒,还要用这种方法,未免太丢人了些。

    不用真气压制,拼的就是真实酒量了,楚扬两瓶啤酒下肚,整个人也有些晕了,可见他的酒量的确不怎么样。

    “楚扬,你脸红了,咯咯,你脸红的样子真可爱!”马晓燕望着桌子对面的楚扬,咯咯笑着说道。

    “不~~不许说我可~~可爱,那是形容你们女~~女孩子的。”楚扬抬起有些惺忪的醉眼,舌头有些打结地说道。

    “恩,楚扬,那你觉得我可爱吗?”马晓燕突然问道。

    “你~~你挺可爱~~可爱的。”楚扬望了一眼马晓燕,随口说道。

    “切,假话。楚扬,其实在你心里,一定觉得我是一个随便、放荡、什么人都可以上的那种女孩儿,对不对?”马晓燕说着,仰头又灌了一大口啤酒,却并没有邀请楚扬一起喝。

    “不~~不是,我没有那~~那个意思!”楚扬摆了摆手说道。

    “你有!你明明就有!”马晓燕说着,仰头把第三瓶啤酒喝干,转身又自顾拿了两瓶出来,打开后自己喝了起来。

    马晓燕突然之间情绪激动起来。这让楚扬有些不知所措。

    “你少~~少喝点!”楚扬看着马晓燕像喝水一样喝酒。忍不住说道。

    “不用你管我!”马晓燕又仰头喝下了大半瓶。一张妖艳的脸蛋也有些红晕,水汪汪的媚眼里有了些许醉意。

    “楚扬,你知道我为什么跟谢帅那个混蛋吗?”马晓燕喝了一大口啤酒,似乎喝得有些急了。被呛得咳嗽了起来。

    “为什么?”听马晓燕喊谢帅混蛋,楚扬有些奇怪起来。

    “因为他花了三千块钱,帮我办了场丧事。老李头死了,我连给他买棺材的钱都没有,那个死老头,得了肺癌居然瞒了我那么久!呜呜~~~~”马晓燕说着,突然整个人爬到了桌子上,大声哭了起来。

    楚扬见状,连忙轻声安慰了两句。但马晓燕却哭得更厉害了!

    良久,似乎是哭得够了,她这才坐起身来,悠悠地,像是在对楚扬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老李头是个老光棍,我就是他收养的。他把我从小养到十五岁,靠着捡破烂供我念书,学舞蹈,死之前的几天,他瞒着我偷偷把所有的钱都交了舞蹈班的学费,一分都没给自己剩!你知道他死的时候和我说什么吗?”

    楚扬轻轻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马晓燕,他像是突然像是不认识她了。这个在人前放荡、妖媚、轻浮的马晓燕,和此刻充满沧桑、坚强、独立感觉的马晓燕,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他说,院子里那个装冰箱的纸箱子,就是他的棺材,他让我把他装在那里面,埋到院子里的垃圾堆下面,然后找个有钱的男人嫁了,别再过苦日子。那个死老头,他想让我一辈子心里都不安生,我偏不让他如愿……”马晓燕还在那里自顾自地说着,一旁听着的楚扬,却已然完全愣住了,他没想到,马晓燕居然还有一段这样的往事!

    “就在那个时候,谢帅看上了我,他出了三千块钱,把老头葬了,条件是让我做他女朋友,我答应了。”马晓燕说着,抬头看了看楚扬,见他听得认真,自嘲地说道:“你一定以为我很贱,三千块钱就把自己卖了,对不对?”

    楚扬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怪你,你当时没有选择。”

    “是啊,没有选择,因为没有钱,钱,这东西真tm是个王八蛋!”马晓燕说着,又猛灌了一口酒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能喝吗?因为我在夜总会里当过点歌小姐,每天陪着那些男人喝酒,让他们吃豆腐占便宜,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很脏?”

    楚扬缓缓摇了摇头。

    “我在夜总会里赚够了钱,就把三千块钱还给了那个姓谢的,因为我不想有短处被他捏在手里。那个姓谢的想睡我,说要花两万块买我的初夜,tm的老娘没答应,老娘的初夜,得留给我看得上眼的男人!”马晓燕说着,看着楚扬又咯咯笑了起来。这一笑,那对眨着醉意的媚眼,顿时变得撩人起来。

    “楚扬,你不用感动,我和你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同情我,只是要向你证明一件事。”马晓燕望着楚扬,妩媚地说道。

    “什~~什么事?”楚扬被马晓燕的这个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

    “我还是~~呃,还是处女呀,咯咯,楚扬,你们男人不是都有~~处女情结吗?怎么样,想不想要我?”马晓燕看着楚扬,媚眼如丝地挑逗道。

    “马晓燕,你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楚扬皱着眉头有些反感地说道,之前听着她的一番经历,楚扬还对她有些同情。可是此刻听到她又回到了这个话题上,甚至把自己当成个货物一样,直接问“想不想要我”,楚扬的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愤怒。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这个女人发火,但总之就是不想看到她这个样子。

    “咯咯,你生气了,楚扬,你生气的样子真好看~~~”马晓燕说着,再次拿起酒瓶灌了一大口啤酒。

    “好了别喝了,你已经喝多了。”楚扬皱着眉头说道。随即伸手夺下了她的酒瓶。

    眼看她喝成这个样子。楚扬只得自己把帐结了。强行将她带出了店里。

    好在马晓燕虽然喝多了,但还认得自己的家,只是一路上不停地嚷着要喝酒,让楚扬很是头疼。

    “就~~就是这儿~~~”拐过两条巷子之后。马晓燕指着眼前一栋“房子”,说道。

    “马晓燕,你就住这里?”望着那间破破烂烂,勉强用一块黑乎乎的油毡布盖住四堵到处开裂的土墙的建筑,楚扬满脸难以相信地问道。

    “对~~对呀,嘻嘻,被吓到了吧。来,进来坐会儿,别担心。不会塌的。”马晓燕说着,伸手掀开了破旧的塑料门帘,将楚扬拉了进来。

    小屋不大,虽然外面看上去很破,但里面布置得却也干净清爽。一张铺着素淡蓝色床单的小床,就占据了屋子里三分之一的地方。窗口处晾着的几条小内内和罩罩,让楚扬看得一阵脸红。

    刚一进屋,马晓燕便转身将楚扬死死抱住,随即用丰唇赌住了楚扬的嘴。

    “马晓燕,你干嘛?”楚扬冷不防之下,顿时惊叫道。

    “干嘛?干你!”马晓燕咯咯笑着,轻轻爬在楚扬耳边舔了了一下他的耳垂,用低沉微哑,带着一股强烈诱惑和野性的声音说道。

    一阵浓郁温润的体香传来,怀里的身体传递出惊人的热力和弹性,两团坚挺柔软的媚肉,紧紧地抵在胸口,一只柔嫩的小手,宛如一条灵蛇,隔着薄薄的西裤,轻轻在男人的胯间揉弄起来。

    “轰!”刹那间,楚扬的身体内如同火山爆发般,迅速被唤起了最原始的反应!

    借着酒精的催化,两个人的动作都是越来越大,当除去身上最后一件衣物之后,两具年轻的、充满健康活力的躯体,终于互相纠缠着、扭动着合在了一起!

    仿佛在进行着一场最原始的搏斗,伴随着一次次的冲锋、逢迎,脆弱的木床发出不堪承受的吱吱声,仿佛下一刻就要承受不住这激烈,塌下来一般!

    窗外,夜已然深沉下来,悄然飘来的一片薄云,遮住了皎洁的月光,却依然有丝丝缕缕的光华从云缝中洒出来,轻轻地透过小小的窗户,洒在两具尽情追逐欢乐的身体之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初经人事的马晓燕,已然第四次颤抖着攀上快乐的顶峰,而她身上的男人还在不知疲倦的冲刺!饶是她有着长期练习舞蹈的强悍体质,此刻也有些承受不住!

    但她依然咬着牙,挺动着没有一丝赘肉的美臀,迎合着男人强壮有力的冲击!一.深入骨髓的快感,让她不停地发出一声声快乐的尖叫,尽管嗓子早已经喊哑,但那声音中的媚意,却更加浓烈了!

    渐渐的,马晓燕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然快要飞了起来,要离开身体。一双光洁的玉臂紧紧地搂着身上的男人,十指在他宽阔强健的背上深深的抓下去,带起一道道血红的痕迹,那是狂野的快乐的痕迹!

    身上的男人,如同一架不知疲倦的机器般,肆意地在她娇嫩的躯体上蹂躏,冲锋!壮硕坚硬的凶物,一次次深深刺入她娇嫩的体内,带起一.让她灵魂都感到颤抖的快感!虽然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但她的眼里却闪露着一股执着的狠劲!

    这是她马晓燕的男人!她要做他的女人,满足他的.!

    马晓燕却并不知道,她选择的这个男人,却不是普通的男人,而是一个已经炼气中期的修真者!虽然被酒精麻醉,失去理智的楚扬此刻只是凭着本能的冲动在发泄,并没有运用一丝真气,但就算是这样,那已经被修真功法改造过的强悍身体,也不是普通女人可以承受得了的!好在马晓燕从小苦日子出身,又练舞蹈练出一副好体质,才能承受楚扬这么长时间的鞭挞,但即便是如此,连续两个多小时不间断的高强度冲击,也让她的承受能力快要达到极限了!

    身下,素雅的床单上桃花点点,默默地见证着一个少女转变成少妇的过程。

    又过了片刻,感受到楚扬越来越狂猛的冲刺,马晓燕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攀上了她第一次成为女人夜晚的第五次高峰!

    与此同时,楚扬一声低吼,死死的抵住了身下的女人!

    浑身的每个毛孔都似乎在此刻舒张了起来!

    识海中的琴身,突然毫无征兆地疯狂旋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