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乐神 > 第一百五十六 超级厉害的新手!

第一百五十六 超级厉害的新手!

作者:就是芦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超级乐神最新章节!

    楚扬正在对着乐谱有些吃力的弹着《牧童短笛》,在对了两个小节之后,他终于放弃了视奏,这段看似简单的乐谱真正演奏起来,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扭之感。

    正想要转身问一下旁边的赵雪松,自己弹的有没有什么问题,楚扬却发现,对方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赵老师?”楚扬疑惑地问了一句。

    “哦?啊,怎么了楚扬?”被楚扬打断了思绪的赵雪松,此刻才突然回过神来,语气有些急切地问道。

    “这段曲子左手和右手的旋律往一块儿合的时候怎么这么难啊,我才合了两个小节,就用了这么长时间,而且完全听不出来曲子的旋律是什么。”楚扬皱着眉头说道。

    听到楚扬的话,赵雪松哑然失笑。见楚扬问出这样的问题,他终于真正的相信,楚扬是完完全全的一个钢琴新手了。

    “楚扬,看来你真的是第一次弹钢琴,真不敢相信,你的手指居然有那么好的灵活度。”赵雪松感慨地说道,神情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嫉妒。

    没错,就是嫉妒。他苦练了大半辈子的钢琴,也没有达到楚扬这样的手指灵活度,人家一天没练,上来就拥有这样的天赋,这让他如何不嫉妒?如何不羡慕?

    “呵呵,赵老师,我说过的,可能是因为我吹笛子的关系,平时手指活动量比较大,这才会这样的。”楚扬笑着解释道。

    赵雪松却是不相信。吹笛子的学生他这里也多了,没见有几个像楚扬一样的。吹笛子虽然也运动手指不假,但有钢琴的运动量大吗?完全是两回事!

    事到如今,他也只得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所谓的天才,眼前的楚扬,就是这样一个天才!

    想通了这一点,他的心里反而没有了刚刚的失落和嫉妒,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激动!

    这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大天才!

    而现在,这个天才。就在自己的艺校。和自己学钢琴!

    赵雪松不知道以楚扬的天份,他在钢琴的道路上可以走多远,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一定会比自己的成就更大。走得更远!

    他会不会成为朗朗那样的世界级钢琴家?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自己作为他的启蒙老师。声望又会达到一个怎样的高度?

    当然,更重要的是,对于一个钢琴老师来说。还有什么比新手教导出一个钢琴大师,这种成就感来得更美妙?

    想到这里,赵雪松几乎是立刻在心里有了决定,一定要倾尽自己所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楚扬在钢琴上的优势发挥到最大,他要创造一个奇迹!

    眼看着赵雪松又有些走神,楚扬忍不住又喊了一声“赵老师。”

    “哦,你看我,今天老走神儿。刚刚想到了一件事,你说什么来着?”赵雪松笑着问道,此刻他看向楚扬的目光,再也没有了一开始进屋时候那种受欺骗的不快,而是充满着热切和和善,仿佛楚扬只要有问题,他就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是说,这首曲子弹起来很别扭,找不到旋律感。”楚扬有些挫败地说道。他原以为,凭着自己灵活熟练的手指,再加上刚刚从赵老师那里学来的演奏技巧,弹这样一个看上去不太难的曲子,应该不费什么太大的功夫,谁知道上手弹后,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听着楚扬的话,赵雪松不禁有些哑然失笑。他刚刚是以为楚扬在扮猪吃老虎,这才上来就让他弹这首六级的曲子,而且故意不给他做示范。现在知道他是真的没碰过钢琴,如果这样都能将《牧童短笛》这首曲子快速弹下来,他就真的无语了。

    好在楚扬没有再次表现得那么逆天,这一次的表现总算有点接近正常学生的样子了。

    “呵呵,刚刚是我的问题,我还以为你以前弹过钢琴,这才上来就让你弹这首六级的曲子。楚扬,练琴的时候不是上来就这么弹的,要先练右手,再练左手,等到两个手都熟悉了之后,再往一块儿合。”赵雪松说着,示意楚扬起来,自己则坐到钢琴前面,为他示范起了这首曲子。

    赵雪松已经弹了二十多年这首曲子,作为一直指导学生考级的老师,对于这首六级曲目中最的一首,赵雪松根本就不用看谱,随随便便就可以将里面任何一个小节轻松地弹出来,并且将里面的重点难点讲得清清楚楚。

    他故意弹得极慢,将每一个乐句的力度、表情和需要注意的地方,都一一说给楚扬听。一首用不了两分钟就能弹下来的小曲子,他硬是为楚扬单手示范了十分钟之多。

    “好了,现在你试试吧,不要加左手,只用右手弹就可以。”赵雪松说着,起身再次把钢琴让给了楚扬。

    这一次因为不用考虑左手的旋律,只单纯弹右手部分,简单程度比起上一次来要大得多,楚扬以前又专门研究过五线谱,加上赵雪松的讲解,很轻易地就将右手部分弹了下来。虽然还没有达到原速,但每一句的表情却也做得相当到位。

    看着楚扬的演奏,赵雪松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楚扬不愧是先天条件逆天的学生,第一次接触钢琴,上手就弹六级的《牧童短笛》,在自己只讲了一遍的情况下,单纯视谱就可以在第一遍弹到基本接近原曲的速度,而且还能够将曲子里的一些细节注意得很好,这样的表现已经足够让他惊喜了!

    更不用说楚扬在演奏每个音符的时候,无论是身体的大动作还是手腕、手指部分的小动作,都完美的无懈可击!

    可以说,楚扬这第一遍视谱,虽然速度很慢,但却非常、非常规矩、正确,没有一个地方是有毛病的,需要纠正的。赵雪松突然想到一个可能,以他的手指bt的灵活能力,就算是第一次视谱,也不会弹得这么慢,那么,他会不会是一边弹,一边在注意着所有的技术动作?

    赵雪松越想,越是觉得有这个可能!因为除了这个原因,没有办法解释楚扬现在的演奏。他这种慢,就像是把那种最完美状态下的演奏,放慢了一倍的速度进行。虽然很慢,但每一个动作却都堪称教科书一样标准!赵雪松相信就算是自己,也无法做出如此完美的慢动作来。要知道,在弹钢琴的时候,慢并不意味着就是简单。事实上,很多曲子如果放慢了原有的速度弹,又要保持全曲的技术动作一点不走样,那种难度甚至不会比直接弹原曲低多少!

    楚扬的确是如赵雪松想像的一般,在仔细体会着赵雪松讲解的每一个技术动作,并且力图在自己的视奏中,把他们都完美地运用出来,正因为这样,他才弹得这么慢。对于他来说,钢琴演奏中最吃功夫的一环——技术已经不存在问题,对基本演奏的动作、力度运用已经完全掌握了之后,他此刻需要将注意力分散到每个乐句的强弱力度、连音和跳音的区别,以及情感的表现上。

    视奏了两遍之后,楚扬已经可以十分自如的将右手部分的主旋律弹下来了,第三遍的时候,楚扬一开始就将速度提到了原速!

    右手轻盈地在琴键上拂过,五指灵巧地交替起落着,共同奏出了《牧童短笛》的主旋律!

    清亮柔和的琴声,勾勒出一幅淡淡的如同水墨画般的画卷,虽然只是单手的旋律,但听上去却丝毫没有单调之感,每一句都是神韵十足,流畅自然!

    楚扬轻轻闭着眼睛,边弹边感受着这段旋律。有了赵雪松之前的示范,他在演奏的时候更能体会到这首小曲中的味道了。

    赵雪松在旁边看着,他整个人都靠在椅子上,双手抱胸,看着楚扬的演奏,神情无比专注。楚扬在单手视奏的过程中,赵雪松从来没有一次出言打断过,他的眼里从始至终只有一种神情,那就是欣赏!

    看着楚扬弹完一整首曲子,赵雪松轻轻叹了口气。

    楚扬的天份实在是太高了,高到逆天!有这样的学生,对于老师来说,是件幸运的事,也是件不幸的事。幸运的是他的教学过程会很轻松,轻松到什么东西他只要讲一遍,对方马上就可以完美地做到,甚至做得比自己想的还要好;同时这样的学生对于老师来说也是件不幸的事,因为这样的学生,会让老师十分没有成就感。

    “怎么了,赵老师?我弹得有什么毛病吗?”看着赵雪松突然叹气,楚扬转身问道。

    “没有没有,你弹得很好。现在加左手吧。”赵雪松示意道。

    “恩。”楚扬应了一声之后,不再管右手的旋律。刚刚的三遍练习,他已经将右手旋律弹得很熟了。

    但当他弹到左手的时候,却皱起了眉头。比起右手来,左手的视奏居然是出奇的不顺利。

    弹了几个小节之后,楚扬停了下来,转身看着赵雪松说道:“赵老师,左手的部分怎么这么别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