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乐神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公老师

第一百五十二章 公老师

作者:就是芦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超级乐神最新章节!

    “公老师,就是这里吗?”陈天来跟着公桂华走进琴行,四下打量着说道,展厅里一字摆开的两排钢琴,让他不禁觉得有些眼花缭乱。

    “对,秦海比较大的琴行有三家,咱们一个个都看看,也有个比较。”被叫做公老师的一个老者笑着说道。

    老者叫公桂华,青安县人,今年60多岁了,退休在家的他,因为以前当过音乐老师的关系,一直在家里教小孩子学钢琴,也算是青安县比较有名气的老师了。

    虽然公桂华上学的时候学的是师范专业,并没有专门的学过钢琴,但胜在年岁大,老师、医生,像这些行业都属于越老越香的,所以公桂华在青安还是很有市场的,跟着他学的琴童也有三十多人,当然,全都都是入门级的学生。以公桂华的水平,如果带的学生超过六级,基本上他也就指导不了了,只能教点基本的。

    但就算是这样,这份钢琴教师的工作,也给他带来了丰厚的收入,现在一节钢琴课的行情在每半小时八十元到二百元不等,作为青安县资格比较老的钢琴教师,公桂华每节课的收费在一百二十元,三十多个学生,就算是有个别缺课的不算,一个月下来,也有一万多块钱的收入,在这个人均工资只有两千多元的地方,这样的收入绝对算得上是高收入了。

    不过仅仅是这个收入还不算,公老师在其他方面还有赚钱的途径。

    比方说今天他带着这个新收的学生和家长来买钢琴,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相当简单的赚钱方式。一般的家长都不太懂钢琴,选择钢琴的时候大多数都会让孩子的钢琴老师帮忙挑选,但很多家长不知道的是,这个挑选的过程大有“学问”。大多数的钢琴老师和琴行之间,都有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那就是如果有钢琴老师带着学生过来买琴,只要购买成功,琴行都会给老师一定数量的“回扣”。当然。回扣的数量有多有少,这就要看老师选择什么琴了。

    一般来说。品牌知名度比较高的钢琴,价格都比较透明,网上都可以查得到,这样的琴,就算是琴行卖出去,也不会有太高的利润,自然给钢琴老师的回扣也就低一些。而那些比较新的、小众的、甚至没有听说过的牌子的琴。也就是所谓的“杂牌琴”,这类琴的进价低,利润大,给钢琴老师的回扣自然就要高一些。这里面的“门道”。如果没有内行人的“点拨”,别人是很难了解的。

    “看点儿什么?”一直在门口的吧台后面坐着看书的老者,此刻放下了书本,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对着后进门的几个人招呼了一声。只不过态度却算不上热情,有点懒懒的。

    这也难怪,像乐器这种商品,是比较特殊的,一般不需要怎么吆喝。来看的大多数都是懂一些的,会做出自己的判断,而且琴行里的客人也不像服装市场或是超市里那么多,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三三两两的,看的多买的少,时间长了,看店的老头自然就不怎么爱搭理顾客了。

    楚扬看着这老头上前招呼客人,心下倒也有些奇怪,小声和齐大国嘀咕起来。

    “哎,怎么咱们进店的时候,这老头就不理咱们,等到这拨人进来了,他就过来了?”楚扬有些奇怪地问道。

    “扬子,这你还看不出来?就咱们两个这样的,一看就不像是来买东西的,人家才懒得理咱们呢,后来的这拨不同,一看就是老师带着学生挑琴的,人家当然要过来问问了。”齐大国一副“内行”的样子解释道。

    “哦,也有点儿道理。”楚扬看着这拨人,点了点头,准备留下来看一会儿,现在才八点半刚过一点,距离和赵雪松约定的九点钟还有半个小时,反正闲来无事,楚扬也看看人家怎么挑琴。既然准备补习钢琴课,他也准备一会儿下课的时候顺便买一台回去。

    “给孩子挑台琴。”公桂华冲着走过来的老头笑了笑,很是熟络地说道。

    他其实和这家店的看店老头不熟,在他心里计划的是在另一家叫做利享琴行的地方买琴,而他们也是刚刚从那个地方过来的,准备推荐给学生的琴已经都看好了,价格也都讲过了。只不过为了让琴童家长觉得他负责任,这才故意多走了几家琴行,以示“货比三家”。

    “恩,看看吧,我们这儿主营的是英昌和三益,好一点的有雅马哈和卡瓦依,都是名牌琴,质量绝对好。”老头介绍的时候,依然是那副带搭不理的样子,但话说得却很是硬气。这也难怪他有这样的底气,纵横琴行依托纵横艺校,本身也是秦海数一数二的大琴行之一,卖的琴都是牌子货,在整个秦海也是叫得响的。

    “爸爸,这里的琴都好贵呀,你看这个琴,比刚才咱们看的那个琴小那么多,还要两万八,那个才一万五呢。”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拉着爸爸的手,有些奶声奶气地说道。

    “你别说话,听老师的。”陈天来轻轻拍了拍女儿曼曼的小手,低声说道。

    “老公,我看这家店里的琴也有点贵,你看这个琴才这么低,都四万多,咱们刚刚在利享那儿看的那大琴,多漂亮,还带花纹的,看着就贵气,人家公老师试琴的时候,声音还好,才一万多呢。”马艳秋轻轻拉了下丈夫的衣角,低声说道。

    “恩,看看再说,反正多看两家也没坏处。”陈天来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心里也有些认同老婆的话。他和老婆都是卖水果的,也不懂这个,这不是看着别的孩子都学这个,他们这两年赚了两个钱,也想着培养孩子点爱好,这才一咬牙准备给孩子找个钢琴老师学钢琴。看着琴行里那一台台锃亮的钢琴,两个人的目光却没有多少在琴上停留,而是直接看琴上的价签。虽然不懂琴,但起码贵贱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行。我试试。”公桂华说着,随便在一台雅马哈120黑色钢琴前坐了下来,打开了琴盖。弹了一小段。

    楚扬一直在边上打量着公桂华,见他开始弹琴。更是认真地看了起来。只是才见他弹了几下,楚扬眼里就露出了失望之色。

    公桂华弹的不是什么钢琴曲,只是一首古曲,叫《彩云追月》,随便弹的,虽然对钢琴技巧还不太了解,但只看公桂华的动作。和弹出来的音乐,楚扬就知道这家伙和赵雪松比起来,差得太远了。动作僵硬不说,弹奏的也是毫无美感。

    “这琴的声音听上去怎么有点哗啦哗啦的。有点散。”陈天来皱着眉头说道。

    “就是的,我也觉得不如刚刚在利享那里弹的那台好听。”马艳秋看着钢琴上的价签,上面两万八的价格让她感到一阵肉疼。两万八,一台琴够他们两口子忙活小半年了。

    听着夫妻两个人的对话,公桂华心里暗自好笑。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之前在利享那里。他给这一家子展示的是一台已经调好的梅林格尔130的琴。这个牌子听上去有点唬人,对外介绍也是米国的高端新品,但实际上却是广南的小钢琴厂生产的贴牌琴,只不过外观做得漂亮点罢了。至于音色,精心调好的展示琴。再加上他刻意的“演奏”,踏板的运用和一些夸张的大动作,多弹点快速的琶音,自然会给人形成一种琴的声音很亮,很好听的感觉。

    而到了这里,他之所以上来就选了一台纯进口的雅马哈来展示,是因为他很清楚雅马哈这种琴的特点。原装进口的雅马哈都是走海运过来的,经过长途的颠簸,琴都会有些跑音,再加上雅马哈本身键程偏浅力度偏软的特点,跑音之后自然会给人一种“散”的感觉,却不是琴本身的问题。

    两万八的琴无论是从外观上,还是从音色上,都不如一万五的琴,他就是要给家长和琴童一个这样的“印象”,这样对方才会顺顺当当地跟着他回去再买那台“性价比”极高的“美国货”。而卖出这样一台琴,他最少能从里面得到三千元的回扣!

    “感觉怎么样?”公桂华弹完这台雅马哈,随即起身冲着两个家长说道。

    “我也不太懂,反正老师你说了算,你说买哪个就买哪个!”陈天来笑呵呵地说道。他一个卖水果的,哪儿知道这个。

    “那个,公老师啊,我觉着这个琴不如刚才那家的,那个什么梅什么尔的,要不我们再回去看看那台吧。”马艳秋说道。

    听着这对夫妻的对话,看店的邵德生皱了皱眉头,不爱听了。

    他敲了敲琴身,转身看着那对夫妻说道:“这是原装进口的雅马哈!在整个秦海,都是一流的琴!这琴就是声音有点跑,没调呢,等调琴师调好了你再听那声音,绝对棒!”

    “那你怎么不把它调好呢。”马艳秋紧追着问道。

    “前天刚从码头上运过来,哪儿有时间调?你这是不懂琴你知道吗?你买钢琴是个大事,花那么多钱你不买个品牌的琴,买个杂牌琴回头全是毛病,小孩儿手都弹坏喽。”邵德生说着,掀开了琴的上盖板,敲了敲音板说道:“你看看这琴的做工,一流的!”

    楚扬也凑过去看了看,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钢琴的内部结构,这一眼之下,他顿时有些惊讶。

    一排排整齐有序的弦柱,一根根粗细不同的钢弦,巧妙复杂的击弦结构……

    看着盖板下的东西,楚扬第一次感慨起钢琴的复杂!

    “看不太懂这个,不过你这琴卖得也太贵了,两万八,才这么小,我们刚刚在前一家店里看的,比这个大多了,才一万五!”马艳秋撇了撇嘴说道。

    “你是挑琴还是挑红薯呢,买这个还有论大小个儿的?要说大,你看这架大不大?”邵德生说着,随即走到一台英昌钢琴面前,那是一架英昌125,看起来比雅马哈还要大一圈,但标价只有一万九。

    “这个才一万九,你听听声音,一样吗?一样吗?!”邵德生说着,打开琴盖弹了两下。

    他也没怎么弹,就是随便按了几个音,但楚扬却可以明显听得出来,同刚刚雅马哈的那台琴的声音比起来,这架琴的音色的确是有些闷。老头倒是没说假话。

    看着夫妻两个人没说话,邵德生继续说道:“我这一个月卖多少琴,可秦海你们可以打听打听去,我老邵推荐的琴,什么时候差过?一万多块钱看着漂亮还大?那些都是杂牌琴,能弹得住吗?”邵德生瞪着眼睛说道。

    眼看着他再说下去,该把买琴那点事儿抖落得差不多了,公桂华连忙将他拉到了一旁,同时回头冲两个人说道?“我跟他讲讲价。”

    将邵德生拉到一个角落里,公桂华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邵德生轻轻恩了一声,算是打过了招呼。这个钢琴老师他看着有点眼生,所以他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热情。

    一些小琴行的老板对这些老师们都是热情有加,因为要靠着他们卖琴,邵德生不用。纵横琴行上面就是艺校,每天来的琴童和家长不知有多少,光是这些人就能撑起这个琴行了,所以对于一些外来的老师,邵德生并不会表现出太多的热情来。

    “我是青安的老师,带我学生来买琴,那台英昌125要是拿的话,咱们这儿能提多少?”公桂华神秘地说道。

    他知道那两口子的心理价位也就是一万多块钱,所以不太可能买雅马哈,所以上来就直接问了英昌125。这个琴虽然也是牌子货,但却是国产货,应该还有些利润空间。虽然心里上倾向于利享的那台梅林格尔,但只要回扣多,他也不介意从这里买。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邵德生听到他这句话,顿时脸色就变了。

    “什么提多少,我们这儿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玩艺儿!想拿回扣,带着你的学生买那些杂牌琴去!”邵德生本来脾气就不好,听到这个老师居然上来就要回扣,顿时瞪着眼睛就吵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