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牌甜妻,总裁宠婚1314 > 第1793章 前所未有的嫉妒

第1793章 前所未有的嫉妒

作者:云起莫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金牌甜妻,总裁宠婚1314最新章节!

    尤其是秦未央一年前,跟着那场大爆炸消失的时候,季修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心脏那么痛。

    季修以为,秦未央死了,他的心也跟着死了。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秦未央居然没死,最后,却被他身边的人杀了。

    此刻,他恨不得将玉玲珑千刀万剐,可这些,都难以抵消他心里的难受和愤怒。

    季修哭了,他这么冰冷绝情的一个人,却因为第二次听到秦未央的死讯,而哭了。

    玉玲珑此刻,就趴在季修别墅窗户边的花园旁边。

    别墅里的声音,她都能清楚的听到,季修要杀她,她认了。

    因为她可以逃,就算是爱他,她也不愿意死的这么不明不白。

    可是,她真的没想到,季修这样的男人,居然会因为秦未央的死而哭。

    这一刻,她嫉妒秦未央,到了前所未有的点。

    玉玲珑觉得自己真的很悲哀,她喜欢季修,季修却要杀她。

    她千方百计的除掉秦未央,就是希望自能得到季修的重视,到头来,她却发现,在季修的心里,她连一个死人都比不上。

    还有什么比这可悲的呢!

    她死死的咬着唇,不断的告诉自己,不管怎么样,她一定不能认输。

    秦未央都死了,还有谁能跟自己争。

    她是最清楚季修弱点的,只要季修心里还有秦未央,她就会想尽办法,扳回一局。

    只不过眼下,自己必须离开这里,否则,迎接她的,便只有死路一条。

    玉玲珑听到季修的哭声,她感觉自己心里难受的要死。

    她沿着花园,一点点的向着墙边移动。

    最终到了别墅的墙边,她一跃而起,直接翻墙而过。

    既然季修要杀了自己,那她就让他……舍不得杀了自己。

    玉玲珑离开了,在得知季修想杀了自己的时候,她果断的选择了离开。

    季修派出去的人,都没有找到玉玲珑,毕竟,玉玲珑在修罗门呆了几年,对于修罗门的人都太熟悉了,想要找到她,无疑更加困难。

    季修这边找不到玉玲珑,而路彦琛那边,也没有找到玉玲珑。

    玉玲珑就像是一条泥鳅一样,在秦未央被烧死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路彦琛这边,没有找到玉玲珑,可是,他却接到了另一个消息,沉风在电话里,无比愤怒阴鸷的告诉他,那具尸体的DNA,完全跟秦未央符合。

    这一个消息,无疑是将路彦琛,彻底打入了黑暗。

    无论是站在叶一朵这边,还是站在路彦昭这边,对他来说,都是无法选择的事情。

    这两天,叶一朵已经回到家里了。

    路彦琛接完电话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将自己锁在书房里,谁也不见。

    叶一朵已经猜到,可能是沉风那边,已经出了结果。

    看路彦琛的情绪,变化,叶一朵大概猜出了几分答案,可是,她还是不死心,打电话给沉风。

    电话里,沉风的声音很冷漠:“叶一朵,你还打电话来做什么!”

    沉风第一次这样跟叶一朵说话,叶一朵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可是,想到秦未央,她的心里,便只剩下自责了,她听到自己声音苦涩的开口:“沉风……那个人……真的是未央姐吗?”

    叶一朵艰难的问出这句话,沉风冷笑了一声:“你觉得呢,被人设计打了麻醉针,汽油和烈火将她包围,你觉得,她还能活下来吗?叶一朵,我真的好后悔认识你!”

    沉风说完话,就直接挂了电话。

    叶一朵难受的伸手捂着心口,她知道,沉风当是恨透了自己,就算是他以前对自己有再多的感情,可是,这也抵不过秦未央。

    秦未央死了,叶一朵和云梦恬都会痛苦,可是,最痛苦的,莫过于路彦昭和沉风。

    叶一朵挂了电话,失神的坐在沙发上发呆,没过多久,路彦琛突然神色难看的打开书房门,猛地向着外面冲出去。

    叶一朵看他这个模样,顿时急了:“小白哥哥,你要去哪里?”

    路彦琛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叶一朵:“朵朵,你好好待在家里,哪里也别去,我出去处理点事情!”

    路彦琛没有告诉叶一朵,路彦昭这会正在发疯,他这两天本来是守在秦未央的古堡那边,守着秦未央的尸体的。

    可是,今天DNA检测结果出来,路彦昭得知那具尸体,居然就是秦未央的,他是真的彻底疯了。

    起初,他还有一丝侥幸,现在也全被现实残忍的打碎了。

    路彦昭发了疯的跟沉风打起来,要将秦未央的尸体带走,沉风不许,两个人在古堡里不要命的打架,沉风那边的人打电话过来,让他赶紧带走路彦昭。

    路彦琛深深地看了一眼叶一朵,开口道:“朵朵,你别这样看着我,你好好等着,我让小梦来陪你!”

    路彦琛说完,就快速的向着外面出去。

    他一出门,就直接拨通云梦恬的电话:“小梦,你人在哪里,赶紧来我家,守着朵朵,我现在有事要出去!”

    路彦琛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丝毫没有给云梦恬说话的机会。

    云梦恬盯着被挂断的电话,忍不住吐槽了两句。

    可是,想到叶一朵的状态,她也顾不得多想,赶紧起身,向着外面走出去。

    云梦恬第一时间,就去陪着叶一朵了。

    而路彦琛这边,他以最快的速度,向着秦未央的古堡而去。

    路彦琛到的时候,发现路彦昭和沉风两个人还在古堡一楼的大厅里互殴,周围的手下在看着,却没有人敢上前帮忙。

    因为沉风说,谁要是敢动,他就废了谁。

    现在,来了一个不怕路彦昭,也不怕沉风的,那些手下终于松了口气。

    路彦琛快速的走过去,直接将两个人拉开:“你们够了,现在闹什么闹,想让秦未央死不瞑目吗?”

    沉风听到路彦琛这话,瞬间暴怒,他蹭的站起来,一拳向着路彦琛的脸打过去,他的声音愤怒到极点:“你们路家兄弟,没一个好东西,你们给我滚,马上滚,我姐的尸体,你们也想带走,你他么是什么东西!”

    路彦琛知道,沉风这是愤怒路彦昭的行为。

    可是,路彦昭什么也不说,眼睛红的充血,他的目光盯着楼上,显然想上楼,带走秦未央的尸体。

    路彦琛不知道的是,刚才在他来之前,路彦昭已经带着秦未央的尸体,到了一楼,被沉风拦下来,然后,秦未央的尸体被送上楼,他们两个人才打起来了。

    路彦琛看着暴怒的沉风,他的神色有些悲痛:“沉风,我知道这件事情,无论怎么说,都是我们的错,人死不能复生,我只能在这里跟你道歉了,至于阿昭,我会带走,不会再让他给你添麻烦了!”

    路彦琛的话刚说完,沉风还没有开口,路彦昭就先怒了:“我不走,路彦琛,你凭什么带走我,未央是怎么死的,你忘了,她是因为叶一朵……”

    路彦昭的话刚说完,路彦琛的脸色就变了。

    他阴沉的看着路彦昭:“这件事情要怪就怪我,阿昭,你想发泄,想报仇,都冲着我来,我不希望你这话在朵朵面前说出来!”

    路彦昭突然讽刺的笑了:“未央都死了,你还这么护着她,只不过也对,她是你的女朋友,你不护着她,难道还能护着别人不成,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想着找回记忆,不该回暗夜组织,不该回路家,说到底,都是我害死了她!”

    路彦昭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声音讽刺到极点。

    看着这个样子的路彦昭,路彦琛的心里难受的要命。

    他走过去,无奈的蹲在路彦昭身边,低声道:“阿昭,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我说什么,你或许都会觉得,我在护着叶一朵,可是,说实话,我最心疼的是你,你不相信也罢,现在,我只能带着你回家,我不想让你在外面闹,因为这样,你只会逼疯自己!”

    路彦昭猛地抬头看向路彦琛,刚要说什么,突然就看到路彦琛抬起手。

    路彦昭的瞳孔一缩,突然快速的反应过来,一把抓住路彦琛的胳膊:“你做什么?还想打晕我吗?我告诉你,我不会再给你……”

    他后面的话没说出来,突然感觉到后背一疼,他猛地转身,看向不远处的沉风。

    沉风阴沉的看着路彦昭闭上眼睛。

    路彦琛皱着眉,看着沉风手里的麻醉枪。

    沉风转身,背对着路彦琛:“你不用太感谢我,带着他赶紧滚吧,这算是我对你们最后的一点客气,如果他再来这里,休怪我翻脸无情!”

    路彦琛深深地看了一眼沉风,伸手将路彦昭背起来,向着外面走出去。

    秦未央死了,这件事情,无论是能不能,路彦昭都必须接受。

    路彦琛背着路彦昭离开古堡,他的想法越发的坚定,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帮助路彦昭度过这一关。

    路彦琛到底是害怕路彦昭清醒过来,要找叶一朵的麻烦。

    所以,他将路彦昭带回了郊区别墅,派人看着,而他则回了跟叶一朵住着的小公寓。

    路彦琛回到公寓的时候,云梦恬正在和叶一朵说话。

    叶一朵的神色淡淡的,看起来,现在已经平静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