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皇受本王一抱 > 第304章 打倒萍妃

第304章 打倒萍妃

作者:小巫格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女皇受本王一抱最新章节!

    第304章 打倒萍妃

    颜烬雪又不是活菩萨,凭什么帮这些不相干的人。

    她笑着婉拒,说自己是小辈,论心智论分量,都远远不及在宫里千锤百炼的娘娘们。要是真有能耐,自己和母妃也不用在冷宫受那么多年的罪了。

    妃嫔们知道她不肯帮,再求也不管用。说得也对,她不过是个黄毛丫头,又能厉害到哪里去,仗着的不过是宸世子的宠爱,天狼国九皇子的撑腰。

    妃嫔们诉了苦,这才想起此行皇后交代的任务,来看看兰妃是否真的病了。

    她们嘴里说着关心的话语,举步往内室走,她们打心底里认定兰妃是装病,逃避给皇后请安。

    颜烬雪没阻拦,妃嫔们一窝蜂似的挤进内室,走在最前面的是萍妃。

    前些日子,萍妃的女儿八公主差点被悬挂在床上的人头吓死,自此精神不佳,跟掉了魂似的。现在好些了,可还是畏畏缩缩的,不复先前的活泼机灵,且听到颜烬雪的名字就发抖。

    萍妃虽然没找到证据,可联系着当天发生的事情,怀疑女儿是受到了颜烬雪的报复。萍妃心里怨恨颜烬雪,巴不得抓住兰妃装病的把柄,让皇后替自己好好收拾兰妃母女。

    萍妃撇开自己的侍女,当先几步来到兰妃床前,见厚厚的床幔低垂,完全遮住了里面的人,她更加认定兰妃没病装病。

    她毫不客气地一把挑起床幔,后面的妃嫔们也急忙探头往里瞧。

    呃,却见兰妃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双颊通红,呼吸不畅,额头上还覆着条湿汗巾,竟然真是一副风寒病重的模样。

    妃嫔们失望极了,难道兰妃真病了,羡慕她病得还真是时候呢。

    萍妃还有些怀疑,光看可不行,必须进一步确认。

    她满嘴关切:“可怜的妹妹,瞧你脸红得像火烧云,想必是发高烧了,姐姐帮你换条汗巾吧。”

    她说着,伸手去拿汗巾,顺势摸了摸兰妃的额头,滚烫滚烫的,她这才不得不相信兰妃是真病了。

    没抓住兰妃的把柄,没替女儿报复回来,萍妃不甘心啊。

    她阴厉的目光盯着兰妃红艳艳,吹弹可破的脸,心里充满了嫉妒。兰妃这妖媚的女人,就算生病了依旧美得不可方物,怪不得能把皇上迷得神魂颠倒。

    萍妃在极度恼恨和嫉妒的双重驱使下,失去了理智,手不受控制地往下滑。

    她用宽大的袖子遮挡住别人的视线,手上长长的尖锐的银指甲套一勾,猛地向兰妃娇嫩的脸颊划过去。

    颜烬雪从斜角里瞥见银光一闪,不由得大惊:坏了!这狠狠的一爪子下去,定当深入皮肉中!不但会划破莺歌戴的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易容之事败露,还能给莺歌的脸毁了容,后果很严重。

    可是以萍妃的速度,颜烬雪根本来不及阻拦,燕舞也鞭长莫及。

    电光石火间,莺歌突然用力咳嗽了一声,带动脑袋向枕头里侧一歪,恰恰避开了萍妃手上的凶器。

    几乎在同时,莺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似是被咳嗽震醒了,不经意的一抬手,却准确无比地击中了萍妃的眼睛和鼻子。

    萍妃发出一声凄惨的痛呼,身子遭受了一股巨大的冲力,猛然向后倒去,扑通通砸倒了后面好几个妃嫔,顿时一片哭爹喊娘声。

    颜烬雪掩嘴偷笑,莺歌出手又快又狠又准,真痛快!

    萍妃的头嗡嗡响,右眼痛得完全睁不开了,鼻子酸得失去了知觉,顷刻间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出来。

    “血!好多血……”没有被殃及的妃嫔大叫起来。

    萍妃的侍女挤到前面,手忙脚乱找丝帕给主子擦血。

    萍妃则直接华丽丽的晕过去了,别人以为她晕血,颜烬雪和燕舞却知道她是被莺歌的力道震晕了。

    妃嫔们乱七八糟咋呼起来,场面完全失控了。

    颜烬雪则不紧不慢地传来两个太监,把萍妃抬出去,找那个值班太医诊治。

    剩下的妃嫔们吓得花容失色,还有倒在地上没爬起来的。

    颜烬雪歉然道:“突生变故,惊扰到各位娘娘了。”

    有人忍不住嘀咕:“你母妃病重力气还这么大,打倒了萍妃,压倒了我们。”

    颜烬雪貌似真诚地说:“实在不好意思,娘娘们也知道,我母妃曾疯过,多少有些蛮力,有时我和姑姑两个人都按不住她。我就怕母妃这次病重体弱再引发疯病,娘娘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别被误伤了。”

    话音刚落,莺歌剧烈的咳嗽起来,双手挥舞着,多少有些疯癫的样子。

    妃嫔们哪里还敢逗留,立刻在各自侍女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了。

    莺歌睁开明眸,一下子坐了起来。

    颜烬雪打趣:“呦,身子挺灵敏的,看来没被药拿倒。”

    “公主您调制的这种药是挺生猛的,属下服用后头重脚轻,双眼昏花,身体难受,跟真的患了风寒似的,但这点药性属下还能承受得住。”

    莺歌笑笑,而后有些忐忑地说,“刚才属下忍不住出手打了那位娘娘,怕是给公主惹麻烦了,请公主恕罪。”

    颜烬雪拍拍手:“打得好!萍妃竟然歹毒地想毁你容貌,你打肿她眼睛,打破她鼻子,打晕她,还是轻的呢。若不是你反应快,咱们易容之事就暴露了,我还要表扬你呢。”

    她说完,把解药递给莺歌吃了。

    相对于莺歌的沉稳,燕舞则活泼些,她咯咯笑道:“就知道公主不会怪莺歌姐姐,我家主子说了,碰到来这里找茬的就狠狠地打。哈哈,公主和我家主子说话的语气都一样,不愧是天生……”

    “燕舞,别乱说!”莺歌急忙打断燕舞的话,这个多嘴的丫头,怎敢打趣瑞雪公主。

    颜烬雪一点也不恼,戏谑:“你个鬼灵精,我倒想看看谁和你是天生一对,我瞧着冷魂就不错。”

    这下燕舞不好意思了,三个人说笑了一番。

    莺歌舒了口气:“现在皇后总该相信了吧。”

    “嗯,应该相信了,但她吃了瘪,定会想别的法子整治母妃和我出气。”颜烬雪眸色一寒。

    莺歌和燕舞齐声问:“那我们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