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七十七章 疯狂人偶

第七十七章 疯狂人偶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

    “……亲爱的西奈尔小姐……我必须再次提醒你,利维坦?希亚的存在已经彻底失控,她在之前的一次行动中再次伤及了无辜的平民,如果你真的能够找到她,为了你和其他人的安全,最好直接干掉她,你必须要明白,这不仅仅是为了其他人,也是为了你自己,没有人能够保证她不会攻击你……”

    “谢谢,不过我早有觉悟。『,”

    ——克洛诺斯公司内部某人给艾丽雅?西奈尔的邮件,以及艾丽雅?西奈尔的回复。

    ***

    前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这是一座被战争所遗忘的城市。

    之所以被人遗忘,并不是因为它不够发达,恰恰相反,这座屹立于前罗马尼亚东南部,瓦拉几亚平原上,依靠着多瑙河重要支流的登博维察河的城市,事实上曾经一度是欧洲一颗璀璨的明珠,在两百年前的旅游杂志里,甚至有着“小巴黎”的称号。

    战争爆发的时候,同盟放弃了布加勒斯特,罗马尼亚政府宣布布加勒斯特为不设防的城市,因此它幸运地躲过了第一次战火,而随后,同盟数次的大规模进攻都攻入了罗马尼亚境内,这迫使aca当局将瓦拉几亚平原上大量的工业设施和公司全部南迁到更安全的地方,没有了工业的布加勒斯特自然也就不会再成为同盟的空袭和导弹攻击目标,罗马尼亚当地人在工业迁走后将瓦拉几亚平原变成了重要的农业区,依托着农产品,重新将布加勒斯特建立成了一个富有乡村气息的大城市。

    这样说起来可能显得很矛盾,但是无论如何,这里似乎和战争无关——实际控制权在aca手中,但是aca在这个区域又无险可守。因此也没有修建军事设施的必要,虽然同盟屡次都无法突破罗马尼亚中部,如同一道天然屏障的喀尔巴阡山脉,但这里毕竟离同盟欧洲的核心太近,因此aca也不打算长期驻扎,而是将罗马尼亚整个看作一个巨大的缓冲区。随时可以放弃,但是又足以让同盟的战略纵深拉到无法承受的长度。

    就像是夹在大国中间的小国一样,有些时候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罗马尼亚人并不在乎谁统治他们,他们只要安心种田,然后把粮食以一个还算凑合的价格卖给统治者就好了——少见的,似乎是害怕罗马尼亚人串联同盟使得巴尔干战线崩溃,aca在罗马尼亚采取了温和到近乎不像话的政策。

    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和瓦拉几亚平原上大部分的城市,就这样被交战双方默契地遗忘了。

    清晨的阳光照耀在这座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城市古朴的街道上,褪去了工业化和商业的繁荣,古老的法国风格的建筑仿佛将时间冻结在了那个时代。

    利浦斯卡尼(lipscani)街上,有一家以街道命名的酒吧,这家酒吧是布加勒斯特少有的从能源危机时代就保留下来的酒吧,而除了历史悠久之外,这家酒吧的另一个特色是即使在现在也只出售高价的高纯度酒精饮料——不论瓦拉几亚平原有多么大量的农业产出。都没有奢侈到可以随意酿酒的地步。

    不过这样的另一个好处是,那些灌上一肚子廉价酒精然后发酒疯的大兵们不会到这里来撒野。高级军官们的需求也确保了这里的货物供应不会中断。

    只不过,在时针指向早上十点半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推开了酒吧的门。

    留着小平头的中年男人叼着一根雪茄,提着一个桶包,他有着典型的斯拉夫人面孔,穿着一件洗的已经有些发白的海魂衫。下半身是军装裤和短靴,在下巴醒目的位置上,有一道老旧的伤疤。

    谢尔盖.扎卡耶夫,曾经aca七大tf第二,现在查尔.皮埃尔的左膀右臂。地狱三头犬之一。

    男人扫视了一眼空无一人的一楼大厅,眯起眼睛,吸了一口气,雪茄烟头星星地亮了。

    “我找人。”

    他走上前,走到欲言又止的酒保面前,熊掌一样粗大的双手将一张通用币拍在桌子上,而后径直走上了二楼。

    厚重的军靴踩在有最少一百年历史的木制楼梯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而那个坐在二楼窗边,用巨大耳机罩住耳朵的女孩,似乎完全没听见的样子。

    扎卡耶夫径直走到女孩面前,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一下白发的女孩,她蜷着腿,坐在椅子上,面前放着一杯伏特加,正专注地看着远处没什么人的街道,耳机里的噪音一米外的扎卡耶夫都能听到。

    “你不觉得,以你的年龄来说,来这种地方喝这些东西太早了吗?”

    扎卡耶夫顺手将桶包丢在地上,吐掉雪茄,拿起桌上的酒杯,反手将里面的液体甩到地板上,随后抄起桌上的酒瓶,狠狠地几口将伏特加喝完,而后用手背擦了擦嘴。

    “不错,比我在摩洛哥喝的垃圾要好多了。”扎卡耶夫咂咂嘴,打了个酒嗝,将瓶子扔到一边,而后重新看向依然保持着坐着的姿势,毫无动静的女孩,勾起嘴角。

    “我跟你说话呢!”

    突然,扎卡耶夫毫无征兆地一把掀起了女孩面前的桌子,他巨大的力量让木制的桌板从发力的地方断成了两截,而后直接砸在了女孩刚才所坐的位置。

    但是只砸到了沙发。

    在扎卡耶夫的手碰触到桌板的瞬间,白发的少女已经手肘向后一撑,整个人如同一条鲤鱼一样直接从桌子底下用一个滑铲的姿势冲了出去!

    少女直接铲向了扎卡耶夫的小腿,而左手则是一捞,那把陪伴了她数年的克洛诺斯公司制短剑就落在了她的手里。

    扎卡耶夫一个转身,闪开女孩瞄准的自己的右小腿,女孩一击不中,随即借着滑铲的力道冲到扎卡耶夫背后半米的距离。蜷膝起身,拔出手中的短剑,微微跃起,一个回旋就砍向了扎卡耶夫的后颈。

    扎卡耶夫后颈的皮肤上瞬间被骨盾所覆盖,女孩锋利的短剑在他的后颈上擦出一串如同金铁相击的火花。

    扎卡耶夫也不示弱,没有转身。就飞出一脚反身踢向了白发女孩,女孩身体一缩,直接踩在扎卡耶夫踢出来的腿上,而后接力向后一个空翻,踩在天花板上,重新发力,冲着扎卡耶夫扑了过来。

    扎卡耶夫已经转过身,右手的小臂上出现了一把骨刀,两人的刀锋再次碰撞了一下。少女的身体轻巧地向后翻出,她的战斗方式和赫丽丝有些相似,这或许是因为她们如同女孩一样的身形,让他们没办法在力量上和自己的对手相抗衡,此外也必须通过不断地腾空来避免身体硬吃遭受到的打击。

    只不过,这样的战术,明显在这种狭小的空间内会极其吃亏。

    扎卡耶夫也是身经百战,自然不会被这个女孩牵着鼻子走。他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位置,来将白发的女孩逼到墙角。

    白发的女孩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但是她并不着急,挥舞着手中的短剑徒劳地一次又一次向扎卡耶夫发动着攻击的她甚至闭上了眼睛,仿佛在欣赏耳机里鼓点激昂的摇滚音乐一样。

    “结束了,小姑娘!!”

    扎卡耶夫终于成功地将白发的女孩逼到了墙角,再一次挡开白发女孩的攻击后,扎卡耶夫第一次主动冲上。右手的骨刀瞬间长出一排锯齿状的刀刃,而后直接砍向了刚刚落地的女孩!

    女孩下意识地用手中的剑一格,但是下一秒,清脆的金属断裂声传来,雷克雅未克合金制成的长剑直接在碰撞的瞬间断为两截!

    “你已经死了。小姑娘。”扎卡耶夫的骨刀停在希亚脖子上,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失望的情绪,他强忍着直接砍下去的冲动,锋利的刀刃甚至在女孩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线。

    “真的吗?”

    白发女孩终于摘掉耳机,一首歌的时间已经过去,她将耳机挂在脖子上,看了一眼手中折断的短剑,遗憾从她的眼神中一闪而过。

    “你觉得,只有你留手了吗?”

    白发女孩看向扎卡耶夫,而后突然歪头一笑,下一秒,扎卡耶夫的身体就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身高接近两米的壮汉突然捂住脑袋,甚至顾不上收起自己的骨刀,以至于锋利的骨刀将他的额头都划出了一道道伤口!

    他只感觉自己仿佛被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撞中了脑袋,但事实上,即使是正面遭到高速行驶的火车的撞击,也不会让这个壮汉如此的狼狈,这股力量似乎是完全绕过了扎卡耶夫无处不在的防御骨盾,直接撞击在了他的大脑上。

    他在瞬间两眼一片漆黑,刺耳的耳鸣和剧烈的呕吐感充斥着他的神经,平衡系统也受到了影响,就如同被人强行灌入了几百公斤酒精一样。

    扎卡耶夫后退着,下意识地将骨刀挡在身前,十多秒后,他终于恢复了视觉,一片漆黑首先变成了一片血红,而后才渐渐退去,让他能够看到前方的物品。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白发的女孩抬起左手抹了一把自己的左侧脖颈被扎卡耶夫砍伤的地方,女孩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了一下缠绕在她苍白指尖的温热猩红液体,“你得赔我一把剑,否则我就把你的脑袋揉成豆腐脑。”

    “有意思……有意思……有意思!!!”扎卡耶夫看了一眼面前露出他无比熟悉的疯狂笑容的女孩,突然放声大笑,他伸出手,擦了一把口鼻处留下的鲜血,而后走上前,伸出手,似乎是要拍女孩的肩膀。

    不过,女孩却只是带着笑容,伸出左手一挡,硬是让投鼠忌器的扎卡耶夫的手臂僵在了半空中。

    “有意思,我还以为你已经失去次声波共振的能力了,我还在奇怪为什么查尔让我来找你。”扎卡耶夫摊开双手,浮夸地做出友善的动作。

    “现在你证明了你足够强,”扎卡耶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冷一笑,“利维坦.希亚。”

    “人都是会成长的。”女孩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断剑,叹了口气,而后一甩手,将剑柄扔在了地上,“查尔有新的工作了吗?”

    “当然,他还向我推荐了你,不过,我的合作伙伴,我当然还是要自己试试才放心。”

    扎卡耶夫转过身,走到被他丢在一旁的桶包边,拉开拉链,取出一把黑色的短剑,而后提着包走到了希亚的面前。

    “这是五千万通用币,事成后支付另一半。”扎卡耶夫将桶包甩手丢在希亚面前,“任务详情也在里面,此外,这是你的新剑。”

    “我还以为你们会在上面画一个俗气的acalogo呢。”希亚接过短剑,抽出来看了一眼,而后点点头,“还不错。”

    “第二代朗格合金,你试试就知道了。”扎卡耶夫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哦?”

    希亚转身走到墙角,将刚才自己折断飞出,刺进旁边墙壁的,之前那把剑的剑刃拔出来,而后甩掉新的短剑的剑鞘,随手一挥。

    剑刃被一刀两断,切口平整而光滑,朗格合金制作的新剑上没有任何痕迹。

    “不错,我接了,”希亚点点头,转身看向扎卡耶夫,“希望会有些让我感到刺激的事情。”

    “刺激不敢保证,不过肯定血腥。”扎卡耶夫伸出舌头舔舔嘴唇,“我听说你喜欢把人脑袋弄爆,这会是个好机会。”

    “成交。”

    希亚露出一个兴奋的笑容,仿佛两人谈论的不是剥夺无数个活生生的生命,而是一场属于小孩子的游戏一样。

    而在午前的阳光下,被希亚随手扔在地上的原本属于克洛诺斯公司的短剑的剑鞘上,原本画着公司标志,而后又被磨掉的地方,仿佛是一个不会愈合的伤疤一样。(未完待续。。)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