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七十五章 投机分子

第七十五章 投机分子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虽然在剑桥市袭击之后,罗门斯集团的股价暴涨,但是许多大型财团和公司却利用一系列手段在事实上减持了罗门斯集团的股票,从这一点来看,大胆猜想的话,罗门斯集团很有可能在某些问题上已经触怒了同盟政府,或者其他原因使得大型财团不再看好罗门斯集团的前景,总之,我认为,现在增持罗门斯集团的股票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同盟某金融网络论坛分析贴

    ***

    安德森.李已经有段日子没有回到蒙特利尔了。☆→☆→,

    揉了揉自己的左侧面庞,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此时此刻带着一个将自己伪装成二十多岁上班族的易容面具,因为这两年来坐办公室而有些隆起的小腹也在昨晚因为抽脂而露出了久违的腹肌。

    安德森和蒙特利尔还算有些渊源,当年他刚刚从潜艇部队退役,加入特勤局的时候,曾经就被分派到蒙特利尔情报站进行实习过一阵子,只不过那段日子完全可以用“无所事事”来形容,蒙特利尔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军事设施,也没有敏感的政治单位,这里的特产只有用法语发音艰难地表达英语单词的艺术家酒鬼而已。

    只不过,当他再次回到久违的城市的时候,他却不是抱着观光的轻松心情来的,进入冬天前的最后一场雨让整个蒙特利尔都显得有些灰蒙蒙的。

    雨并不大,安德森没有打伞,他穿着一件厚重的风衣,提着公文包,扫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街上,目光最后落在不远处酒店门口一个明显目光太过锋利的门童的身上。

    cbi的家伙。从来都不是好间谍,他们身上的杀气几公里外都能闻到,也就只能做做那个老女人的猎犬了。

    安德森对面前的特侦局特工腹诽了一句,没有停留,直接穿过马路,来到停在酒店门口不远处路边的加长豪华轿车前。拉开门直接钻了进去。

    而后他就看到了那张他并不喜欢的脸。

    “坐吧,李先生。”

    同盟现任总统,黛博拉.弗朗西斯正坐在加长豪华轿车的后座上,棕色的沙发座椅和她身上的绿色西装反差的有些诡异。

    “不错的面具,不过估计不太舒服”黛博拉看着一言不发,却坦然地坐到对面座椅上的安德森,礼貌地笑了笑。

    “我也不喜欢这东西,毕竟不作为勤务特工已经很久了。”

    安德森伸出手,摸了一把没有感觉的面庞。“只不过隔墙有眼吧。”

    “总统并不是那么好当的,但是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弗朗西斯总统摇摇头,露出一个苦笑,“否则我也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地赶到这里。”

    此时此刻,“黛博拉.弗朗西斯”总统正在伊卡洛斯上出席一个公益活动,但是只有少数人知道,那只是一个cbi特勤处早就训练并且安排好的替身特工,真正的弗朗西斯总统。并不在伊卡洛斯上,而是在地面上。北美洲的蒙特利尔市,和在被外界认为已经同时失去政治地位以及市场份额的克洛诺斯公司,下属的私人准军事组织“天罚”部队的情报部门最高领导人安德森.李进行一场秘密会面。

    “时间不多,我们长话短说吧,意大利的事情,你们有多大的把握?”

    弗朗西斯总统虽然并没有真正的表现出急躁。但是从她秘密降落这个行为上,就足以看出她对这件事有多关注。

    “我不知道特侦局给您提供了什么样的报告,不过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总统阁下。”安德森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措辞。“意大利方面目前我们还在接触中,但是这件事情还需要一个过程,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特侦局方面对这件事情的插手已经引起了对方的反感,这也是我必须提醒您的。”

    “我明白。”弗朗西斯总统点点头,“我已经命令特侦局暂时停止对这件事情的干涉,但是你必须要明白,考虑到这件事情的特殊性,我同样不能给你们更多的支持。”

    真是狡猾的家伙,明明任何同盟在战略上的胜利都会最后促进总统的支持率,但是却说得好像和自己无关一样。

    安德森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心里无聊地打趣了一下,他并不是政客也不喜欢政客,不过即使是他也知道原本总统依仗的罗门斯公司在麻省理工大学博肯实验室的袭击中搞丢了极其重要的数据,从总统的表现来看,这份数据的重要性还在他的猜测之上,因此总统才会把原本在阿拉斯加的自己突然叫到这里来参加这样一场会面。

    罗门斯集团,这次恐怕要遇到一些麻烦了。

    “只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可以以总统私人名义帮助你们。”就在安德森在考虑如何答话的时候,弗朗西斯总统却再次开口了,“关于凌羽,如果你们能够证明他的精神状态确实已经足够稳定,我们可以秘密撤销对他的通缉,毕竟,如果不是两年前他在意大利的所作所为,我们恐怕也不会有一个这么好的机会。”

    “这件事情,确实得感谢他,我们的主联络人,耶利哥议员也是迫切地希望他能够参与这个计划,只不过,我们现在确实也没有他的行踪,以及他的精神状态方面的评估。”安德森没有隐瞒,只能给出直接的答案,“事实上,克洛诺斯内部现在对凌羽的支持也极为有限,对于他的一些行为也有巨大的非议和争论,对于他的观点和行为,我们还在进行观望,主要还是看政府方面的态度。”

    安德森早就猜到弗朗西斯可能会提出这个问题,直接用准备好的废话滴水不漏地搪塞了过去。

    “这件事情,政府肯定是不好出面的,格陵兰岛的事情把凌羽和其支持者全部推到了军方传统势力的对立面,我对杨成泽将军的态度也是考虑到不要激化矛盾,我相信你们也是可以理解的。”弗朗西斯总统稍微考虑了一下。而后开口,“但是凌羽毕竟不可能靠自己一个人来达成他的任务,因此,cbi和特勤处,以及克洛诺斯公司,还是可以在必要的时候给他提供一些支援的。私下里,或者说不动声色的。”

    “无论如何,感谢您的支持。”安德森点点头,他差不多已经取得了可以从总统这里取得的所有东西,于是很聪明地立即收手,而后给出了承诺,“意大利方面的事情,我们将会通过cbi特勤处的秘密联合协调机构给您随时进行汇报。”

    “非常感谢。”弗朗西斯总统点点头,不过还是略显多余地强调了一句。“不过,李先生,我希望你明白,这件事情不仅仅关乎我个人或者目前的内阁政府,还关系到整个同盟是否能够少牺牲成千上万的士兵,和战争的持续时间。”

    “这也是和克洛诺斯本身休戚相关的。”安德森继续用漂亮话打着太极,“也是我们的责任。”

    “那就这样吧,请允许我再次表达感谢。”弗朗西斯总统带着公式化的笑容。点了点头,而后伸出手。安德森点点头,站起身,推开门,直接走出了加长豪车。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安德森站在路边,目送着轿车缓缓驶离。

    “凌羽啊凌羽。你小子还真是个麻烦制造机呢。”

    安德森感慨一句,而后从大衣内侧掏出烟盒,甩出一根叼在嘴上。

    意大利的变革的种子是凌羽埋下的,但是总统对凌羽的许诺必然不仅仅是因为凌羽这个个体而已,凌羽只是一个人。在罗门斯集团搞砸了重要的事情之后,不论是出于敲打一下罗门斯集团,还是确实已经对罗门斯失望,弗朗西斯总统做出了一个政客应有的反应,而在同盟军方推进速度已经慢下来的现在,军方也没有立场继续在克洛诺斯公司的问题上继续和总统针锋相对——当然,更重要的是,如果克洛诺斯,或者说总统能够成功打破意大利战线的僵局,那军方就更没有指责的立场了。

    当然,弗朗西斯也不可能把宝一下子压在克洛诺斯公司身上,因此凌羽就成了一个很好的突破口,通过松动对凌羽的态度,来作为对克洛诺斯示好的手段,这位总统似乎忘了几天前还是她亲自下达了对凌羽的格杀命令。

    “只不过,你大概也是在漩涡的中心吧。”

    安德森缓慢地将一根烟抽完,露出一个苦笑,这就是政治,而自己,同样也在漩涡的中心。

    该走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安德森将烟头甩在路边的水坑里,转身走进了蒙特利尔的雨幕中。

    ***

    蒙特利尔的市区的雨在当天晚些时候停了下来,但是似乎是同一片积雨云的关系,蒙特利尔郊区的雨,却依然淅淅沥沥地下着。

    除了黛博拉.弗朗西斯总统之外,还有一个人也没有参加在伊卡洛斯上的公益活动,甚至他也一起来到了蒙特利尔。

    国家安全顾问夏勋再次走下旋翼机,进入这个代号“真实正义”的研究机构的核心区域的时候,他已经明确地感觉到了一种骚动的气息。

    那是一种不安,紧张和焦躁。

    “晚上好,夏勋先生。”

    出乎意料的,这一次,戴眼镜的青年没有和以往一样在主控室里等他,而是一反常态地在主控室的休息室咖啡厅里,泡了一壶茶,不慌不忙地等待着一脸铁青的夏勋。

    “你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吗?”

    夏勋咬着牙,甩手示意自己的随从离开咖啡厅,在这个时候,咖啡厅里除了眼镜青年之外,也没有什么人有心情休息了。

    “再严重也和我无关。”眼镜青年冷冷一笑,而后把扣在桌面上的茶杯翻过来,端起茶壶给夏勋倒上一杯茶,“因为您说会把事情搞定的。”

    “问题是,如果不是你那个好朋友,凌羽出现在那里,这一切都不该是这个样子。”

    夏勋解开西装的扣子,坐进青年对面的沙发里,瞟了一眼茶杯,开口。

    “我警告过你,而且给了你干掉他的机会,但是你没有做到,不是吗?”眼镜青年抬手推了推眼镜,平淡的语气里甚至还有一丝不屑,“所以说这和我无关。”

    “不,我想你还是没有理解问题的根本。”夏勋沉默了几秒钟,看着黑发的眼镜青年,突然露出了一丝愤怒的冷笑,“罗门斯公司,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我现在已经无法阻止董事会的撤资决定,这个实验室很快就会被关闭,你所有的实验项目都无法再得到资金,技术和原料的支持,你觉得这算不算严重的事情——”

    “——韩飞先生?”(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