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四十七章 追踪空洞(下)

第四十七章 追踪空洞(下)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姓名:上官默;性别,女;年龄,23;军衔,宇宙军少尉,系tf……接受心理治疗:10次……违纪记录:抗命,15次,抗命(造成严重后果),3次,殴打同僚,42次,顶撞上司,23次,聚众斗殴,9次……总计禁闭天数(已执行):277天,没收薪水:27个月。

    评语:把这只该死的獾科动物从我的队伍里调出去!如果她再不懂得控制自己的脾气,那我只能把她人道毁灭!

    近况:2180年5月4日调任伊卡洛斯守备队,由副队长直辖。”

    ——宇宙军人事档案,上官默少尉(节选)。

    “让那些该死的杂鱼都滚到一边去!我们没时间保护他们!”

    一辆重型装甲越野车直接撞开封锁道路的警车,原本站在路障后的波士顿警察连滚带爬地从没有丝毫减速的越野车车轮下勉强逃生,而后站起身冲着越野车的尾灯低声咒骂两句,将被撞烂的汽车推回原位,继续履行职责。

    “我不要他妈的该死的支援,让他们滚远,越远越好,老娘管杀不管埋!”

    但是车里坐着的少女却完全没有破坏同盟财产的自觉,她拿着车载电台的对讲机,而后愤怒地冲着无线电吼着,她抬手把领口扯开,如同一头暴怒的野兽一样向前冲去,她的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高强度工程塑料的方向盘甚至出现了裂缝。

    “上官默,友军伤害是我不会容忍的,注意点。”

    开车的女孩再次撞飞第二道路障,在武装警察连滚带爬的同时,无线电频道里传出了莫可可冷漠而威严的声音。

    “是!长官!”

    带着奔尼帽。扎着马尾的少女所乘坐的越野吉普重重地落回地上,她伸手扯起车载无线电的对讲机,扯着嗓子嘶吼了一句,而后甩手将对讲机砸在底座上,一个甩尾直接将车停在了一栋建筑前。

    “让路!”

    一把推开车门,马尾少女跳下吉普车。而后推开迎上来的罗门斯公司tf,将身高接近两米的强壮tf推得连退几步差点坐在地上,少女转头看向旁边的一名文职军官。

    “无关人员都清理了吧?!”

    “平民都疏散了,目标在四楼。”

    血色的瞳孔带着如同狂暴的野兽一样的目光,让文职军官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不过少女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转瞬即逝,当文职军官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少女已经走到了公寓面前。

    少女一脚踹在木质的公寓门上,不知道有多少年历史的老旧公寓门被直接踢成了粉碎的木屑。她径直走入大厅,而后如法炮制又踹碎了钢板制成的消防通道门,右手戳了一下佩戴在左耳的扫描仪。

    “任务回报,目标信号还在,我正在向上移动。”

    “继续。”

    “收到。”

    莫可可的声音,依然冷漠而不带情感,毫不拖泥带水的对话后,通讯中断。

    上官默飞快地冲上楼梯。甚至没有想要掩盖自己脚步的意思,她顺着扫描仪的指示。直接冲入了发出信号的房间。

    用肩膀撞开房门,上官默如同一条疯狗一样在地上一个翻滚,直接扑向了客厅。

    少女的身体将一座沙发直接撞烂,她血红色的瞳孔闪过一道光芒,倒映出来的,却只是一个机械仪器。

    一个放在客厅中央茶几上的仪器。

    “混蛋!!!”

    如同被玩弄了的愤怒野兽一样。上官默站起身,走到茶几前,飞起一脚,直接将整个玻璃茶几连带上面的机械装置一起一脚踢成了碎片。

    “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上官默一脚将一块稍大的碎玻璃碾成粉末,而后抄起旁边的木头凳子。全力砸碎在地上。

    猛烈的动作直接震掉了少女头上的帽子,奔尼帽落地的瞬间,少女的头顶上,浓密的黑色头发之间,露出了一对小小的动物耳朵。

    “这里是‘狼獾’,是信号伪装装置,建筑安全,没有目标。”

    泄愤一样捏了捏拳头,上官默做了几个深呼吸,俯身捡起奔尼帽,而后强行压抑着愤怒,按动无线电。

    “去下一个坐标。”

    莫可可的声音并没有失望或者惊讶,只是冷漠而不带情感的,如同机器人一样。

    “遵命。”

    上官默愤愤地咬了咬牙,而后转身,走到门边,一脚将旁边的衣柜也踹成碎片,才转身走出房门,离开了建筑。

    “6号坐标确认为虚假信号,‘狼獾’正在前往7号坐标。”

    “3号坐标筛查完毕,为虚假信号。”

    “5号坐标筛查完毕,为虚假信号。”

    波士顿公共花园的临时指挥部里,罗门斯集团的参谋人员表现出了不次于同盟正规军的高效率,而事实上,这些人大部分也都是有同盟军方背景,不少参谋甚至接受过和同盟军校一样的完整训练。

    莫可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她的宇宙军大檐帽歪带在头上,双手环抱在胸前,仿佛根本没有在听参谋们此起彼伏的状况报告,甚至完全对正在进行中的搜查毫不在意。

    “莫中校,要不要让我的人去支援你的人,或者将你的人集中起来?”

    坐在旁边的夏勋将手中的咖啡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进入指挥部后第一次发言。

    “国安顾问先生,真是开玩笑的好心情啊。”

    莫可可睁开一只眼睛,身体纹丝不动,很不礼貌地转动眼珠,瞥了国家安全顾问一眼。

    以夏勋的权势和地位,即使是弗朗西斯总统也不敢用这种姿势和语气和他说话,不过莫可可自然是不买这个空降下来的家伙的账,从他进入指挥室到现在。从来没有叫过这个男人“长官”。

    “我只是担心,七个信号里已经有六个证明是虚假信号了,而您的手下,那位代号‘狼獾’的暴躁女士正在前往第七个信号点,如果目标就在那里,那她很有可能会有危险。”

    夏勋身后的警卫向前一步。拿起咖啡壶给他倒上一杯新的咖啡,中年男人看着热气腾腾的咖啡,依然不因为莫可可的无理而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

    夏勋的用词很小心,事实上,整个罗门斯集团在华盛顿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们所追踪的“目标”就是凌羽,而莫可可这边,更是只有她和另外四个tf知道目标的身份,并且被要求严格保密。

    “这些信号都是假的。”莫可可重新闭上眼睛,“而且我相信你也看出了这点吧。”

    “七个信号同时出现,是有点太过刻意,但我们却必须去处理,否则就有很大概率放跑他……这倒也不失为一个调虎离山的好计策……不过中校阁下,认为他会从哪里逃离波士顿呢?”

    “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他会出现的地方了。”

    话音未落,突然。整个指挥室的灯光闪烁了一下,这是备用电源在瞬间接管主电源的表现。几乎是同时,一直在周围轰鸣着的发电机停止了工作,所有设备和建筑自动接入了应急用的聚变电池组线路。

    但是这并不算什么,正在空中盘旋巡逻的直升机发现,以公共花园为圆心,周围几十个街区的电力供应全部都被中断了——虽然时间已经是凌晨。大部分民居都已经熄灯入夜,但是路灯却成为了这次大停电的最好指示器。

    “四级情况,疏散指挥部相关人员,带国安顾问先生离开这里。”

    依然没有任何的惊讶和疑惑,莫可可的嘴角甚至还露出了一丝笑容。但是她的这个命令没有马上得到执行,整个指挥部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转头看向夏勋。

    莫可可带来的四名tf都已经被派出去搜索虚假的信号,因此也没有人催促这些罗门斯集团的参谋人员执行命令,空气诡异地沉默了十多秒,夏勋才开口。

    “ling……那个家伙的目标是这里?”

    “准确的说,是国安顾问你本人,至于理由,和他袭击罗门斯波士顿分部的原因一样。”

    莫可可冷冷一笑,睁开双眼,瞥向了夏勋的位置,“所以说,如果你们这些政客少做点姿态,老老实实地呆在伊卡洛斯上,那恐怕你的计划就成功了。”

    “你——”

    一名站在夏勋身后的罗门斯副官刚要说话反驳,白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就抬手阻止了他,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快,但瞬间就彻底消失。

    莫可可是对的,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完全被思维定势所束缚了,没有考虑到凌羽现在的状况,完全有可能舍命一博。

    但另一方面,这也和夏勋不信任莫可可,甚至不信任弗朗西斯总统有最直接的关系——他害怕弗朗西斯总统想要把凌羽当做对付自己的武器,从而故意放过他,因此决定自己乘坐穿梭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波士顿,亲自监督这个行动。

    但显然,不管凌羽知不知道这一点,他都选择了最令人意外,但是却最有效的方法——直接破坏组织整个搜索行动的临时指挥部,而后再大摇大摆地离开——事实上,莫可可另一点说对的是,凌羽并不介意把夏勋抓起来询问一些关于罗门斯集团和aca的关系之类的事情。

    一旦牵扯到aca,现在的凌羽已经完全没有理性可言了。

    “那我们就不在这里打扰莫中校了。”夏勋的后悔只持续了一秒钟,患得患失不可能是他这种人的特质,他沉默了一下,放下手臂,而后爽快地站起身,“希望中校记得自己的使命。”

    “我有自己的判断。”

    莫可可依然坐在椅子上,完全没有起身送行的意思,随口丢下一句话,伸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个装着冰水的杯子,浅浅地抿了一口。

    夏勋没有多话,直接走出了指挥部,随后,整个指挥部的所有文职人员按照军衔的高低,以低军衔优先的方式有序而迅速地离开了。

    还真是不错的传统,就算是雇佣兵,倒也值得称道。

    莫可可挑了一下眉毛,心里评价了一句,不过她依然没有动作,只是静静地等待着所有人都走出了指挥部,而后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从桌上拿起“魔方”,拎着走出了指挥室。

    整个基地都开始撤离,夏勋显然已经不指望莫可可留住或者干掉凌羽,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些闲杂人等来多少都留不住凌羽。

    “好久不见了,小子,我等你好久了。”

    莫可可从衣兜里掏出墨镜,甩开镜腿戴在眼睛上,勾起嘴角轻轻一笑。

    再然后,一个戴着长檐帽的青年就从旁边的一盏已经熄灭的聚光灯后走了出来。(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