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十九章 不同的期盼

第十九章 不同的期盼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这些患有严重精神障碍的tf被集中在内华达州的托诺帕(tonopah)的一间疗养院,tf的精神障碍主要集中在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多重人格,战场依赖等,其中不满18岁的病患占到了45%,而事实上,根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相关人员的看法,‘没有tf是心理完全健康的’,关于这方面的研究,同盟科学院拒绝透露相关信息,但是民间普遍认为tf改造手术同样会放大受术者的心理缺陷……”——《自然》杂志*艾丽雅西奈尔看着面前的屏幕,眉头紧锁,货轮伴随着海浪几乎不可察觉地微微晃动着。作为小队里担负参谋工作的角色,大部分空余时间她都尽职尽责地在处理一些文书和参谋的工作,和之前在棱镜小队里蕾安娜和其他参谋所做的一样,她必须在凌羽提出明确的任务目标之后,完善行动的细节,这其中包括了具体的进入路径,撤离路径,行动分组,备用计划,应急处理等等一系列看似无关紧要,但实际上关系到计划成败和所有人生死的问题。就如同之前所说,缺乏战斗力的艾丽雅是一个很明白自己的位置,并且能在一些不起眼的位置上散发出独特光辉的存在,这种人在队伍中时,你很难感觉他的重要,但是一旦缺少了这样的一个人。你就会发现有很多本该顺利的事情变成了麻烦,小麻烦变成了大麻烦,甚至致命的麻烦。当然。在凌羽的默许下,她还有另一重身份,也就是新的“棱镜”小队和克洛诺斯的联络员,换句话说,也就是监视凌羽的存在。不过凌羽倒是没有什么太多的排斥,毕竟凌羽使用的经费和大部分装备都是克洛诺斯提供,或者说克洛诺斯投资的。作为投资方他们有权派人监督自己的投资有没有被滥用,更何况艾丽雅整理的报告直接以私人路径反馈给情报部门主管安德森李和杨成泽。这两个人和凌羽的关系自然不必多说。当然,艾丽雅并没有权限干涉凌羽的决定,事实上凌羽脖子上没有任何缰绳——握着缰绳的杨成泽早就把缰绳挂在了凌羽自己的脖子上。杨成泽信任凌羽,又或者杨成泽知道自己根本拉不住凌羽。只不过这个时候。艾丽雅面前的电脑屏幕上并不是计划,也不是报告书或者申请表之类的东西,而是一张视频截图。截图是从上方向下拍摄的,应该是监控摄像机一类的设备,但是即使是这个角度,还是能够看清楚那张稚嫩的脸庞和一头散发着浅蓝色偏白的光泽的短发。还有那副巨大的耳机。“砰砰砰——”舱门被敲响了,艾丽雅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敲了一下面前的全息键盘,将之前的画面隐藏起来。不过当她扭过头,才发现佩恩已经站在了门里,半靠着门框。“就当我有点冒昧吧。但是你连门都没关,我感觉你不是在处理什么私密的事情。”佩恩指了指门,“不过这可不像你。”“呃……好吧,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在看刚才凌羽交给我的存储盘。”艾丽雅有些局促地手忙脚乱了一下,而后从终端上拿起存储盘。丢给了佩恩,“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你很在意这一点吗?”佩恩伸手接住白色的存储盘。不是加密的,只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普通存储盘,不太可能用来存放一些隐秘的信息,“被我们发现你是因为私人恩怨加入这支队伍的?”“唔……我承认加入这支队伍是我能想到的唯一找到她的方法,”艾丽雅皱了皱眉头,“但我不会让私人情感影响我的工作的。”“我觉得你没懂我的意思。”佩恩伸手将存储盘丢了回去,“介意我进来吗”“啊,不好意思,请进。”艾丽雅愣了一下,尴尬地笑了笑,站起身拉开凳子,点点头,“随便坐。”“我们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因为私人恩怨,所以我觉得你完全不需要隐瞒什么。”佩恩走到凳子前,直接坐在凳子上,隔着桌子看着坐在床上的艾丽雅,“利维坦希亚,对吗?”“好吧,没错。”艾丽雅放弃了无谓的辩驳,点头承认,“我来这里是希望有机会能把她带回去。”佩恩的目光没有什么变化,艾丽雅轻轻耸肩回应,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连夏枫烟都知道她找的人是谁,佩恩没有理由不知道。“我还以为你是来杀她的。”佩恩摇了摇头,看上去不像是在开玩笑,总是严肃对待问题的黑骑士也不像是会开玩笑的人,“看起来她现在正在为aca工作?”“根据我这边的消息,她现在是一个自由佣兵,应该是接受了aca的工作吧。”艾丽雅叹了一口气,开口,不知道算不算是辩解,“不过,恐怕是长期合同,这也是我为什么强烈要求加入这个队伍的原因。”“我不喜欢克洛诺斯公司的行事方式,他们捅下的篓子应该自己收拾,而不是让你一个没什么战斗力的女孩子自己行动,”佩恩直接伸手在全息屏幕上按动了几个按钮,先前被艾丽雅隐藏起来的画面又重新出现在了屏幕上,他看着那张稚嫩的面庞,皱了皱眉头,“尤其是这还是个小孩子。”“事实上,如果你指的是这一点的话,我想说,改造她的并不是克洛诺斯,她是我从一个非法实验设备里救出来,带回公司的。”艾丽雅直截了当地否定。似乎非常在意在这一点上被误会的可能,但是她沉默了一下,还是开口。“这都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我没什么办法,我一直在搜集她的报告,而后就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加入这支队伍。”“我觉得很难说这是你一个人的责任,如果她的悲剧过去和你没什么关系的话。”佩恩发问。“但是现在看来,说不定把她带回克洛诺斯是个错误。”艾丽雅舒了一口气,“这是我的责任。”“无论如何。你相信她是个好人。”佩恩转过头看着全息屏幕里面的女孩的面庞,确实看不出一丝狰狞或者杀意。就如同一个放学后听着音乐走在街道上的初中女生一样,“或者说她还有变成好人的可能。”“坦诚来说,我也不知道,”艾丽雅先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重重地叹了口气,“但至少我要亲眼确认,她变成了什么样的人……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也是无端的责任感吗?”佩恩无奈叹息道,“我突然觉得,如果人们都活得自私一点,说不定这个世界会简单得多。”“抱歉我恐怕无法认同。”艾丽雅同样用认真的目光回应中年男人,而后摇了摇头,“至少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们要做点什么,在这个世界上。”“你们这些小女孩都这么感性这么有理想主义么?”佩恩面无表情,“但其实更多的时候你们什么都做不了。”“或许我迟早会意识到这一点吧。但是至少不是现在。”艾丽雅耸耸肩,倒是没有因为佩恩的话而显得气愤,“就当我还没长大吧,我觉得这样也挺不错的。”“也是,没有这种想法的人,恐怕也不会坐在这里了。”佩恩轻微地点了点头,似乎是在给艾丽雅说。似乎又在对自己说。“佩恩先生是为什么加入这支队伍的呢。”艾丽雅抬起手轻轻地梳理了一下头发,“您可不像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只是找人有帐要算罢了。”佩恩闭上眼睛,“一个典型的想要找人复仇的大叔,我很简单,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情感,只是想要干掉那个家伙而已。”“……前任文士长,马文格雷格?”艾丽雅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出了那个名字。“嗯。”佩恩点头,这不是什么秘密,虽然是丑闻,但毕竟是全球皆知的叛逃事件。“其实说来很简单。”佩恩俯身将右手手肘搭在桌子上,“如果说你们的目的是拯救,那我的目的就是消灭,你不可能去拯救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有些人没有被救赎的意义,也没有被救赎的可能,必须被根除,被从*上消灭。”“没有惩罚,就无法让人心怀畏惧,只有鲜血,才能带来秩序,因为它能够唤起一些人心中对秩序的尊重。”“人,终究还是只是一种动物,不要对人类自身抱有太多期待,会比较好。”“不得不说,很有道理,我曾经在‘加百列’工作过,遇到过一些……无药可救的人。”艾丽雅耸耸肩,而后点点头,摊手认同了佩恩的观点。“事实上我就是在说利维坦希亚,她的履历可不太好看,这个女孩有严重的心理问题,而且又有很强大的,接近失控的力量,”佩恩开口反驳,“这很危险。”“如果我无法说服她,至少我希望能亲手了结她。”艾丽雅转过头,避开了佩恩的目光,“毕竟这是我的责任。”“或许吧,我只能祝你好运。”佩恩站起身,似乎是在这里耽误的稍微有点太久了,一向严格遵守着作息时间表的黑骑士直接走向了门口。“佩恩先生,”就在佩恩走到门口的时候,艾丽雅突然开口叫住了他。“你认为,队长是为什么站在这里的。”艾丽雅沉默了一下,等佩恩的衣摆彻底地平静下来,才开口。“大概,是我们所有人的综合吧。”出乎意料的,佩恩直截了当地给出了答案,他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被黑色手套包裹的右手。“想要保护的人,想要挽救的人,一定要完成的复仇……大概这些所有的东西……都是他战斗的理由吧?”佩恩说完,直接迈开脚步,走出了房间,反手带上了大门。“所有的……东西吗?”艾丽雅若有所思地皱起眉头,在她的旁边,那台战术终端上,依然显示着利维坦希亚那散发着淡淡蓝色味道的白色头发。*“很可惜,我们还是迟了一步。”在凌羽刚刚上船没多久,巴格达,黑金实验室的废墟上,迎来了一男一女两个tf。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女子看了一眼左手手背上的盖革计数器,而后摘掉了头盔,露出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她单膝跪地,轻轻地抹了一把灼烧的灰色痕迹,捻了一下手指,露出了里面白色的大概是骨灰一样的东西。“我有一件事必须要告诉你,或者说,你得做出一个选择。”站在少女身后的青年抬手摘掉头盔,露出一头金色的短发,百无聊赖的语气中夹杂着淡淡的冷漠。“凌羽和病毒,你只能找到其中一个。”罗根克雷格抬脚踢飞了一块石子,冲着抬起头的夏洛特克伦威尔,冷冷一笑。(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