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十一章 液态金属

第十一章 液态金属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婕丝美诺公开骑兵队‘阿喀琉斯’计划的实验数据,和她自己的身体数据,无疑大大加深了同盟对机械系tf研究的进程,考虑到可能潜伏在科学院中的aca间谍,以及方舟事变的影响,我们必须认清aca也必然已经得到了相关的数据。不过就我个人而言,‘阿喀琉斯计划’对儿童的实验残酷的近乎无法想象,但它得到的数据,却可以被我们利用,减少机械系tf以及残疾人植入机械体的痛苦,这不得不说完全是因为婕丝美诺在忍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后,依然坚持的高洁的个人意志……”

    ——同盟第一科学院,强化生理工程(tf生理工程)学院的一名研究员给其组长的私人报告。

    “啊啊啊啊啊——”

    薇薇安从空中翻滚着落下,动力锤的尾部喷射着湛蓝色的火焰,在空中翻滚着的金色女孩如同被锤子带动一样,划出一个半圆,将面前正准备拿三管机炮对准自己的动力装甲直接砸在了地上。

    混杂着血肉的金属片飞溅开来,女孩借着力量脚尖一点,洋装鞋踩在“纯真”动力锤上,而后再次启动喷射,在空中完成了三百六十度旋转的少女稳稳落地,抬起手,直接用念动力捏住旁边一名冲着自己扫射的士兵的喉咙,如同打开一瓶啤酒一样旋转了三圈直接将他的脖子拧断。

    而对方射出的子弹。全部在薇薇安面前一厘米的距离上被直接弹开——和洛伦佐将子弹减速落地不同,薇薇安狂暴的念力甚至直接迎击向飞来的子弹,如同坚硬的物体一样弹开。

    虽然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显然薇薇安浪费了更多不必要的念力。而且控制上也有问题,但是女孩的天赋已经展露无遗!

    似乎是稍稍发泄了一下,金发的女孩砸翻一辆装甲车,而后借着念力和反作用力再次高高跃起,躲过几发高速的电磁炮后落地,反手用锤子一扫,如同清扫垃圾一样将旁边的两名士兵直接扫到一起。砸在旁边的一栋建筑上,混合成了一滩不分你我的肉泥。

    不过一名明显是老兵的aca士兵却在薇薇安锤头扫过来之前启动了外骨骼的背部喷射。从薇薇安的锤下死里逃生,但是还没等他落下,一发子弹就直接从背后射穿了他的头盔。

    略显老旧的2025式手枪的杀伤力并不足以洞穿头盔,动能也被减震装置吸收。但是头盔在被击中向上跳起的瞬间,另一发子弹就贯穿了这名士兵露出破绽的脖子。

    “继续,我会看着你的后背的。”

    “谢啦!”

    薇薇安轻轻一笑,将沾满鲜血的锤子一甩扛在肩膀上,看向前方,虽然她并不一定需要有人支援,但是这个大姐姐一直和自己配合得很好,也给自己省了不少麻烦。

    薇薇安再次冲出的瞬间,艾丽雅一个侧身翻滚躲过一排子弹的射击。双手双枪交叉在身前,对准开枪的aca士兵,而后用连续的子弹直接射中对方的面部盔甲。这种被用来设计抵挡弹片的面罩并不能抵挡大口径手枪的直射,迅速地碎裂,放任弹头将自己主人的脑袋打爆。

    艾丽雅甩掉两根加长弹匣,直接冲向旁边另一个扛起了大口径反tf狙击枪的士兵,少女的速度爆发出来,直接一个滑铲铲倒对方。双腿一甩迅速用一个托马斯回旋起身,膝盖顶在地上士兵的喉咙上将对方踢死的同时。已经被重新填装的双枪直接打穿了数米外另一个士兵的脑袋。

    艾丽雅倒退着跟上不断向前冲击的薇薇安,手枪射击的声音不断传来,这个因为身体素质不够而专心研习枪法和格斗技巧的“吊车尾”tf少女已经在多年的战斗中找到了自己合适的位置——事实上,她和薇薇安只合作过一次,这是第二次,但是少女已经完美地把握了女孩的战斗风格,补充着女孩的疏漏,以至于女孩不被打断突击的节奏。

    而另一方面,佩恩则是直接一剑切断了一名tf手里的武器,转身一个反手将长剑由正握改成反握,而后直接从太阳穴刺入了那名tf的脑袋!

    从交手到击杀,只有一击!

    佩恩将长剑从对方的太阳穴中拔出,中年男人已经脱掉了一直穿在外面的灰色大衣,露出了不属于任何骑兵队正规机构的蓝色骑士服,他反手甩掉剑上的脑浆和鲜血,脚尖一点,直接一击直劈将另外一边刚刚启动的一台重型动力装甲一刀两断。

    不去看身后爆炸的动力装甲,佩恩依然如同散步一样提着长剑缓缓地向前,没有理会那些在地上东倒西歪的普通士兵,沿着被薇薇安和艾丽雅清扫过的通道前进,只处理那些具有威胁的目标。

    佩恩当然没有用全力,和两年前不同,将自责和仇恨化作动力的中年男人现在和索伦交手都是胜多负少,此时的他更像是一个长辈,看着前方分别比自己小十几岁和几十岁的一大一小两个女孩,稳重地评估着威胁,保持着随时可以支援的距离。

    薇薇安的战斗方式太暴力,永远不要站在她前进的前方,这样不会为她减轻负担,相反只会拖慢她的节奏,佩恩也很认同艾丽雅的这个观点。

    就这样三个分别年龄相差十多岁的人就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如同一根利箭一样,直指基地中心的建筑!

    “杂鱼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服从命令,销毁病毒样本吧。”

    控制中心巨大的显示器上,薇薇安正将一个被自己用念动力固定住的tf直接一锤子砸成肉饼。艾丽雅则是用手中交叉射击的双枪掩护着薇薇安的后背。

    一个穿着aca军装,但是却显得有点吊儿郎当的二十多岁青年冲着基地司令甩了甩手——原本修身而威严的aca军装被他解开了扣子,露出了里面白色的衬衫。领带也被扯开,歪歪斜斜地挂在脖子上,外套胸前挂着的三四枚勋章相互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好吧……”

    基地的守备司令,一名二级上将还有点不太甘心,但是还是拿起麦克风下达了命令。

    “下达基地放弃指令,毁灭病毒样本。摧毁机房,所有人员按照预定路线乘潜艇撤离。”

    二级上将下达了命令之后就转身看向了吊儿郎当的年轻人。“那么,斯宾塞先生也跟我们一起撤离吧?”

    “没,我还在等一位客人。”斯宾塞拉过司令官的真皮滑轮座椅,一屁股坐了下去。甩甩手示意将军可以离开,而后转头看向了抱着腿坐在旁边一个控制台上的白发女孩。

    “你怎么办?希亚,和他们一起走吗?”

    “哪有佣兵劳烦雇主的道理。”利维坦希亚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厚厚的绒毛领子衬托着白色的耳罩式耳机,女孩大约十二岁的样子,和两年前凌羽在华盛顿见到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区别。

    “我自己有撤退线路和方式,就不劳烦尊敬的‘地狱犬’西奥多斯宾塞长官了。”

    希亚走到坐在椅子上的斯宾塞面前,空手行了一个提裙礼,而后提起了桌上的一个白色箱子。“疫苗样本我会按时送到的。”

    “能雇佣你这么可爱的女孩,是我的荣幸,不过说起来。她应该也是你的熟人吧,不见一面吗?”

    斯宾塞高高举起手,如同一个兴奋地演奏者一样按动了一下旁边的控制台,镜头切到正在破门的棱镜小队,落在了艾丽雅的身上。

    “并不一定熟人就要见面。”希亚用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耳机,而后冲着斯宾塞优雅地鞠了个躬。“那么,我先离开了。”

    “祝好运。可爱的毒蛇小姐。”

    斯宾塞用手撑着自己的脑袋,而后冲着希亚点点头,目送着背着长剑,白色泛着浅浅蓝光头发的少女走入了电梯。

    一分钟后,主控室的墙壁突然向内爆开,烟尘散去,带着长檐帽围着围巾的灰色夹克衫男人走进了主控室。

    “好久不见了,凌羽。”

    斯宾塞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仿佛见到了久未谋面的好友一样,就差冲上去握手了。

    “可惜你还是来晚了一步,病毒样本已经被销毁了,疫苗也已经转移了,我派去破坏主机房的人也到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你还是慢了一步啊。”

    所有的参谋和普通军官都已经撤离,空旷的主控室里除了不断响起的报警声,就只有斯宾塞得意的笑容。

    “你会去派人破坏主机房,我就不能去派人去夺取主机房?”

    凌羽轻轻一笑,夏枫烟并没有跟他一起来,事实上夏枫烟的任务和凌羽的任务类似,也对数据方面有一些要求,因此凌羽直截了当地派她去夺取机房的控制权了。

    当然,凌羽也不会完全相信夏枫烟,同样的,佩恩的任务,也是第一时间攻入主机房。

    之所以不是生化实验室,是考虑到销毁病毒太容易,但销毁数据就没那么容易了。

    “再说,你自己不就是线索吗?”凌羽冷冷一笑,看着面前的藏蓝色头发的青年,伸出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脑袋,“我很想知道,你的那个脑子里,到底保守着多少关于查尔的消息。”

    “这句话我已经听到第三遍了,在玛格丽特女王号上听过一次,在格陵兰岛听过一次,现在,已经是第三次了。”

    斯宾塞右手一甩,白色的衬衫袖子里突然出现了一道银色的光芒,一把如同蜈蚣一样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里,“做得到的话,尽管放马过来好了。”

    凌羽站在原地没有动,而是握紧了拳头,他和面前这个名叫斯宾塞的男人已经交手过两次,知道这个家伙身上有两件黑科技装备。

    第一件就是这把鞭剑“叶子(leaf)”另一样就是……

    凌羽脚尖一点,直接冲向了面前的青年,青年不闪不避,也没有使用右手的长剑,而是伸出左手,直接迎向了凌羽的拳头!

    凌羽这一拳用上了全力,裹挟着锋利的气流直接撞击在了斯宾塞的左臂上,然而凌羽的拳头却如同打在了一个软糖上一样,斯宾塞的左手突然变成金属色,而后如同粘液一样直接凹陷了下去,而后又猛然弹起。

    斯宾塞飞起一脚,凌羽侧身躲过,但是这个时候鞭剑已经缠绕了上来,凌羽伸出左手一挡,鞭剑锋利的刀刃在凌羽的左臂上留下了数道深深的切痕。

    凌羽后退几步,谜团手枪在手,彩虹一般的光芒划破空气,逼退了斯宾塞。

    “我已经看到这场战斗的结局了,凌羽先生。”斯宾塞将右手的鞭剑拉回,覆盖着左手的液态金属一样的东西缓缓蠕动着。

    “因为,我比你那个过世小女朋友还要强得多。”

    凌羽看着冷笑着的青年,这就是他,融合了马文从骑兵队窃取的“阿喀琉斯”计划的数据,模仿婕丝制造出来的超高改造比率的机械系tf。

    查尔皮埃尔的忠犬,让凌羽失败两次的,来自地狱的狼狗。

    “地狱犬”西奥多斯宾塞!(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