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十章 盖革计数

第十章 盖革计数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达拉斯石油协会’和现在的aca‘保守派’是否是同一个组织,或者后者只是阴魂不散的前者的有一个伪装,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来进行支撑,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如果真的如本文所说,‘保守派’只是披着无辜者外皮的恶魔的话,那么同盟必须竭力避免和‘保守派’达成任何协议,否则人类百年来的抗争就会付诸东流……”

    ——同盟左翼刊物《今日政治》文章。

    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共同孕育的,继承了古代巴比伦文明衣钵的伊拉克,成为地球上最大的生命禁区已经一百多年了。

    和巴格达比起来,切尔诺贝利简直像是托儿所。

    沙暴覆盖着这座已经失去了生命的城市,凌羽带着呼吸面罩,他没有穿防护服,也没有像身后的少女一样用一件有射线防护功能的大衣将身体遮挡起来——又或者凌羽的装扮本身就没有什么裸露的皮肤。

    但是他端着枪的右手,暴露在空气中的指尖依然传来了如同火烧一样的感觉,那是名为核辐射的魔鬼,在提醒着凌羽自己所处的位置。

    这是人类在地球上唯一一处真正的“核战争”遗迹。

    从科学基础上来说,核弹攻击并不像核泄漏那样会造成长时间的沾染,这要从核武器的本质上说起——放射性元素,诸如铀和钚在核武器中。是用来充当裂变原料的,换句话说,当核弹爆炸后。这些放射性元素就会随着裂变而消失,虽然可能会有一部分遗留,但是相对也比较容易清理,即使是在两百多年前,在广岛和长崎投下的两枚技术极不成熟的核武器,都没有让这两个城市彻底荒废,更何况21世纪中叶。已经非常成熟的第三代中子弹核武器技术,虽然有强烈的核辐射。但是可持续沾染却很少。

    然而,脏弹就是另一回事了,脏弹本身并不一定必须是核武器,甚至可以是一两块普通的。外面包裹上一大堆辐射废料,就是一枚脏弹。

    脏弹类武器中,的目的并不是杀伤,而是将致命的核废料吹向大气之中,让这些核废料伴随着对流风沾染大片的区域,这些核废料往往都是强辐射性金属,诸如球状或粉末状的钴-60、铯-137或锶-90,这些金属的半衰期往往是30年左右,也就是说平均理论情况。辐射效果会每30年减半,石油协会在费城引爆的脏弹使用的就是这些金属,因此费城并没有荒废。

    然而为了彻底瘫痪中东地区的产油能力。在可预见的时间内不让中东地区恢复原油开采,石油协会在中东地区使用的脏弹大量掺入了半衰期为两万四千年的钚239。

    这就是为什么真正被核武器攻击过的广岛和长崎,以及被脏弹攻击过的费城很快就得到了重建,整个中东却还被列为死亡禁区的原因。

    “噼噼——”

    凌羽低头,看着手背上的盖革计数器,转头冲着端着巨大的导航仪的少女点点头。走在前面的凌羽负责从满是辐射的区域中找一条还算走得通的路,而身后的少女则背着加装了比仪器本身大三倍的防护外壳的导航仪。保证两人不会在沙暴里迷失。

    核辐射主要的杀伤手段是三种射线,阿尔法,贝塔和伽马,其中前两者,阿尔法和贝塔射线的杀伤力根本是一个玩笑,阿尔法射线在空气中只能传播7厘米,一张厚点的纸片就可以彻底挡住,更不要说人类的皮肤了。同样,即使是比阿尔法射线的穿透力强一百倍,贝塔射线也只能止步于几毫米厚的铝片,一件厚重的大衣,或者夹克衫就可以保证人体不受贝塔射线的攻击。

    真正恐怖的是身为电磁波的伽马射线,γ射线可以轻易进入到人体的内部,并与体内细胞发生电离作用,杀死细胞甚至破坏基因。

    这种恐怖的高能光子流唯一的克星只有距离,物理学上曾经有“距离是伽马射线防护的最大盾牌”的说法,换言之,想要从伽马射线中存活,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它。

    而凌羽手中的盖革计数器就是这个功能,来提醒使用者和伽马射线不要太过亲密,以免被看不见的死神一刀收走上了天堂。

    不过,伽马射线也并不是完全无法挡住,理论上来说,重金属就可以抵挡伽马射线,比如铅,事实上铅被大规模采用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它够重的同时,又正好最廉价罢了。

    “曾经有超过六百万人居住在这里,而现在这里只有满是愤恨的亡灵。”

    似乎是因为长久的沉默让夏枫烟感到有点压抑,在穿过沙包,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不远处城市废墟的时候,她打破了无线电静默,小声开口。

    “他们没有任何机会。”

    凌羽并没有指责夏枫烟的感慨,而是点了点头,巴格达没有修建任何核掩体——这么说或许不准确,或许有那么一两个有针对核武器攻击的要员专用掩体,但是普通的民众在核弹落下的时候没有任何机会。

    “就是这里了,底格里斯河。”

    夏枫烟的声音和隐隐约约的流水声几乎同时传来,凌羽调整了一下胸口的聚光手电,但是还是看不到河流,只能通过流水声判断就在他们的前方。

    “我们现在的位置是以前的阿拔斯宫附近,绕了点路,不过比我想的要快。”夏枫烟乐观的语气充斥着频道,“考虑到沙包会将表层放射性物质吹起,可行道路一直在变化的前提的话,已经很快了。”

    “嗯。”

    凌羽认同了夏枫烟的话。他不信任这个女人不代表他要处处和这个女人作对。

    “我们接下来沿着河岸往南,穿过阿赫拉尔桥,向南走过使馆区就可以向西到达南街。也就是大学城的西侧。”

    “走吧。”

    凌羽依然只是点点头,迈开脚步沿着地面上看似是公路的道路继续往前。

    根据夏枫烟的说法,黑金实验室就在巴格达大学城的下方,位于底格里斯河的一个向西侧弯出的u型河套半岛上,给出的理由就是实验室必然需要供水和排水系统,因此必然沿着底格里斯河修建,而大学城又有很多地下设施。改造难度相对较小,虽然北面的巴格达大学也有可能。但是夏枫烟给出了流速研究证明了在这个鬼城中,确实有一个大量取水的设施位于巴格达大学城的位置。

    “就是这里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的小心移动,凌羽和夏枫烟两人已经到达了南街,也就是和大学城隔河相对的底格里斯河西岸。

    所谓半岛。自然就是三面环水一面接陆,接陆的那一面就是正门,而“结构上的薄弱点”自然不会是正门。

    “这里应该是一条老的逃生通道,连接在旧下水道的管线里,可能是为大学城的一些研究机构设计的。”

    夏枫烟将导航装置放下来,而后右手挥出一拳,直接将被铅包裹的导航装置砸成一个u型的废铁,而后走到旁边,单手就拉开了一个大约有三十公分厚的下水道盖。

    凌羽轻轻挑了一下眉毛。不说化学tf,光这种力量大概都能达到双系tf的标准了。

    “从这下面过去,我上次来还可以。不过管道明显年久失修,上帝保佑这是我们最后一次。”

    金属的梯子早就被腐蚀了,夏枫烟直接跳了下去,冲着上面的凌羽做了一个ok的手势,凌羽拿着手电筒向下看了看,而后按动了无线电。

    “到了吗?”

    “早就等着了。队长。”传来的是艾丽雅的声音,显然。薇薇安等人的大门进攻分队也已经就位了。

    “五分钟后开始进攻。”凌羽左眼一转,显示出一个五分钟的倒计时,而后右手一撑下水道的边沿,直接跳了下去。

    下水道里面流淌着倒灌进来的河水,凌羽手背上的盖革计数器只撑了三秒不到就爆了表,这是对普通人致死的辐射计量,但是对tf来说并不算太大的问题。

    “就在前面,通道修建的并不算高级,是用一根水管连接河岸两边的,好在够宽。”

    顺着夏枫烟所指的方向,凌羽看到一个被打开的大门,大门的里面是一个圆形的直径2米的管道,大约有五十公分的积水。

    “这是伏击的好地点,做好准备哦。”

    夏枫烟半开玩笑地调侃了一下凌羽对自己的不信任,而后直截了当地走入了管道之中,凌羽没有表情,心里倒是冷冷一笑。

    这还真算不上什么危险。

    “这么明显的一个后门,aca没有注意到么?”

    凌羽迈步走在管道里,漫不经心地发问。

    “管道的尽头是一堵防护墙,我是打不破进不去的,对于aca来说,这个‘结构上的弱点’也应该早就不存在了才对。”

    夏枫烟的声音倒是很淡然,似乎还在小声地哼歌,她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插在身材良好的腰间,就仿佛一个正在逛街的模特一样。

    “不过我知道你有一把无坚不摧的手枪,所以这条路对你来说是行得通的。”夏枫烟继续往前走,转过头,打了一个响指,“所以说白了,我就是冲着你那把枪来的。”

    “你很聪明。”

    凌羽冷笑着评价了一句,不过也听不出是不是反讽,夏枫烟倒是没有在意,两个人很快就穿过了水管,进入了底格里斯河西岸的下水管道内。

    而那片金属封闭墙,也就在眼前了。

    “时间到,我们走吧。”

    另一边,艾丽雅看着还剩下30秒的倒数计时,将加长弹匣插入2025式手枪,拉枪上膛,关上保险,把枪插入枪套,而后看着佩恩一脚踩下油门,汽车被加速到极速,直接闪过拐角,冲向了远处建筑的大门。

    “不用等我!”

    一直坐在后座上,一路都没有出声,显然因为被丢下而气愤不已的薇薇安抬手直接推开了越野车的顶盖,而后一个翻身跳上了车顶。

    “随她去吧。”

    艾丽雅耸耸肩,看了一眼佩恩,而后整个车就撞在了大门上!

    为了伪装而故意涂抹成锈迹斑斑的大门直接挡住了越野车的冲击,但是也严重变形,车顶上的薇薇安一个翻滚高高跃起,飞过大门,在空中的金色女孩右手一伸,背后的金属箱就变形成了一柄巨大的喷气动力锤子。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穿着aca制服的士兵终于穿过被光学伪装装置掩盖的通道口,从地下基地里冲了出来。

    薇薇安没有开口,只是一个闪身冲到了一群aca外骨骼士兵面前,一锤将两个士兵砸成一滩肉泥,而后一挥锤子,剩下三个人就以人类绝对做不到的扭曲形状飞了出去。

    “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我不太会在乎锤子上沾上一些烂肉。”

    女孩退了一步,右手一甩拉出一个鲜血的彩虹,将锤子别在身后,眼睛里冒出愤怒的火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