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二章 地狱前线

第二章 地狱前线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今天早些时候,同盟以故意伤害罪逮捕了同盟时报记者罗纳德.斯坦,他在昨天的记者招待会上使用凳子殴打了同盟周末的记者克劳德.巴洛,巴洛因此受伤住院。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克劳德.巴洛在记者招待会上提问要求同盟暂停在南阿尔卑斯战线的军事行动……对于即将到来的起诉,斯坦表示‘我只是做了任何一个同盟公民都会做的事情’……”

    ——星空在线网

    (ps:我是军盲,战争场面大家就duang的看个特效好了,肯定有很多错漏请不要在意)

    2180年10月6日,法国东南,同盟“南阿尔卑斯战线”h战防区,183支撑点。

    一个同盟军中士趴在地上,巨大的弹坑还保持着热量,让他勉强在深秋的寒风中打起精神。

    aca的炮击刚刚结束,显然,自己所在的支撑点就是aca下一次攻击的方向了——甚至已经不需要侦查,在这条战场上,哪个支撑点受到饱和火力打击,就意味着aca选择从这里突破,只有利用密集的炮火饱和打击摧毁激光拦截系统,进而摧毁地面的雷场和防御设备,才能有效的进行突破。

    由于各种层次的拦截系统的存在,导弹和精确打击的效用大大下降,激光拦截系统一发只要5个通用币,而导弹则至少得几万通用币,不论是同盟还是aca都没有可能财大气粗到继续维持“发现即摧毁”的战斗模式,更何况制空权依然经常易手,这种21世纪初美国在不对称战争中大杀四方的战斗模式很快就消亡了,炮弹因为价格低廉。容易形成饱和攻击而再次成为了战场的主宰。

    而在新材料学的推动下,针对炮击的新型坑道工事也被广泛应用,尤其是阿尔卑斯战线这种寸土必争的地方,战争模式虽然没有回到一战,但比二战也先进不到哪里去。

    炮火准备就意味着进攻和进攻方向,虽然aca一般都会对多个地点进行进攻。偶尔也会搞个全线炮火准备,不过这种事情不可能天天发生。

    只是这一次的炮击明显的要猛烈的多,让趴在弹坑里的中士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向前爬行了几步,竖起头上的观察镜,果然,远处的烟尘中,aca的坦克已经让整个大地都震动了起来。

    将装甲厚重的老式履带坦克放在前面,而后将宝贵的装备了电磁炮的悬浮坦克放在后面当突击炮使用。典型的aca作战模式。

    中士抬起头,看了一眼乌云密布,快要黄昏的天空,皱了皱眉头,没有己方的空军,也没有aca的空军,双方在上午的缠斗已经损失了十多架飞机,估计下午是勉强形成一个双方都没有空军支援的平衡了。

    “183支撑点。确认aca进攻。”

    中士收起观察镜,转身靠在弹坑边沿。按动无线电,几乎是同时,整个阿尔卑斯战线上,无数个士兵发回了类似的消息,这些精挑细选出来的战场老兵在aca炮击的时候没有进入掩体的权利,即使头盔内先进的设备和反炮兵雷达同步起来。能够实时显示区域内的炮弹落点,而且都装备了高机动性外骨骼和破片防护装甲,但这依然是一份充满了风险的工作,只有饱经沙场的老兵才能够胜任。

    “差不多也该炮火反击了。”

    中士喃喃自语,同盟肯定即将进行炮火反击。虽然消灭对方的自行火炮不太可能,不过逼迫对方转移射击阵地,不能继续压制也是意义所在。

    不过今天的炮火反击好像来得晚了一些。

    炮弹的尖啸再次传来,但是中士愣在了原地,因为那尖啸的方向不是熟悉的同盟后方,而是,aca的方向!

    炮兵阵地被袭击了!

    aca的炮弹在他身后落下来的瞬间,中士只有这一个念头!

    183支撑点在aca的炮火攻击下已经死伤惨重,但是依然没有失守。

    驻守在这里的是法兰西第733轻步兵师3团1营的三个连的士兵,加强有重型车载迫击炮和数辆坦克,但是没有可以呼叫的直升机或者旋翼机空中支援,aca毫无顾忌的炮击很快就摧毁了轻步兵师为数不多的重型装备,士兵们只能和aca步兵短兵相接。

    以前曾经发生过同盟士兵试图利用防炮掩体作为工事进行抵抗的例子,但是aca则是直接毫不犹豫的使用了温压弹和神经毒气,因此即使冒着炮击,在敌人冲上来的时候也必须将士兵们部署到掩体外,虽然激光拦截系统和近防炮都在炮击中被毁,但是还有一种可以提供激光拦截的便携式无人车,拦截成功率远远不如大型设备,但是总比没有强。

    733步兵师3团1营的士兵们现在已经将战斗拖入了短兵相接中,同盟为了这种情况,在前线部署了大量的轻型掩体机器人,这种机器人像一个长方形的箱子,展开后会将自己的身体埋进泥土里或者直接趴在地上,展开背上的可供容纳两名士兵的金属板,此外,被击毁的装甲车辆,散落的弹药箱还有弹坑,顽强的同盟士兵利用任何可以掩蔽自己的装备和aca的重装部队周旋着。

    一名中尉轻轻地拍了拍面前士兵的肩膀,而后士兵就直接冲了出去,他扛着一发反坦克导弹,身后跟着两名掩护的士兵,从他们刚才和中尉所在的位置是没办法攻击到一辆悬浮坦克的侧后的,因此他们必须冒险转移阵地,才能保证导弹不被激光系统拦截。

    aca当作肉盾的履带式坦克早就被固定的重型反坦克导弹摧毁了,但是这些配备了六管左轮式激光拦截设备的悬浮坦克相当棘手,最起码,连续发射两枚导弹就可以突破拦截的老办法不起作用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冲着坦克的两个不同方向发射两枚导弹。利用激光系统旋转的时间差击毁对方!

    前面领头的反坦克兵在机枪的掩护下埋头飞奔,他的正面套上了二层装甲,而身后的两名士兵则紧跟在后,一人拿着连发霰弹枪,专门攻击那些飘在天上的无人机,另一人则是端着步枪查漏补缺。

    “前方攻击已经就位。等待后方攻击手就位!”

    耳机里传来战友的声音,一发大口径狙击步枪直接将冲在最前面的反坦克兵的脑袋轰成了一团飞溅的粉末,跟在后面的第二射击手丢掉霰弹枪,在第三助手甩出一颗烟雾弹的同时,抄起地上的导弹发射器,顾不上去看队友,继续向着预定发射阵地运动。

    没冲两步,两架无人机就突然从地面上跳起,第三射手手中的突击步枪只来得及干掉其中一架。而后就被第二架上的冲锋枪直接从胸肺的位置打成了两半,扛着火箭筒的第二射手向前一个翻滚躲开无人机的子弹,而后同盟阵地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大口径机枪就将无人机直接轰成了碎片。

    暴露了的机枪阵地也很快被无人机发现,一枚热铝剂导弹直接将机枪手和机枪一起烧成了一片混合着有机物和无机物的黑色残渣,一枚emp枪榴弹打上天空,为仅存的第二射手争取了最后的时间,他一个翻身滚进弹坑,这里已经是电磁坦克的后方!

    然而坑底。却还有一名aca的士兵!

    没有任何犹豫,对方手中的突击步枪闪出火花。穿甲弹在数米的飞行后射入了第二射手的胸口,第一发子弹被复合装甲板所挡住,但是后面三发直接射入了第二射手的体内,将他的脏器整个绞碎,而后从背后开出一个脸盆大小的窟窿。

    “没办法了!前方攻击手发射!”

    中尉的声音传来,但是从前方射出的反坦克导弹没有任何悬念的被拦截系统拦截。而几乎是同时,一枚数马赫的电磁炮弹丸就直接砸中了反坦克阵地的位置,附近的士兵甚至感觉不到疼痛,就被直接打成了飞舞的碎片。

    “不行了!防线在崩溃!!”

    解决了反坦克导弹的威胁后,扁平的悬浮坦克车顶上的遥控武器站也开始喷吐火舌。大口径子弹收割着同盟士兵的生命,坦克,这种从索姆河开始就被设计为突破步兵防线的恐怖怪兽,在数百年后的战场上依然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撤退!撤退到197支撑点!在那里重组!”

    没有办法,中尉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士兵被单方面的屠杀,只能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稍等!”

    而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声音从频道里传来,紧接着,空中划过了一道尾焰,一个背着滑翔猎兵专用的飞行背包的同盟士兵掠过战场,为了躲避雷达,他飞得很低,只有一树之高。

    飞行的士兵伸手在左肩上一拉,背部的滑翔猎兵装备就被抛弃,他右手一甩,将背上的翅膀和喷射器装备如同大号回旋镖一样甩了出去,锋利的机翼直接将一名举起肩扛式防空导弹的aca士兵一刀两断,而后聚变电池爆炸,又吞噬了周围的几名士兵。

    这个时候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者是个tf了,tf落地一个翻滚卸除力量,而后从背后的圆筒形装备中抽出了一根长箭一样的东西,反手冲着另一边的aca机枪阵地一甩,长箭尾部冒出一道火焰,瞬间加速撞击在机枪阵地上,而后猛烈地爆炸。

    没有停留,青年右手在背后抓住另一枚手抛式导弹,箭壶下方飞快地转动了一下,给导弹换上emp弹头,青年全力一甩,导弹带着emp弹头直接刺穿了电磁坦克的顶部一个观察口,而后剧烈的电磁脉冲划过坦克,紧接着,因为电池短路,整个坦克炸成了一团闪烁着电流的火球。

    “我是t队13小队的罗根.克雷格中校,这里的指挥官是谁?”

    罗根右手一甩,手背上的微型冲锋枪连续放翻几个手忙脚乱的aca士兵,而后左手前伸,一枚微型导弹从手背上飞出,炸翻了另一辆aca的装甲运兵车。

    t队,就是同盟欧洲中央司令部直属tf作战部队的缩写,这支部队的tf分散在战场上,接受前线指挥官的指挥,偶尔也可以自己做出判断进行行动。

    “长官,我是中尉营长!”

    “马上重组,清点伤员,电磁投射器会把补给和装备送上来,aca还会继续攻击,你们得再坚持一下!”罗根话音未落,几个金属箱就从后方远处被发射了过来,打开巨大的降落伞,落在了阵地上。

    “炮兵阵地已经被夺回,幸存的火炮正在重新部署,很快就可以展开反击,我现在要去增援184支撑点!”

    “多谢了!长官!”中尉点点头,184支撑点是3团2营的防区,和这个营长是一个部队的。

    罗根没有说话,点点头,从旁边扶起一辆用于恶劣电磁环境下通讯的全地形气垫摩托,直接驶向了另一个方向。

    已经整整8个月,阿尔卑斯战线就像一个巨大的绞肉机,这样的战斗每天都在上演,无数的士兵和物资被丢进这个绞肉机,而后变成肥料和零件。

    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不论aca还是同盟,都在期盼着大雪纷飞的冬天的到来。

    在这地狱的阿尔卑斯战线上。(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