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二百六十章 细雨与迷雾

第二百六十章 细雨与迷雾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早些时候,我们确认了有一小股aca残党袭击了位于费城的同盟陆军第三综合生理研究中心,但是袭击被当地守备人员轻松化解……另外,根据冰岛官方媒体报道,今天将有一批秘密参与了华盛顿之战的骑兵队士兵的遗体被护送回国,同盟总统史蒂夫.哈罗德在早间的讲话中为这些英勇的战士进行了哀悼……”

    《同盟周末》

    雨又开始下了,与其说是下,不如说是如同雾气一样飘散着。

    陆军第三综合生理研究中心的机场上,一架黑色的运输机正停在停机坪上,这架画着骑兵队标志的运输机,将从这里起飞,直接飞往冰岛。

    凌羽穿着一身绿色的陆军上校军装这是他的新军衔,虽然职位没有变化,拥有零号权限的他也没有什么权力上升的必要,因此这种晋升,并没有实际的意义。

    青年抬起手,冲着面前的棺木敬了一个军礼,而后目视着被金色骑兵队旗帜覆盖的低温冷冻棺木被缓缓地推上飞机。

    礼毕,凌羽将手缓缓放下,他伸出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花了一个小时独自打好的领带。

    凌羽知道他依然不习惯这种让自己窒息的东西,但是至少他证明了这种事情,◎︽长◎︽风◎︽文◎︽学,ww▽≠◇t不再需要另一个人帮忙。

    “一个让我们所有人都自惭形秽的灵魂。”

    一个声音从凌羽的身后传来,凌羽转过身,杨成泽站在自己的身后,看了一眼运输机缓缓关闭的舱门,而后将目光转向凌羽。

    “我很抱歉,孩子。”

    “她的遗愿就是不要死在床上。”凌羽闭上眼睛。而后睁开,听着身后运输机引擎发动的声音,“而她没有完成的路,我会走下去的。”

    “是我们,孩子。”杨成泽点点头,“但愿在这条路的尽头。这个世界上永远不再出现,也不再需要这样伟大的灵魂来守护。”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凌羽没有回应杨成泽的话,他的目光稍微迷离了一下,但是马上恢复了神智。

    “4天后。”杨成泽点点头,凌羽询问的是他出发去冰岛的时间。

    事实上,这架运输机原本是来接凌羽等人前往冰岛的,毕竟,虽然几乎已经没有人怀疑他不是神之子,但是他毕竟还需要获得卡里塔斯的最终认可。以及帮助骑兵队解锁很多高权限的数据文件。

    初步估计,这些文件可以让同盟比aca获得至少10年的科技优势,时间越长,差距越大,可以说,几乎可以决定战争的走向。

    但是,最终,只有一个“棱镜”小队的成员。搭乘这架飞机前往了冰岛。

    伊萨克将女儿的死的怒火默不作声地发泄到了整个骑兵队,他表现出了一个老练的政客的恐怖政治嗅觉。整个骑兵队目前正在进行大清洗。

    这一次,伊萨克一改往日温和的形象,以恐怖的执行力依靠对内外充当情报机构的近卫骑兵队,肃清了文士团中大部分的异见者,凌羽甚至不用去想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很多和婕丝的死没有牵连的人,但是这位父亲用自己女儿的死。再一次彻底地巩固了自己原本受到挑战的权力。

    凌羽不喜欢这样,但是或许这就是伊萨克能做的全部,至少让婕丝的死能够有一些价值,至少让骑兵队沿着婕丝曾经的期望前进一点。

    凌羽突然很想见这个枢密议长一面,或许曾经他就有这样的想法。那是因为他真的很想知道当时他将自己女儿送去改造时候的心情,但是现在,他更想知道的是,这个看起来没有任何近期内卸任打算的枢密议长,究竟会把骑兵队带向何方。

    其实,或许凌羽也不知道婕丝对骑兵队是怎么期望的,凌羽知道婕丝希望骑兵队参战,但是在这之后呢?

    未来依然是模糊不清的,曾经两个人一起约好驱散的迷雾,现在必须由凌羽一个人面对了。

    但是他必须这样走下去,没有畏惧,或者说没有畏惧的权利。

    “我们这边,我和国家安全顾问夏勋,以及伊卡洛斯守备队的莫可可等四名优秀的特工,会陪你一起去。”

    杨成泽沉默地等着凌羽的目光重新恢复聚焦,而后开口。

    “伊卡洛斯方面已经恢复运作了吗?”

    凌羽愣了一下,开口。

    “已经恢复工作了,”杨成泽笑了笑,“现在你在宇宙军中的声望已经不亚于陆军了,这次行动也是宇宙军的华兹沃斯上将要求的,你的护卫工作将由宇宙军全面负责,因为陆军的顶尖tf已经全部上前线了。”

    “同盟什么时候开始大规模反击?”

    凌羽开口的瞬间,马上露出了窘迫的笑容,问出了不该问的问题的青年叹了口气,“抱歉。”

    “其实我也不知道,同盟有无数计划就放在档案柜里,三天之内就可以准备完毕,现在就等总统一声令下,我们照做就是了。”

    “说起来,您应该现在是总统的特别顾问吧。”说到这个,凌羽多问了一句,“您没有跟总统先生,一起回到伊卡洛斯去?”

    “特别顾问也没什么意思,”杨成泽摇了摇头,“毕竟我一直不算总统核心圈的人,现有的全球作战计划既不是我制定的也没有我发言的权利。”

    “不过,我肯定也不会就在家里坐着混吃等死,”杨成泽的眼睛里倒是没有流露出失望的情绪,“我肯定会去一个战区,我还是比较喜欢指挥作战部队,另一方面,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凌羽轻轻地挑了挑眉毛,从老人的表情里明白这肯定是一件好事。

    “总统已经特别批准克洛诺斯公司成立一支影子部队,这支部队将全面配合你的行动。不管你是以什么身份,当然,如果你做的事情太出格,同盟也不可能永远罩着你。”

    “这听起来不妙,私人武装公司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吗?”凌羽当然是开玩笑,他轻轻地笑了一下。“总统胆子真大,这事儿国会知道了怕又是个水门事件。”

    “哈罗德总统没什么好顾及的了,他后年就要卸任了,所以行事也就大胆了很多,”杨成泽点了点头,“另一个原因是,国防部最终还是没有把你的话当一回事,但是总统认真考虑了你所说的每一个字,如果真的要面对查尔和进化派。至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

    “不过老实说,雇佣军真的可靠吗?”凌羽点点头,不过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毕竟拿钱办事的。”

    “我的准备是从基金会里挑选人员,巴黎和华盛顿之后,又有很多的志愿者加入,老实说,如果要参战的话。基金会就肯定不能养闲人了,我会从他们中挑选士兵。再有和aca有个人恩怨,经验丰富背景良好的军官组成骨干。”杨成泽叹了口气,“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见谅。”

    “两个要求,必须自愿”

    “必须自愿。没有儿童。”杨成泽笑着甩了甩手,“你的两条铁则,我当然知道。”

    “那我没意见了。”凌羽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顺带,我差点忘了。”杨成泽半转身,似乎是要道别。不过突然又转回来,“我来之前听说,对琳妮雅.佩特森的紧闭已经结束了,不过骑士资格要等进一步的审查结束后才会返还,而且恐怕,名义上的惩罚肯定少不了,比如撤销高阶称号之类的。”

    “嗯……我知道,我会抽空去看看她的。”凌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点了点头。

    “唉,我总是在想,如果我生在两百年前该多好,没有战争,没有杀戮,没有生离死别,也没有这……”

    杨成泽深深地叹了口气,而后转身,抬头望着一片阴霾的天空。

    “该死的命运。”

    凌羽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和动作,只是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我走了。”

    杨成泽抬手取出腋下的军帽,扣在头上,“稍后见。”

    “嗯。”

    凌羽点点头,并没有敬礼,目送着杨成泽和副官走进了旁边的黑色军车里。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凌羽的裤兜传来一阵震动,他下意识地掏出手机,在屏幕上看到了这样一行字。

    青年转过头,看着穿着一身宇宙军黑色镶银边的赫丽斯。

    “如果你说的是将来的话,我不知道。”

    凌羽蹲下身,伸出手,轻轻地拉住赫丽斯小小的手心,摇了摇头。

    “不过,我不会离开你的,不用担心。”

    凌羽的声音传入女孩的耳朵,赫丽斯握着凌羽的手下意识地紧了一下。

    我会帮你的。

    赫丽斯轻轻地眨了眨眼睛,伸出手,有些冰冷的手指轻轻地划过凌羽的脸庞,少有的,她张开嘴,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用唇语给了凌羽回答。

    “谢谢。”

    凌羽伸出手,将赫丽斯揽在怀里。

    “这不是结束,这仅仅是开始,对所有人来说都是。”

    凌羽抱着赫丽斯,轻轻地在女孩耳边留下言语,而后站起来,迈开脚步,牵着女孩的手,走进了如同雾气一样飘散着的雨中。

    “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索伦.拉斯缪森坐在凳子上,双手揉搓了一下自己憔悴的脸庞,青年的黑眼圈透过惨白色的手套,异常地清晰。

    “没有了。”

    琳妮雅.佩特森低着头,坐在索伦的对面,双目无神的少女声音很轻,几乎无法察觉。

    “现在你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索伦轻轻地摇了摇头,“拉斯缪森议长要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完成对这些带出来的骑兵队成员的甄别和检查,另外还要参与同盟的进攻计划的制定,短时间内也不会回冰岛。”

    “嗯。”

    琳妮雅没有反应,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还是回家去看看吧,虽然伯母已经不在了,但至少还有些能够用真诚笑容面对你的人。”

    索伦从兜里掏出一包烟,倒出一根拿在手上,却没有点燃,而是苦笑了一下。

    “好的。”

    琳妮雅的眼神中似乎闪过了一抹光彩,但是马上这抹光彩就被悲伤所代替。

    “另外,你的权限我都恢复了,除了骑士徽章暂时不能给你,别的已经没有关系了。”索伦将烟放在嘴上,用火机点燃,闭上眼睛,“那天的事情,我再次向你道歉。”

    “不……没事,骑士长阁下。”

    琳妮雅站起身,轻轻地冲着索伦鞠了个躬。

    “去吧。”

    索伦一口气将烟抽掉半根,而后甩了甩手,示意琳妮雅可以离开了。

    “琳妮雅。”

    就在琳妮雅机械地走到房门前的时候,索伦突然开口了。

    “骑士长阁下?”

    “你好好考虑一下将来的事情吧,如果不想再做骑士的话,我给你出一份医院的证明,你可以去做一个普通人。”

    索伦叹了口气,“不要问合不合规矩,这是婕丝的愿望。”

    “如果你能找到战斗的理由。”索伦低着头,没有去看琳妮雅,将烟从嘴上拿开,继续开口。

    “下一次回冰岛,我会把骑士徽章还给你。”

    说完,索伦站起身,将剩下的半个烟一口吸进,将烟蒂扔在脚下,用金属靴碾灭,而后转身从另一侧的门离开了。

    只剩下将手放在门把上,久久呆立不动的琳妮雅。(未完待续……)

    ps:因为很重要再说一下,第一卷结束前还有一份便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