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不同的姓名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不同的姓名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我志愿加入枢密骑兵队,成为扞卫人类存续的墙壁上的一块砖石,我将履行我监督并保护人类的使命,不惜献出一切,愿真理与思辨与骑兵队同在!”

    ——枢密骑兵队誓词

    “查尔是查尔,aca是aca,为什么我们要去和石油协会战斗?阻止查尔靠我们不就够了吗?!”

    “很遗憾,我也想认同你……但是这并不是事实。”婕丝闭上眼睛,摇了摇头,而后重新睁开,直视着琳妮雅的瞳孔,“我同意你所说的,我们的敌人并不是石油协会……但是查尔,查尔.皮埃尔也同样并不是一个人。”

    “进化派,认为人类应该不计一切代价进化,以至于要将不适合进化的人全部铲除的思想,根本上,并不是查尔.皮埃尔提出的,甚至不是他引导的,从一开始,这种思潮就存在,而造成这种思潮的,恰恰是我们,恰恰是‘方舟’,我们必须根除这种思想,首先就必须击败aca的进化派,不计一切代价。”

    “否则,迟早还会有第二个查尔,第三个查尔……总有一天会有我们无法阻止的灾难发生。”

    “所以才会有枢密议会,才会有骑兵队,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可以被牺牲的‘少数’,为了大多数人类的存亡,就如同我们的誓词那样,为了保护人类而奋战到最后。”

    “你……真的相信那个誓词?”琳妮雅的表情僵在了脸上,扭曲得以至于产生了如同笑容一样的东西,“枢密议会根本上不就是一个政治团体吗?和同盟,和aca有什么区别,理想主义也要有个限度啊!”

    “对不起,这就是我所相信的。”

    婕丝抬起手。抚摸了一下左侧领口的位置,原本应该在那里的首席骑士徽章,现在只有一片蓝色的空缺,和两个刺眼的针孔。

    “我会去实现这个誓词,不论什么东西挡在我的道路上——同盟,aca。甚至是骑兵队和我本身,都不能动摇这一点。”

    “这就是枢密骑兵存在的目的——作为最少数的存在,去拯救最多的人,就算所有人都当这是一个玩笑,都不相信这一点,我也会坚定不移地走到最后,用上所有我认为必要的手段,去实现这一点。”

    “理想主义也好,高高在上也好。这就是我,婕丝.美诺,而已。”

    婕丝轻轻地吐出最后一个字的瞬间,琳妮雅突然感觉到浑身冰冷,终于,少女低下头,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别的原因,她避开了对方的目光。

    是的。婕丝.美诺,不是卡琳.拉斯缪森。

    正如这个婕丝起给自己的。显得有点奇怪的名字一样。

    片面的正义,或者说,残缺的正义。

    “如果我让你失望了,我道歉,但是对不起,卡琳.拉斯缪森或许在十几年前就死了。我有太多事情要做,以至于我不得不牺牲很多东西……”

    婕丝沉默了数秒,而后轻轻地鞠了个躬。

    “包括这个名字,和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全部回忆。”

    “所以你告诉我……你和我在一起的所有……都是伪装出来的……你和我的所有约定,所有过往……全部都是虚假的?”

    琳妮雅的身体终于颤抖了起来。她下意识地捂住胸口,只觉得几乎没办法呼吸。

    她是了解婕丝的,或者说,她觉得她是了解婕丝的。

    那个骑士公主,总是用笑容将自己伪装起来,总是恰到好处地融入所有的场合,但是在她面前,骑士公主是有另一面的——那是一个嘴馋,也会抱怨,偶尔脱线的长不大的女孩儿。

    但是,此时此刻,婕丝用目光告诉自己这位曾经的挚友,来自约克莫克的灰姑娘,或许从来不曾了解这位骑士公主。

    琳妮雅一直觉得,婕丝是在用冷漠伪装自己——在她的位置上,或许很多时候不能允许圣母情怀或者私人情感,但是琳妮雅知道,会露出那样温暖微笑的女孩,在心底,绝对是有一份善良的。

    只是,琳妮雅突然发现,自己所知道的,全部都是错的。

    那些偶尔的真情,只是一层更加厚重的伪装,住在骑士公主心底的,是一种令人恐怖的冷漠。

    就像那次传闻中的“实验事故”一样,或者说,从那一天开始,骑士公主心底真正的想法,就从来没有改变过。

    琳妮雅躬下身,捂着胸口,艰难地喘着气,她似乎感觉整个人都被丢到了真空中一样,冰冷的虚无疯狂地掠夺着她的热量,而被抽离的空气让她几乎窒息。

    “所以,服从命令吧,琳妮雅.佩特森高阶骑士,在下以首席骑士的身份,命令你回到你的岗位上去。”

    婕丝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她挺直腰杆,冲着琳妮雅行了一个骑士礼,沉声开口,“鉴于你现在的精神状态,骑兵队不会允许你上战场的,做好你的本职工作,《紧急事态法案》启动的现在,我们都是守卫人类的砖墙上的一块磐石。”

    婕丝重复了誓言中的一句,而后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

    琳妮雅上前一步,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婕丝微微侧身,单手叉腰的动作,让女孩将话语卡在了喉咙里。

    两个人之间隔着五米的距离,却好像隔着通向地狱的无底深渊一样。

    琳妮雅甚至能够清楚地听到,自己心中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没有别的事情的话,你可以走了。”

    婕丝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甚至带上了一些不耐烦的感觉。

    “遵命……尊贵的首席骑士大人!!”

    琳妮雅终于给出了回应,短发的少女愤怒的声音划破空气,如同一柄利刃一样直接甩向了婕丝,而后甚至没有行骑士礼。直接转身,夺门而出。

    “我以为……你是来缓和局面的。”

    琳妮雅走出大门的瞬间,婕丝身后的门也打开了。

    凌羽走到婕丝的身边,看着琳妮雅离开的方向,“有必要做到这一步吗?”

    “欺骗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接下来的战斗。是事实,aca对人类的威胁和骑兵队的责任也是事实。”

    “说出实情,未必不能改变她的想法。”凌羽轻轻地摇了摇头。

    “然后把她送上战场,看着她眼睁睁的去死吗?”婕丝叹了口气,“我知道之前的文职调令拴不住她,不过这一次,我们说不定只需要等她离开骑兵队就好了。”

    “作为一个普通女孩,她背负的已经太多了,她加入骑兵队就是一个错误。因为她怀着错误的目的和希望……她要是能就此离开,才是最大的幸福。”

    “所以就当是我偶尔的自私吧……她只是一个孩子,根本没有准备好去面对接下来的暴风骤雨……我知道其实还有很多孩子……甚至有很多是被我亲手送上战场的……但我至少,这一次想要稍微自私一点。”

    婕丝没有转头去看凌羽,而是低下头,难以掩盖语气中的疲惫。

    “你是对的,人都是自私的,”蕾安娜的声音伴随着打火机的清脆响声从身后传来。“再说,比起那些没有力量的普通新兵。琳妮雅怀着这种想法走上战场,其实更危险,当她害死更多的人的时候……情绪会比今天更崩溃——我那天评论琳妮雅的时候……其实你就在门外吧。”

    “我没有想要偷听,只是觉得你说得对。”婕丝依然没有转头,少有的,总是彬彬有礼的骑士公主依然没有回头去看蕾安娜。只是低着头,声音幽然,“正确的事情就是正确的事情,是不会因为情感而改变的。”

    “你在哭吗?”

    突然,凌羽开口。

    而婕丝则是沉默了十多秒。而后抬起头,看向凌羽,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没有。”

    琳妮雅.佩特森走出房间,黄昏的光线已经没有了午后那么刺眼,但是却只能让少女感到冰冷。

    她走在长长的林荫道上,医院的环境很好,从新绿的林间吹过的风,轻抚着少女亚麻色的短发。

    琳妮雅双手抱在胸前,低着头,甚至没有力气将腰直起来,仿佛让自己这样蜷缩着,就可以缓解胸口的疼痛一样。

    自己的世界,在一周之内就崩塌了。

    她最爱的母亲,刚刚取得了好感的男人,还有曾经无比信赖的姐妹,都离开了她。

    她错了吗?

    从意大利到华盛顿,自己战斗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自己已经拼上了全力,却还是无法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

    这就是所谓的时代吗?原来自己所想要保护的东西,在整个时代的潮水面前,连镜花水月都算不上,仅仅是海面上的一抹波光,不要说狂风巨浪,就是一点小小的波动,都会把它彻底撕扯粉碎吗?

    “佩特森高阶骑士,好巧。”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刚刚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的琳妮雅,亚麻色短发的少女回头,看到了安东尼奥.塞尔维特。

    “塞尔维特辅佐官……”

    琳妮雅转过身,勉强行了一个有些变形的骑士礼。

    “你母亲的事情,我很抱歉,”塞尔维特礼貌地低头行礼,露出遗憾的表情,“如果你不太舒服,我可以送你回去。”

    “不必麻烦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琳妮雅摇了摇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脸上的表情,她突然感觉到一阵恶心,敷衍地摇了摇头,马上就转身要离开。

    “稍等一下。”

    塞尔维特却开口叫住了琳妮雅,不过却没有马上说话,而是似乎有点没话找话地四处张望了一下,过了几秒,才开口。

    “‘棱镜’小队在那边的特护病房是吧?”

    “没错。”

    琳妮雅点点头,这不是明知故问的么,凌羽所有的行动都要给代表团汇报,塞尔维特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过限于对方的身份,琳妮雅也不好当场发作,只好冷着脸给出回应。

    “嗯,其实你的事情也不用太介意,将来不论是文职还是你想要重回战场,都是有机会的,其实骑兵队征兵也不是都要将他们送上前线,主要任务繁重的还是身为tf的骑士队,要说普通战斗力,同盟根本不需要协助。”

    塞尔维特仿佛终于找到了可以闲聊的话题,开口陈述。

    “嗯,多谢长官关心。”

    琳妮雅冷若冰霜的脸上稍微温和了一点,不过这不代表她对面前这个男人的印象有任何的改观。

    安东尼奥.塞尔维特,从军校时代就是着名的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家伙。

    “好了,没事了,那你一个人散散心吧,我还有事,失陪了。”

    突然,安东尼奥终止了这次没什么意义的谈话,就像这场谈话的开始那样莫名其妙。

    “那我先走了,长官。”

    琳妮雅再次行了一个礼,而后转身,加快脚步离开了。

    而站在原地的安东尼奥则是眯起眼睛,随后抬起手,遮住露出诡异笑容的嘴角。(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明天三更,《我愿化作星光》你们要的便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