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二百五十二章 雪崩(下)

第二百五十二章 雪崩(下)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骑兵队长久以来之所以坚持义务兵役制和志愿兵役制相结合的制度,但一直严格控制志愿兵在军队中的比例,这种制度根本的原因就是考虑到保存人力资源应对战争,从这点看来,骑兵队这一次大动员可谓是早有准备,加上一直以来骑兵队的武装力量都有极其强烈的神秘感,这无疑可以吸引大量的年轻人积极从军,但考虑到骑兵队的领土面积和人口,如果战争超过1年,那么北欧三国的国力将毫无疑问的衰退……”

    ——《军事展望》周刊,特别增刊文章《浅析骑兵队的战争潜力》。

    “所以你也不知道赫丽斯跑到哪里去了?”

    凌羽坐在茶几前,百无聊赖地转动着手中的苹果,明亮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在凌羽手中的水果刀刀背上,打出一个金色的耀眼光斑。

    “我觉得你不该对一只小猫的例行散步感到惊讶。”

    蕾安娜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虽然还是在陆军第三综合生理研究中心的地盘上,但是这栋小楼不属于医疗区,也不会打扰其他病人,只要凌羽不反对,蕾安娜自然不用戒烟戒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我惊讶的是她连吃饭都没回来,对吧,婕丝?”

    凌羽转过头,看着旁边拿着一包薯片毫无风度地咀嚼着的少女骑士。开口求证。

    “没错,反正我在吃饭的时候没见到她。”

    婕丝将嘴里的薯片咽下去,而后伸出手。将手里的薯片塞进凌羽嘴里。

    仿佛昨天晚上对着“神之子”躬身行礼的是另一个人一样。

    “这个野丫头该不会又闯祸吧。”凌羽手一滑,薄如蝉翼的苹果皮从中间破裂,青年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不知道是在为苹果皮感到惋惜,还是对赫丽斯感到无奈。

    “我担心的是,她会不会发现什么危险的迹象,然后一个人去追查了。”

    婕丝停止了咀嚼。考虑了一下,开口。

    “能有什么危险?”凌羽眉毛一挑。“这里有差不多同盟最严密的安保系统,就算特勤局还在甄别审查,这里还有十多只齐装满员的骑兵队,差不多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了。”

    “天下兵马你又不可能带着到处走。”蕾安娜将手里的香烟插入一个被充当烟灰缸的纸杯里。“我查过了,这里遭到袭击的话,最近的援兵在十五分钟之外。”

    “问题是谁会袭击这里?”凌羽无奈地摇了摇头,将手里的苹果放下,看向婕丝,“婕丝你会袭击我吗?”

    “夜袭的话,我考虑一下。”婕丝露出一个很严肃的表情,仿佛真的在考虑一样。

    “你要真有胆子夜袭我,昨晚就不会走了。”凌羽伸出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嘘——”的姿势表示不屑,“要不今晚我们演练一下。”

    “咳咳,你们注意一下场合啊。这里还有单身狗呢。”

    蕾安娜看着满脸通红不答话的婕丝,出声替骑士少女解了围,其实对于这种问题,婕丝就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而已。

    “我听说骑兵队内部……好像对凌羽的身份有所不满?”

    蕾安娜继续开口,转移了话题。

    “这是肯定的……主要还是对于老板的立场的担忧,”婕丝吸了口气。让脸上的红潮退下去,叹了口气。皱起了眉头,“毕竟老板基本上算是比较接近同盟权力核心的人,还是有一部分人担心老板会不会做出不利于骑兵队的选择的。”

    “所以就打算来杀掉我?”凌羽眉毛一挑,“我以为你们骑兵队是说一不二的中央集权呢。”

    “激进分子哪里都有……所以比起同盟这边,弄不好,骑兵队更危险。”

    婕丝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有点想让卡里塔斯说我其实不是史前人类了。”凌羽配合地露出了类似的苦笑,“我最讨厌政治了,而且这还是不讲游戏规则的政治。”

    “见招拆招吧,你一个神之子哪儿来那么多担心。”蕾安娜抬起头,白了一眼凌羽,“就说这座堡垒吧,没有棱镜小队的权限,谁能进的来?”

    “说到这个,还是没有韩飞的消息啊。”

    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婕丝抬头看向了蕾安娜,发问。

    “你只是不了解他而已。”凌羽咬了一口苹果,转头看向春光明媚的屋外,“科学狂人就是这样,有了一个点子就什么都顾不上了,也不是啥坏事。”

    “我倒是更关心特勤局那边的事情。”

    凌羽看着手里被咬了一口的苹果,而后抬起头看向蕾安娜,“毕竟特勤局也帮了我们很多,再说不论是安德森还是总统卫队,都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我觉得不应该因为一个叛徒而遭到不公正的待遇。”

    “根据我所知道的情况,基本上,特勤局会和安全局合并,重要人物的安保工作会移交出来交给一个新的机构,新成立的情报机构将被分割,只负责特务情报的搜集,军事情报交给军方准备新成立的情报机构。”

    “分割管理吗?”

    凌羽低声念叨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了任修,“不知道这一次改组,又会有多少大好青年和上面中断联系,在敌后默默地度过一生。”

    “这倒不至于,毕竟要打仗了,不太可能出现潜伏十年被遗忘的情况,所有的间谍都会有自己的工作的。”蕾安娜似乎知道凌羽在说什么,很有暗示性地回答道。

    “算了。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们这些大头兵应该关心的。”凌羽将苹果核丢进垃圾桶,扯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我关心的还是我们下一个任务。”

    “突然这么闲散。好不习惯,让我想起了巴黎的日子。”婕丝将吃完了的薯片包装袋叠成一只小兔子的样子,然后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感觉就像昨天一样。”

    “其实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凌羽伸出手,捏成拳头,手背上被手套掩盖的纹路依然没有反应,显然。艾薇娜还在和不知道谁放出的病毒战斗。

    想到这里,凌羽不自觉地想到了那个出没在史前文明飞船里的神秘人——从理性的角度来说。那个人就是查尔。

    如果那个人是查尔的话,一切都说得通了——为什么他能够制作出恐怖的“丧钟”,为什么他有把握引发太阳风暴……但是同样,如果那个人是查尔的话。事情就变得恐怖得多了——如果十多年前查尔就进入了史前文明的飞船,那么这十多年来他到底发现了什么?会有多少能够毁灭人类的东西?

    “怎么了?”

    蕾安娜看到凌羽眉头紧锁,下意识地发问。

    “不,没什么,一点私事而已。”

    凌羽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不要去考虑查尔的事情——毕竟从最坏的角度来考虑的话,事情已经发生了,考虑也没什么用,只能见招拆招了。

    至于同盟的帮助。从那些官僚的神色就能看出来了。

    这件事,还是只能靠自己亲手处理……

    不过在那之前,他必须找到拯救婕丝的方法。这绝对是当务之急。

    虽然青年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根本没有方法去这样做。

    “琳妮雅.佩特森回来了。”

    就在这时,蕾安娜的声音打断了凌羽的思考,凌羽抬起头,才发现蕾安娜已经挂掉了电话,开口。“刚刚机场给我的电话,琳妮雅突然回来了。而且……状态不太好。”

    “我去见她吧,她应该直奔这里了。”

    凌羽叹了口气,将刚刚拿起来的苹果又放了回去,“她要找的人是我。”

    “不,老板,你现在出面只会火上浇油而已。”婕丝站起身,伸出手拦住了凌羽,“这种时候,我出面会比较好。”

    “可是……”

    “我同意婕丝的看法,她出面比较好,”蕾安娜也上前一步,伸手拦住了要起身的凌羽,“你现在出面,会让琳妮雅感到敷衍,因为事实上,她根本不是来找你的。”

    “难道说……”

    凌羽愣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婕丝。

    “之前就说咯,煽动无知青年走上战场送命的侩子手是我,而不是老板大人你,所以你出面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婕丝淡然地抬手,整理了一下遮住左眼的绷带,“我会让她明白的。”

    “我想她恐怕明白不了。”蕾安娜轻轻地叹了口气,而后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就从楼下传来,“算了,只能靠你了。”

    “交给我吧。”婕丝的脸上也没有了笑容,直接推门走出了房间。

    琳妮雅.佩特森反手一刷,手中的门禁卡让红灯变成了绿灯,少女伸出另一只手的手指,完成了指纹和dna的验证,而后直接走入了电子门。

    而就在远处十多米的地方,婕丝就站在那里,依然是那件蓝色的骑士装,依然是双手交叠在身前的姿势,但是仅剩的右眼紧闭着,脸上却没有笑容。

    “为什么?”

    琳妮雅上前一步,直接了当地开口。

    “没有什么为什么。”婕丝依然闭着眼睛,摇了摇头,“这只是命令。”

    “我不是说那个该死的广告!”

    琳妮雅上前一步,用愤怒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婕丝。

    “告诉我,不是你……不是你建议议会通过《紧急事态法案》的!!”

    “我很抱歉。”婕丝睁开眼睛,毫不回避地对上琳妮雅的目光,“但是这确实是我的建议。”

    “你!!”

    琳妮雅直接冲上前,一把扯住婕丝的领子,然后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大喊。

    “为什么啊!!!”

    “我只是,在合适的时间,给出了自己的判断而已。”

    婕丝没有挣扎,只是看着提着自己领子的琳妮雅,眼神中散发出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未曾见过的冷漠。

    “你的判断就是要让成百上千的人去毫无意义的地方打一场和他们毫无关系的战争吗?”琳妮雅抓着婕丝的领子摇晃了一下,亚麻色短发的少女的声音甚至因为过度的愤怒和悲伤而显得有些走调。

    “这不是毫无关系的战争,这正是在保护他们自己。”

    婕丝终于伸出手,将琳妮雅握着自己领口的手拨开,她后退了一步,和面前的短发少女保持着一米的距离,而后沉默了一下,开口。

    “因为这是人类的战争,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你以为,躲在挪威,aca就注意不到你们吗?和查尔.皮埃尔战斗了这么久,从米兰到匹兹堡……你还不明白吗?他是要杀掉我们所有人,我.们.所.有.人!”

    婕丝冷冷地看着琳妮雅,声音不高,却如同利刃一样刺入少女的身体。

    “现在不站出来,他迟早会将整个世界彻底烧毁,到了那一天,你的家庭,又有什么特殊的?你的家乡,又靠什么幸免于难?!”

    “所以我们就必须成为同盟的政治筹码?为了那些有选票灵魂都可以出卖的政客,和有利润什么都可以践踏的商人,献出我们的生命吗?”

    琳妮雅同样退后一步,脸上的愤怒变成了冷笑,“查尔是查尔,aca是aca,为什么我们要去和石油协会战斗?阻止查尔靠我们不就够了吗?!”(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