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凝固

第二百四十四章 凝固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鉴于我们还没有和一线记者取得联系,目前我们能够确证的消息只有匹兹堡遭到了生化武器的袭击,伤亡惨重,我们正在努力恢复通讯,但是据说几乎没有幸存者……”

    ——《同盟周末》

    “……我们的记者已经到达了纽约自由塔,总统即将在这里召开新闻发布会,经过同盟将士的努力,我们成功挫败了aca策划的又一轮伊卡洛斯危机,目前根据可靠消息,伊卡洛斯轨道稳定,不会有任何问题!”

    ——《同盟时报》

    就在凌羽闭上眼睛的时候,远在纽约的布雷德利要塞,已经成为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无数的同盟军官在整个基地里疯狂地欢呼着,鼓掌着,低级的参谋军官们冲出指挥部,将胜利的消息散播到整个基地,高级军官默许了这种做法,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却掩盖不住脸上兴奋的神情。

    和巴黎一样,危机是要保密的,但是被阻止了的危机,则是可以振奋士气的良药,虽然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聪明”人看出同盟系统设计和分割管理上的漏洞,但是对于大部分还沉浸在华盛顿遭到攻击的悲伤中的同盟民众来说,这绝对是一针强心剂,至少从战略意义上来说,比单纯收复华盛顿要更有宣传价值。

    “对,半个小时后,就在纽约世贸中心自由塔二层大厅,那好,你负责安排一下。”

    总统放下电话,电话对面的是同盟总统府的新闻发言人,一场新闻发布会将在半个小时后召开,虽然太阳风暴的余波还没有过去。但是一部分电台已经开始运作,而且同盟也将开放布雷德利要塞的量子通讯设备,这些大型的新闻媒体自然也是有自己的量子通讯设备的。

    对于伊卡洛斯差一点就坠落这样的大新闻,就算是跑步骑车也要送到,新闻媒体的狂热一点也不亚于依然在华盛顿进行收尾工作的同盟军队。

    “老实说,我现在也有点相信这个年轻人是所谓的‘救世主’了。”

    哈罗德总统转过头。看了一眼玻璃房外面兴奋欢庆的军官们,不过,这种热情似乎被隔音的玻璃完全阻隔了一样,现在的玻璃房内的气氛,只是稍微缓和了一点,却依然十分严肃。

    毕竟,这个房间里的两个人,都知道,战争才刚刚开始。

    “我倒是希望这个世界上少一点这样的救世主。”杨成泽轻轻地摇了摇头。“不过,马上就会有更多的救世主涌现出来了。”

    “战争总是会制造很多英雄。”哈罗德点了点头,不过却转移了话题,“将军,我明天要召开一个同盟所有军事相关企业董事长的紧急会议,你通知一下克洛诺斯公司好了。”

    “明白,长官。”杨成泽转身点点头,毕竟总统是全国武装力量的总司令。

    “此外。今晚的总参谋部会议,我希望你出席。”看着已经快要见底的点滴,哈罗德总统身后接受过专业医疗训练的警卫蹲下来,将总统手臂上的输液管拔出,总统活动了一下手腕,开口,“你的嘉奖令和任命书会在下午的时候送到。对于这场即将到来的战争,我想我需要一个特别顾问。”

    “明白。”杨成泽被烧伤的脸上看不到表情,只是再次点头。

    “可惜同盟不像aca那样有一大堆的几级上将,否则还可以给你晋升一次。”总统有点艰难地笑了笑,还是勉力开了个玩笑。“那就这样,后续工作麻烦你处理了,我恐怕需要休息一下。”

    “我想我也需要休息一下,长官。”

    杨成泽终于露出了笑容,已经三天没有好好睡觉的老人显然比面前这个受伤的总统好不到哪里去。

    “暂时恐怕不能给你一个长假,不过下午之前你应该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哈罗德抱歉地笑了笑,而后敬了一个军礼,“那我先走了,我还要去曼哈顿,希望不要堵车。”

    “职责所在,长官。”杨成泽立正回了一个军礼,目送着总统走出玻璃房。

    玻璃房门关闭的瞬间,杨成泽转过身,面对着华盛顿地图的大屏幕。

    而后轻轻地勾起了嘴角。

    “队长,看来这次是真的没救了。”

    法属圭亚那,库鲁火箭中心已经成为了一片熊熊燃烧的废墟,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巨大的发射架能够在剧烈的爆炸攻击中依然屹立不倒。

    只是,半跪在地上的林亦风,手中捡来的自动步枪,也已经发出了撞针清脆的碰撞声。

    四人的动力装甲小队,此时已经没有一个人还有一台盔甲,四个普通的士兵在装甲被毁坏后,靠着外骨骼挣扎到现在,已经有两个人永远地停止了呼吸。

    林亦风丢掉手中的突击步枪,从大腿上的外骨骼骨架上抽出手枪,看着怀里被打出三个窟窿的三号陆风,小伙子冲着自己的队长咧开嘴,露出了满是鲜血的牙齿。

    林亦风知道,他已经没救了,就算现在同盟最好的医院就在旁边,也没救了。

    “我们成功了,我刚才收到消息,伊卡洛斯危机已经解除了。”

    林亦风靠在一片断墙后面,抬起手枪,打死了一个从烟雾中冲出的敌人,而后从肩膀上摘下最后一个烟雾弹,咬掉保险栓,向着身后甩去。

    这是他最后能够阻挡那些家伙的东西了,等到烟雾散去,那些aca步兵们就会冲上来,把自己撕成碎片。

    “我就说……我们不会比那些该死的tf……差……”

    陆风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深深地吐出一口气,而后闭上了眼睛。

    林亦风其实并不知道伊卡洛斯的情况,在通讯设备全毁的情况下,他不可能知道伊卡洛斯危机有没有解除。

    但是三号陆风知道,他们的队长是不会欺骗他们的。

    林亦风将陆风的尸体放在地上。他的表情没有变化,手却剧烈地颤抖着。

    最后活动了一下伤痕累累的外骨骼,林亦风看着快要消散的烟雾,举起了手枪。

    来吧。

    而就在这时,一道绿色的团状物体突然从他身后的天空中直接冲出,击中了烟雾前方的aca军队。引发了巨大的爆炸。

    紧接着是密集的三管机炮的射击声,团状物体不断地划破空气,如同来自地狱的火焰一样,将碰触到的一切都融化殆尽。

    林亦风抬手下意识地挡了一下,而后反应过来。

    那是电浆,也就是等离子武器,同盟没有实用化的等离子武器。而他几乎瞬间,就看到了那个如同一台动力装甲一样,但确实是一个tf的身影。

    在金属助动装置中高达两米的tf落在他的面前。肩膀上的等离子炮飞快地收束发射的同时,传来了对方的声音。

    “同盟宇宙军,伊卡洛斯守备队队长,丹尼尔.琼斯,抱歉来迟了!”

    “大人,这个数据已经得到证实了。”

    与此同时,刚刚入夜的冰岛,安东尼奥.塞尔维特直接冲入了大图书馆。青年勉强地保持着必要的礼仪,但是脸上复杂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我已经知道了。”少有的。马文没有指责有点冒失的塞尔维特,而是点了点头,“刚才卡里塔斯已经告诉我了。”

    “大人,我认为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塞尔维特辅佐官轻轻一抬手,一个全息文件划破空气飞到了马文的面前,“这是我手下的人刚刚递交上来的。从卡琳.拉斯缪森个人终端中破解的加密文件,根据这份文件,她很有可能将‘空洞’直接交给凌羽!”

    马文没有说话,也没有去看塞尔维特递交上来的文件,他只是盯着面前的空气屏幕。屏幕上面,93%同步率的空洞机械眼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

    “事实上,卡里塔斯对凌羽并不感兴趣,这么说或许不准确,因为卡里塔斯对凌羽确实有比其他人类多那么一点的兴趣。”

    少有的,沉默了一会儿,马文主动开口了,他抬手轻轻地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而后吸了一口气,“这就是为什么,我告诉你,不要让你轻举妄动的原因,索伦只是个小孩子,他根本不了解卡里塔斯,而没有卡里塔斯的意见,伊萨克议长不会有真正的动作。”

    “但是现在事情变化了。”马文转过身,看向了塞尔维特,“卡里塔斯已经告诉我,将暂时停止对主数据库的破解,他要先见一见这个能让空洞发挥几乎百分之百作用的人类。”

    “我认为我们没有和凌羽合作的可能。”塞尔维特辅佐官沉默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如果卡里塔斯承认他就是真神,那以打开数据库作为交换,可以轻易地让骑兵队为同盟火中取栗。”

    “我认为,这是我们不计一切代价都要避免的。”

    塞尔维特补上了一句,在说“不计一切”的时候,他用上了重音强调。

    “那好吧,我认同你了,去吧。”

    马文沉默了一会儿,而后转过身,冲着安东尼奥点了点头,“这是我的命令,我现在授权你,可以采用一切手段,阻止凌羽和卡里塔斯的会面。”

    “谨遵您的吩咐。”安东尼奥单膝跪地,将头深深地埋下,“愿真神与我们同在。”

    “愿真神与我们同在。”

    得到了首肯的塞尔维特几乎无法压制自己的兴奋,他急忙转过身,而后快步走出大图书馆,以免被马文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

    那是一种混杂着狂热和兴奋的,复杂的表情。

    只是,他不知道,当大图书馆的门关闭的瞬间,背对着大门的马文,不知为何,露出了和他一模一样的疯狂笑容。

    “还是没有罗根的消息吗?”

    此时的费城,第二次伊卡洛斯危机解决的消息刚刚扩散开来,但是还没有上升到官方通告的程度。只是停留在口口相传的层面。

    只是,琳妮雅和赫丽斯,自然是知道棱镜小队的其他人去了哪里的。

    在蕾安娜的帮助下,琳妮雅成功地收到了凌羽和婕丝平安无事的消息,但是因为情况混乱,一直没有收到罗根的消息。

    赫丽斯轻轻地摇了摇头。她咬着牙,承受着太阳风暴的余波,躺在床上帮助琳妮雅搜集着任何可能的信息。

    亚麻色短发的女孩转过头,看着已经显出一片蓝色的东方,坐在凳子上,叹了口气。

    第一批来自匹兹堡的伤员刚刚降落在了机场,4号跑道的17号泊位,姐姐。

    就在这时,赫丽斯手中的平板电脑突然响起了一阵蜂鸣。琳妮雅转过头,看到了这样一行字。

    “我马上去看看!多谢你了!”

    琳妮雅依然皱着眉头,不过还是勉力笑了一下向一直在努力的赫丽斯说了声谢谢,而后头也不回地跑出了病房。

    赫丽斯和琳妮雅所在的陆军第三综合生理研究中心就坐落在机场的旁边,琳妮雅穿过繁忙的走廊,忍着胸口剧烈的疼痛,艰难地呼吸着,平常再轻松不过的奔跑。此时似乎都成了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是琳妮雅还是坚持着冲出了医院,跳上一辆电动车驶向了旁边的机场。

    少女驾驶着电动车。穿过长长的通勤通道,直接来到了旁边的附属机场,整个机场同样熙熙攘攘,大部分的机组成员和伤员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他们已经从刚刚从匹兹堡撤回来的同僚们口中确认了好消息。

    琳妮雅似乎是机场上唯一眉头紧锁的人,但是她并不在乎,电动车以明显违反行使规则的轨迹穿过两条跑道。来到了四号跑道,四号跑道上大部分停着的都是已经没有了人的飞机,因此唯一一架周围挤满了医护人员的,自然就是刚刚从匹兹堡降落归来的伤员运输机。

    琳妮雅径直行驶到运输机的旁边,没等车停稳就跳了下来。直接撞开两个迎上来的宪兵,冲到了一个穿着白色马甲,头盔上画着红十字,还带着红色臂章的医疗队长旁边。

    每一架运送伤员的飞机都会有这样一个医疗军官,掌握着所有伤员的信息。

    “你好,我想问一下,这架飞机上,有没有一个叫……罗根……克雷格……”

    琳妮雅直接冲到医疗军官面前,用一种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带着头盔和风镜的中尉,她艰难地喘着气,用单词拼凑着自己的话语。

    “我帮你看看。”

    医疗军官打量了一下琳妮雅,而后点了点头,拿起手中的电子板,不过没等他翻动,旁边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有的有的!是‘棱镜’小队的!”

    一个右手打着绷带和夹板的年轻人直接插入了话局,他这一句话让周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那两个追着琳妮雅的宪兵,也停住了脚步。

    “棱镜”小队!

    手臂骨折的年轻人挤开人堆,走到琳妮雅的面前,他就是凌羽等人所搭乘的涡扇机幸存下来的副驾驶。

    “找到了,确实在这里。”

    就在这时,医疗军官也点了点头,他转头看着琳妮雅,“他情况不太好。”

    “怎么……”琳妮雅本就没有什么血色的面庞瞬间变得惨白,少女下意识地捂住了剧痛的胸口,弓下腰,开口发问,“他怎么样了。”

    “他吸入了过量的神经毒气,足以杀死几万人的神经毒气。”医疗军官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虽然及时注射了解毒剂,但是这个计量足以对tf的神经系统产生不可逆的永久性破坏……”

    “至于他本人,已经被接走了,我相信军方会用最优秀的医生和医疗设备来治疗他,基本上没有直接死亡的生命危险,但是……你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至少,他会昏迷很长一段时间,瘫痪或者脑死亡都是有可能的。”

    军医停了一下,似乎是确定琳妮雅能不能承受住真相的压力,才给出了回答。

    “这样吗……”琳妮雅的声音颤抖了一下,然后后退一步,冲着医疗军官突然深深地鞠了一躬,用几乎快要哭出来的声音开口,“谢谢。”

    “你不要紧吗?你也是伤员吧,你……”

    军医皱了皱眉头,看着转身走向旁边通勤车的琳妮雅。

    只是没等他说完,琳妮雅就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倒了下去。(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