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第一轮日出(上)

第二百四十一章 第一轮日出(上)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没有人可以给你自由,也没有人可以给你平等,正义或者任何事情;如果你是一个人,那就自己去争取它。

    (no波dygive诱波dygive诱equalityorjustic诱reaman,诱takeit.)”

    ——马尔科姆.x(malx),美国黑人运动领袖。

    大西洋,靠近格陵兰岛西部的海域,此时正在暴风雨之中。

    大西洋一直是以气候多变著名,巨大的暴风雨笼罩着接近北冰洋的海面,以至于波及到了努克港。

    努克港,也就是格陵兰自治领的首都,格陵兰岛在2044年从丹麦,但是一直保持着自治领的身份,接受当时的欧盟的外交政策和国防保护。

    在能源危机期间,格陵兰岛政府整个搬迁到了加拿大,接受环太平洋军事合作组织,以及后来的同盟庇护,和北欧三国不同,由于本身人口数量就极少,再加上加拿大作为产油国,受能源危机影响较小,所以这次格陵兰岛居民的“举家逃难”得到了加拿大政府的谅解和接受,一时间成为同盟外交领域上值得称道的一笔。

    而作为格陵兰曾经首都的努克市一度遭到废弃,一些不愿离开故土的格陵兰人聚集在这里,但是很快,这里就成为了藏污纳垢的地方,城市的废墟之间充满了各种同盟的通缉犯,他们依靠建设在冰冷雪原之中的定居点躲避同盟执法机构的清剿。而事实上,同盟的官方代理人有些时候也需要这里的黑市和情报网。

    当然,aca也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在同盟后花园建立情报站的机会。

    查尔.皮埃尔站在一栋二层小楼窗前,这栋小楼据说是两百年前格陵兰人的遗物,有着栗色头发的中年男人端着一个平板电脑,眼睛却集中在窗外的暴雨上。

    因为纬度的关系。这种暴风雨在格陵兰岛可是很少见。

    他没有说话,事实上,他现在可是aca的风云人物,在清洗掉一大堆保守派的部长后,虽然他的亲信按照预定计划扶持了进化派的人上位,但是大部分人都还是希望查尔可以马上回去主持大局。

    只是对查尔来说,整个aca的发展和稳定,比不上他即将执行的一个计划。

    他低下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平板电脑。而后甩手将平板电脑丢到身后的桌子上。

    马歇尔.科洛纳,也进入了死亡倒计时了。

    此时此刻,他已经不去关心到底“烛蜡”计划能不能成功,或许保守派的那些家伙,真的认为第二次伊卡洛斯危机就是烛蜡行动的最后一招,但是对他来说,这都只是一个诱饵而已。

    不论伊卡洛斯是否坠落,这都将是他千载难逢的机会。

    只要等这雨停息就好。

    凌羽双手一挡。马歇尔的拳头直接打在凌羽的小臂上,将凌羽打飞出十多米的距离。然而,就在凌羽还在巨大的冲击力中向后飞行的时候,马歇尔却脚尖一点,竟然是跟上了被打飞的凌羽!

    马歇尔的手腕如同铁钳一样卡住凌羽的喉咙,而后把青年重重地撞在墙上,中年男人后退一步。闪开凌羽喷出的鲜血,而后一拳砸在凌羽的胸口,将黑衣的青年直接打进了金属的墙壁里。

    “还要硬撑吗?”

    马歇尔一弯腰闪开婕丝的拳头,而后抓住婕丝的金属机械臂,直接一拉。一肘打在少女的腹部,而后一个过肩摔,把少女的身体砸向了凌羽。

    凌羽一个翻身躲开攻击,婕丝被砸在地上虽然会受伤,但应该还在她能承受的范围内,而凌羽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对马歇尔展开反击。

    微光匕首刺中了马歇尔的小腹,而后在青年爆发出的力量的牵引下,直接向上一划,在马歇尔的胸腹开出了一个几十公分的口子,如同解剖一样几乎将马歇尔一劈两半!

    但是马歇尔却毫不在意,抓住凌羽的手反手一拧,凌羽不得不跟随着马歇尔的动作一个空翻以避免手腕被拧断,而倒在地上的婕丝也已经爬了起来,一拳打在了马歇尔的脸上。

    总算是将马歇尔打飞而化解了危机的婕丝吐出一口紫红色的鲜血,喘着粗气,看着同样筋疲力尽的凌羽。

    而两人只能目视着马歇尔胸前的切口和明显凹陷下去的左侧颧骨慢慢地复原,就像从来没有受伤过一样。

    “还有四分二十秒。”

    马歇尔反手看了看表,凌羽看着对方,咬了咬牙。

    如果一个tf在战斗中不考虑自身防御,那无疑会大幅提升战斗力。

    “婕丝……还行吗?”

    “无非死而已。”婕丝抹去嘴角的血迹,“我本就是死人,能和老板一直战斗到现在,已经是很大的荣幸了。”

    “很好。”凌羽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就开始吧。”

    下一秒钟,凌羽就直接冲了出去。

    而紧随其后的婕丝也明白凌羽的战略,那就是——

    对攻!

    不放弃防御和躲避就无法对对方造成致命伤害的话,那也就只能以伤换伤了。

    虽然没有人知道,对方的愈合能力能够支撑到什么程度的伤势,但是这是不多的时间中,唯一的选择!

    凌羽脚尖一点,高高跃起,这样做是为了吸引马歇尔的火力,果然,马歇尔看着从高空中握着匕首挥砍下来的凌羽,第一反应就是一拳迎上。

    凌羽不闪不避,直接吃下这一拳。他胸口的盔甲在被马歇尔击中的瞬间硬化,而后在电流的刺激下,一瞬间又恢复了柔软。

    而同时,接踵而至的婕丝也直接一拳打在了马歇尔的喉结上。

    然而马歇尔却只是后退了两步,胸口吃下婕丝第二拳的同时也一脚踹飞了少女,而当凌羽落地冲向马歇尔的时候。他原本凹陷的脖子已经恢复了正常。

    凌羽没有停,只是右脚点地,再次冲向了前方的马歇尔,他一刀砍在了马歇尔的左肩上,几乎将马歇尔的左臂直接砍断,但是却依然被马歇尔用右手掐住脖子,直接摔在了地上。

    凌羽砸出的烟尘还没有消散,婕丝就冲了出来,一把抓住马歇尔的左臂。而后直接沿着凌羽砍出来的伤口将左臂撕扯了下来!

    然而没等婕丝甩手将扯下来的手臂丢到一边,马歇尔就用右手抓住自己的断臂,而后反身一脚将婕丝踢飞了出去。

    马歇尔转身用另一脚挡住凌羽的攻击,凌羽的匕首直接刺入他的大腿一拧,但是却没能造成更大的伤害。

    而马歇尔则是已经把被砍下来的手臂装了回去,粉红色的新生肌肉飞快地将断臂连接起来,甚至连骨骼都不可思议地完成了再生。

    “很精彩的轮番攻击,但是没用的。”

    马歇尔用愈合的左手挡住婕丝的攻击。而后一个摆拳打飞凌羽,冲着婕丝冷冷地一笑。飞起一脚直接踹在了婕丝的胸口!

    刚刚起身的凌羽一把扶住滚过来的婕丝,少女抹了一把嘴上的鲜血,没有说话,和凌羽一起再次冲了上去!

    此时此刻,已经不需要更多的言语。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两人再次冲上,却又被马歇尔化解。凌羽的匕首不断地在马歇尔身上造成伤痕,但是却依然很快就恢复了原貌,婕丝努力地瞄准马歇尔的内脏,而且她确定自己每一拳都可以给马歇尔的内脏造成巨大的破损,但是十几秒后。马歇尔就毫无压力地重新恢复了战斗力。

    但是凌羽和婕丝身上的伤势却在不断地积累,两个人的动作一点点地变慢,能够给马歇尔造成的伤害也越来越小。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马歇尔并不能无限制的回复,如果能够在自己两个人彻底倒下之前,耗尽马歇尔的细胞再生能力。

    这是唯一的机会!

    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胸口的盔甲已经变得僵硬,而背后的三颗聚变电池已经耗尽了两颗,神经元也在不断地电流刺激和增殖下渐渐失去了活性。

    如果没有这件盔甲,凌羽是绝对撑不到现在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件盔甲已经要报销了。

    但是此时此刻不是担心这些的时候,凌羽侧身让开被打飞的婕丝,再次直接冲向了马歇尔。

    然而,马歇尔这次却没有站在原地,而是突然一个闪身,绕过了凌羽!

    凌羽心里一沉——在连续的对攻中,马歇尔一直保持着防御方的态势,这让凌羽下意识地忽略了这个选项。

    而结果就是,凌羽身后刚刚从地上爬起的婕丝,直接迎上了杀意澎湃的马歇尔!

    婕丝没有犹豫,一咬牙,直接一拳砸向了马歇尔。

    而此时速度已经完全在婕丝之上的马歇尔伸出手,一把卡住婕丝的手腕,将她整个人都高高地抛了起来,而后向下猛然一拉,提起膝盖,直接将婕丝的后腰脊椎狠狠地撞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婕丝闷哼一声,而脊椎碎裂的声音,整个房间都能听到!

    “婕丝!!”

    凌羽大喊一声,直接用微光匕首砍向了马歇尔的脖子,然而马歇尔只是拉着婕丝的手臂,将少女的身体一甩,砸向了凌羽,就化解了这次攻击!

    接住婕丝的凌羽也被撞飞,青年瞬间的慌乱让他重心不稳,两个人只能抱团一起滚到了墙角。

    “没事吧!婕丝!”

    凌羽缓过来的瞬间就开口发问,而蓝衣的少女只是咬着牙,轻轻地摇了摇头。

    但是凌羽明白,腰部脊椎被直接打碎的婕丝,已经站不起来了。

    而马歇尔依然是一脸冰冷的笑容,看着远处的两个人。

    “惯性思维是tf最大敌人,”马歇尔看着胸口一道之前被凌羽造成的穿刺伤缓缓地愈合,然后咧开嘴,难以掩饰脸上的兴奋,“你们以为我不会主动攻击吗?还是你们已经自大到了认为这种雕虫小技就可以把我压制住?”

    凌羽没有说话,他知道身边的婕丝没有生命危险——暂时,而他同样也没有时间后悔。

    “顺带提醒一下,还有三分四十秒。”马歇尔伸出左手,冲着凌羽勾了勾食指,“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个小老鼠,到底能够挣扎到什么时候吧。”

    “别放弃……凌羽……我一直在用……空洞计算着……他再生的消耗……再来几次……再来几次就可以干掉他了!”

    婕丝伸出手,拉住凌羽的手臂,女孩的声音很轻,凌羽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婕丝趴在地上,咬着牙,她已经摸出了那根“耶稣的晚宴”,但是她也知道这种药对脊椎断裂这种伤势没有用。

    “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

    凌羽站起身,叹了口气,反手将微光匕首横在身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微光匕首之前和扎卡耶夫战斗时候出现的裂缝,已经扩大了不少。

    但是青年的脸上,依然没有绝望。(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故事进入第一卷最后一节了,首先感谢大家的催更票,但是加更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我们已经发的太快了,基于市场的考量,我们决定第一卷结束之后就改为一天一更的发布方式,细水长流。其次就是我设计了一个新的投票,关于大家如何看待便当的,大家可以去投票看看,虽然什么都改变不了就是了……【什么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