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二百三十一章 远古的诅咒

第二百三十一章 远古的诅咒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在我身后熊熊燃烧的这栋建筑就是极端激进组织‘进化先锋’的一处秘密设施,根据同盟警方掌握的资料,过去的三年内,有超过两百人在这里被以进化的名义而杀害,这个组织将大量绑架来的,并不具备tf先天改造条件的平民,在技术手段不完备的情况下强行进行改造,这种和谋杀无异的行为甚至比aca还要血腥,而这个组织的首脑则一直声称‘这是进化的代价’……”

    ——星空电视台,2175年3月2日晚间新闻。

    “为什么人类只有70年的短暂寿命,明明基因告诉我们应该有150年的寿命;为什么癌症不可治愈,明明史前文明根本就不会发生这种基因疾病;为什么会有如同诅咒一样的遗传病在人类间蔓延,不断地制造着生不如死的悲剧?”

    马歇尔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露易丝端坐在凳子上,甚至能听到自己胸口反应炉的微微声响。

    “这一切,都是因为,人类,这个物种,从诞生的时候开始,就被史前文明,施加了深深刻在基因里的诅咒。”

    “我没有查尔.皮埃尔那么宏伟的愿望和远见,老实说,我也不在乎人类将来会走向何方,只是,如果能破除这来自远古的恐怖诅咒,我就愿意帮他一把。”

    “查尔……皮埃尔将军,能做到?”

    露易丝愣了一下,她皱了皱眉头,用疑惑的目光看向马歇尔。

    “我宁愿相信,一个可以操纵太阳风暴的男人,再说。我的两个孩子的命都是他救的。”马歇尔舒了一口气,转过身,再次用背对向露易丝,“当所有人都告诉我,进行改造的成功率只有10%不到的时候,查尔告诉我。他有把握完成两个孩子的基因改造……而且他成功了,就单凭这一点,我就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情。”

    “……您是一个好的父亲。”露易丝叹了一口气,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告诉你,这就是你不该在这里的理由。”马歇尔的声音放低了一点,他转过身,重新走回椅子前。扶住椅背,却没有坐下。

    “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因为私人恩怨,只有你不是。”

    马歇尔看着露易丝的眼睛,露出了一丝苦笑。

    “事实上,aca之所以会同意这个计划,就是因为可以通过这样一场战斗,让我们这些进化派的顶级tf。在这里折戟沉沙,为此。送几个同样倾向于进化派的装甲师和伞兵部队来陪葬,根本就不算什么。”

    “只是此时此刻,恐怕尼普顿,已经在格兰特的控制之下了,这是我答应查尔的另一件事,帮助他完成政变。”

    “所以说到底。你不该出现在这场政治冲突中,你这种合格的军人,不论哪一方都不会轻易葬送掉,我不知道保守派在想什么,但我知道。你不该死在这里。”

    “甚至,你不该再继续为aca工作。”

    “可是,长官,我……”

    听到马歇尔的话,露易丝马上开口,但是马歇尔则是伸出手,打断了少女的陈述。

    “从今天开始,或者说,稍后,我按下这个按钮开始,aca就不再是一个政治势力,而是一个超越政治势力之上的……或者说是恐怖组织吧,恐怖组织只需要战士不需要士兵,没有必要将你这样的士兵拖下水。”

    “但是,无数曾经引导过人类走上进化道路的组织,都曾经被认为是恐怖组织,我们只是相信,我们代表的方向,才是真理的方向……至于最后的结果,百年之后,看历史给出的答案吧。”

    “如果说,我说到这里,你还不能理解的话,那我告诉你一件事。”马歇尔再次伸手打断了欲言又止的露易丝,“我的两个孩子,杰西卡和格兰特,都不会牵涉其中,要说逃兵,他们俩应该已经是最大的逃兵了。”

    露易丝看着马歇尔,而后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眼镜和证件,叹了口气,终于开口。

    “一定要……杀掉这些无辜的人吗?”

    “只有战争中才有无辜的人,对于进化,每个人都不是无辜的。”

    马歇尔给出了最终的回答。

    “我明白了,长官。”露易丝站起身,抬手带上那副不太适合女孩的黑框眼镜,而后将证件装进作战服贴身的口袋里,“这是我最后一次叫您长官了。”

    露易丝解开作战服的领口,摘下自己的aca身份牌,而后卸下背上的长剑,她上前一步,放在马歇尔身边的桌子上。

    “科洛纳先生,我不会加入同盟的军队,但是我也不能保证,我不去对抗皮埃尔司令。”

    “那是你的自由,对于你们这些没有背负着什么的人来说,这是你们的权利。”马歇尔轻轻地点了点头,“选择你们的道路,然后让历史给出答案吧。”

    露易丝没有说话,只是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冲着马歇尔敬了一个军礼,没有说话,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所以说,查尔,这之后,我欠你的都应该还清了吧。”

    马歇尔站在桌前,转身,看着已经被打开的终端手提箱,按了一下空格,跳过初始界面,又回到了露易丝刻意制作的,那个提醒无辜人员伤亡数字的警告页面。

    马歇尔只犹豫了一秒钟,而后就敲下了空格,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三十分钟的倒计时,以及一个巨大的“取消启动”的按钮。

    露易丝已经尽了一切努力,来提醒自己,身为军人应该有的荣誉。

    只是,自己早就不是一个军人了。

    “无所谓了,”马歇尔看着血红色的倒计时,无奈地笑了笑。“反正,后面的事情,我也看不到了。”

    马歇尔走到门前,拿起衣帽架上的军大衣,抬手关掉了房间的灯,而后走了出去。

    空旷的房间里。只留下了血红色的倒计时。

    与此同时,aca首都潜艇,尼普顿号。

    尼普顿号上的所有战斗都已经结束,十二个小时前,蛇眼就带领着进化派清理了整艘潜艇,绝大部分不明真相的士兵和官员都在查尔的演说后就放弃了抵抗,只有属于保守派的死硬分子,进行了既没有意义又充满绝望的战斗。

    将其他事情都交给进化派的军官后,蛇眼就很放心地去休息了。将身上的血污洗掉,少年换上睡衣,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他知道马歇尔的事情,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不会再回来了,对于这件事,马歇尔很早之前就对他说过,作为一个军人。科洛纳家的长子,蛇眼。格兰特.科洛纳明白,这是战争,自己身为一个军人,没有任何豁免失去亲人的特权。

    而且蛇眼也知道,没有那个男人,就没有自己和姐姐的命。

    但是他还是在这个晚上失眠了。因为除了知道父亲已经开始踏上最后的征途之外,他还在意另一件事。

    那就是,尸体已经被火花,骨灰都被丢进大海的克拉克.罗伯森会长在被自己杀掉之前,最后给自己传达的一个信息。

    如果蛇眼没看错。应该是“办公室”和“证据”两个单词。

    用的是唇语,而且应该只有自己看到了。

    办公室?是罗伯森的办公室吗?证据又是什么?

    蛇眼再次翻了个身,以往如同摇篮一样轻微振动的潜艇让少年有点心烦意乱。

    终于,躺不下去的他翻身爬起,穿好军装,而后走出了房间。

    整个尼普顿号依然处于戒严状态,带着进化派专属的加密iff的外骨骼精英突击队员,以超过八个人为一组沿着通道仔细搜索着每一个角落,尼普顿毕竟还没有脱离地心引力的束缚,不能像伊卡洛斯那样把坦克都开到大街上,在这艘潜艇里,最强的武装大概就是重型动力装甲,而且还拆除了反坦克导弹,毕竟万一在耐压壳上开个洞,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蛇眼倒是可以通行无阻,经过刚才的政变,大部分进化派军官都已经认识了这个年仅十六岁的强悍tf,在罗伯森的卫队被全部清理掉的现在,蛇眼基本上就是这艘船上力量的巅峰了。

    蛇眼没有用代步车,只是一个人走在潜艇内的大街上,昏黄的灯光和街道上的血迹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冰冷而压抑的气氛,少年紧了紧军大衣的领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抬起头,他已经走到了aca的第一科研所的楼下了。

    这是很有意思的,aca的第一科研所并不是一个科学研究的机构,而是一个行政机构,大体上,功能类似于同盟的国会大厦,而之所以还叫科研所,仅仅是因为为了保持一个“学会”的概念而已。

    说白了,欲盖弥彰。

    看着这栋大楼,少年突然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第一次,他想要离开这艘封闭的潜艇,离开他长大的地方。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让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事情上,而后走进了这栋建筑。

    蛇眼穿过大厅,在经过了身份验证之后,来到了顶层,走进了罗伯森议长的办公室。

    他扫视了一眼办公室,整个房间已经被完全的清空了,所有的文件,电脑,设备,乃至私人物品都必然被团结之眼带走进行分析或者销毁,这就是一个情报机构的能力,他们能抹去一个人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证据,就仿佛,这个人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

    这就是一个空房间而已。

    会有什么东西依然留在这里呢?罗伯森不是傻子,也不是政治白痴,他自然是知道如果自己死了,那这里的所有东西都会落在团结之眼的手里。

    那他依然暗示自己,就证明一定有东西,是可以逃过搜查的。

    蛇眼转身锁好门,没有直接开始搜索,他低头沉思了一下。

    追杀者要以目标的角度来思考,反之也一样,藏匿者必须以搜查者的角度考虑。

    因此,所有后来被添加进房间的东西,都不可能藏匿线索,因为这些东西都有被搬走的可能。

    那就只有墙壁和吊灯了。

    蛇眼抬起头,用手遮挡了一下昏黄的光线,而后,突然眯起了眼睛。

    房间里的吊灯并不是特别豪华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光灯而已,由四个螺栓固定在房顶上。

    有一个螺栓,比其他三个少转了半圈。

    抓住了这个平时完全不会引起人注意的细节,蛇眼爬上桌子,而后用手轻轻地拧开了没有拧紧的螺丝。

    螺丝里,包着一个材料特殊的纸片。

    上面只有一个地址。

    稍晚些的时候,团结之眼所属,aca七大tf之一的蛇眼,格兰特.科洛纳声称接到了查尔.皮埃尔的直接紧急命令,乘坐了一艘潜艇,离开了aca的首都,巨大的潜水航母,尼普顿号。

    而几乎是同时,在他的父亲,马歇尔.格兰特的指挥下,分布在匹兹堡市内的十七个秘密化学站的自动设备几乎同时启动,在宁静的夜幕下,开始收割匹兹堡市民的生命。

    根据战后推算,由于aca事先经过了多次的演练和准备,整个城市在十二秒内,就产生了超过十万名死者,接下来的五分钟之内,又有十五万人死亡,整个匹兹堡的三十八万同盟军民,一共只有不到四百人从这次浩劫中逃出。

    而这也成为了自21世纪毁灭中东地区的“黑色五月”之后,一次性死亡人数最多的袭击事件。

    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和平,已经永远的和三十八万匹兹堡市民一样,悄无声息地死去了。(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