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实武力 > 第二百三十章 “毒液”的“方案”

第二百三十章 “毒液”的“方案”

作者:谢尔曼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真实武力最新章节!

    “……人类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在‘方舟’被发现后,得到了回答,但是新的问题自然也随之产生——从哲学角度来说,‘真正的人类’究竟是纯血的史前文明人类,还是说恰恰是史前文明和直立猿基因杂交后的产物?这两种观点引发的辩论持续了二十多年,而且注定将持续下去……”

    ——《同盟周末》文章,《进化杂记》

    第二百三十章“毒液”的“方案”

    “……人类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在‘方舟’被发现后,得到了回答,但是新的问题自然也随州产生——从哲学角度来说,‘真正的人类’究竟是纯血的史前文明人类,还是说恰恰是史前文明和直立猿基因杂交后的产物?这两种观点引发的辩论持续了二十多年,而且注定将持续下去……”

    ——《同盟周末》文章,《进化杂记》

    “都准备好了,长官。”

    露易丝.卡纳里斯打开电子门,走进建筑底端的控制室,虽然尸体已经被清理掉了,但是因为排风扇关闭的缘故,房间内还是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露易丝抱着一个手提箱式的控制台,明显的,她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用有些僵硬的动作走到了马歇尔.科洛纳坐着的桌子旁边,将手中的手提箱放在了桌子上。

    “辛苦你了,露易丝。”

    马歇尔坐在一张桌子前。他的身后是一个巨大的控制台,从这里,先进的量子控制系统可以全天候。无障碍地操控一些伊卡洛斯的关键设备。

    当然,这里的控制权限没有伊卡洛斯高,当伊卡洛斯上的控制设备完整运行的时候,这里是不能对伊卡洛斯进行任何控制的,甚至包括现在,想要在这里命令伊卡洛斯直接坠落到地上,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有一样东西。是此时此刻这里可以控制的,那就是伊卡洛斯的激光拦截系统。

    出于分割管理。以防宇宙军政变或者伊卡洛斯沦陷这种小概率事件的发生,伊卡洛斯虽然大部分设备都无法远端遥控,但是激光拦截系统却是可以的。

    既然可以人为操纵打中,那也就可以人为操纵打不中。

    这一切。只需要几个命令而已。

    理论上,这个功能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甚至包括这个地面控制站,也只有站长和驻军代表极少数人才知道这个秘密。

    可惜,大卫.摩根是知情人之一。

    当然同盟绝对不会坐视这种情况的发生,如果有人试图在这里胡乱发送命令,同盟是可以远端操控自毁设备的。

    但是操控自毁设备的途径,是无线电,会被太阳风暴彻底干扰的无线电。

    “有些时候。我真的觉得查尔是神,他说,会有太阳风暴的。就有了太阳风暴,甚至连烈度和等级都和他预测的一样,分毫不差,你觉得这只是因为他比整个aca和同盟的所有科学家都聪明,他的眼睛比所有的观测仪器都先进么?”

    马歇尔看着面前的手提箱终端,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

    这就是“烛蜡”计划的最后一个环节。由“毒液”小队执行的“方案”计划,用几个师的兵力。牵扯整个匹兹堡周围的兵力,而后化整为零,夺取地面控制设备,最后用神经毒气将整个城市清空,制造出tf都无法接近的死亡区域。

    至于空中或者导弹打击,地面控制中心的地下设备防护能力,大概是能够直接承受原子弹攻击的强度,同盟用来保护这个设施的屏障,成了aca最好的防线,当然,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已故的特勤局局长大卫.摩根的,包括启动地下掩体的密码在内的无微不至的情报支持。

    而当这里成为焦点,所有的目光都被集中到这里的时候,在地球的另一边,法属圭亚那库鲁航天中心早就被aca恢复了功能,大量从同盟走私来的火箭将被发射上天空,准确地击中伊卡洛斯——当然这些临时拼凑起来的火箭,不可能彻底摧毁伊卡洛斯,甚至连击伤都做不到,但是这些火箭搭载的,都是小型的火箭发动机,它们会吸附在伊卡洛斯背向地球的一面,在躲避太阳风暴的时候,伊卡洛斯既不会自传,位置也只是在比引力平衡点稍高一点的地方,因此只需要一些推动,就可以让重力完成剩下的工作了。

    伊卡洛斯飞得太高了,粘连翅膀的烛蜡将会一点一点的融化,而后,整个空间站会坠落在地球上。

    这就是整个计划的全貌,一个荒诞的,荒谬的,任何正常人都不会考虑到的计划。

    这个计划之所以能走到这一步,几乎成功,说到底,恰恰是因为太过荒谬。

    因为正常的策略,不会送几个师的重装单位去海滩上给敌人屠杀。

    正常的策略,不可能提前三个月就知道一场太阳风暴的准确日期和持续时间。

    正常的策略,绝对不可能策反对方的情报机构的最高负责人。

    但是这三点,查尔都做到了,而且,只是查尔.皮埃尔做到的。

    所以这个计划成功了,这也是同盟那些只会从“正常”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的军官们,永远想不到的。

    “我不会私下里评价上司,长官。”

    露易丝的回答打断了马歇尔的问题,马歇尔自然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意思,他轻轻地敲了一下手提箱终端,一块全息键盘弹了出来,马歇尔敲了一下空格,突然,一个巨大的全息投影屏幕显示了出来。

    “方案”计划所有设施已经布置完毕。可以启动。

    马歇尔点点头,又敲了一下空格,不过显示出来的。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操作界面,而是另一个屏幕。

    警告,“方案”计划将会造成超过三十五万人死亡,确认要继续吗?

    “这是你弄的吧,露易丝。”

    马歇尔看着这个屏幕,手指落在了确定按键上,但是却没有按下去。而是转头,看向了粉发的少女。

    “是的。长官,我不认为这是不遵从命令的表现。”

    露易丝低下头,挪开了目光,事实上。女孩确实有点心虚了。

    “你是士兵,服从命令是你的天职,但是你不是屠夫,杀掉这么多无辜的人……是耻辱而不是骄傲。”马歇尔闭上眼睛,轻轻地吸了口气,“就像你在巴黎一样,只攻击对方的军事设备和武装人员,你做的一切,我都知道。”

    “请允许我解释。”露易丝叹了口气。咬了咬牙,“我并不认为我违反了命令。”

    “没有人说你违反了命令。”马歇尔轻轻地摇了摇头,伸出手。看了看表。

    “还好,距离预定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也不急着启动这东西。”金发的团结之眼主席抬手,将终端合上,而后指了指露易丝面前的凳子,“坐吧。我想你不介意和我聊聊,和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侩子手之一的。马歇尔.科洛纳聊聊。”

    “好的,长官。”露易丝点点头,坐在了凳子上。

    “你参军多久了?”

    马歇尔提的问题相当公式化,似乎只是每个上司和下级聊天时候的公式化询问的内容之一。

    “五年零四个月,长官。”

    露易丝用标准的军姿坐在凳子上,将双手放在膝盖上,直截了当地回答。

    “为什么参军?家里有困难吗?”马歇尔摇摇头,“不是每个父母都愿意把孩子送来接受危险度很高的tf改造的……而且你应该是16岁以后,属于大龄改造是吧。”

    “是的长官,我16岁那年接受的改造,所以能力有限。”露易丝点点头,脸上看不出惋惜的表情,“我参军的原因是我父母都在aca的军队中服役,我叔公(爷爷的弟弟),是智利陆军的一名将军。”

    “军人世家啊。”马歇尔点点头,给出了评价,“所以你其实应该属于保守派?”

    “我没有政治倾向,长官。”露易丝摇了摇头,“军人不应该过问政治。”

    “但是你知道吗?你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政治的原因。”马歇尔露出了一个悲天悯人的笑容,“所有来到这里的人,‘毒液’小队的成员,都是被aca抛弃的,都注定会死在这里。”

    “如果死亡是命令的一部分,那作为军人就应该服从。”露易丝沉默了仅仅三秒,就语气平淡地给出了答案。

    “但是死亡不应毫无意义。”马歇尔摇了摇头,抬起手,“我们不要谈论这个话题了,露易丝,我有一样东西给你。”

    马歇尔拉开口袋,掏出一副眼镜和一张id卡,甩手丢给了露易丝。

    “这个眼镜可以释放一种特殊频率的电磁波,干扰同盟制式的aca扫描装置,而这个id卡,可以保证你通行无阻的离开。”

    “我不会当逃兵的,长官。”露易丝看了一眼手中的装备,皱了皱眉头,“这是您的装备,无论是战斗力还是计谋能力,您都比我强得多,您更应该活下去。”

    “不,活下去的应该是军人,而不是邪教教徒。”

    马歇尔抬手,阻止了露易丝继续说下去。

    金发红眼的中年男人站起身,缓缓地打开手提箱终端,沉默了一下,而后给出了解释。

    “现在,在这里的所有人,以及不在这里的,如同神一样的查尔.皮埃尔,除了你,其实我们,根本都不是军人。”

    “我不明白,长官。”露易丝垂下眼皮,似乎她并不是真的不明白。

    “我的妻子,格兰特……和我另一个孩子的母亲,是意大利人。”

    突然,毫无征兆的,马歇尔转移了话题。

    “我们一起长大,我们彼此相爱,但是,却没有办法白头偕老。”马歇尔双手背后,转过身,语气平淡的如同在讲述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一样。

    “她有血友病,理论上是不能生育的,但是她依然生下了两个孩子,第一个孩子,分娩的时候很顺利,她从鬼门关挺了过来,但是第二个孩子,也就是格兰特,难产大出血,她最终撒手人寰。”

    “我很抱歉。”露易丝轻轻地摇了摇头。

    “在这个时代,这不算是什么惨剧,事实上,能有两个孩子,她死前也一定很幸福。”马歇尔只是笑了笑,“但是,如果没有tf改造,这种事情,同样会发生在她的两个孩子身上。”

    “我们都知道,地球人类,这一史前文明和直立猿基因混合的产物,从一开始就是不完美的,我们的基因,从一开始就被污染了。”马歇尔稍微抬高了一点声音,露易丝终于明确地感觉到了,这个金发中年男人的情绪波动。

    “事实上,aca,或者说,进化派,我们的目的,就是将这种不纯净,不纯洁的基因剔除出去,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所有人都接受tf改造。”

    马歇尔转过身,血红色的瞳孔中闪耀着疯狂的光芒。(未完待续)

    ...